第27章 帐中


  “东方姑娘?”

  众人齐齐转过身,瞧向东方葵!说实话,若不是她突然开口说话,众人几乎快要忽略了这位也殿中——其实先前早就有蜀山弟子底下纳闷,这个女子又是何人?本来还等着长辈介绍,结果一直到众人散去了,也无人介绍过这女子究竟是谁。

  弟子们离去的时候,私下里也免不了谈论一番,大多都猜测是叶师祖的婢女之类的,当然也有猜测是师祖夫人的婢女,有少数几个却道:“曾山上见过此人,似乎是后山某位前辈的婢女……”

  反正怎么猜测,东方葵都没逃了婢女这个身份,这也和她目前的样子有关,瞧起来不过二十出头,加上又不是那些已经得道成仙的本派前辈,所以应该不会是什么老前辈吧!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那东方葵论辈分的话,这蜀山派真没几个能和她平辈的,众多弟子熟悉的周芷若,见到东方葵也得恭恭敬敬的以前辈相称。

  而此时,这位东方前辈主动开口提出要求,这种情况倒是很少见,以往东方葵少言寡语,也不怎么与人聊天,即便有事情也是很简单的几句话搞定,若不是脸上时不时还有些表情变换,郭靖怀疑这东方前辈和自己的二师姐是一个性子,都是冷冰冰的。

  东方葵见大家都瞧着自己,便道:“我以前受叶掌门所托,帮蜀山派镇守后山,如今叶掌门回来,那后山也不用我守着了。恰好无事,干脆随叶掌门同去……”

  众人四下对视了一番,后目光还是回到了叶文身上,只见叶文摇了摇头道:“此行尚不知是否安全,前途未卜,不好叫东方姑娘涉险!”

  而且他觉得,以东方葵这连地仙都没达到的修为,随自己前去也没什么用处啊!说白了,现的东方葵连驾光飞行之术都学习不了,就算想带好像也带不得。

  这些话不好明说,但是他觉得自己的话中已经有这番意思了,东方葵也不是什么特别迟钝之人,应当能够听的出来。

  果然,东方葵咬了咬下唇,看来是听出来叶文话中的意思了,不过她还是坚持要同行:“叶掌门既然可以带着整座蜀山飞行,想来带一个人也不算什么难事……”

  叶文头疼无比,暗道:“带着山飞行是因为这蜀山乃是九州鼎中之物,我不过是借力而为!不过带个人的确不算什么问题,可问题是若真出了什么事情,那该怎么办?”

  以他如今的修为,自保都没什么底气,那天庭之中就算比二郎神杨戬强的没几个,可是略差一些的却一堆一堆,成群结队的冲上来,自己连跑都没的跑。若是自己单独前往,准备个符箓,遇到危险后直接一捏,然后蜀山众人立刻就转移藏匿起来,这样还安全一点。

  可是拖着个东方葵算怎么回事?

  众人也都想到了这一层,不过宁茹雪却觉得带上东方葵,也许不是坏事。起码有东方葵侧,自己师兄应该不会轻易送死——若真的情况对蜀山不利,叶文一咬牙一跺脚,直接豁出去用自己吸引天庭注意力,然后给众人争取逃跑时间,那样的话叶文绝对必死无疑。

  若是带着东方葵,叶文行事肯定会小心一些,起码不会选择那些太危险的行事方法。想到这里,宁茹雪道:“带上东方姑娘倒也无妨,何况师兄当年一句话,累的东方姑娘几十年不曾出去过,此番随师兄前去也权当散心了!”

  叶文翻了翻白眼,暗道一声:“这心是那么好散的?一不留神都能把命散没掉!”

  何况,带着东方葵他是真的有点尴尬,当年自己可不只一次的看过对方的身子,此时周围人不少还算不了什么,若是东方葵私下里要自己负责,他可怎么办?

  “唉?话说当年死缠烂打要跟着东方葵的那女人哪去了?”

  几十年过去了,就算叶文如今的记忆力再好,也不可能把所有人记住,何况那人还不是蜀山派的?所以当初看到东方葵的时候愣没想起来还有这么一个人,此时一想起那些琐事,才想起这事。

  仔细一寻摸,那后山绝谷当中似乎是有两座房舍,其中一座却显得很是陈旧,似乎许久未曾有人住过的模样,莫非那丫头已经逝世了?

  当然,也有可能早就已经离去了,具体情况他也不好多问,这事情也和他没有太大干系,所以直接就丢到了一边,嘱咐起其它事情来。

  “稍后我就直接下山去那杨戬的军营,与他商谈一番具体的事情。师弟你这些日子已经将那先天乾坤功练得怎样了?”

  这仙境的这么多年里,叶文也没有干待着,众人都努力的修行,本来叶文还想用指环再召唤一些合适的功法,但是他的指环自从强行塞给他玄宇宙之后再次陷入了沉寂,这种感觉就如当初升级的时候一样。

  只是相比起上一次,这次指环的升级时间要长的多,一直到叶文准备进入九州鼎之前,才堪堪完成。

  此时指环的样子没有太大变化,只是瞧起来加晶莹通透,此时倒也说不好究竟是白银、白金还是钻石的了,瞧起来非金非玉,倒是好看的很!同时,这指环戴叶文的手指上,几乎融为一体,若不细看还真不容易注意到他手上还有个指环。

  不过这东西乃是叶文能够一头从九州鼎世界冲到仙界中的关键,他自己是决计不能忽略的,所以离去之前,叶文又召唤了一次,这一次指环很给力,直接给了叶文先天乾坤功的后续部分。

  叶文瞧了瞧之后,直接将这部分先天乾坤功抄录一份后交给了宁茹雪、徐贤等人,让他们四散查探情况的同时自行修炼。

  此时叶文回来,询问的就是徐贤那功夫练得如何了,若是徐贤能够将先天乾坤功练得差不多,那么他也可以放心的下山。

  “乾坤金刚身只练成了四肢,至于乾坤第七绝……还摸,不过已经有头绪了!”

  这次召唤的先天乾坤功,给了乾坤金刚身的修炼法门,同时还有第七绝天惊地动的前三击。

  若说先天乾坤功的前六绝只是普通招式的话,那么第七绝天惊地动,任何一招都是可以当做必杀来用的大招,有了这三招,徐贤的战力打着滚的往上升。

  而相比起徐贤,宁茹雪的情况就要诡异一点了,自从她也开始修炼先天乾坤功之后,体内的剑气开始有了变化,属性竟然不再那么单一,渐渐的恢复了几分真气的特性。

  不过宁茹雪一出手,真气出来后依旧如剑气一般,所以她用出来的先天乾坤功简直就如一套★★的剑法一样,比如那第三绝天火燎原,徐贤使出的话就是顺手一挥,漫天掌影,掌影中满是火劲。

  宁茹雪却不一样,她招式一出,漫天的剑影,剑影上附满了火焰,却是又锋利又炙热,若单论威力,要比原来的还强。但是若宁茹雪刻意为之的话,也是可以使出原版模样的先天乾坤功的,只不过她似乎没有必要刻意削弱功夫的威力而那么做。

  招式上威力的提升所带来的副作用就是宁茹雪乾坤绵体上的修炼比较迟缓,如今徐贤开始修炼乾坤金刚身了,宁茹雪才堪堪将那乾坤金刚身入门,如今只是将双掌练到金刚身的境界,目前练习的却是双足。

  对于这种情况叶文也没法说什么,这是几人修行功法不同所带来的影响,就如他本来也想试着修炼先天乾坤功,结果发现自己根本修炼不了,否则功力很有可能冲突的时候,无奈的放弃了这门功法一样。

  虽然他觉得等自己修为加高深,对这功力啊、宇宙啊、大道什么的有了深的理解之后,应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目前他已经不想这事情了。

  将先天乾坤功的后续部分召唤出来之后,叶文也试验过指环的召唤,想看看这召唤现是多久一次,结果发现这该死的指环又升级了,而且让他无语的是召唤时间变为了冷却制,要根据召唤的东西的情况来决定下一次召唤时间会是多少时间之后。

  起码就叶文从九州鼎回来这么短的时间里,那指环还没有完成冷却,目前只能当做一个普普通通的装饰物戴手上。

  若自己回不来,那么先天乾坤功将成为蜀山派后的镇派绝学了,好自己将乾坤金刚身和第七绝的前三击招了出来,有了这几招,蜀山派应该不至于混的太惨……

  低声的与徐贤嘱咐了几声,这师弟关键的时候还是很严肃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自己该如何做,叶文这才放心的下了山。

  东方葵到底还是跟着他来了,哪怕叶文不想带着她,不过这人一步不差的就随自己身后,叶文无法只得将剑光一放,将其裹剑光当中,然后腾上高空,随即一个转折直扑山下而去。

  这般快速的飞行,让东方葵都是惊呼了一声,见到叶文回过头瞧她,竟然有点不好意思,脸上略带了几分羞涩,然后转过视线往脚下打量,仔细的瞧起了这以前不可能看到的景象。

  “这东方葵,越来越似真女人了……”

  如今的东方葵,虽然还没有练成后一变,但比起几十年前的东方葵,显得加娇媚,此时站剑光当中虽然没有罡风袭体,但是那一身淡粉长裙却掩饰不住那曼妙的身姿,即便隔着长裙,叶文也可以看出来东方葵如今的身材要比当年又好了不知道多少。

  “身材竟然比华衣还好!”

  瞧了两眼,叶文随即收回了视线,此时两人已经下了蜀山,东方葵正回头看向那漂浮高空上的蜀山惊叹不已,加上从下往上看,那蜀山的山巅几乎已经冲破云霄,周围漂浮着的几座小山也与云朵为伴,一眼看去,绝对是仙家福地,以前哪曾有机会得见?此时美目四顾下,只觉得怎么瞧都瞧不够。

  可惜再怎么瞧不够,此时也不是观赏风景的时机,叶文已经看到了就湖边扎营的天庭兵马,他发现这些兵马不过是一部分,看来大部分兵马已经回去,留下一部分也只是方便杨戬给自己安排个住处罢了。

  为了表示一些尊敬,叶文的剑光直接大营门口的地方落下,天庭军士只见得一道紫光从山顶飞落而下,便如一道流星似地顷刻间就来到了营盘之前,随后也不曾听闻什么声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异象,只是觉得眼前一花,那紫光骤然消失不见,随后一名年轻男子与一个极美的女子轻飘飘的落了他们面前。

  “蜀山叶文,前来拜访清源妙道真君!”

  “真君早已言明,若叶仙人来访,直接进去便是!”守门的兵卒并没有见过叶文,不过他们得了杨戬的招呼,若叶文来了,直接领他去大帐便可。

  如今叶文一报上名,加上又是从蜀山上飞来的,兵卒自然不会怀疑其真假,对叶文施了一礼后当先领路,引着叶文这营盘中穿行了片刻,随后就来到了一大帐之前。

  “真君便里面,叶仙人直接进去便是!”

  叶文倒没想到这杨戬安排的倒是够痛快的了,自己来了直接进去就好?若自己来的时候他睡觉呢?也是直接进去?

  不过随即就明白自己犯二了,这杨戬早已经成仙不知道多少年,睡觉什么的对他来说已经可有可无,恐怕自己什么时候来都不会打扰到这位二郎神。

  掀开门帘,叶文一进去就见到杨戬端坐于主座之上,手边摆放了水壶,径直往杯里倒着水,另一手则是杵着下巴,看这模样等了有一会儿了。

  同时右脚边趴着一条白色巨犬,叶文进来的时候这狗就是耳朵抖了两抖,随后该怎么趴还怎么趴,连眼皮都没睁开过,也不晓得是懒得搭理叶文,还是晓得叶文是他主人叫来的客人。

  “这一头就是哮天犬了?个头倒是不小!”

  除了哮天犬,杨戬座位的靠背顶端立着一支巨鹰,相比起哮天犬那懒洋洋的模样,这鹰显得精神头十足,一双鹰眼锐利无比,叶文一进来,就感觉到了这鹰转过头,用那双锐利的鹰眼上上下下打量了自己好一阵,然后露出了一丝不屑的模样。

  “嘿!你这扁毛畜生!”

  虽然鹰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不过这鹰瞧了两眼后随即一转头,一副懒得再看的样子,很明显就是鄙视叶文。

  “别以为你叫扑天鹰就比天还牛逼了啊!”

  心中暗骂了一声,叶文也没真的和一头畜牲去较劲,径直来到杨戬面前后,就见到杨戬对着帐中早就安排好的座位一指:“坐!”

  也没有什么起身相迎的桥段,也没有上来握着叶文的手兴奋的喊一嗓子:“恁咋才来捏?”

  以杨戬如今的身份,这般做派已然足矣,毕竟叶文如今还不过是一个仙界黑户,同时还是天庭的讨伐对象,连个身份都没有。就算杨戬欣赏叶文,也不会去做那些自降身份的事情。

  叶文也不以为意,径直坐好之后,也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两杯水,轻轻的浅尝了一口。

  “嗯?这水很好喝啊!”

  本来以为仅仅是普通的清水,却不料这水清凉无比,而且入喉之后似乎还会滋润喉咙,同时一股清凉之气直入肺腑,一呼一吸间好似将自己的肺部进行了一次清洁了一样,当真舒爽!

  杨戬瞧了下叶文,见其不似作伪,轻声笑了起来:“如今本君才可确定,叶掌门的确是刚来此处不久!”

  “哦?”叶文一愣,却没接话,只是静待杨戬下文。

  “此水乃是从附近取来,叶掌门连自家脚下的东西都不识得,还不是刚来的么?”杨戬笑着给出了答案,随后自己也是灌了一大口:“此等清水,天庭倒是经常喝道,不过外面却颇为难得!”

  叶文这才明白过来,感情这水按照常理来算,可以算作蜀山派的财产了啊!水源竟然就附近?看来他得好好看看这周围,指不定还有多少天才地宝等着自己去开采挖掘呢!

  同时适才那两句话,也让叶文明白过来,杨戬先前虽然相信了他和蜀山乃是从人间飞升过来的人,但还是有几分顾虑。

  首先一点,就是叶文他们真的是刚刚飞升上来的么?他们完全有可能是飞升上来了很久,近些日才来到这里。

  也就是说,杨戬等人依旧没有排出掉叶文以及蜀山派乃是西方派来的卧底之类的想法,所以杨戬才会用这清水试探自己一番——若真的是卧底之流,那么对周围的情况肯定是早就确定了一番才会开始行动,而不会如叶文这样莽撞撞的直接把山头立上,连周围情况都没有弄清楚。

  叶文一时的疏忽大意,却帮他洗清了点嫌疑,让他不知道该庆幸还是郁闷。

  “好了,叶掌门既然来了,那咱们就说正事吧!”

  听得杨戬如此说,叶文也是神色一肃,端坐椅上:“愿闻其详!”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