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限制型法宝


  将李逍遥牌‘糖豆’送给张玲做零食,反正这种东西叶文的兴趣也不大,相比起这些东西,他宁可去吃水煮花生。

  “不晓得逍遥那小子能不能弄出可乐什么的东西来!”

  骤然闪过的这个念头让他觉得有些不靠谱,若说丹药和糖豆还有点相似的话,那么得做什么东西才能和可乐接近?汤药?真要做出那种汤药,谁又敢喝了?

  从制器阁出来,叶文摆弄了一下手上的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长剑,这柄长剑就和蜀山派弟子们的佩剑一般无二,标准的长剑模样,除了上面刻有蜀山二字之外,再也瞧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来。

  可是叶文却能够感觉的到,这柄长剑中隐约有一道道好似经络一般的存,可以让自己的真气加顺畅的再长剑上流动。

  运起先天紫气,叶文发现长剑上隐约出现一道道非常纤细的光线,应当就是自己的真气长剑上流动所产生的效果。

  “张玲说他和郑英现还只是学了点入门的东西,只是普通的武器上刻上符箓,这些脉络应该就是刻上的符箓,让一柄普通长剑初步拥有法宝的能力,与制作真正的法宝还有很大的差别!”

  原来这法宝初级的时候就如现这般,已经成型的物体上刻上符箓,产生的效果也根据符箓的不同而不同。

  比如现叶文手中的这柄长剑,那上面的符箓就是可以让长剑能够好的发挥使用者的真气,让长剑成为使用着的延伸,以发挥出为强横的能力。

  “锋锐,坚固!”

  但是这种法宝也不是说就没有劣势了!首先刻表面上的符箓极易损坏先不谈,那锋锐和坚固也是基于使用者持着长剑,运转真气时而言的。

  若使用的人不适用真气,那么这柄长剑的坚固程度还不如原本的模样——上面刻来刻去的能比原来坚固才怪。

  总之,这柄长剑根本算不上什么法宝,依旧只是一个凡俗兵刃,这种程度的东西仙界中根本就没人使用:普通凡人是用不上,而修士们是看不上这等粗制滥造的东西。

  若蜀山派全派使用这种法宝,恐怕一出门就会被整个仙界嘲笑到再也抬不起头,任凭谁也无法接受一出门就被人指着脊梁骨说:“看,那就是用垃圾当宝贝的蜀山派中人!”

  也许有某些人可以不乎,但是叶文绝对不是其中之一,他无法忍受别人用蔑视的眼光看待他勤苦发展起来的门派,而且他认为法宝这东西要么不用,要用就得用好的!

  不过现也不用着急,张玲目前学习了很多符箓,并且已经开始接触如何将符箓融合进物体内部中的方式了,甚至也开始尝试着学习铸造法宝的同时就融入阵势符箓。

  这也是常规的法宝制造方法,出炉的同时,法宝里面的阵法符箓几乎就已经全部完成了!

  当然,这样造出来的也只是普通的法宝,仙界里到处都是,基本是个能外走动的修士身上都会有几个,并不稀奇。

  法宝难造一是如何铸造的同时将复杂的阵法融合进去,同时就是后续的激发阵法的那个阶段。

  比如那九天魔化血神剑,只论此剑本身的话,其实铸造完毕的同时,这柄魔剑外型上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缺陷,可是这不代表它一铸造出来就是那人人退避的绝世凶兵。

  这一切的缘由就于剑中的繁复阵法根本就没有被激发,也就是说没有启动!这个启动方式因为阵法的不同而不同,有的只需要祭炼者将飞剑温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启动阵法。

  或者寻一特殊之地利用地利将其催动,除此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方法,千奇百怪,拿活人祭炼的自然也是不少,那九天魔化血神剑就是例子。

  所以简单来说,飞剑法宝的制造就是固定的时间里融合进加复杂精妙的阵势,然后寻找到合适的启动方式,将阵法给激活催动起来,这样才算造出一个法宝。

  而法宝还分固定威力以及根据使用者不同而展现出不同威力等等几个不同的类别,其中固定类别的反而是好制造的。

  公认难制作的,则是使用者有多大实力,就能相应发挥出强实力的法宝,这种法宝几乎都被认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存,而且目前仙界中也没谁能够制造的出来这种法宝。

  即便是天机门好的铸造师,目前至多也就是制造出威力很强横,可以发挥出大部分仙人实力的法宝,虽然很强力,但终归有其极限所,不是那种几乎无上限的存,只是因为目前所有人都觉得这等法宝的威力已经足够恐怖,再强也没有意义——总不能将仙界毁去吧?所以也没人去追求那种东西。

  目前张玲能够鼓捣出来的东西,也就是一些固定威力,而且威力很弱小的法宝。这种东西也许对于现的蜀山派还有点用,毕竟弟子们的实力很弱小,这些法宝只需要很少的真气就可以催动,然后发挥出不俗的实力——对那些弟子来说。

  可是叶文不准备让她大量的制造这种东西,浪费时间不说,还容易让那群家伙养成依仗外物的不好习惯,他蜀山派毕竟是要靠身体吃饭的,因为派里没有什么仙术可以让弟子学习,若是他们过于仰仗法宝,疏忽了对自己的锻炼,那么遇上强手的时候就只有一个死字。

  相比起这种,叶文希望张玲制造那种根据使用者自身实力来决定能够发挥出多少威力的法宝来,那么大威力稍微差一点也是无妨——大多数这类法宝都是因为使用者实力不够无法完全催动法宝的威力,可是叶文现的想法是设置门槛,类似权限一样的东西,只有你实力到了一定程度,得到了这个权限才可以使用高级的能力。

  虽然猛的一看,这两种情况没有什么区别,但实际上差别很大的。

  首先,张玲目前制造出来的法宝威力并不强,而仙界中这等威力的法宝,几乎都没有什么限制,真正会造成使用者实力不够而无法完全催动的法宝无一不是顶尖的好东西,他们发挥的威力很是惊人,自然需要强的实力催动。

  低级法宝……几乎不会有这样的限制。因为威力有限,需要催动的困难程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比较普通乃至低阶的法宝,修士得到后只需要熟悉一番,就可以使用出全部的威力。

  再通俗点说,就是说一种情况是被动的遭到了限制,并非是法宝本身有这种设计!而另一种,则是主动的去限制,或者说就是为了限制而限制。

  叶文听了法宝的大致情况后,就已经心中盘算这些事情,如今转了半日,心中已经有了个定计,那就是蜀山派的法宝必须都是带有这种限制的东西,好让弟子们有奋斗的动力,免得某人修炼到了一定程度后,因为得到了某件法宝可以和辛苦修炼了很久的师兄打了个旗鼓相当,失去了前进的动力,那就不美了。

  走了一阵,转而进了藏书阁。

  这藏书阁他本来是不准备来的,只是既然都去了那两处,若不来这里被弟子晓得了,心底里有什么想法可就不妙了,所以还是顺便来看看的好。

  实际上这藏书阁真没什么事情可做,少数几个还需要学习读书写字的弟子早就做完了今日的课程,卫弘和南宫煌坐那里聊着天,而那个太监刘福顺则一旁低眉顺目的伺候着,模样就如当初皇宫中见到时一般无二。

  “师父!”

  “师伯!”

  叶文来前并没有通知谁,不过他今日已经派里转了将近一天,估计这两人已经得了消息,晓得自己会来,就连那茶水都已经预备好了。

  “哦?还是热的?”

  “弟子估摸师父差不多这个时辰能到,所以刚刚备下茶水!”卫弘见到叶文冲他摆了摆手,知道自己不用太过恭敬——实际上他也没有多恭敬,毕竟做了几十年皇帝,都是别人对他恭恭敬敬的了。

  叶文嗯了一声,直接坐下,看了看这如教室一般的房间,闻着那浓郁的几乎已经不会散去的墨香:“这里环境倒是不错!”

  “只是再过不了多久,恐怕这里就只能空着了!”

  南宫煌说的是目前蜀山派又不准备招收弟子,可能要不了多久目前那些还学习的弟子就可以毕业了,那时候还有谁来这里学习?

  叶文却不担心这个,哈哈笑了笑:“不是还有灵珊和长卿呢么?”

  “他们两个才多大点?还早的很呢!”南宫煌笑着摇了摇头,要那两个小东西能学字,起码还得过个三四年吧,或者五六年。

  叶文倒是不乎:“黄云那两个儿子不是年岁差不多了么?也该随你们学习了吧?”

  “黄家那俩小孩和他们父亲学习就好了吧?还用特意来我们教导么?”

  “什么话?咱们蜀山派的弟子,那琴棋书画的事情都由藏书阁负责,怎的就不需要你们来教了?莫不是想要偷懒?”叶文创立藏书阁,本意就是给派内弟子提供一个读书识字的地方,若是自己有人教导就不用来了,那么还创立藏书阁干嘛?大家自己找自己师父教就好了啊!

  所以,只要需要学习的人,一率送到藏书阁,一是可以让大家学习的时候增进一些友谊,另外也就是要教导他们武艺或者其它技艺的师父能够专注于教导那些专业技能,而不会分神。

  与自己这两个弟子谈了一阵,因为没有外人,所以聊起来也颇为肆无忌惮,南宫煌虽然不是自己的徒弟,不过师承徐贤的南宫煌也算不上什么老实人,若不是早年受伤,加上如今年岁不小,可能比李逍遥那小子还能闹腾。

  “对了,逍遥师弟似乎和那个克莱尔走的很近啊,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成那好事!”谈论的多的,自然就是派内的人和事情,这些日子叶文后来收的弟子也和原本的蜀山弟子们渐渐的熟悉了,而其中受人关注的就是李逍遥似乎和克莱尔的关系有点那个意思,大家都很好奇——整个蜀山上下就这么一个洋婆子。

  而且,克莱尔的性格也与他们印象中的女孩子很不一样,似乎有点大大咧咧,而且有的时候比男人都凶,一言不合就可以撸袖子要和人单挑,这哪里是女孩子的样子?

  虽然行走江湖的女人没有个善茬,不过这般性格的还是很少见的,众人自然多关注了一些。

  南宫煌也是一般,加上早年他与李逍遥关系极好,可谓是一起偷鸡摸狗打架喝酒的铁哥们,如今哥们和某个女子有了暧昧,自然会表达一下自己的关心。

  叶文想了想,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李逍遥与克莱尔的确是越走越近了。想当年,克莱尔这个家伙还有点恋兄情节,基本上克里斯去哪她就跟到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李逍遥到哪她就跟到哪里……

  似乎有点不对,应该是她到哪里李逍遥就到哪里,不过克莱尔不再跟着自己的哥哥到处跑,给李逍遥跟着单独行走的自己,不也说明了很多问题了么?

  重要的是,李逍遥这家伙竟然用无耻的终极杀招:抓住女人的胃!来讨好克莱尔,也难怪俩人现走的这般近了。估计克莱尔醒悟过来的时候,会郁闷的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李逍遥……的锅铲了!

  “他们的事情,让他们顺其自然,自己解决吧,咱们一旁看看热闹也就是了!”叶文抿了一口茶水:“倒是煌儿你,准备何时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

  南宫煌本来见到叶文那么说了,只当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了,正喝茶,不料叶文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呛得他险些将一旁卫弘刚刚写好的书法给毁掉。

  “师兄可要小心,我对这副字很满意的!”

  卫弘好似藏什么稀罕宝贝一样将那副字给挪了开去,然后递到了一旁的刘福顺手中,不过他副模样,明显就是故作姿态。

  南宫煌顺了半天气才缓过来:“师伯莫要开玩笑,师侄我都是这般岁数的人了!”其实南宫煌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他早年受伤,总是风流倜傥,却整个一病秧子,严重的时候终日倒榻上,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一命呜呼了。

  这种情况下,纵使有人给他说和亲事,他也不敢答应,生怕误了人姑娘一生!毕竟他自己这伤几乎没有好的可能了,只是一口气吊着不死罢了。

  没想到的是自己命够大,后来大师兄岳宁练成了先天紫气,纵使不如叶文那般高深强横,但多少也缓解了南宫煌的伤势,这才让他能够活到这般岁数!

  那时候南宫煌年岁其实也不是很老,正值中年,娶个妻子也算正常。可是那时候的南宫煌因为常年遭受病痛折磨,已然老的不成样子,加上这么多年下来,这事情也看的淡了,这才一直未曾婚娶。

  等到了这般岁数,只觉得自己也就这样了,有那时间不如多教导几个优秀的徒孙,也好让蜀山派长久的强盛下去。

  “你才多少岁?又能有师伯我还大?”叶文倒是不以为意,随口道:“有师伯,又有那许多灵丹妙药,你这身体很快就能调整过来,随后只需要勤修那元灵粹体诀,就足以让你的身体恢复强健!随后勤加苦修,跨过地仙门槛,重塑肉身,那时候你想恢复年轻时的相貌也不是难事!”

  为了增加说服力,叶文还举了例子:“你看师伯我,自从跨入地仙之境,样貌几十年来不变!你那师娘,是过分的直接扮嫩,哪里像个接近百岁的老太婆?”

  “咳咳……”自己师娘的事情却不好私下里乱说,南宫煌只是尴尬的咳嗽两声算是应了下来:“不过师伯和师父以及师娘,都是年轻时就跨过那道门槛的,所以才会……”

  “并非如此,地球时就有修士对我说过,当练成地仙的时候肉身会接受一次淬炼,只要能够抗过去,就可以重塑外型,完全可以让你的身体恢复到年轻时候的样子!”

  “真的可以么?”

  说实话,这种事情不仅仅南宫煌动心,就是卫弘也很是心动!

  修仙求的什么?不就是求长生么?卫弘他已经享受到了人间的一切荣华富贵,而且还坐了几十年的人间帝王,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长生。

  如今叶文告诉他,不仅仅可以长生哦!还可以恢复青春哦!

  “保质的哦,亲!”

  叶文这才想起还没有时间和弟子们详细的说那地仙后会有什么好处,只是告诉他们跨过地仙了就可以增寿至少几百上千岁,那容貌问题却是忘了说了。

  将情况详细介绍了一遍,只见卫弘想了想后突然道:“其实弟子一直有事情想和师父说,但不知道师父肯不肯应允!”

  “何事?”

  卫弘指了指身旁恭恭敬敬伺候着的刘福顺道:“弟子想将本门武功传授给他和周管,只是此事无师父准许,弟子不敢自作主张!”

  “哦……这事儿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