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玉帝的打算?


  哈丝娜学习了如来神掌,以后用这门功夫去找佛界的人麻烦,叶文想想就觉得可乐,只是自己身为师父,险些被自己徒弟的掌劲伤到,也着实丢脸了点,叶文寻思着自己要不要也练练这如来神掌?

  “不晓得用浑天宝鉴配合如来神掌会是什么效果!”

  他现发现浑天宝鉴的应用范围是越来越广了,好像可以和很多功夫搭配使用,而无聊的时候与徐贤提起这个想法的时候,徐贤很是鄙视的说了句:“那玩意儿原著就有啊,叫浑天神掌……”

  叶文这才知道那部佛兵版的如来神掌曾有人用浑天宝鉴催使过,原著里威力还是很强的,但是却与叶文所设想的大为不同。

  “我的意思是,每一招都可以根据所使用的内劲不同而衍生出不同的威力来!”

  “哦?”

  这下徐贤是真的有了兴趣,重将注意力放了叶文身上,只听叶文道:“比如第一招佛光出现,我可以用浑天宝鉴的十种劲气打出十种不同效果的佛光出现来!”

  比如白云烟使出来的佛光初现,那佛光就会变作袅袅云烟,掌势也会因为这些云烟遮挡而变得难以察觉,毕竟那白云烟本身就有惑人眼目的效果,同时白云烟劲气属阳,用这层心法使出的掌劲威力也不必担心。

  而玫霞荡催使出来的呢?那佛光就变作了霞光,掌劲中是炙热如火,可以融化万物——当然,这只是叶文用夸张的说法讲出来的。

  总之,十层浑天劲气,完全可以根据其效果的特异融合到这一招掌法中去。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和单纯使用浑天宝鉴有什么区别?”

  徐贤一句话就让叶文愣住了,他还真就没想过这个问题——为何浑天宝鉴只是单纯的内功心法,几乎没有招式?就算是有招式,也不怎么多,而且那些招式多是为了让修行者如何使用这一层心法的诸般变化。

  他以前还真没有太过细想这些事情,如今徐贤无意中的一句话才让他意识到浑天宝鉴大的特点——几乎不需要招式!

  浑天宝鉴可以和任何招式配合与其说是其强横的通用性,还不如说是强大的融合性,因为浑天宝鉴可以将你所使用任何的一种外门招式变成他自身的一部分,比如刚刚叶文所说的这如来神掌,若叶文真的按照这个设想去改造如来神掌,那么后可能真的会被他使出一套浑天神掌。

  但是浑天神掌……依旧只是浑天宝鉴罢了,已经和如来神掌彻底的脱离了关系,浑天神掌的一切都是由浑天宝鉴赋予的,与如来神掌的联系仅仅是那比较相似的光影效果。

  “原著中叫做浑天神掌……还真是没叫错啊!”

  想通了这一点,叶文也就没有心思去鼓捣什么浑天神掌了。毕竟无论是浑天神掌还是浑天邪剑,归根究底都是浑天宝鉴,自己完全没必要将其单独的分裂出来,就当做是一门功夫去用也就好了。

  究竟如何去用,完全可以根据当时情况的变化随机应变,这样反而适合他这种几乎不纠结招式是哪门武功的人。

  就因为想明白了这一点,叶文甚至连如来神掌都没去练了,他认为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好好钻研一下浑天宝鉴,若是可以将浑天宝鉴彻底研究透彻,那么成为天仙只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至于外门招式?降龙十八掌、绵掌、紫宵剑等等依旧足够了,何况他这脑袋时不时还会想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招数,完全没必要再为了一门掌法去耗费精力——虽然他有足够的精力去耗费。

  而且,降龙十八掌这种只有劲力应有而没有什么劲力特性的功夫才加适合修炼浑天宝鉴的自己,这样的武功配合浑天宝鉴的劲气后才能够发挥出大的威力,而不是像如来神掌那样演变成另外一套威力差不多的武功。

  而就叶文思考自己的武功的时候,天庭当中,一男子高高上的坐着,看着下面站着的那个人——那人一身天庭官服,手捧两柄铁鞭,眉心间生有一目,瞧着约莫五十来岁的模样,整个人透着一股威严之气。

  “闻仲,探得的事情可属实?”

  手捧两根铁鞭的正是雷部正神闻仲,只不过与刚封神的时候相比,他的职位虽然没变,职权却改了不少。

  除了掌刑律司法之外,如今还参与到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当中去,俨然就是玉帝的助理,而今次这里,便是与玉帝报告前几日的一些发现。

  “乃是千里眼探得的消息,后来微臣又派属下前往探查,应当无误!”闻仲一边回报一边暗自可惜,若是顺风耳没有战死,可能还能探听到加详实的消息,但如今就只能看到一些景象,不清楚那边究竟说了什么。

  玉帝上面嗯了一声,随后这大殿中就陷入了一片沉寂,仅有的两个人谁都不出声,好似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闻仲微微低着头,目光中毫无焦距,只是从那偶尔转动的眼珠中才可以得知这位雷部正神思考着什么事情。

  而玉帝简直就是一副正发呆的模样,虽然一身玉帝的帝袍显得他很是威严庄重,只是那表情……应该说,得亏天庭众臣此时都不,而仅有的闻仲管的住自己的视线,知道什么东西不可以去看,所以才没有让玉帝的威名受损。

  “孔宣啊……”

  原来,闻仲今日面进玉帝,报告的就是前些日子,那近冒出来的蜀山派似乎与西天佛界有了一些接触,只不过这个接触并不怎么友好,当时千里眼只是按理的四处巡视,结果就看到了那冲霄而起的佛光——佛轮所散发出来的。

  偏生还是那个敏感的地方,所以千里眼就非常慎重的一直将目光停那里,观察着事态的发展。

  可以说,从头到尾,叶文和孔宣之间的交手都被这位旁观者瞧了眼里,然后孔宣被叶文以万剑诀迫走之后,千里眼立刻就将事情报告给了闻仲。

  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因为那边太过敏感,闻仲还是小心谨慎的派人去进行了确认,首先要弄明白的就是那个冒头的蜀山派和西天佛界是勾结了一起还是说发生了冲突——孔宣与叶文的比斗并不像是生死搏斗,有点眼力的就能看出来,何况千里眼?

  而这两种情况会给天庭带来什么影响?同时那坐镇西疆的杨戬又会有什么反应?闻仲几天之内要将这些事情通通理出个头绪,随后就急忙忙的跑来上报玉帝知晓了。

  “我那侄……仁佑王可曾知晓此事了?”

  闻仲晓得玉帝问的是杨戬知道这事情了没有?毕竟西疆是杨戬坐镇之地,那里发生的事情理应让他知道。

  “已经派了人去通知仁佑王!”

  “他是如何说的?”

  闻仲想到这事情也是一阵郁闷,根据送信的人回报,当时杨戬根本就没把这事情当回事,只是很平淡的道了句:“知道了!”就让他退下了,也没说要怎么做或者他准备如何处理,而等了两天也见其没什么动作之后,那送信的人就赶了回来,将事情报告给了闻仲。

  对于杨戬的作态,闻仲也摸不清楚头脑,只能据实回报:“仁佑王只是说了句知道了,然后就全然不再理会此事!”

  玉帝倒是没有觉得意外,反而笑了起来:“这样啊……”

  闻仲听到玉帝的嘟囔,也不晓得这位天庭之主究竟会怎么样!根据这么多年的了解,一般情况下碰到这种事情,玉帝肯定会很是生气,无论那蜀山派究竟是怎么情况,调查斥责一番都是少不了的,若是真查出蜀山派与西天佛界有什么勾结,可能玉帝会非常干脆的将这门派灭掉。

  别看西天佛界与天庭之间看起来和和睦睦的,但是因为东方仙洲一直秉持着自家的传承,不给西天佛界进入渗透以及传教的机会,私下里早就已经暗流汹涌了!

  现双方也仅仅是勉强维持着这么一个表面,指不定哪天就会撕破脸皮真的开战,这个时候一切与西天佛界有牵扯的事情都是很敏感的。

  重要的是,那蜀山派似乎救了一个伊斯兰女子回去,根据千里眼的观察,那女子进了蜀山派之后就没有出来过——千里眼的视线无法透过那九州大阵,这点也让闻仲颇为惊讶:一个刚刚才到仙界的门派,竟然能够布出这么强横的阵势?可见这门派不一般,要说没有点什么秘密,闻仲第一个就不信。

  只是如今杨戬力保蜀山派,而玉帝也因为杨戬的关系态度不明,所以天庭中人对蜀山派虽然颇为好奇,但却无法真正的对其伸手。

  当然,也不是说天庭的文武百官对蜀山派没有好感,只是天生对于不了解的事物有一种忌惮,闻仲本来还想趁着这个机会亲自过去查探查探,摸摸蜀山派的底细,但看玉帝这意思,似乎没戏了?

  就此时,玉帝突然道:“上次与那奥林匹斯众神发生战事,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闻仲不明白怎么突然扯到那奥林匹斯神上去了,不过还是恭恭敬敬的道:“距今已经过了足足一百二十余年!”

  “哦,一百二十年了啊!”

  玉帝感叹了一声,上一次大战,天庭军损兵折将,不少将领都战死了那场战争中,虽然大多都是没什么名气、官职也不高的中低级将领,但还是让玉帝觉得颇为肉疼——他的天庭兵马这几千年来是越打越少,补充的速度远远跟不上消耗的速度!

  “对了,那蜀山掌门能够逼退孔宣,你觉得此人修为如何?”

  “这个……”闻仲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根据千里眼所报告的内容判断的话,这叶文的实力应该是不如孔宣的,但是后那个可以使出万柄飞剑的招数,倒是很让人忌惮,的确有几分能耐。

  但毕竟不是亲眼所见,闻仲又不是那种只凭借一点了解就随口评论他人的性子,只得道:“不曾亲见,是以难以评论!”

  “呵呵呵,你还是这个性子啊!”玉帝似乎早就料到闻仲会这般回答,所以也没有太过意,反而道:“仁佑王曾言,这蜀山掌门可以打伤袁洪,那袁洪乃是仁佑王手下大将,实力不俗,可见这蜀山掌门的实力,也是不差的!”

  闻仲觉得有点晕,今天这玉帝的思维实太跳跃了,话题一会一变,刚才还说奥林匹斯众神和天庭的战事呢,这话头一转立刻就成了叶文的实力了。

  不过叶文能够打伤袁洪,这事情天庭众人却都不知晓,玉帝此时说出来,闻仲也是颇为吃惊。但要是转念一想,那蜀山掌门可以孔宣手上抢下人来,这实力自然是不会太差,打伤袁洪自然也不足为奇——袁洪的实力虽然强横,但因为封神榜的限制,实力几乎不曾增长。

  而孔宣投入佛界之后,身为护教明王的他不但精修佛门神通,还久经战阵,实力提升的非常快——相比起当年完全仗着五色神光四处横行的孔宣,如今的孔雀明王加难以应付,若不是杨戬的实力提升也是非常快,可能还真招架不住佛界的进攻。

  倒是佛界另外一名以战斗力闻名的某猴,因为不怎么听话难以差遣的动,所以让天庭稍微松了一口气,若是那猴子也跑出来,天庭这边倒是陷入被动了——他们现极端缺乏人才,西面就靠杨戬一个人撑着。

  这么一想的话,杨戬和玉帝都比较注意蜀山派倒是挺合情合理的事情,毕竟西部要是不够稳定,天庭很可能就此倾覆。

  只是……闻仲还是想不明白这些事情和叶文的实力扯上什么关系了?难不成玉帝和杨戬想要将那蜀山派掌门叶文拉进天庭之中,或者干脆就将叶文的蜀山派收编,成为驻扎西部的一个强横的部队?

  “难道就因为这个理由,才会这般意那叶文的实力?”

  一想到适才玉帝才向自己询问与奥林匹斯众神之间的战争过了多久,闻仲渐渐觉得事情渐渐明朗了,天庭中谁不晓得那奥林匹斯山众神因为不靠修炼维持实力,同时实力也几乎不能增长,加上整日也不需要处理什么事情,终日闲的发慌,就喜欢打仗来消遣解闷,所以每隔两三百年必然发动一场战争。

  要命的是这帮家伙不喜欢往西面打,就喜欢往东面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得了那天堂的什么好处?

  玉帝如今这般意奥林匹斯山的战事,同时又不停的关注蜀山派的实力,那么合理的解释就是玉帝评估,评估蜀山派是否可以单独抵挡的住一方实力的攻击。

  这样说来,玉帝是要抽出杨戬来做别的事情?

  “是要对付谁?莫非是想要蜀山派顶住西方佛界,然后让仁佑王引兵攻击奥林匹斯山,来个永绝后患?”

  开始的时候,闻仲比较倾向于这种可能,但是随后他发现有点不对,但是究竟哪里不对劲他却说不出来。

  正此时,玉帝突然开口:“闻仲,过几***带着朕的旨意往蜀山一趟吧!”

  “是!”

  闻仲只是下意识的开口应答,却不晓得玉帝叫自己去蜀山究竟要做些什么,无奈下只得开口询问:“不知陛下让微臣前往,是要……?”

  玉帝这时候竟然微微抬着头,望着上面发呆,也不晓得是欣赏穹顶上的诸般图画,还是说看到了其它的什么有意思的东西,竟然连眼睛度不眨,只是那么定定的出神。

  “陛下?”

  “也没什么,只是代朕过去瞧瞧罢了,毕竟仁佑王这般看重的门派,终归会有一些特别之处吧?”只听这话,还当玉帝只是闲极无聊下,想要闻仲过去看看有什么鲜的事情,回来好说给他听一样。

  但是闻仲却从这番话里听明白了,玉帝这是要自己去考察一番,估计就是要自己给蜀山派的实力做一个非常详细的评估,然后就此判断出他原本的那番计算是否可行。

  仔细想了一番,闻仲后觉得那蜀山派的实力应该不会多强,就算掌门叶文的实力不俗,可以与袁洪比肩,但是终究只是刚刚飞升到仙界的仙人罢了,其实力比起知名的天仙都差了一筹,何况各个势力中顶尖的高手?

  不说西方佛界的孔宣之外,还有不动明王为首的五大明王以及一大票的罗汉尊者、奥林匹斯山的阿波罗、阿尔忒弥斯也不是好对付的人物,何况那个奥林匹斯神王总喜欢亲自出马,以及他的那两个兄弟都非常强横。

  其中任何一个都足以对付那叶文了,加上那蜀山派除了叶文,还有拿的出手的人物吗?这都是值得怀疑的。

  想到这里,闻仲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莫非……玉帝是打着弃车保帅的念头的?若是这样的话,那天庭是真的准备有大动作了?”

  偷偷抬眼瞧了下,玉帝依旧呆呆的望着穹顶,那副样子,着实不像寻思什么大计划,可越是这样,闻仲就越觉得浑身发寒!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