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申公豹的家事


  翻天印这种宝贝,如果是原版的自然还有诸多妙用,但是这个劣质版的就只有一个效果——方方正正的石块变成好大,然后兜头砸将下来!

  威力就是那么回事,说厉害也厉害,说弱也弱!

  叶文会想到给弟子们配备这件宝物,归根究底还是一个原因,那就是弟子们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前,缺乏远距离攻击手段。

  这样一来,哪怕对手打不过自家弟子,但是离得远了用法宝和一些术法慢慢的磨,自己的弟子们只能那里干瞪眼没法还手,所以一人发一个攻击法宝,也算是缓解一下这方面的需求。

  叶文连这劣质翻天印的材料都预备好了,当初从昆仑派找到的那一副麻将牌就是好的样本,然后配合手上的这副设计图,蜀山派就可以打造出一堆堆的翻天麻将!

  等以后就不是人手一个,人手一副!堆都能把对手堆死!

  不过叶文的想法虽然很好,可即便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法宝,蜀山派也没有足够的材料去制作,眼下这闻仲自己送上门来,倒是帮叶文解决了不少这方面的麻烦,他都不需要特意去说,闻仲只是一瞧蜀山派制器阁中连点像样的材料都没有,直接就表示会送一些东西过来,与那些丹药什么的一并送到。

  送炼器材料却不送炼丹材料,这里面也是有一些说头的。

  首先,炼器材料再没有炼制成法宝之前,就是一堆摆设,本身没有太大的作用,很多材料甚至光占地方却毫无用处。

  而炼丹材料就不同了,有的药材哪怕摆那里都能够提供一些益处,所以炼丹的一些好材料就算一时用不到,也不会轻易送人,闻仲也觉得送蜀山派他们迫切需要的丹药比送药材要靠谱的多,却不晓得叶文希望得到原材料然后让自己弟子炼制,一是能够让弟子练手,二就是材料送来后,如何使用完全由叶文做主,也许他还可以这段时间得到的药方呢!

  转了一大圈,闻仲基本将蜀山派的情况了解了个差不多,对于蜀山派弟子们的实力,他这一顿转悠下来也大概的瞧出了点端倪。

  说实话,蜀山派的实力比他预想的要好一点,起码他转了这一圈,看到了好几名蜀山弟子,都是地仙,而且修为都是不弱——李逍遥、郑英、张玲以及陪着叶文一路行来的徐贤、宁茹雪等人。

  至于掌门叶文,虽然也只是地仙,但是这人身具那可以催出万千飞剑的法诀,连孔宣都不得不避其锋芒,就晓得这人功力修为虽然差了点,战斗力却非常强横,加上他本身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关键阶段,只要再努力一下就能跨过这一关卡成为天仙,所以蜀山派的实力还是值得期盼的。

  同时,闻仲也发现蜀山派不少弟子都处于即将突破的阶段,也正是因为这个发现,闻仲才会表示给蜀山派提供大量的丹药,就是想要帮助叶文快将这些弟子的修为给提升上去,快形成战力,只有这样蜀山派才能达到天庭的要求。

  带着各种各样的心思,入夜之后闻仲就蜀山派给其安排的房间里休息了下来,而叶文则径直回到了自家的院落当中。

  因为闻仲的到来,宁茹雪停止了自己的修炼,就连华衣都没有去指导灵竹练功,而是回到了他们所住的这院落中,与叶文坐一起,想着闻仲的到来会给蜀山派带来些什么。

  “目前来看,闻仲的到来给本派带来的都是好处,但是这些好处的代价是什么呢?”叶文还没有将自己的发现说给大家听,不过他晓得徐贤那里不需要自己多费唇舌,那几个弟子中也不乏明白人,至于身旁的这两个女人,也只需要稍加提点一番就好了。

  “很简单,要我们蜀山派当天庭的炮灰!”

  此时周围没有外人,叶文又特意用琉璃瞳观察了一番,确定没有人窥视自己等人,所以他说话间也就没有了顾虑!何况他已经瞧出来了,天庭方面根本就不怕自己察觉到他们的真实意图,反正如今这种情况,就算蜀山派察觉到了也只能选择接受!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不接受,那样的话蜀山派唯一的一条路就是立刻搬迁!

  将事情大致的说给两女听了之后,无论是宁茹雪还是华衣都显得有点不快,她们两人也都不是那种甘心任人摆布的性子,听到天庭百般卖好是打了这种主意,不开心也是正常的。

  宁茹雪是直接建议:“要不,我们全派搬离此地吧!”

  “搬离?去哪里?”

  “仙界这么大,哪里去不得?反正离了这是非之地就好!”宁茹雪眼中,这仙界广阔无比,想要找个安静的所还不容易?何必非要死守着这四战之地被人算计?

  叶文倒是也想过这个可能,甚至他连方向都选好了——仙界这一片陆地往南就是汪洋大海,海上虽然有许多岛屿,但是却没有成片的大陆,自己的蜀山派大可以飞到那汪洋之上,寻个海岛定居下来。

  其实若弟子们实力足够,大可以随便找个地方就安家,反正蜀山现是座浮空山脉,大海之上也一样可以安家。加上大海广阔无比,一眼望去几乎难辨方向,倒是利于蜀山派隐藏自己的所。

  可是今次要真这么做了,估计蜀山派就没有什么机会能够回到东方仙洲了!

  人嘛,毕竟都是喜欢热闹的,别看蜀山派这一群人现都窝山上不出去,但那是因为大家都明白,现的蜀山派没有四处乱逛的资本!但现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早晚蜀山派都要与仙界各派打交道,慢慢融入到这个世界当中。

  若今次真的一走了之,那么东方仙界还容的下蜀山派?就算各门各派真的不将天庭放眼里,但是这一方地带的话语权实实的掌握天庭手中,除非叶文能够保证自己修炼有成之后可以直接将天庭掀翻,否则的话……

  这些事情,宁茹雪不见得想不到,不过她不愿意费神去想,而华衣却能想的到:“相公的意思,是担心此次驳了天庭的好意,日后这东方仙洲就没有立足之地了吧?”

  叶文点了点头:“其实还有一点,我愿意接受这些好处就是因为他们能够给我们蜀山派带来巨大的帮助,现我们的门派处于高速成长阶段,这个时候若能够一门心思的提升实力,完全可以很短的时间内就缩短我们蜀山派与其它门派之间的实力差距!”

  这种情况就好像是两个人玩网游,一个人虽然级别较高,但是他还需要分神赚钱然后才能用钱买药买装备继续练级,而另一个人却不需要考虑那些,虽然级别低上一些,但他要做的就是一门心思的升级升级再升级。

  这种情况下,几乎是个人就能够瞧出来两者之间的距离会短的时间内被抹平,叶文现打的就是这么一个主意——用天庭的资源来帮助蜀山派升级!

  “这样……会不会有点危险?”

  叶文却笑了:“想来师妹这些年也看出来了,这仙界远不如咱们梦想中的那么美好,一样有着矛盾,有着斗争和勾心斗角,可以说世俗当中没什么区别!所以说,这样的世界我们躲到哪里都会有危险的!”

  外来的危险也许会暂时的排除,但不代表蜀山派内部不会出现问题。叶文也想信任自家的这些弟子,可惜除了那些亲传和比较熟悉的弟子外,他很难相信其他人——蜀山派已经有过叛徒的例子了,谁能保证安稳生活一段时间,众人实力提升了之后不会再出现一个叛徒?

  与其因为安稳的生活造成内部的混乱,还不如将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外部,然后通过外部的压力来迫使弟子们将一身的劲力使到一处去,齐心协力的将蜀山派发展壮大——等到蜀山派壮大起来,叶文等人的实力再次提升之后,就算内部出了问题也可以迅速的将其扼杀。

  也许叶文的这个想法有点太过于小人,但是想来想去这种选择对蜀山派的好处的确不少,所以他也就心安理得的沿着这条路走了下去。

  当然,他会这么做,也是认定了蜀山派不会因此而灭绝,他有自信天庭发动进攻之前将自己的修为再提升一个档次,那个时候自己的绝技万剑诀可就不是只能拿出来吓唬人的绣花枕头了。

  而只要自己的实力提升,能够保证自己不死,他就有办法保住全派——实际说白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九州鼎留山上可不单纯的是作为浮空的动力源以及布阵的阵眼,同时也是为了保护蜀山派的后杀招。

  关键时刻,叶文大可以将整座蜀山收进鼎中,然后带着九州鼎跑路——有万剑诀加九州鼎护身的他,还真不见得有谁能够留的住,只要他不死,蜀山派就很难被灭。

  这样一来,蜀山派几乎立于不败之地了,他自然可以放开手脚去做这些事情,将天庭送来的好东西通通都收下。

  “我这也算随身带着门派了!”

  这些话他没有与华衣与宁茹雪说,只是告诉她俩必要的时候他自有方法保住全派上下,所以两女想了想后也就没有再说别的什么,继续讨论起那闻仲今日所言的诸般好处来。

  “夫君是不是应该给我们姐妹要两套仙女穿的衣服来?听说那些衣衫都有许多奇特之处!”华衣对衣服什么的兴趣倒是很大,尤其是许多神话故事中,仙女穿的衣服都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玄妙,心下好奇自然开了口。

  叶文倒是没想太多,只是道:“明天我与那闻仲说!”

  宁茹雪倒是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只是一旁无聊的听着,间或插一句:“不晓得天庭会不会给师兄一个好的法宝!”

  叶文一愣,他倒是没想到这一层,如今可是敲诈玉帝的好机会,自己不去敲诈一番,是不是有点不大合适?但是想了想,就算要敲诈现也不是合适的机会,起码得等玉帝将事情摊开来说之后,那时候再去讨要效果才好。

  眼下,就装什么都不知道,天庭给什么咱就收什么也就是了,这样到了关键时刻才好开口!

  华衣和宁茹雪一见叶文眼睛眯着,一脸坏笑的模样就知道自家相公又脑袋里转着坏念头,互相对视了一下后就纷纷回房休息了,只是一个进了主房,另一个进了偏室,叶文过了片刻回过神后,望着主房和偏室一阵挠头。

  “今晚去哪屋?”

  随后嘴里抱怨道:“真是的,一起睡不好么?非得分开了睡!”

  却不晓得两女进了房后都没有走远,躲门后竖着耳朵听声音,想看看叶文会往那里去,结果他这句声音不大的抱怨被两女听了个正着,俱是两色一红,轻啐了口后各自钻进被窝当中休息去了。

  一夜无话,第二日起来之后,叶文很是淡定的没有去找闻仲,而闻仲也没有来找他,只是自顾自的蜀山派里溜达。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闻仲的意思,申公豹道士早早的就来来寻叶文。而叶文见了申公豹后绝口不提向天庭要东西的事情,只是带着他蜀山上下来回的乱转,时不时也与其谈一谈仙界中的趣闻。

  说了半日之后,叶文甚至将话题转到了自家的那个邻居身上:“听闻离本派近的门派唤作翠烟门,倒是不知道这翠烟门是个什么样的门派!”

  说罢还讪笑了一下:“自打此处定居之后,甚少外出走动,对周围情况不怎么了解,连近邻都来不及拜访!”

  申公豹闻言微微一笑:“叶掌门也不必意此事,修士们寿命极长,而且每次修炼都耗时日久,几十几百年不外出走动也不算什么稀罕事情,莫说叶掌门不晓得周围的情况,有许多人修炼了一辈子,可能连自家山脚下的情况都弄不清楚呢!”

  “哦?”

  申公豹以为叶文不信,便指了指自己:“当年闻某修炼的时候,几十年不曾下山,结果第一次下山的时候直接迷了路,险些找不到自家所。多亏恩师下来寻我,这才将我接回山去!”说话间全然没有尴尬模样,好似讲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般。

  不过就这几句话,却让叶文对他升起了几分好感,两人随后说话闲聊也就加放开了一些:“不晓得申将军这仙界中可有家人?”

  叶文挺好奇这申公豹成了天庭神官之后有没有成家?以前总看那些仙人要么抛妻弃子追寻仙道要么就是拒绝女子坚持单身,好似很少有拖家带口的!即便成了仙之后,也没有几个成家的。

  有老婆的仙人中玉帝算是知名的了,除此之外,叶文还真想不到谁!

  不料申公豹点了点头,明白的告诉了叶文:“两百年前倒是与天宫的一名女仙成了亲,只是这些年里我忙于天庭事务,而她忙于修炼以及打理天宫里的百花常住天宫之中,加上也不知因为何故,这些年越发难以见到她了!”

  “天宫?”

  天庭他是知道的,这天宫又是个什么东西?

  好申公豹立刻就给他解释了一番:“所谓天宫,乃是天庭的一部分,是仙界中灵气充裕的所。内里多有奇花异草,就算是普通花草天宫中种下也会比原本多出许多仙气来。”

  “天庭时不时会开些宴会招待诸多神官神将以及一些知名的仙人修士,所用的瓜果酒酿大多都是这天宫所产。”

  叶文一听到这里就明白了,感情那天宫就和人间皇帝的后花园差不多,只不过人家皇帝的后花园里的景致只能用来观赏,而天庭的这个除了观赏外还能种出一些拥有特别效果的灵果来。

  申公豹的妻子,估计就是其中搭理花草的女仙,这么看来申公豹的亲事很有可能是玉帝给操办的——天宫既然是玉帝的后花园,定然不是谁都能进的。申公豹虽然身为分水将军,但是也不能乱闯天宫。

  进都进不去,何谈认识内里的仙女?

  不过一想到这一点,叶文脑袋里突然邪恶了一下,很是好奇这天宫里的仙子们是不是都被那玉帝给采摘过了?

  这个问题他脑袋里也就是一闪即逝,甚至都不敢多想,生怕被申公豹瞧出什么来,怒极之下要和他拼命!

  面上摆出一副替申公豹感到同情的表情:“将军既然已经将那仙子娶进家门,为何尊夫人还要久天宫中而不返家?”

  申公豹一听这个反倒一副尴尬表情:“这个……其实是我见夫人待家中甚是无趣,才让她回天宫中寻昔日姐妹玩耍!只是不晓得为什么,与她一说后她好像非常生气,随后就不怎么搭理我了……”

  叶文一愣,突然想到什么似地问道:“将军当日是如何说的?”

  他也真老实,直接就道:“我只说,若是不开心,明***回天宫便是了!”说罢还冲叶文问道:“哪里有问题么?”

  叶文被申公豹这几句话震得目瞪口呆,原本一位颇有智慧的形象轰然崩塌,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呆愣愣的感情傻瓜!

  “问题大了去了,你这句话一说,尊夫人怕是当阁下嫌弃于她,直接将她赶出家门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