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出使


  “天庭派来的使者?”

  叶文晓得自己不过才闭关了半年多些,那么天庭派人来似乎也是正常的!那闻仲和申公豹上次来的时候不就不停的暗示着他,天庭会提供相当的便利以保证蜀山派的实力提升么?

  估计这次前来的使者,其中一样工作就是将那些丹药啊和炼器材料之类的东西送到蜀山派来,只是听宁茹雪这话中的意思,似乎这人还有别的任务?并且这事情还挺大,让自己师妹都无法全权做主。

  蜀山派上,虽然掌门是叶文,但是他的师妹宁茹雪、师弟徐贤都有资格叶文无★★事的时候处理派中诸般事务,尤其是来到仙界之后,考虑到很可能一个闭关就不知道过去多久,介于这种情况两人都分担了一部分权力。

  若是别的门派,恐怕做掌门的还要担心自己的全力被人侵蚀,但是叶文却丝毫不担心自家门派会被师弟、师妹夺去!

  首先宁茹雪是他的夫人,谁做主其实也没什么差别,加上宁茹雪早就没有了与叶文争个高下的心思,她也不大可能会去争夺掌门之位。

  至于师弟徐贤,哪怕叶文将掌门之位送给他,他都得嫌麻烦而推辞不受。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主动的去和叶文争夺权力?

  因此他可以很放心的闭关或者做其它的什么事情,然后将事情交给两人处理!而相对应的,无论是宁茹雪还是徐贤,都保持了对叶文的尊重,碰到比较重要的事情之时,如果这事情不着急解决,那么两个人都不会直接下决定,而是等到叶文回来了再交给他解决。

  这一次宁茹雪本来以为得拖上一阵子,没想到叶文竟然醒了过来,按理说这是件好事,不必再拖延时日了。

  可关键于那天庭使者前来传达的消息并不算是一个好消息,尤其是天庭还给叶文安排了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哦?玉帝给我安排了份差事?”

  仙界中,天庭与各家门派之间是没有统属关系的,所以天庭也很少会向这些门派下令让他们做什么。

  但蜀山派的情况不一样,首先蜀山派的存就与天庭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如今是得到了天庭的扶持,所以玉帝给蜀山派安排点事情做,也不算过分,甚至可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叶文得知了这件事情之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坐那里等待师妹继续说下去——他还不晓得玉帝究竟给他安排了个什么差事呢!

  宁茹雪脸色不是特别好看,顺手取出了一个类似圣旨的东西,估计是天庭用来传达命令的东西,乃是卷轴的模样,随着宁茹雪一拉,整个卷轴就展了开来。

  “师兄,你自己看吧!”

  叶文将那卷轴接了过来之后,面前铺开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瞧了起来。

  这卷轴上的话不多,寥寥数句而已!加上话说的非常通俗直白,也没有绕什么圈子,其中的意思简直就是一目了然。

  可就是因为这样,叶文才会显得非常惊讶:“让我做使者去奥林匹斯山?”

  “嗯!”宁茹雪叹了口气:“这事情总觉得不是那么简单,虽然天庭那使者说是因为咱们蜀山派建派的所太过敏感,让师兄亲自跑一趟以避免奥林匹斯神族有什么误会,省的再起兵祸!”

  “可是……这种事情应该是天庭的神官去做才对吧?偏偏让师兄亲去,这事情里面透着一股子诡异!”

  宁茹雪不是笨蛋,只是平日里想事情不愿意深想。但今次这件事情,几乎不用细想就知道有猫腻,觉得非常不安的宁茹雪甚至希望叶文推掉这个差事。

  “这事情,怕是不能推!”

  叶文摆弄了下手上的卷轴,上面他还看到了玉帝的印章,可见这是玉帝以正式的诏书形势发下的命令,叶文要是推辞掉的话,玉帝的颜面何存?自己驳了这老儿的面子,他还能让我蜀山派好过?

  所以,这个差事还是得接下来,与其寻思如何推掉,还不如想想为什么要让自己去奥林匹斯山一趟?

  “总不能是让我侦察敌情去吧?”

  本来只是随便一句胡言,但是话一出口,叶文就觉得这个可能竟然非常的大!

  “师兄是说……”宁茹雪一下就明白了过来,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番,后神色严峻的瞧了眼还铺石桌上的诏书。

  叶文板着脸将那招数一卷,然后紧紧抓手中,瞧了眼院门的方向,对着宁茹雪道:“这事情回房再说!”

  言罢转身就往卧房里去,宁茹雪也没多问,静静的跟叶文身后,然后顺手将房门关好,进了卧房后还将卧房的门给闩上,随后与叶文一起坐桌面,看着那诏书发呆。

  “师兄,莫非咱们一开始的时候猜错了?”

  叶文点了点头,倒是不否认这一点:“这么看来,的确是咱们当初猜错了!倒是没有想到玉帝的目标竟然不是奥林匹斯山,而是西天佛界!”

  当初叶文察觉出玉帝有意对那两个邻居之一动手,开始他认为天庭会向奥林匹斯神族发动进攻,将这个隔三差五就来骚扰自己的家伙彻底打倒,也或者打的他再也不敢东顾。

  毕竟天庭与西天佛界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双方甚至也时不时会有些交流,玉帝与如来佛也三不五时的见上一面,谈天说地一番。

  没想到表面上的和气不过都是假象,玉帝竟然早就存了干掉西天佛界的念头!否则怎么会放着有大仇的奥林匹斯神族不去打?而动用全部力量进攻西天佛界呢?

  “若是这样的话,天庭要提防的就是奥林匹斯神族趁势进攻,玉帝叫我出使奥林匹斯山,估计就是让我去那里瞧一瞧,好先摸清楚奥林匹斯山上众神的实力都是什么水平?这样一来日后他们进攻东方仙洲之时,我们蜀山派也能有个准备!”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师兄亲自去?”

  “因为我是本派中强的人!”叶文苦笑了一下,这句话说的毫无半点得意之情,就因为这个缘由,自己现是要主动的往危墙之下钻,一个不留神可能就是尸骨无存的下场。

  不过玉帝也没有必要一心害死自己,既然玉帝会想到让他亲去,定然是算准了叶文不会有危险,这样想的话,此行也不见得真的就那么凶险。

  握住师妹的双手,叶文安慰起了一脸担忧之色的宁茹雪:“你也不必担心,师兄我又有突破,不说旁的,这跑路的速度可要比原来快上许多,到时候就算真有什么危险,我也可以迅速地跑掉!”

  “师兄又胡说了!”

  宁茹雪见到叶文一脸认真,晓得他不是开玩笑,不免好奇的追问了起来:“师兄的功力又有提升了?这半年多年你坐后山那里一动不动,周身被一股诡异的气劲包裹住,连靠近都是不能,不晓得师兄你又练成了什么神功?”

  叶文这才知道自己前些阵子,周身还有这些异状,竟然让所有人都无法靠近?这样一来,自己以后闭关修炼的时候不是连★★的人都省了?

  不过他修炼的时候也的确不怎么需要★★,所以这个念头仅仅只是一瞬间就被丢到了一旁,叶文瞧着宁茹雪那一副好奇的模样,笑着答道:“还能什么?还不就那浑天宝鉴?这半年多的闭关修炼,终于让我将那玄宇宙给练成了!”

  “玄宇宙?师兄不是早就练成了么?”她还记得当初一行人会跑到仙界来,就是因为师兄那用的不怎么熟练的玄宇宙气劲造成的。本来众人到处游玩的正开心,结果被叶文一剑劈到了仙界中来。

  好因祸得福,与蜀山派众弟子团聚,这才没有过于埋怨自己的师兄!不过那时候叶文既然可以凭借一剑之威将众人带到仙界,想来那玄宇宙是已经练成了的,可今次怎么又说才练成?

  “那算什么练成?半吊子而已,就连我自己都无法随意催使那股气劲,至多只能算是略窥门径!”

  说这话的同时,叶文微微一翻手,右手悬宁茹雪面前,五指张开,掌心向上,随着气劲流动,叶文掌心中显出一团黝黑如宇宙般的气团来,那气团中还有一团璀璨的星系不停的旋转,美丽无比的同时也蕴含着极端恐怖的力量。

  宁茹雪只是一瞧见这团气劲,浑身就是一激灵,长年修炼导致异常敏感的直觉告诉她,这团星云般的气劲虽然很是漂亮,但是自己根本就接不下哪怕一招这种程度的攻击。

  紧张之下,眉心那平日里并不会显露出来的青莲印记也冒了出来,直到此时宁茹雪才觉得周身的不适略有缓解,可以用一副比较平常的心态去观察师兄练成的这团玄宇宙气劲了。

  “这气劲的模样……怎么那么眼熟?”

  “当然眼熟,这模样我是模仿了小宇宙的效果!”叶文哈哈笑了笑,随即解释起来:“玄宇宙既然有宇宙之名,就可见这层功力包含了所有一切已知的存!不仅仅是这种如星云般的气劲,我甚至还可以用玄宇宙的气劲催使出加强横的东西!”

  “例如……?”

  “例如……”叶文故意卖了个关子,摆出一副高人模样,然后用自以为无比深沉的声音念出了一个词:“黑洞!”

  实际上,叶文哪怕是用非常平淡的语气说出这番话,那个词汇所代表的含义已经足以让任何对其有所了解的人呆原地。

  宁茹雪虽然只是略有耳闻,但是就这么点了解已经让她显露出一副无法置信的表情,看着叶文的样子,就好像看一个……疯子……

  “师兄……你没事吧?”

  她现有点担心,自己师兄莫不是闭关闭的傻了?还说说当初那番异象果然不是什么好事情,伤到了师兄的脑袋了?

  伸手叶文的头上摸来摸去,甚至不停的查看了起来,那样子就像是要叶文的脑袋上找出比较明显的残缺部一样。

  这一番划拉让叶文的脑袋险些变成了鸡窝,好这里也没有外人,加上宁茹雪好歹也是自己老婆,随便她折腾一阵也就是了。

  过了好一会儿,叶文才道:“别找了,我脑袋没事!”

  “那你刚才是骗我?”叶文脑袋既然没有事情,那么刚才那番话莫非是开玩笑?

  “当然不是?”叶文见宁茹雪一副不信的模样,只得无奈的道:“我刚才说可以施放出黑洞来,那也仅仅只是理论上罢了!并不代表我就可以释放出真正的黑洞!”

  宁茹雪听他这么说,这才松了一口气:自己师兄果然还是正常的!

  这种反应让叶文颇为无奈,不过他也晓得那番话似乎太过惊世骇俗了,虽然他们现下已经不是普通人,但是凭借一人之力制造出一个黑洞这种事情,还是太过夸张——真的能够成功的话,就代表叶文拥有一个人灭掉一个星系的能力了。

  但是实际上,叶文就算真的能制造出黑洞,也只会是一个小型的,莫说一个星系了,一个星球估计都灭不掉!不过用来对敌,却是绰绰有余。这番话他也没必要再与宁茹雪交代了,反正这些事情也都仅仅是理论上的存,叶文自己也需要试验一番才能够确定能不能做到呢!

  聊了聊自己闭关的所得,两人的话题随后又转回到了出使奥林匹斯山这件事情上,叶文与宁茹雪聊了一阵后,这才得知天庭那个使者将事情交代明白之后就直接回去复命去了,根本就没有多做停留。

  走之前则交代了一句:“陛下曾言,出发的日子并未定下,一切全由叶掌门自行敲定!不过还是越早越好……”

  这句话一出,叶文就明白过来玉帝还给自己留下了准备的时间,这么说玉帝认为自己目前的实力直接去奥林匹斯山还是会有危险的,所以好先修炼一段时间,等实力有所提高了再出发,这样才会保险一些。

  估计玉帝也想不到,不过区区半年多点,自己恰好有所领悟,突破了卡住自己许久的难题,如今一身实力也不知道究竟达到了什么层次。

  按照叶文估计,自己怎么的也得算做是真正的天仙了吧?按照自己的了解,这仙界中能够成为天仙之人,无不是闻名天下之人。

  比如那葫芦仙崔钧、再比如杨戬!哪怕袁洪这个天仙中并不算强的人,其仙界中的名气也是不小。

  有此可知,天仙仙界中的地位不低,如今蜀山派要是将叶文成为天仙的消息放出去,那么多少也会仙界中引起一些波动,会给蜀山派引来不少关注的目光。不过叶文却不准备这么做,他觉得还是继续当他的‘地仙’比较稳妥,尤其是即将前往敌人的大本营的这个时期。

  既然肯定要去,叶文的思绪就开始往这方面倾斜,基本确定了自己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同时,叶文也开始分析起奥林匹斯神族会怎么对待他。

  “按理说,咱们蜀山派的事情,他们应该有所耳闻了!而且以奥林匹斯神族这千百年一直努力东进的策略来看,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一个突然边境地带冒出来的势力!也许此时他们已经对我们展开了调查了!”

  这样的话,蜀山派的大致情况奥林匹斯山应该是了解的,叶文这边唯一的优势就是自己刚出关,还没有人知道他的实力大进。这一点会成为他大的依仗,也将是他的底牌,真正出现危机的时候,敌人对于自己实力错误的判断,很可能会让事态的发展发生颠覆性的变化。

  “不过,师兄这样去,估计他们会很瞧不起你吧?”

  地仙的实力虽然不是很低,但是对于那些神王、主神什么的还真不见得能够看的上眼,奥林匹斯山神族又都是比较高傲自大的性子,叶文去那里,少不得要挨些白眼受些鸟气。

  “只要他们别来烦我,私下里怎么瞧不起我都随他们!”

  叶文想了想,发现自己还真不见得能忍下去,所以早早就定下了底线!只要这帮家伙不自己面前挑衅,那么他就当没听到好了!若是跑到他面前来唧唧歪歪,那么大不了直接就与奥林匹斯神族开打!

  想他叶文,只有地仙境界的时候就敢和杨戬、孔宣这样的高手交锋,如今实力又有提升,怎么可能会忍那些鸟气?

  “不过我想……那些奥林匹斯神不至于那么无聊!”

  可惜宁茹雪对于这些奥林匹斯神的观感实不怎么好:“他们不就是因为无聊才屡次攻打东方仙洲的么?师兄你还是莫要太高看了他们!”

  这番话说的倒也没错,如此来看这奥林匹斯神确实不怎么靠谱,也许他应该好好的寻思寻思,这次出使,究竟应该怎么做才合适?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