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鸿蒙紫气


  叶文到后也没有弄明白自己体内冒出来的那一缕紫色真气是个什么玩意儿,因为他发现这区区一缕紫气,竟然是自己无★★解的存,他研究了整整一日,后只研究明白了一点:这一缕紫气无比的强大!

  强大到了,现的叶文根本无法使用他,想要真正的将这缕紫气化为己用,叶文需要继续努力不知道多久!

  但是这不代表叶文无法从这缕紫气中得到好处,哪怕这缕紫气现还不能为他所用,但是毕竟停留他的体内,好处还是不少的。

  首先,这缕紫气能够滋润叶文体内的其它力量,让他们不听的提升,其次就是这缕紫气自己体内不停的演化,而每一次演化之后自己的玄宇宙力量似乎都进一步提升,直观的状态就是叶文虽然身体没有变化,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那个类似宇宙空间的存,是不停的变大的!

  其实一开始他是没有发现这一点的,开始的时候他以为是自己体内的真气变弱了——因为那些象征着各种各样力量的星系或者星云变小了,这个发现让叶文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

  可是仔细一瞧才发现,并不是变小了,而是自己的‘宇宙’变的加宽广,显得这些星云小了很多。

  实际上这些星云依旧慢慢的成长变大,但却因为那缕紫气的关系,远远追不上自己体内那个‘宇宙’的增长速度。

  “这样膨胀下去,是不是代表着我的潜力是无限的?”

  叶文体内现已经没有了经脉的概念,那个‘宇宙’已经代替了经脉的存,而这个‘宇宙’不断的扩大就意味着可以容纳多的‘星云’,而‘星云’越多则意味着叶文越强。

  他从来没有像现这样期盼崔钧的探测器能够制造好,他有一种好好看看自己的元气究竟达到了多少的冲动。

  “怎么的也得几百万起了吧?”

  打坐了几日,叶文渐渐将九州鼎又炼化了几分,此时他已经可以让九州鼎发出的护山大阵起到一定的攻击效果了,虽然依旧是被动的攻击效果,只有对方向这个护山阵法发动攻击的时候才会遭来九州鼎的反攻,但是已经比原来干挨打不还手来的强上许多。

  同时,这几日里他也渐渐的明白了自己的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九州鼎有一大能力,就是可以‘演化’。

  九州鼎中会出现一个九州世界,其实就是这个演化能力的延伸成果,通俗点说,就是九州鼎中原本也是一片混沌,然后如开天辟地的故事一样慢慢的演变,后行成一方世界的。

  而叶文的体内也出现了混沌的现象,就犹如传说中那天地未开时一样,而这团混沌气团顺着叶文的真气来到九州鼎中之后,九州鼎只是本能的进行着演化的工作,结果也不知道是什么缘由,竟然演化出来这一缕紫气。

  叶文推测,可是是因为这一团混沌气团乃是自己的先天紫气变出来的,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不过重归混沌后再化出的紫气……

  “行,你这个玩意以后就叫鸿蒙紫气好了!”

  传说中牛逼的紫气,就是从那混沌中演化出来的,叶文虽然明白自己这一缕紫气绝对不可能是真正的鸿蒙紫气,但是其诞生的方法与传说故事中的鸿蒙紫气颇为相似,就算不是正品也可以称为山寨货。

  “老子就是个山寨的命!”

  反正叶文已经看开了,加上那一缕紫气可能就是他继续提升力量的关键线,没个名字也着实不怎么方便!加上他没听说这个仙界中有鸿蒙紫气这种高级货,他给自己的‘功法’起这个名字,想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其实叶文不晓得,九州鼎的演化之威能非常强横,否则也不可能短短几千年里就演化出一个世界。

  而他体内的那缕紫气,实际上就算不用九州鼎帮忙,也能够自行其体内诞生,只不过需要的时间就不知道多少了,弄不好叶文修炼上万年,体内那一团混沌气团依旧还是一片混沌的模样呢!

  “紫霞神功、先天紫气、鸿蒙紫气!哎呀还真是上天注定我就得用这个名字!”

  一边心中胡言乱语,一边从洞***来,与洞口守了数日的张桂打了个招呼后,叶文径直出了绝谷,回到自己房间当中歇息了几日。

  与九州鼎进行‘交流’的这几日,虽然没有耗费他什么功力,但是也颇为耗费精神,这个样子可不适合做任何事情,还是休息的好,所以他虽然是中午回到自己房间的,但却再没出来过,连晚饭也没有吃,只是闷头睡觉。

  晓得他累到了的宁茹雪也没有去唤他,申公豹来寻叶文也被她以师兄练功当中给挡了回去,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蜀山派众人才再见到他们的掌门。

  只是一见面,叶文就让他们吃了一惊。

  “这就要走?”

  叶文点了点头:“早去晚去都是要去,干脆就直接过去好了!”他也想好,再留蜀山耽误也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直接出发的好!

  “师兄……不多准备准备?”

  申公豹旁,宁茹雪不好直说,不过叶文还是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无非就是说他既然功力有所突破,应当多熟悉熟悉,巩固一下自己的功力之后再出发,那样也安全一些。

  不过叶文这几日却发现,自己现的情况也不需要太过熟悉,总的来说就是出招间威力大,速度快还有就是很多力量可以随心所欲的使出来!比往常还要方便许多,哪里还需要熟悉的必要?

  除了已经瞧着和普通双眼一般无二的琉璃瞳还需要适应一下之外,叶文大的依仗——武功,根本就没有必要再熟悉了。

  此时的他,几乎只需要一个念头间就能催出上百柄飞剑,那万剑诀也可以真正的使用出来了(虽然还需要一点准备时间,但也远不如当初那么费劲),这种情况下他真没必要再浪费时间下去。

  除非他能够段时间内参悟透鸿蒙紫气的奥妙,让自己的实力再升一个台阶,不过这明显不可能,他已经瞧出来了,虽然自己练出了鸿蒙紫气(山寨?),但是没个上百上千年的修行,这玩意儿就是个被动光环,根本不能当做主动技能来用,而奥林匹斯众神总不能等上几千年吧?所以短时间内就别指望这个了。

  目前叶文依仗的还得是浑天宝鉴,如今他浑天宝鉴已经练到大成,十种真气都演化出了宇宙化作了世间万物,现他一出手间都可以带动天地元气,弄出什么效果全凭自己一个念头,当真与神话传说中的大威能神仙没什么区别了。

  那奥林匹斯众神再强横,至多也就是这个水平,既然自己已经拥有了和对手平起平坐的实力,那还忌惮个什么劲?

  “没什么好准备的了,而且如今也不需要那么忌惮那些家伙了!”

  此话一出,徐贤和宁茹雪先是一愣,随即就明白自己师兄此次所得,比他们预料的还要多的多,看来叶文的实力一下提升了一大截,连奥林匹斯众神也是不惧了!

  想明白了之后,宁茹雪也就不再多言,反而与徐贤一样低头不语,不晓得是寻思什么!

  叶文却不知道,自己这随便一句话刺激到了这两人,想当初几个人功力一直伯仲之间,纵使叶文总能先他们一步,但他们也很快就会追上来,差距虽然一直都有,但却控制可接受范围内。

  但是自从到了仙界之后,叶文的实力就噌噌的往上涨,简直就像是坐火箭一样,直接将两人越抛越远!

  宁茹雪还好,自从与叶文成亲了之后,她那争强好胜的心思早就淡了,只是偶尔耍耍小性子罢了,权当闺房中的一些乐趣。

  如今被叶文甩下好远,担忧的仅仅是若自己再不能进步,追上师兄的脚步,那么以后岂非成了师兄的累赘?要紧的是师兄如今的修为想必已经成了天仙,据说天仙的寿命几乎是无穷的,而自己虽然有了地仙的修为,却非长生不死,到时候生死有别、天人永隔岂不无比的痛苦?

  而徐贤的情况又不同,他与叶文交好,入了蜀山派成了师兄弟之后修为一直就紧紧跟叶文后面。

  叶文先天了,他也先天!

  叶文先天圆满了,他没多久也跟着先天圆满!

  叶文有奇遇,徐贤奇遇也不少!

  叶文破碎虚空,徐贤也很快就破碎虚空!

  但是这一次,徐贤连那先天乾坤功中的金刚身都没有彻底练成,叶文就已经浑天宝鉴大成,并且跨入天仙的层次中去了。

  这种被抛离的感觉可不怎么好受,虽然徐贤不会因此而感到嫉妒什么的,但是本身就极为出色的他绝对不可能接受长时间的被抛离的很远,此时他已经下定决心等师兄一走,立刻就闭关修炼,不将那乾坤金刚身练成,并且跨进无极身境界,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出关的。

  此番决心下的无比坚决,就连自家老婆黄蓉蓉都抛到一旁顾不得了!

  一顿早饭吃罢,几个人都默默不语的散了开去,看着徐贤和宁茹雪都若有所思的离去,叶文眼珠子一转,立刻就明白过来两个人怎么回事了。

  转头看了下俏生生立身旁的华衣:“你不去么?”

  眨了眨眼,一副特无辜特不明白的表情:“去哪里?”

  若是旁人,恐怕真就被她这副表情给骗过去了,可是叶文对她多熟悉?早就瞧出她不过是故意做出一副样子和自己开玩笑罢了:“发愤图强、努力上进!”

  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顺势白了叶文一眼:“人家一直很努力啊!”

  “哦,五色神光练得如何了?”

  “就那么回事呗……”

  “……”

  按照叶文估摸着,只要华衣能够将五色神光练到五行合一的境界,那么立刻就能晋级天仙,那时候虽然其五色神光只是个山寨货,但这仙界中也算是可以横着走的存了!

  如若能够让五色神光重演混沌然后重酝酿,那么立刻就成为仙界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一般的天仙也奈何不得华衣!只是这点太难做到,叶文也没有期盼华衣能将五色神光练到那一步。

  只是,华衣的心思可要比他想的大的多,如今华衣还没有练到五行合一,就已经开始惦念那推演混沌了,甚至她认为若是能够让五行合一和推演混沌一起完成,那么要比练成五色神光后再去推演混沌来的容易成功一些。

  所以,华衣现就开始用五道神光推演混沌,并没有按照山寨五色神光的秘籍上记载的那样直接将五道神光合一。

  这些事情,叶文都是不知道的,宁茹雪与华衣说私房话的时候倒是晓得一点,不过两女很默契的没有将这事情告诉叶文,只是暗自表示:要加油,不要让相公小瞧了咱们!

  其实宁茹雪会突然觉得被抛离太远,也和华衣这个行为有关,毕竟眼看着华衣已经有了努力的方向,她还摸着属于自己的修炼之路,如何能够不急?

  虽然现她也开始修炼先天乾坤功,甚至还因为原本体内的剑气练成了变异后的先天乾坤无相剑气,但是进步速度实不能让人满意。

  今日之后,她准备寻个地方好好闭关修炼一番,一定要师兄回来之前将那金刚身练成——无意间倒是与徐贤定下了差不多的目标。

  与华衣聊了一阵之后,叶文转身面向申公豹:“申将军,咱们这就走吧!”

  “现?”申公豹很惊讶,虽然饭桌上的时候叶文说今日出发,但也没想到这位叶掌门所说的今日出发就是吃完饭就走!这未免也太着急了一点?

  “当然是现!”叶文耸了耸肩膀:“申将军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吗?”

  “不!”申公豹咧了咧嘴:“没有什么,叶掌门等我去将东西取了便可以一起走了!”

  “那我正门等你……对了,申将军的坐骑……”

  申公豹说要骑着自己的坐骑去,不过叶文一直没见到过那头白額黑虎,也不晓得申公豹将他的坐骑藏哪里?

  “我到贵派的时候,就让那黑虎自己转悠去了,贵派附近的景致还是很美的,估计那畜生玩的正开心!”

  蜀山派周围群山环绕,环境颇为优美,那黑虎毕竟也是山林出身,对这种环境喜欢不过,估摸着此时此刻哪旮旯蹲着呢。

  实际上叶文猜的还真没错,叶文和申公豹一下得蜀山来,申公豹就再唤自己的坐骑,结果等了半晌也没见到其赶来,不得已下只得四下寻找,结果一处山林中,瞧见这从头到尾能有两米来长,一米多高的黑虎趴那里,一双爪子来回的拍打一只狐狸——将那狐狸当成球?

  叶文见到这般景象,只是觉得有趣,那黑虎好大体格,却和自家那只加菲一样,看到申公豹来才醒悟到自己坐骑的身份,竟然趴那里向两人卖萌,不等申公豹开口呵斥,直接人立而起,前爪搭申公豹脸上后直接伸出舌头给申公豹洗了下脸。

  “莫要胡闹!”只觉得丢了大脸的申公豹怒叱了一声,只是见到那黑虎一副讨好的模样,终究还是狠不下心责罚,只得不疼不痒的训斥了两句后编辑罢了。

  此时叶文已经没去管那黑虎了,他发现这黑虎和自家那两个家伙也没啥区别,无非就是长相威猛了些——不过刚才那一番行为,已经将自己的威猛形象破坏了个干净。

  走到几步,看到那一只小狐狸摇头晃脑的原地转着圈,身上是布满了伤口,看来没少被那黑虎折腾,不过这小狐狸竟然没被弄死,不晓得该说是那黑虎手上有分寸还是它生命力够强?

  随手掏出了一粒丹药,直接递到那狐狸嘴边,诱人的香气直接将那狐狸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瞧了瞧叶文后张嘴将丹药吃了下去。

  只不过才一入口,那狐狸的脸色就变的异常难看,这丹药闻着很香,可是吃下去后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真是要多难吃有多难吃——只看这狐狸吐着舌头不停甩脑袋就可以得知了。

  “哎呦,原来逍遥所说的失败品这么恐怖?看来以后不能乱吃了!”

  原来这丹药是李逍遥不满意的作品,认为其效果虽然不俗,但味道太差!叶文却认为李逍遥是吃饱了撑的,一个丹药能有效果就好,管味道好坏作甚?所以就将那丹药随身带了一些,刚才见到这狐狸模样太可怜,可是拿出好丹药喂只畜牲又有点舍不得,就取了这‘失败品’中的一粒给那狐狸吃。

  反正这丹药效果是没差的——但是叶文却没想到竟然难吃到了这般地步,看那狐狸还那里转圈圈找东西漱口,就可以知晓一二了。

  不过,小狐狸身上的伤口就这么片刻的功夫,竟然好了许多,一些比较浅的伤口是已经消失不见,被黑虎抓的掉了毛的地方也长出了的皮毛,片刻的功夫这模样就没那么凄惨了。

  叶文见其好了大半,便道:“以后莫要被这大虫抓到了,自己玩儿去吧!”

  转过身来,申公豹已经骑上了黑虎,两人随即腾上天空往西而去,只留下一只不停嚼树叶好让嘴里味道散去的小狐狸。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