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梦幻!


  “师妹?”

  叶文有点奇怪,自己不是奥林匹斯山吗?怎么师妹会面前?而且重要的是,面前的师妹似乎有点不同,这个模样好像……年轻了?

  正纳闷着,突然觉得头顶一疼,然后泪水就哗哗的不受控制的从眼睛里往出喷涌,叶文抖着双手扶着自己的头,他发现自己头上好像鼓起了一部分,这种诡异的情况让他彻底的懵了,完全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

  “唉?不会太大力了吧?”宁茹雪瞧了瞧叶文,然后纳闷的瞧了瞧自己的拳头:“奇怪,明明和平时一样啊!”

  “为什么打我?”一直缓了半天,叶文才觉得自己的脑袋稍微好过一点,可是明明不起眼的一拳竟然让自己半天才缓过劲,这种诡异的情况又让叶文一阵奇怪:“怎么这么半天才缓过来?”

  “不会是被我打傻了吧?”宁茹雪一脸同情的摸了摸叶文的头,然后不管叶文那一副不满的神情自顾自的说道:“快走吧,都放学了!”

  “什么?放学?”完全没有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叶文,随即又被宁茹雪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话给弄晕了当场,而直到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此时坐一间教室当中,自己坐一个非常普通的座椅上,面前的则是书桌。

  周围还有许许多多一般无二的书桌,自己的桌子与其它的书桌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么就是桌子上那一滩非常明显的水渍。

  “你睡迷糊了吗?”对面的宁茹雪不满的拍了拍手:“快点清醒过来吧!”

  愣愣的转着略感僵硬的脖子,叶文将四周的环境又瞧了一遍,终才确定自己的确是一间教室当中,而周围有不少身穿学生制服,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去的学生。

  “唉?”叶文呆呆的坐那里看着这一切:“唉?唉?唉?”

  “唉什么唉?”宁茹雪伸出手又狠狠的掐了掐叶文的脸:“快点走吧!你又没有参加什么活动,还留学校干什么?”

  “唉?”

  几乎是被拖着从教室中走出来,一路上叶文不停的打量着四周,他本来觉得自己对周围的环境完全没有印象,但是随着一路走下去,看的东西多了之后,他发现自己脑袋里似乎渐渐想起了很多东西。

  “奇怪,这种感觉怎么这么别扭?”

  前面拽着自己的宁茹雪穿着一件白色的水手服,下面则是一条青绿色的褶子短裙,那双又长又白的★★有许多暴露了空气中,一直到了小腿下面才包裹上一层薄薄的白袜。

  “这种装扮……”

  叶文看到宁茹雪的这副打扮,脑袋里有是一阵错乱。记忆似乎告诉他这不过是很平常的制服,但是似乎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告诉他:师妹从来没有这么打扮过!

  奇怪之下,叶文脱口就唤了一声:“师妹……”

  “师妹什么?”宁茹雪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掐着腰训斥道:“都叫你平时不要看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书了,还吵吵着什么要学功夫,你看看你现哪里有高中生该有的样子?”

  “高……高中生?”叶文指了指自己,一副不确定的模样。

  结果换来的却是宁茹雪加鄙视的表情:“要不然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可以飞天遁地的大侠不成?”

  “飞天遁地……的大侠?”叶文总觉得这个行为与大侠这个词搭配起来那么别扭?但是仔细一想却觉得也没什么奇怪的,好像印象中的大侠就是飞天遁地。

  抓了抓仅仅只是稍微有点长的头发,叶文往后一摸,发现那及腰的长发全然不见了,如今的头发连脖子都没有盖住。

  “你的头发又长长了,回去的时候顺便先去把头发剪短吧!”宁茹雪看到叶文的动作后,反而过来摸了下叶文的头发,然后还责备了起来:“你都好久没剪头发了,平时让你去剪头你总找借口躲开!”

  “哦!”叶文还觉得有点迷糊,不过这一阵他似乎又‘想’起不少东西!

  自己与宁茹雪是自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两个人从小就泡一起,从小学到中学再到高中几乎都是一个学校,甚至都一个班,甚至两家的家长也认为两个人后会走到一起。

  想到这里的时候,叶文总觉得有一种不真实感,这种感觉他回到家中之后,似乎就加强烈!

  一栋独门独院的房子,叶文坐餐厅中看着正给自己盛饭的母亲,结果饭碗的时候随口道了一声谢谢,目光却没有从母亲的脸上移开过。

  “这个孩子,今天怎么了?”

  被叶文这么盯了一阵,叶母也觉得有点奇怪了,加上叶文连吃饭的时候都有点心不焉,连平日里喜欢的菜都没有动几口。

  但是叶父随口的一句话差点让叶文钻到桌子底下去:“估计是被茹雪那丫头教训了吧?”

  就因为这句话,叶文三口两口将饭吃完后就跑回自己的房间,然后看着地方不小,但却几乎被电子游戏机以及各种各样的书籍堆满了的房间。

  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叶文发现手中的是一本漫画;再抽出一本,则是一本武侠小说。

  看着手上的两本书,叶文一脸纳闷:“难道今天真是睡昏头了?”

  将书插回原处,叶文将房门关好,然后蹲***子钻到床底下一顿掏弄,后找到了他‘印象’中的自己的宝藏。

  “还真的有啊!”

  叶文看着面前这一堆东西,叶文嘿嘿的笑了起来,正准备欣赏一番的时候,就听到母亲楼下喊了一嗓子:“茹雪来啦!”

  慌慌张张的将东西丢回盒子里,然后往床底下一塞,叶文赶忙往桌前一坐,一副正用功的模样,当他刚摆好这个架势的时候,房门就被推了开。

  “咦?”

  宁茹雪的声音让叶文浑身一激灵,暗道:“莫非被看出不对劲了?”

  却听到紧跟着就道:“今天怎么回事?竟然想到用功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叶文只觉得万分尴尬,这才想起自己可不是什么用功的好学生,这种时候躺床上看小说或者漫画才比较靠谱,要不打打电子游戏也是正常的。

  正寻思如何应付过去的叶文突然想到过几日就是考试的日子了,便随口道:“啊,这不是要考试了吗?”

  “哈!”宁茹雪干笑了几声:“原来你也会担心考试啊!”

  凑到叶文的面前,宁茹雪笑的很是开心:“是不是担心再不努力就不能和我一起上一所大学了啊?”

  叶文看着近咫尺的俏脸,从对方身上飘来的清香气让他心跳有些加速,突然有一种将其抱怀中的冲动,但是自己的身体却很不听话的往后一躲,然后竟然结结巴巴的说道:“谁……谁会担心那种事情?”

  等他察觉到自己的动作之后,心里暗骂了一声:“靠,太逊了!”

  稍微转回一些视线,发现对面的宁茹雪竟然脸色通红,可能是刚才自己一躲之后,对方也察觉到两人刚才的动作有多亲密了,此时才后知后觉的有些不好意思。

  房间中的气氛一下变得有点尴尬,一直到底下又传来叶母的声音:“我和你爸爸出去了啊!冰箱里有饮料,想喝的话自己下来拿!”

  “知道啦!”

  随口应了两句,随后叶文就意识到:这样的话,家里不就剩下自己和宁茹雪两个人了?

  “唉?这种好似漫画情节一般的发展是怎么回事?”

  越发觉得有点诡异的叶文完全想不明白事情是怎么变成现这个样子的,而当他看到宁茹雪那通红的脸颊之后,剧情的发展似乎开始往他床底下的一些收藏品靠拢。

  “我知道你喜欢华学姐那样的女孩!”

  “啥?”

  “华学姐人又漂亮,身材又好,而且还那么聪明……”宁茹雪一边说一边垂下了头,好似越来越没有信心了。

  叶文只觉得情况似乎越来越诡异了,难不成这个时候自己必须以推倒来表明心迹?心下念头才起,自己的双手就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动作,径直将宁茹雪按了自己的那张单人床上。

  “其实……我喜欢你!”

  宁茹雪愣了愣,仰躺床上诧异的看着叶文,眼中还噙着的泪水终于滑落了下来,只不过与先前不同的是,此时她的脸上挂上了非常灿烂的笑容。

  叶文看着宁茹雪此时的模样,心头一阵剧烈的跳动,随后整个人就往下一探,含住了那张温软的嘴唇。

  一声低喃,这寂静的房中显得那么清晰,叶文没有回答,只是手上的动作给出了清晰的答案,随着不停止的动作,一件接一件薄薄的布料从那美丽的**上被剥离了下来,然后随手就被甩了一旁。

  宁茹雪的脸颊早就变得一片通红,捂着脸任凭叶文施为,感觉到一渐渐衣衫离自己而去,整个人都开始微微的颤抖,而等到当脚上包裹着的布料被褪下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叶文的动作猛的一顿。

  “你知道么?”

  “什么?”宁茹雪一愣,不明白叶文这个时候是要说什么?不过她以为叶文是要说什么情话,所以捂着脸的手依旧没有放下来,继续保持着原本的模样。

  “骗我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还是用这种我痛恨的方式!”

  叶文的声音好似从深渊中所发出的一样,冰冷残酷而且带着非常明显的★★!宁茹雪一愣之后立刻就意识到不对劲,松开了双手的同时也立刻坐了起来,靠着床头一脸不解的望着叶文。

  “你……怎么了?”

  “还演戏么?”叶文冷着脸,随手将手上的东西丢到一旁,指头不停的发出清脆的嘎啦嘎啦声音,只听那个动静就让人头皮发麻。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宁茹雪缩床头,一副正被坏人欺凌的小羊羔模样,同时脸上带着明显的惧意:“你今天好奇怪!这样的叶文……”

  “是不是还要喊什么这样的叶文我才不喜欢呢!”叶文一脸嘲讽:“从一开始就觉得有点不对劲,直到刚才我终于确定了,这一切不过是你这个家伙制造出来的幻境!老子上的学校哪里有这么有爱的制服?还有这漫画中岛国式的生活环境!”

  叶文只觉得一股怒气渐渐的升起,然后充斥了自己的全身,随后一种诡异的感觉传来,好似有什么破碎了一样,之后刚才几乎感觉不到气劲再次自己体内奔腾,随着自己的心意任意流转。

  抬手一挥,一道云气掌心蒸腾,正是浑天宝鉴的白云烟劲气,叶文看到手上的劲气后,长叹了一声:“不得不承认,你做的很好,差一点就让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而原本的那一切才是梦境了!”

  看到叶文掌上的劲气,对面的‘宁茹雪’终于不再是一副害怕的模样,反而是恢复了冷静,看着叶文好奇的道:“你是怎么察觉到的?”

  叶文冷笑:“我师妹,很忌讳我看她的那里!”

  “那里?”

  见到对方似乎想到了歪处,叶文立刻指了指那几乎完美无暇的玉足,那双白玉般的双足就如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一样,叫人一看就有把玩的冲动。

  看到叶文指向这里,‘宁茹雪’加不明白了,这完全是按照叶文的记忆重现出来的,怎么会露出破绽?

  叶文冷着脸:“我师妹的这支足曾受了些伤,因此留下了些疤痕,虽然有办法去除掉,但是师妹一直没有那么做!这件事情就只有我和师妹两人知道,加上平日里几乎难以提及,所以被藏了记忆的深处……若非如此,怕是也会被你察觉利用到吧!”

  他说的正是当初宁茹雪被红线蛇所咬的那件事情,两个人也是因为那一次而使得感情有了比较大的进展的,宁茹雪可能是出于纪念的意义,所以一直没有让足上的那几个伤口消失,不想今日倒是帮了叶文一把。

  那个‘宁茹雪’笑了一声:“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回事,算你走运!”不过看向叶文的目光中却一副不甚意的模样:“不过即便如此又能如何?你依旧会被困这里……”

  “哼,既然知道不过是一幻境,又能奈何的了我?”叶文双目一瞪,琉璃瞳运使起来,只见眼间一阵七彩光华爆闪,周围的一切就好似被烈焰炙烤的白雪一般融化了开来,而等到一切散去之后,叶文收起琉璃瞳四下一瞧,自己依旧还站那众神殿的门口,不过周围除了自己之外,再无他人。

  “跑了么?”

  叶文不晓得这次究竟是什么人出手对付自己,不过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尤其是这人竟然还冒充宁茹雪?

  不过,即便让那人跑了,刚才自己破掉对方幻术或者说梦境的时候,也没叫对方好过,他估计自己琉璃瞳全力爆发之下,对方肯定受了些创伤。

  而叶文看不到的地方,两个人坐那里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其中一个身形颇为娇小,长相非常甜美可爱的女孩眼中略显惊惧,望着远处的众神殿长出了一口气:“好可怕的力量,不但破掉了我的幻境,险些将我杀死!”

  旁边坐着的那个女人有着一头蓬松而又茂密的长发,自然的披散那里,额头上的发丝却因为汗水而黏了一起,虽然脸色有点苍白,却依旧无损她那惊人的美丽。

  调匀了呼吸之后,这女人整理了一下发丝,站起身也往众神殿的方向看了看:“这个人的确不好对付,难怪阿瑞斯都他手里吃了点小亏!”

  说罢,转过头看向那个娇小的女孩:“幻塔斯,今天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说!”

  “当然……这么丢脸的事情……”自己自豪的幻境被人破解,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对人说的——与阿芙罗狄忒联手的情况下险些被人自己的幻境中杀死,若被人知道了,恐怕自己永远也抬不起头了。

  两个人说着话,转身就准备回到自己的神殿中休息,没料到才一转过身,就看到本来应该待众神殿外面的那个男子,竟然就站两人的身后。

  “暗算我的人就是你们两个吗?”

  幻塔斯的额头上开始不停的冒着冷汗,不过他还是第一时间抢上前,将那个美丽的女人拦了自己的身后——不是他想逞强,而是他明白这个时候只能这么做。

  他多少还有点与人交手的能力,而旁边这位……说白了,就是给她全套的武器盔甲,她也是被秒杀的货!与其如此,还不如自己拖住对方好让她去搬救兵。

  不过仔细想想,这个东方人似乎是为了向奥林匹斯众神表达善意才来到这里的,这样想的话应该不会对两人怎么样才对。可惜,这位幻塔斯明显不了解叶文的为人,当他再看叶文的时候,发现对面这位东方人抬起了右手,竖起的指尖上闪烁着耀眼的紫色光芒——那光芒是那么的美丽,同时也散发着异常危险的气息。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