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鸦雀无声


  “什么?”阿尔忒弥斯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比较激烈的反应,另外一边的叶文却先一步表示了不满:“这样一来我不是又不能赢又不能输了?”

  叶文的话让阿尔忒弥斯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她很想揪住叶文的领子,质问这个可恶的东方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宙斯想了想,看样子似乎是想别的噱头,谁也没想到接下来一句话差点让叶文吐血:“对了,今天这场决斗,一定要分出胜负,是没有平局这样的结果的!”然后还对着叶文笑了笑:“放心,哪怕你们两个人这里打上十年,我也不会出手阻止的!”

  “放心你妹啊!”

  叶文发现自己自从来了奥林匹斯山,这事情就越来越往出人意料的方向发展,四下一瞧,申公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非常偏僻的角落当中,躲得远远的,同时不远处的雅典娜则冲自己做手势,嘴唇动个不停,似乎和他说什么……

  “嗯?用……小……宇……宙?”

  雅典娜的嘴型似乎是说这几个字,而且翻来覆去的说了好多遍,一直到可以确定叶文看明白自己说什么之后,这才停下自己的动作,然后双手很自然的挥动了一下,好像无意间指了一下某人。

  “宙斯?”叶文顺着雅典娜手指所向的位置一看,正是一副饶有兴致,等着这场决斗好戏开始的神王陛下。

  “宙斯面前,用小宇宙和阿尔忒弥斯决斗?难道是为了让宙斯对这种力量感兴趣?”

  叶文可以确定,自己的确是猜到了雅典娜的打算了,尤其是自己将目光转到宙斯身上的时候,站他旁边的哈迪斯也有意无意的冲自己使了下眼色,这一下让叶文加确信自己的判断了。

  “原来……是想让我展示一下这种华丽的力量吗?”

  奥林匹斯众神青睐一切美丽的事物,他们追求美丽这一特质几乎达到了病态的地步,整个奥林匹斯山上几乎一切都是美丽至极的,山上的众神哪怕是半神们也是男的英俊女的美丽。

  这样的环境下,唯一的例外就是火焰与工匠之神赫菲斯托斯,他出生的时候曾经因为丑陋的外表遭致众神的反感,并且直接从天上丢了下去想要将其摔死——结果摔是没摔死,但却瘸了一条腿。

  由此可见奥林匹斯众神对于美丽的事物是多么的偏爱,而小宇宙这种力量先不谈实用性和威力究竟如何,只是使用时异常华丽这一点,就会颇受众神的喜爱,而对于美丽事物异常执着的宙斯,肯定会对这种力量感兴趣,进而主动的加入到那场圣战当中。

  “既然是这样的话……”

  叶文的身上开始升腾起金色的氤氲,这种小宇宙的光芒就和黄金圣斗士身上所燃烧出来的一样,散发着金色的如太阳般的光芒,这本来光亮度很一般的广场上,登时变得犹如白昼一样,所有人都望着燃烧着金色氤氲的叶文出神,许多神相互间还询问:“这是什么力量,很拉风啊!”

  旁边的人则会回答:“不知道,不过的确很拉风,不知道我能不能将这一手学来?”

  叶文偷眼瞧了下一旁的宙斯,这位神王果然双目放光的打量着叶文,然后还会与身旁哈迪斯说上几句话,估计是询问这种力量的一些信息。

  事情发展到这里,似乎都很正常,无论是叶文所制造出来的效果还是周岁的反应,都往好的方向变化,但是谁都不会忘记,这个广场是为了决斗的顺利举行而空出来的,尤其是当事人之一的阿尔忒弥斯!

  “哼,不过是外表华丽的无聊招数罢了!”

  手中的猎弓被拉开的如满月一般,手上则握着三根箭矢,瞄准了叶文的同时,阿尔忒弥斯还注意着自己与对方的距离——身为狩猎女神,虽然她也拥有不俗的近战能力,不过作为奥林匹斯山众神中出名的神射手,她还是擅长远处击杀敌人!

  捏着三根箭矢尾部的手指一松,三根流转着淡淡月光的利箭离弦而出,然后分别画出了截然不同的轨迹后向着叶文身上的三处要害★★过去——咽喉、心脏以及会阴!

  “好阴险狠辣的女人,竟然瞄着我那里!”

  叶文脸色一黑,左手一抬就想要放出漫天剑气将这三根利箭毁去,并顺势将这个月亮女神打倒。

  但是他才一抬手,就想起自己还得给宙斯演示小宇宙的华丽,那么自己以前习惯了的招数就不能乱用了,看来得使用一些比较华丽的招数,例如某个圣斗士的大招?

  偏偏问题于他根本就没练过谁的招数,目前所会的几招里,那什么星屑旋转和星光灭绝他只能使出个样子,多起到迷惑敌人的效果,根本就没什么杀伤力——他又没召唤过这两个绝招的秘籍,根本就不知道这招究竟是如何杀上敌人的。

  除此之外,他倒是能够使用六道轮回,不过这是纯粹的精神攻击,别人只会看到两个人像傻子似地对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就很悲催的倒地不起了,根本无法彰显出小宇宙的华丽。

  “这样的话,那就只有一招了!”

  探出食指,指尖上闪烁的金色光芒浓缩了非常强横的小宇宙,叶文几乎是将自己所有模拟出来的小宇宙就聚集了这一点上。

  如果说,叶文刚才身上的金色光芒会让场众神想到太阳光芒的话,那么此时他聚集了全部力量的指尖就是太阳,强横的力量还没爆发来就散发出了非常可怕的威势,站的远远的半神们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这一招的强横,无一不是脸色大变!

  就连申公豹也稍微横挪了一步,将自己半个身子藏了雅典娜的身后,同时心中暗自惊诧:“原来叶掌门的实力这般强横?看着一招的威势,恐怕叶掌门已经晋级天仙了!”

  奥林匹斯众神其中那十二主神基本都有天仙级别的实力,而半神们除了少部分之外,大多都只是地仙级别。

  叶文此时虽然使用的小宇宙力量,但那只是表面罢了,根子依旧是他体内的浑天宝鉴劲气,此时全力催使开来,天仙级别的实力再也隐藏不住。

  同时,他所使用的这一招本身也比较熟悉,并不会因为陌生而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威力,只需要稍微做点变动,所以当叶文手指上的金光猛的一缩,然后收起了那唯一立起的手指握成了拳头之后,叶文做了一个摆身收拳的动作。

  此时,那三根利箭已经飞到了叶文的面前,而叶文却好似没看到一样,只是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动作——柠腰、摆臂、挥拳!

  所有人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那耀眼的光芒似乎一瞬间都被抽到了叶文的拳头上一样,那一瞬间的感觉就如这个世界突然失去了光明,然后所有的光辉都被集中到了一个人,也就是叶文的身上。

  这种感觉很短暂,但却让所有人都无法忽视,他们每个人那一瞬间都产生了这样的感觉,哪怕是宙斯,那一刻都感觉整片天地间唯一的焦点,就是那个做着准备出拳动作的叶文。

  拳头挥出,那本猛的聚拢回拳头上的光芒骤然爆发了开来,而这一次却不是刚才那般温柔,而是无比的爆裂!

  一道道金色的光束这一片天地间出现,或者横着、或者竖着,几乎数不清的光束瞬间就那一片空间中织成一张金色的大网,然后将这方空间都给笼罩了其中。

  “闪电……光速拳!”

  也许是故意为了增加气势,或者说是为了给自己的招数打广告,场的所有人金色光束出现的那一瞬间,都非常清楚的听到了这一招的名称,所有人看到那恐怖的散发着死亡气息的金色光束,心中第一反应都是:“原来这又强又华丽的招数是叫这个名字吗?”

  等到众人这个念头一过,华丽的金色光网已经渐渐的消散,强横的拳风带起的罡风也渐渐的舒缓,慢慢的变成温柔的轻风从众人的脸上拂过,同时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从那华丽到爆的招数中回过神,想起了那个本应该与叶文对战的月亮女神!

  刚才叶文出招之后,金色的光束几乎笼罩住了整座广场,那月亮与狩猎女神自然也被笼罩了其中,所有的奥林匹斯神直到这个时候才意识到,承受了那恐怖的招数的人是无数男神梦寐以求的对象——月亮与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

  “月亮女神殿下……”

  回过神比较早的人立刻将目光从叶文的身上移开,然后转过头看向了阿尔忒弥斯,此时月亮女神依旧站广场当中,而且从目前来看,这位月亮女神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至于月亮女神刚才射出的那三根利箭跑到哪里去了?这个问题此时已经没人去关注了,就只有实力比较强的那几名奥林匹斯主神,能够那么一瞬间加上刺眼的光芒中看清楚所发生的一切。

  三根利箭,叶文的拳头挥出的时候,恰好来到了叶文拳头的前面,而那金色光束爆发而出的一瞬间,那三根利箭就不知道被多少光束攻击到,然后一眨眼的功夫中化成了灰烬,连渣滓都不剩。

  随后,无的光束几乎将阿尔忒弥斯给吞没了其中,不过叶文出招的时候似乎很有分寸,每一道强劲的光束都没有真正的碰到阿尔忒弥斯,甚至连擦到的都没有……除了那一下。

  宙斯想到那一下的时候也觉得胃部一阵痉挛,刚刚喝下的美酒以及吃下的美食似乎有反胃的倾向,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叶文那一下实太狠了,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那一拳他可以瞧的出来,一点都没有保留,若是阿尔忒弥斯不是奥林匹斯主神之一,同时本身也是武力极为强大的神明的话,可能那一下就能要了她的命。

  “我宣布,这场决斗的胜利者……”宙斯所有人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大踏步的走到了场中,同时高举着双手,一边用那高亢的声调宣布着:“是这位强大的、来自东方的勇士,叶文!”

  哗!

  虽然叶文刚才那一招异常的引人注目,极之的华丽并且威力也很让人惊叹,但是月亮女神似乎并没有倒下啊?而且那个样子好像连伤都没有受?

  正到有人想要质疑的时候,依旧站原地的阿尔忒弥斯浑身突然一晃,然后右手紧握着的猎弓也一瞬间化作了灰尘,随着一阵轻柔的威风消散了空中,随后月亮女神直接向前倒去,噗通一声摔了铺着坚硬石板的地面上。

  众人鸦雀无声,而少数的几个神明则是神色各异的望着场中。

  叶文和宙斯则是对视了一眼,一瞬间进行了一个非常间断的交流。

  宙斯:你怎么也不扶一下?

  叶文:那是你女儿,我以为你会去扶!

  两个人似乎都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不过宙斯这个时候反应可要比叶文快的多,立刻高声宣布:“既然结果已经出来,那么按照决斗之前的承诺,月亮与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将会嫁给这位来自东方的强者,成为他的妻子……”

  “等等!”

  叶文摸了摸额头,只觉得万分的头疼:“我已经有妻子了!”

  记忆中奥林匹斯众神好像不允许一个人拥有多个妻子!哪怕是宙斯这个花心大萝卜,真正的妻子也只有一位。这位神王再喜欢沾花惹草,但也没有将谁带回奥林匹斯山娶进门。

  所以,叶文完全可以用自己已经有了妻子来推辞掉这莫名其妙的婚约——由宙斯单方面做主强行丢到他头上的婚约。

  “哦?已经有妻子了?”

  “是的,而且我有两个妻子!”叶文不认为奥林匹斯的神王会愿意让自己的女儿与别人共享一个丈夫,毕竟奥林匹斯神是极为自傲的存。

  “嗯?”

  “两个?”

  “这个让人嫉妒……不对,是这个无耻的家伙,竟然有两个妻子?”

  “这怎么可能?”

  “哦,我听说东方世界好像强大的男子可以拥有多位妻子!”

  “天啊,真是让人嫉妒的习俗!”

  奥林匹斯众神极为高傲,所以他们大多数都不会主动的去研究东方世界的情况,只有少数几名主神,会真正的钻研一下,比如雅典娜!

  “叶文已经有妻子了?”转过头,身后的申公豹成为了雅典娜询问的对象,至于两个妻子的问题她倒是不觉得意外,东方的习俗她还是知道一点的,哪怕她本人并不认可这样一个习俗。

  “是的,两名!”申公豹见过宁茹雪也见过华衣:“叶掌门的两位夫人都是仙子一般的人物,叶掌门当真是好福气啊!”

  后面那句话他也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他本人倒不觉得有多羡慕。毕竟他连自己家那一个夫人都弄不明白,像叶文这种左拥右抱的福气他可消受不起。

  “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不是说东方的修士很少有结婚的吗?”雅典娜对于这个出乎意料之外的情况有点不爽,因为这样的话事情好像就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了。

  申公豹虽然不晓得雅典娜谋划什么,但是隐约也能猜到一点,加上他本身也极为聪明,对于这种情况也极为乐见其成,因此对于自己所知晓的情况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叶掌门的一位夫人是他的同门师妹!”

  同门师妹是什么意思,雅典娜还是知道的,对于东方的仙道门派的一些情况,她也的确下了一番苦功去详细了解,所以明白这同门师兄妹之间因为朝夕相处,后结成夫妻的可能极大。

  “是这样啊!”

  申公豹这时候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好似自言自语的道:“不过我们东方,男人三妻四妾也是正常,所以只要叶掌门愿意的话,娶几个妻子都没问题……”

  雅典娜没有接话,只是站那里看着场中的叶文以及昏倒地的阿尔忒弥斯——可怜的月亮女神,竟然没人来搀扶一下。

  其实这也是暂时的,起码阿尔忒弥斯的哥哥阿波罗就已经走下了广场,准备将倒地上的妹妹给扶起来。虽然阿尔忒弥斯对他这个兄长不怎么待见,甚至没有必要的情况下绝对不会与他照面以及说话,不过阿波罗还是很关心自己妹妹的。

  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下场,场上的宙斯就对叶文说了句:“虽然你已经有了妻子,但是这个赌约不能就这么作废,究竟怎么解决是你们两人的事情了,接下来,是不是可以麻烦你照顾一下我的女儿?”宙斯露出了一副怎么看怎么让叶文不顺眼的笑容:“毕竟,她可是被你打昏的,而且你还毁掉了她喜爱的兵器!”

  宙斯运起神力,左手微微做了一个虚抬的动作,倒地上的阿尔忒弥斯就这样飘了起来——啪嗒一声,一支类似凉鞋的鞋子落了地面上,原来是鞋子的细带断掉,所以才会掉下来。至于为什么会断,原因还是叶文身上。

  “哦,看来你要小心一点了,我的女儿很喜爱干净!”手一挥,漂浮空中的阿尔忒弥斯快速飞向叶文,叶文只需要张开手就可以将美丽的月亮女神抱怀中。

  而面对这种情况,叶文非常干脆的做了选择——横移一大步,躲了开去,然后眼睁睁的看着美丽的月亮与狩猎女神被宙斯这一甩甩了地面上,发出噗通一声闷响。

  整个广场这一幕之后,变得鸦雀无声!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