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火神


  “你想知道?”

  看到阿尔忒弥斯一脸好奇,叶文倒是也没有隐瞒的想法,随手就想要将埃辛诺斯战刃的图纸给她看,不过才一抬手就想起来,那图纸给赫菲斯托斯了,自己根本就没有留备份。

  “你等等,我画出来给你看吧!”

  “不用!”阿尔忒弥斯想了想:“既然你是让赫菲斯托斯帮你制作,那么你陪我去一趟大熔炉就好了!”

  身为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对于自己的武器相当的看重,自然不可能不关注!自从得知叶文让赫菲斯托斯打造武器的时候,她就猜测是准备赔偿给自己的,但是究竟是个什么武器,却一直毫无头绪。

  只是知道赫菲斯托斯和叶文这段时间来往的非常频繁,好像工匠之神与叶文有很多的共同话题一样。

  这个消息让阿尔忒弥斯加好奇,毕竟赫菲斯托斯的制造能力和其想象力一直都是奥林匹斯山上比较顶尖的存,能够和赫菲斯托斯有共同话题的叶文,必然有着其过人之处。这样的人会用什么武器来赔偿自己呢?

  低头看了下自己脚上踩着的这双鞋子,阿尔忒弥斯心中的好奇无法抑制的扩散了开来,尤其是想到自己的侍女这段时间经常用羡慕的眼光看着自己显高挑的身形以及双腿,让她明白过来这双鞋子并不是为了捉弄人而弄出来的东西。

  所以,她跑了过来,并且很干脆的表示要去一趟大熔炉,亲眼看看那件武器!

  两个人一起从宫殿中走出来的时候,阿尔忒弥斯还追问了一声:“对了,那件武器是你设计的?”

  “不算是,是我无意中得到的图纸!”

  “是这样啊!”阿尔忒弥斯点了点头,表情没什么变化,看不出她究竟是什么样的想法:“那么,这双奇怪的鞋子呢?”

  “鞋子?”叶文微微转过头,然后将目光低垂看向了地面:“哦……这个其实是从一个地球上带来的!”

  “地球……”

  奥林匹斯众神对于地球也不算陌生,不过他们有很久很久的时光没有去关注过这个并不算有多么出奇的世界了,没想到叶文竟然去过那里,而且看他说话的语气,应该是近去的吧?

  话题到这里陷入了短暂的停歇当中,阿尔忒弥斯抬腿上了自己的那辆又公鹿所拉着的马车上,散发着柔和月白光芒的马车上同样镶着华丽的纹饰,不过那个画有点抽象,叶文只能勉强看出上面镶了一轮弯月,别的图案代表着什么,他却看不出来。

  不过他没有探究的**,甚至连靠近这马车的意思都没有。上一次被雅典娜通过马车阴了他一次的事情他还记忆犹,这一次面对有些嫌隙的阿尔忒弥斯,他加不可能不小心谨慎。

  只是这一次却是叶文多心了,阿尔忒弥斯根本就没有请他上车的意思,高傲的月亮女神恐怕也无法接受和一个男人共同乘坐一辆马车,何况那还是自己的专属座驾,加不容别人随意搭乘。

  因此踏上马车之后,阿尔忒弥斯一声呼喝之后,两头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公鹿迈开步子直接腾到了空中,那副样子就如地上拉拽一辆车架一般无二,只不过两头公鹿每一步都是踩虚空之上,却诡异的发出了非常清脆的蹄声。

  叶文看着月亮女神腾上了天空,这才驾起剑光跟了上去,同时控制住自己的速度,只阿尔忒弥斯身后跟着,绝对不会超过去半分——他根本就不知道赫菲斯托斯住处的入口,这样也是方便让阿尔忒弥斯带路。

  赫菲斯托斯所住的大熔炉就距离奥林匹斯山大约五公里的地方,那是一座高耸入云,从山腰往上就覆盖着厚厚积雪,但是山巅部位却散发着乌黑浓烟、同时那红彤彤的火光将一方天空都映照的通红的巨大山脉。

  阿尔忒弥斯车架靠近这座高山的时候就皱起了那好看的眉头,然后转过头对叶文招呼了一声:“那些黑色的烟雾是有着巨毒的,你好小心一些!”至于越来越恐怖的高温她却没有提,也许是认为这么明显的温度变化并不需要她来提醒。

  呛人的烟雾以及不停从空中飘落的粉尘让阿尔忒弥斯浑身不适,哪怕她可以凭借神力撑开一个绝对密闭的空间,将这些她讨厌的东西都隔绝外,依旧无法让她觉得舒服。

  至于叶文?他周身的剑光可以隔绝开一切他想隔开的存,那些几乎用肉眼看不到的灰尘以及蕴含着毒素的烟雾根本无法靠近他。

  不过这种恶劣的环境还是让他大为惊诧:“赫菲斯托斯那个家伙就住这里?这种环境可真不适合居住,哪怕是个神!”

  的确,这个地方并不适合居住,所以赫菲斯托斯也不是常年的居住这里,这里不过是他工作的地方罢了,他的住处依旧是奥林匹斯山上。

  跟阿尔忒弥斯身后,两个人一先一后的钻进了散发着恐怖高温以及通红光芒的火山口,进入到这里之后,不但可怕的高温能够让人瞬间变成干尸,同时由于高温的关系,视线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眼前的一切几乎都是扭曲着的,同时也无法看到远的地方。

  这样的环境下,寻常人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前进才是正确的,甚至都不知道哪个方向才是能够离开这个可怕地方的正确道路,可以说一旦来到这里,那么等待这个人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可惜今日的两名拜访者都不会因为这么点困难就受到影响,阿尔忒弥斯这个奥林匹斯主神就不谈了,叶文也不会因此而受到什么影响,已经淬炼成了琉璃瞳的双眼虽然没有运起神通,但是远超寻常人的视觉可以让他不受任何影响的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一切。

  他已经看清楚,就那山壁上,就有一个类似大门的地方,一个不知道什么构成的明显是机械构造的人型就站那个大门的旁边。

  “是那边?”

  叶文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阿尔忒弥斯已经冲他招了招手:“这边!”然后驾着自己的座驾径直飞了过去。

  来到大门旁边,阿尔忒弥斯甚至都没有下车,也没有和那个人影说什么,只是往那一站,然后用那俯视的目光冷冷的瞧了一下那个应该是女仆模样的人影之后,就静静的等着大门的打开。

  那个女仆则恭敬的施礼,唤了一声:“尊敬的月亮与狩猎女神,欢迎您来到熔火之心……”

  这次阿尔忒弥斯倒是有反应了,转过头看了眼那个明显不是人类的女仆:“熔火之心?”

  “是的,主人已经正式将这里命名为熔火之心了!”说着话却不耽误手上的动作,旁边一个类似方向盘的东西上不停转动,然后一阵喀喇喇齿轮咬合转动的声音响起之后,面前那扇不知道是什么金属制作而成的厚重大门缓缓的打了开来。

  叶文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看着那个如机器人一般的女仆以及面前这个半机械化的大门,心中倒是觉得很是有趣——倒没觉得惊奇,毕竟谁也不是傻子,想到这些简单的机械并不代表什么,只是那个类似机器人的女仆,应该是用了类似傀儡法术之类的能力!

  看到大门打开,阿尔忒弥斯倒是没有继续追问,反正只是一个名字罢了,不值得她去关注,驾着车架进入大门之后,阿尔忒弥斯终于从车架上跳了下来。

  这时候,大门已经重关闭,这个非常空旷的房间一下就凉爽了下来,与刚才那个糟糕的环境简直就是天地之别,阿尔忒弥斯长出了一口气后收起了一直散发身体周围的神力:“每次来都要这样,所以我一点也不喜欢到这里来!”

  叶文心道:“那你还要我陪你来这里看什么武器?”不过他没有说出口,只是缓缓的向前行着,然后四下张望打量。

  先前他们进来的那个广阔的空间,似乎只是专门给众神放置车驾的地方,阿尔忒弥斯从车上下来后,向着不远处的一个走廊行去,叶文则继续跟他的身后,听着身前不停传来的哒哒声,心理突然觉得有什么一挠一挠的。

  一路上,叶文没有看到半个人影,同时这一路上也有不少岔道,但是阿尔忒弥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一直向前前进,好像她早就知道赫菲斯托斯会哪里一样。

  很快,叶文只觉得眼前一亮,灼目的亮光纵使是他也不由得眼睛一眯,咔嚓嚓响个不停的声音以及清脆而又密集的打铁声让叶文一下就明白自己来到了哪里——赫菲斯托斯工作的地方。

  阿尔忒弥斯好像早就有准备了一样,几乎没有任何停顿,那骤然出现的亮光也没有对她的视力造成影响,非常干脆的走到了正工作的赫菲斯托斯身后,然后问了一句:“我的武器……哪里?”

  赫菲斯托斯似乎已经知道了来的人是谁,所以连回头都没有,只是随后一指某个方向后就继续着自己手上的动作,偶尔停顿一下看一下手中的作品,随后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他的身旁穿梭着不知道多少个如大门遇到过的那名女仆一般的金属人,这些人应该都是赫菲斯托斯制造出来给自己当驻守的机器傀儡,她们无一例外都是女仆的造型——原来赫菲斯托斯也是个★★型的,同时不会抱怨疲劳或者工作繁重,只会按照赫菲斯托斯的吩咐完美的将工作完成。

  叶文四下打量了下,不远处摆放着十一件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物品,只看这十一件金色物体的造型,叶文立刻就知道这正是自己让赫菲斯托斯制造的黄金圣衣中的十一套,而这十一套黄金圣衣此时都是以无主形态摆放那里(就是圣衣无人穿着时组合出来的形态)。

  大概的瞧了下,唯一缺少的就是双鱼座黄金圣衣,看来赫菲斯托斯手上正制作的就是那镇守后一宫的双鱼座了。

  不过转过头再仔细打量的时候,叶文发现这十一件黄金圣衣,根本就算不上是圣衣。

  “嗯?奇怪……”

  “你也发现了吗?”赫菲斯托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而是来到了叶文的身旁,看着这刚刚制作完毕的作品一阵皱眉:“这十一件,仅仅只是黄金制作而成的装饰品罢了,并非是拥有实用价值的铠甲!”

  说着话的功夫,两名机器女仆已经将后一件作品摆放妥当,十二套散发着金色光泽的‘艺术品’就这么一字排开,展示着自己诱人的姿态。

  叶文凝目瞧了一阵,发现这十二套黄金圣衣几乎没有任何灵气,同时也不如原著中那样,哪怕单独摆那里也会散发出太阳一般耀眼的金色光芒。眼下这十二套黄金圣衣虽然一样散发着光芒,但实际上那不过是黄金本身所反射出来的光芒,光芒的本源并不是圣衣,而是一旁那个锻造出它们的大熔炉。

  “这么说……还没有完成?”

  赫菲斯托斯失望的摇了摇头:“距离完成还差很多步骤,这种圣衣比我想象的还要难造,而且我现所需要的一种材料手边已经没有了,可能需要出去找一些才行!”

  “哦?什么材料?”叶文心中咯噔一下,猜到了点端倪。

  “星辰沙……我觉得想要造出符合你心中的那种圣衣,不可缺少的就是这件东西!原本我以为凭借我的技艺不用那东西也可以,但是现看来……我失败了!”赫菲斯托斯的话语中带着一点失落,是一个工匠对自己极限发起挑战后却失败时的那种失落。

  叶文却暗道了一声果然,然后做出一副毫不意的模样问道:“那星辰沙,哪里能弄到?”

  “爱琴海上有一座星辰岛,那是一座神奇而又美丽的小岛,而那座岛上拥有多的星辰沙,只要去那里,就可以得到大量的数之不的星辰沙了……”赫菲斯托斯说话的时候突然叹了一口气:“只不过那座海岛海皇殿下的统治之下,想要得到星辰沙的话少不得要与这位殿下打交道!”

  赫菲斯托斯正头疼,旁边却传来了阿尔忒弥斯的声音:“这个武器是什么东西?是弓吗?可是看起来好像像是剑?”

  与叶文一起转过身后,就看到阿尔忒弥斯握着还没有制造完毕,只是粗略有了一个外形的埃辛诺斯战刃,然后很是别扭的挥舞了两下,却险些将自己划伤。

  “真是……一个不怎么样的糟糕武器,你就是想要用这种东西来赔偿我?”

  叶文耸了耸肩膀,却只给了一句:“那是因为你不会用,实际上这件武器的威力是很强大的!”

  “哦?那么你给我示范一下吧!”阿尔忒弥斯随手就把埃辛诺斯战刃丢了出来,而且速度非常快,就和丢出一件暗器一样,只是这个暗器的个头未免大了点?

  不过对于叶文来说,没有什么威胁,右手一伸,非常准确的握住了埃辛诺斯战刃的握柄,同时赫菲斯托斯也很聪明的往旁边退开了几步,让出了一片空间来给叶文挥洒。

  而随着叶文一个接一个的潇洒动作,那埃辛诺斯战刃这一方天地中画出一道道圆弧般如弯月的刀芒,阿尔忒弥斯本来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渐渐的改变,后竟然带着一丝兴奋:“很棒的武器!”

  身为月亮与狩猎女神的阿尔忒弥斯本身拥有不俗的武力,叶文只是大概的演示了一下埃辛诺斯战刃的大致用法,她就晓得了应该如何将这件武器的威力大的发挥出来,同时她还看出了多的问题:“这件武器……应该不是只有一柄的吧?”

  已经从叶文手中要回了埃辛诺斯战刃,那纤细的手掌不停的还没有成型的武器上来回的摩挲,就像抚摸着情人一般。

  叶文这时候倒是有那么一点羡慕,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阿尔忒弥斯露出这样的表情,只是竟然是对着一件武器所发出的,这一点着实让他无语:“没错,这件埃辛诺斯战刃实际上是成对的,也叫埃辛诺斯双刃!”

  “埃辛诺斯双刃吗?”阿尔忒弥斯满意的点了点头:“我对于你用来赔偿我的这件武器很满意,不过有一点你是不是忘了?”

  “什么?”

  阿尔忒弥斯将目光从埃辛诺斯战刃上挪开:“我是用弓的!这件武器好像只是一件单纯的近身格斗用的利刃!”

  她被毁掉的武器是可以变化的,除了是标枪之外,其实主要的形态还是猎弓!也就是说,阿尔忒弥斯其实喜欢远远的就干掉对手,而不是冲过去与对方搏斗。埃辛诺斯双刃的确很好,很让她喜欢,不过却不能作为她常用的装备。

  “啊?”叶文没想到阿尔忒弥斯竟然不满意,难道她认准了必须是弓箭?

  挠了挠头,叶文想了片刻后突然用右拳一敲自己的左掌:“怎么忘了这茬!”随即手上一翻,从贝瑟芬妮之戒中取出了一件个头不小的家伙来:“我想这个东西会非常符合你的胃口!”

  看着那奇怪的造型,阿尔忒弥斯和赫菲斯托斯都一脸好奇的凑了过来:“这是什么?”

  叶文异常得意的报出了这件武器的名称:“61火神式机关炮!”

  ***********

  友情推荐:魔兽英雄,引领巅峰,纵横绿茵,谁与争锋。---《魔兽之一代球神》,书号2147706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