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声名狼藉的父子


  阿尔忒弥斯一想到波塞冬和他的那个儿子就觉得一阵头疼,这件事情看来不像她原本想象的那么简单。

  叶文纳闷之下追问了两句,终于明白为什么阿尔忒弥斯听到波塞冬的名字后会有那么大反应了。

  身为宙斯的兄长,波塞冬与宙斯大的共同点就是——同样的好色,而且为了得到自己看中的女人,同样的不择手段。

  唯一比宙斯强的就是波塞冬的目标始终局限女性神祗或者人类上面,而不像自己的兄弟宙斯那样,但凡美丽的,不论性别不论种族通通都可以,波塞冬自问自己没有那种好胃口。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波塞冬经常将自己的魔爪伸向同为奥林匹斯众神的诸多女神们,比如德墨忒耳就曾经遭了他的毒手,甚至因此与海皇决裂,到现两个人几乎没有见面的时候,德墨忒耳自问打不过波塞冬,所以每每都是躲着他,但凡波塞冬出现的地方,绝对看不到德墨忒耳。

  这些年,这种情况又越演越烈的趋势,倒不是说德墨忒耳怎么样,而是奥林匹斯山上的女神们都开始躲着波塞冬,声名狼藉的海皇大人好久没有向某个女神下手了,但这不代表这位海皇弃恶从善了,而是因为女神们都很小心,但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海皇大人就会爆发,不管不顾的来抢人。

  这么一来,众多女神只好量躲着点,免得自己倒霉!

  阿尔忒弥斯自然也是这些女神中的一个,她虽然对自己的武力极有自信,甚至号称奥林匹斯山上顶尖的神射手。可是这些光环面对海皇的时候通通都没有用,那个可以为了将女人搞到手上而不择手段的海皇大人,可不会怕她的这点手段。

  所以,躲海皇还来不及的阿尔忒弥斯一听到这一次的目标竟然波塞冬的地盘上,立刻就把眉头皱的老高,她总觉得这种行为似乎有点自投罗网的感觉。

  “除此之外,特里同也不是什么好人!”

  特里同是海皇的大儿子,是一个人鱼,继承了其父亲极端好色的性格,也经常对美丽的女性下手。只是因为没有他父亲那惊天的手段,所以还祸害不到奥林匹斯山上来。

  不过这一次是去海皇的地盘上,保不准这位海界的太子爷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要论武力,阿尔忒弥斯并不怕这个海界皇子,可是谁晓得这个特里同是不是也继承了自己父亲那无所不用其极的卑鄙性格,真使点什么手段的话,她还真不见得能应付的了。

  若是一个不留神被那个家伙给祸害了,阿尔忒弥斯就算想算账也是没用!

  叶文看着阿尔忒弥斯一副头疼的模样,笑着说了句:“既然这样那我自己去不就好了?”

  反正叶文本来也没指望会有奥林匹斯神帮他,何况这次寻找星辰沙,他还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呢!若是带个奥林匹斯主神身旁,他还真不好下手——他可是准备能装多少星辰沙就装多少星辰沙,然后回来后看着给赫菲斯托斯一点,剩下的都带回蜀山的。

  要是阿尔忒弥斯跟身边,那么这事情可就没那么容易做了!

  可惜的是叶文无法控制别人的想法,阿尔忒弥斯踌躇了一阵之后,显露出了她月亮女神的傲气,昂着头说道:“哼,不过是波塞冬的领地,我怕什么?”只是说完了以后似乎有点泄气,然后转过身看了看叶文:“而且……神王陛下已经明白的表示,你将会是我的丈夫,海皇就算再大胆,也不敢违抗神王陛下的旨意!”

  这是奥林匹斯众神的约定,如果违反,那么就会遭到众神的讨伐!

  宙斯的这个旨意虽然不靠谱,但此时却成了阿尔忒弥斯的保护伞,只要阿尔忒弥斯一口咬定叶文是她男人,那么海皇就不能强行将她掳走,否则就是和神王宙斯作对!

  当然,这也仅仅是表面上罢了,如果海皇真认准了阿尔忒弥斯,一心想将这个侄女抓回家去,那么也不是没有合适的办法——将叶文杀了,宙斯的旨意自然也就作废了!

  别以为海皇干不出这种事情,起码奥林匹斯山上所有的女神都认为如果海皇认为有必要的话,那么绝对会真的将叶文干掉,没有人会对此有所怀疑。

  叶文虽然不知道,不过发现阿尔忒弥斯的目光中似乎带着一点可疑的意味的时候,他心中就有所警惕:“看来这一趟,会很辛苦!”

  赫菲斯托斯可不管他们这边商量的如何,挥手间就开始赶人:“如果你们商量好了,就快点将星辰沙取来,如果耽误的太久是会影响到这些武器以及圣衣的威力的,所以你们好赶下个月的这个时候之前回到我这里来……带上你们所找到的星辰沙!”

  说罢就不再理会两人,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事情了,连送都懒得送,反正这两个人本就是不请自来的。

  阿尔忒弥斯倒是不意,许是对赫菲斯托斯的这种态度已经习惯了!或者说她很了解赫菲斯托斯的性格就是这样。

  沿着那似乎看不到头的长廊回到那扇不知道什么金属铸造的大铁门处,踏上自己那辆由公鹿拉着的车架上,阿尔忒弥斯转过头询问了下:“你还要回奥林匹斯山吗?”

  叶文一愣,随即明白这阿尔忒弥斯还是个行动派,既然决定去做那么也就不再浪费时间,直接就准备出发去爱琴海。

  想了想自己回去也没有什么事情,申公豹那里也不必打招呼,反正两个人基本完成了任务,接下来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也就是了,根本没必要凑一起,所以他很干脆的摇了摇头:“不,我完全可以直接就去爱琴海!”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直接往南去吧!”

  等到大门打开,阿尔忒弥斯施放出自己的神力,然后将座驾催到了快的速度,化作一道月白色的光华直接冲了出去。

  叶文也驾起剑光紧随后,两道光华几乎是同一时间从那冒着漆黑浓烟的火山口中窜了出来,然后空中略微一转,确定了方向之后就径直往南飞去。

  爱琴海,是地中海的一部分,就坐落奥林匹斯山的南面,那是被称为地中海中美丽的海洋,海中海的极美所。

  而且地中海的风浪也极为舒缓,换句话说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度假圣地——只可惜奥林匹斯这里,爱情海是海皇波塞冬的领地,诸多女神们虽然对这片美丽的海洋抱有相当的憧憬,但是却没有谁敢于跑到这个地方来嬉戏游玩,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某个无良的海皇给祸害了。

  以叶文和阿尔忒弥斯的速度,很快就看到了那片美丽的海洋,夕阳的映照下散发着点点光芒的地中海让叶文有一种看到了夜空的错觉,而这种错觉却让他有一种明悟:“难怪星辰沙这种东西会这里大量存,看这片海竟然有一种看到了星空的感觉!”

  阿尔忒弥斯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稀奇,地中海这里她虽然不怎么来,但总归还是来过几次的,这样美丽的景色虽然让人惊叹,但是眼下的她却没有欣赏美丽海景的闲情逸致。

  驾着车架天空中奔行,放慢了速度的阿尔忒弥斯不停的往海面上张望。按照赫菲斯托斯所言,那星辰沙就一座叫做星辰岛的岛屿之上,而这座岛屿就爱琴海上。

  可是爱琴海上岛屿众多,她真的不知道哪个小岛才是那座该死的星辰岛:“早知道让赫菲斯托斯给我一张地图好了!”

  后悔不已的阿尔忒弥斯看了眼不远处驾着剑光飞行的叶文,一开口就差点让叶文从天上摔下去:“你知道星辰岛什么样子吗?”

  叶文虎躯一震、剑光也跟着一震、紫色的光晕是一阵抖动,忽强忽弱的就好像电压不稳的灯泡,差点直接摔进海里的叶文一阵无奈:“我怎么可能知道?我才来到这里多久?而且一直都待奥林匹斯山上!”

  阿尔忒弥斯也明白过来自己问错了人,不过她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承认错误的性子:“难道你就没有好好问问赫菲斯托斯吗?”

  “我以为身为奥林匹斯主神之一的你,对于奥林匹斯治下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叶文的确是这么想的,他真没料到身为月神的阿尔忒弥斯竟然连星辰岛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那怎么办?”

  停住了自己的座驾,阿尔忒弥斯让其悬天空之中,然后望着那一望无垠的爱琴海发起呆来!

  这爱琴海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偏偏岛屿众多,散落这片海洋的各个地方。想要从这么大的范围中的无数岛屿,找到自己想要寻找的星辰岛,其麻烦程度不亚于直接找海皇去打听星辰岛的位置。

  叶文见阿尔忒弥斯一脸愁容,知道她根本就毫无头绪,当下也觉得一阵麻烦。四下张望了一下,后看到脚底下不远处就有一座不大的海岛,便指了指那里对阿尔忒弥斯说道:“别先杵这半空上了,先去那里歇歇,顺便想想应该从哪里找起,总归会有点线的!”

  阿尔忒弥斯本来不想听叶文的建议的,可是想到自己天上这么干待着,若是被海界中的那些家伙看到,通报给波塞冬或者特里同的话,那么免不了又是一阵麻烦,所以先找个落脚地方倒也是一个合适的选择。

  点了点头,然后调转车头直接向那海岛落去,而且为了避免被海界的人注意到,阿尔忒弥斯不但没有弄出太大的动静,甚至连飞行时经常用来彰显自己身份的月白光华都给收敛了去。

  叶文也将剑光敛去,无声无息的跟阿尔忒弥斯身后落了海岛上。

  这是一座很小的海岛,只有一个不大的小树林,然后海岛周围是一圈铺满了细沙的沙滩,叶文下落的时候注意到海岛的中心似乎有个不起眼的小水潭,应该是淡水水源——虽然他可以不吃不喝,但是习惯使然还是会先关注一下这些东西。

  落下之后,阿尔忒弥斯依旧站车上发呆,估计是思考应该从哪里找起,而叶文则快步走进树林当中,去灌了一大口凉水——这个不起眼的海岛上,竟然有这样一个清澈甘甜的泉眼,倒是让叶文颇为惊讶。

  喝了个水饱出来的叶文惊讶的发现阿尔忒弥斯依旧站车上,根本就没有挪动过地方。

  “你准备车上站成一座雕塑吗?”

  被打断了思考的阿尔忒弥斯瞪了叶文一眼,不过随后也觉得总这么傻乎乎的站车上不是回事,所以一抬脚,就从车上走了下来。

  只是才一踩到那松软的沙滩上,就险些崴了一下——高跟鞋那纤细的鞋跟直接陷了进去,骤然失去重心的阿尔忒弥斯差点出丑,得亏自己的车架就手边,及时的稳住了身形。

  “哈哈哈哈!”

  一旁的叶文笑的没心没肺的,他早就晓得那种高跟鞋踩沙滩上会出现这种情况了,不过阿尔忒弥斯肯定不知道。

  “你是故意的?”险些出糗,还是自己不怎么瞧的起的男人面前,阿尔忒弥斯的怒气极速酝酿当中。“你早就知道会这样对不对?”

  “是啊,我早就知道!”叶文一副我的确早就知道,我就是想看你笑话的样子,这让阿尔忒弥斯的怒气高值再次提升了几个百分点,那张白皙美丽的脸庞几乎快要成了结上厚厚一层寒霜。

  不过叶文一个问题就将话题转到了别处去:“你这么喜欢这种鞋子?”

  “……”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若是回答喜欢的话,阿尔忒弥斯又怕这个男人想到别的地方去。不过说不喜欢……那她干嘛整天都穿着?说实话,这双鞋子穿着虽然会让她的双腿好看,身形挺拔,但是还是很累人的。

  “我是想说,如果你喜欢的话,我这里还有不少!”叶文手里的确还有不少,而且各种款式各种颜色应有有,都是华衣买来后丢他这里的,全都是没穿过的。

  “不只这些鞋子,还有一些别的东西,比如衣服鞋袜之类的,想来你也会喜欢!”

  阿尔忒弥斯没有如叶文预料般的那样露出开心的表情,进而和他要那些东西,反而眯起了双眼,满脸质疑的问了一句:“为什么……你会随身带着这么多女人的东西?”

  那个样子,叶文想起了阿尔忒弥斯先前谈论波塞冬父子时所露出的那种厌恶的表情,就好像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避之唯恐不及。

  “难道我随身带着这些东西被当成了和波塞冬一样的大★★?”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一个男人随身带着这些,的确会容易让人误会,叶文只得暗中苦笑一下,然后装作不经意的解释了一句:“都是我妻子买来后放我这里,然后忘记要回去的!”

  “你的妻子……”阿尔忒弥斯一愣,随即想起这个男人是有妻子的:“听说你有两个妻子!”

  “嗯,两个!”叶文又瞧了瞧还扶着马车不敢走动的阿尔忒弥斯:“你可以把鞋子脱掉嘛,反正这个沙滩上的沙子很软也很温暖!”

  刚刚到了日落时分,太阳下被照★★一整天的沙子非常温暖,叶文用手碰了几下,丝毫不觉得烫手,也不会觉得太凉。

  如果不是光脚沙滩上跑来跑去这种事情实不是爷们干的事情,他也有这个沙滩上踩下一溜脚印的冲动。

  不过阿尔忒弥斯嘛……就不必有什么顾及了。

  犹豫了一下,高贵美丽的月亮女神将那双高跟凉鞋给脱了下来,然后试探着踩了一下那微微有点热度的沙滩上,发现这一次叶文的确没有骗她,这种温温软软的感觉还满舒服的。

  踩了几步,留下了几个小巧可爱的脚印,阿尔忒弥斯竟然还很少女的回头瞧了下,然后露出了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不过随即就醒悟过来什么似地,蹦起了脸转回头,然后昂着头踩着瞧着就很高傲的步子走到了叶文的面前。

  “坐!”

  “坐?”

  看到叶文随手指了指那沙滩,然后自己率先毫不意的坐了地上,阿尔忒弥斯眨了眨眼,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你让我坐地上?”

  “难不成你坐我身上?”

  阿尔忒弥斯看了看地面,虽然这沙滩温温软软而且看起来一片金黄,但是她还是不愿意直接坐下去,后昂着头说了句:“就这样说吧!”

  叶文用手托着下巴,看着面前这个高傲的女神,说出了一句让她大惊失色的话:“那好吧,我其实就想告诉你,有个家伙躲水里看你半天了……”

  “什……”立刻转过身子,阿尔忒弥斯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那个漂浮海面上,好似海藻一般物事。

  不过以她的目力,立刻就瞧出那根本不是海藻,而是一个人——而且拥有这种海藻一般头发的家伙,正是她先前颇为忌惮的两个家伙中的一个:海皇的大儿子特里同!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