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剑雨


  “你早就发现了?”阿尔忒弥斯的眉头皱的可以和奥林匹斯山相提并论了,因为他现有点怀疑叶文是不是故意让自己落到这个岛上然后面对这个海皇的大儿子的。

  这样的话,难道叶文和海皇有什么勾结?他们之间又有什么阴谋?不论究竟是怎么回事,对于阿尔忒弥斯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可惜阿尔忒弥斯虽然不笨,但是也没聪明到雅典娜般,凭借蛛丝马迹就能够推测出大致真相的地步,因此她习惯用简单直白的方式去确定——直接问叶文:“你是故意落这里的?”

  “如果是故意的,那么我就不会去喝那些泉水了!”叶文没有动,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起来,非常镇定的坐原地。

  “什么意思?”阿尔忒弥斯不明白泉水和刚才自己问的问题之间有什么联系,叶文的回答简直就是答非所问。

  不过叶文随后露出了一个苦笑:“我现觉得浑身酸软无力,并且四肢麻木,舌头也开始有轻微的麻痹感……”

  “你是说……”叶文的回答让阿尔忒弥斯也吃了一惊:“你中毒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情况就糟糕了。如果说以自己的实力加上叶文,面对特里同的时候不必有什么害怕的感觉的话,那么当只有一个人还有战力的时候,那么情况就要危险许多。

  “应该是这样……”叶文依旧十分镇定,好像中毒了的那个不是他似地:“不过我倒是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毒,竟然这么厉害!”

  阿尔忒弥斯也不知道是什么毒,不过海界中许多生物本身就具备异常强横的毒素,只要一小点就能让一个拥有无比强大实力的神灵陨落,阿尔忒弥斯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是类似的事情也听过不少。

  虽然她对于叶文没有什么好感,不过这种时候似乎也不是嘲讽的合适时机:“你……没有大碍吧?”

  “应该……没什么事情!”叶文的回答让阿尔忒弥斯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毒虽然厉害,但还不至于让这名来自东方的强者陨落,那么也许拖延一段时间的话,叶文就可以恢复战力,与自己联手将特里同逼退。

  可惜的是,特里同似乎没有给她时间,就阿尔忒弥斯与叶文说话的这么会儿功夫,本来美丽而宁静的海面上突然钻出来许多奇奇怪怪的怪物,有看起来和龙虾一样,却直立而行的半人生物,也有许多怎么看都和人没有关系的纯粹怪物。

  密密麻麻的一个接一个从海面中冒出头来,恐怖的数量让阿尔忒弥斯头皮发麻,她只四下一瞧,就发现这座不大的海岛已经被包围住了,那些杂兵团团的将她围了当中。

  同时,这些怪物士兵手中或者提着标枪,或者提着弓箭,遥遥的瞄准着她,只要她稍有异动,立刻就是一个万箭齐发的景象。

  将目光转到特里同所的地方,这个海藻男居然没有出来,依旧只是露出半个脑袋遥遥的望着自己这边,丝毫没有现身的意思。

  “这个家伙……是搞什么?”

  “估计是想撇清干系吧?”叶文瞧了瞧,然后用渐渐生硬的舌头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只要他不现身,就可以推脱并不是他故意将你掳走的,完全可以推脱是自己的手下为了讨好自己才来围攻你的!”

  阿尔忒弥斯听了叶文的解释之后,露出了一副不屑的神情:“这样拙劣的谎言,难道还能够欺骗住别人吗?”

  叶文抬头看了眼阿尔忒弥斯,突然发现这个高傲的女神实际上还很天真,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平日里根本就没有提高自己这方面的能力,论玩阴谋诡计和心机,她可差了雅典娜太多了。

  “他不需要欺骗别人,只需要这样一个还算说的过去的借口就足够了!哪怕所有人都知道他说谎,也无可奈何!”

  “哼!你以为他会这么轻易的得逞吗?”阿尔忒弥斯昂了昂头:“就算派来了这么多海界的士兵,对于我来说也毫无任何的威胁……”

  说话的时候底气并不是那么足,但是身为月亮与狩猎女神的阿尔忒弥斯,与生俱来的高傲却让她不会这种时候选择低头,与其窝窝囊囊的被这个恶心的家伙抓走然后玩弄,还不如这里昂着头与其大战一场。

  “我宁可这里战死,也不会被他抓到!”

  “哦!”

  阿尔忒弥斯说出了如誓言一般的话语之后,转过头看了眼依旧坐原地,一丝一毫都没有动过的叶文——这个被神王宙斯指定为自己丈夫的男人,虽然她并不接受,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死去之前身旁陪伴着的会是这个家伙。

  “这……算是命运吗?”

  一个神明,谈起了命运,如果被叶文知道恐怕会嘲笑一番。不过阿尔忒弥斯这个时候心中的确是有这种感觉,虽然只是那么一瞬。

  抬起自己的手臂,阿尔忒弥斯本能的就准备召唤出自己的武器,可是一抬手她才想起来,自己的武器和叶文决斗的时候就被毁掉了,后来叶文说愿意赔偿,她也就没有自己再去寻找合适趁手的家伙,此时她根本就没有半件武器带身边,因此她抬起的手只能尴尬的停半空。

  “没带武器?”

  阿尔忒弥斯的表情有点尴尬,甚至不敢低头去看一脸好笑的叶文,她几乎可以凭借想象就能知道叶文此时肯定是带着嘲笑的表情看着自己。

  不得不说,随着两人接触时间的增加,阿尔忒弥斯越来越了解叶文了,叶大掌门此时的确咧着嘴无声的笑着,没有出声还是考虑到要给这个女人留点面子。

  至于兵器的问题,叶文虽然动不了,不过体内的真气还是可以运行的,手指上的贝瑟芬妮之戒微微散发出一阵光芒,然后好多件武器就凭空出现了叶文的面前,也就是阿尔忒弥斯的手边。

  “随便挑一件趁手的吧!”

  杂七杂八的武器堆成了一座小山,不仅仅先前赫菲斯托斯那里取出来的几件热武器,还有几件冷兵器也摆了那里,数量其实也不是很多,毕竟大多的武器法宝都被叶文交给了郑英,然后让法宝阁管理去了。

  身上还带着的要么就是比较好的东西,要么就是个人的收藏品。

  阿尔忒弥斯被突然出现的这么多东西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平静了下来,然后歪着头那一堆杂乱的东西中挑选着合适的武器。

  “你好动作快一些,因为那些家伙已经开始向这边冲了!”

  叶文没有动,说话的腔调依旧是慢悠悠的,好像说的事情和他无关一样,阿尔忒弥斯却此时却无法像他这么悠闲,视线上面游来移去之后,无奈的指了指先前叶文拿出来过的火神机关炮:“这个东西,威力很强是吗?”

  “是的!而且非常适合现这种情况!”

  “那么,告诉我怎么使用?”

  阿尔忒弥斯一手就将巨大的火神机关炮提了起来,然后右手提着稍微前面一点的握柄,左手也同样抓住了后面的那个好似操纵杆一样的握柄——美丽的月亮女神变身终结者t,巨大的火神机关炮她手里就好像玩具一样几乎看不出其应有的重量。

  “看到那个红色的按钮了吗?只要你按住这个,然后将前端对准你要攻击的目标就好了!”

  这样的景象其实挺有冲击力的,叶文看着美丽的月亮女神提着这么一件特别不应景的武器,总觉得异样的美感。

  “红色的……按钮……这个吗?”

  阿尔忒弥斯没有使用过这件武器,也没有见过,不知道这件武器有什么效果,若不是她本身的力量就已经非常惊人的话,可能火神机关炮的转轮枪管转动并喷洒出那带着长长尾焰几乎要连成一线的死亡之光的时候,可能会被突然传来的巨大后坐力给吓到。

  实际上阿尔忒弥斯的确被吓了一跳,不过这不妨碍她的动作,至多就是提着火神的双手微微一抖,然后不知道多少子弹直接因为她这一抖脱离的目标直接射上了天空,终不见踪影。

  叶文的这挺火神自然不是一般的火神,是当初通过了一些关系特意划拉来的,结合了修真符箓技术的热兵器法宝,不但用来装备子弹的弹药箱使用了一个储物阵法来增加了容量,这挺火神可以配备十万发子弹,同时枪管本身也进行了加固和冷却的阵法,保证这件法宝的持续性!

  除此之外,所配备的枪弹也是特意制作的符箓子弹,不但每颗子弹都可以如曳光弹那样拖出一条明亮的尾焰,帮助使用者修正设计轨道,同时威力也不是一般的子弹能够比拟的。

  因此面对的这群海界士兵,虽然身体上带有与生俱来的护甲(各种壳),但是碰到了这恐怖的火神机关炮之后依旧没有任何抵挡的可能,至多抵挡上几秒之后那本来引以为傲的外壳就会被那恐怖的光线撕碎,进而整个人也被炸成肉泥——这是炮,不是枪!不要忘了这一点!

  阿尔忒弥斯从初时的惊讶到随后的兴奋,甚至竟然一脸灿烂笑容的提着火神不停的扭动自己那不堪一握的腰条,然后看着那代表着死亡的光线自己的面前铺成一条扇形,将那些可恶而又丑陋的怪物们通通撕成碎片。

  “好过瘾!”

  玩到兴起竟然还喊了一嗓子,一旁的叶文惊愕的看着本来高贵美丽的月亮女神变成了女暴徒,然后心底里突然升起一种做了错事的愧疚感!

  “好像,不应该把这东西给她……”

  火神机关炮的威力虽然用来对付真正的强者不行,但是用来虐菜的话,其效果绝对是一流,而且可以完全无视数量上的优势。

  叶文以前不能肯定这种东西仙界中究竟有多少威力,不过现他可以确定了,如果可以继续提升火神机关炮的子弹威力,那么这玩意就算是仙界也是一个恐怖的存。

  只不过,他手中的这柄火神威力几乎已经提升到了极致,虽然枪管进行了特殊的淬炼,但是几乎毫不间断的喷洒出这种强度的子弹,不知道射出了多少发之后,整个枪管已经变得一片通红了。

  叶文注意到,射出去的子弹已经不再如刚开始的时候那样几乎是一条直线,而是开始零零散散的漫无目的的发飘,如果不是面前有着太多的目标,哪怕是随便瞎抡都能扫死不少人的话,可能杀伤力已经下降了不知道多少个阶级。

  可即便如此,这也到头了!

  “阿尔忒弥斯!”

  “嗯?”玩的兴起的阿尔忒弥斯都没回头,继续甩动着手上的武器,然后收割着那群怪物的生命——她发现这群怪物似乎有退去的意思,毕竟她手上的这件东西实是太恐怖了。

  “你好停下来……”

  “为……”还没将自己的疑问问出口,手上的火神就突然发出一声巨响,然后一阵火光闪过,本来还很威武霸气让阿尔忒弥斯兴奋无比的火神彻底变成了一件废铜烂铁。

  洁白的长裙被炸烂了好几处,尤其裙摆上部的位置是被突然飞起的碎片划出了一条好大的口子,露出了本被遮挡下面的白腻大腿;而侧腰的地方也同样开了个口,如果稍微低一点的话,叶文甚至可以透过那个缺口看到加美丽动人的景色。

  带着微卷的棕色长发也被突然的爆炸吹的有些凌乱,有那么几根不听话的发丝就那么倔强的脱离了大部队,傲立海风当中。

  阿尔忒弥斯愣那里半晌,然后才黑着脸转过头质问叶文:“这是怎么回事?”

  叶文耸了耸肩膀:“其实……这件武器是不能长时间的持续发射的,否则会炸膛……”

  “炸膛?”

  “啊……就是发射子弹的枪管因为温度太高而发生爆炸事故!”叶文其实也不是很懂:“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将手上还提着的一部分火神丢了地上,阿尔忒弥斯看着那散落的到处都是的铁片,然后看了***上这件破破烂烂的长裙,一肚子的不满:“现你不但还欠我一件武器,又多欠了我一套衣服!”

  叶文站了起来,倒是没当回事。反正他手里有的是衣服,随便阿尔忒弥斯挑,送她几百套都没问题。

  转眼往海面上看了看,那个一直躲水中不肯出来的海藻头已经没了踪影,估计是看到阿尔忒弥斯刚才那疯狂的表演,知道今日自己的图谋没戏了,所以很干脆的跑掉了。

  “啧,跑的倒是够快!”

  “你没事了?”看到叶文站了起来,阿尔忒弥斯上下打量了一下,随即就发现叶文的手掌中竟然托着一个拳头般大小的水球,这水球看起来没有半点稀奇的地方,只不过这样成球型被托手中,看起来倒是很漂亮。

  “没事了,本来还想把这个东西还给那个家伙呢!”叶文托着水球的手一动,玫霞荡劲气爆发而出,如火焰般的劲气他手中升腾而起,片刻间就让那美丽的水球变成了蒸汽。“没想到跑的倒是挺快!”

  阿尔忒弥斯转过头,又瞧了下那似乎又准备冲上来的怪物士兵:“现怎么办?要跑吗?”

  “跑?”叶文笑了笑:“虽然正主逃了,这笔账一时半会没法算,不过先收点利息也是应当的!”

  随手一挥,一排紫宵剑就随着叶文这一挥手凭空出现了他的面前,然后也不见叶文有什么动作手势,这一排紫宵剑就如收到了号令一样的短跑运动员般,猛的就蹿了出去,然后于半途陡然一转方向,径直窜上了高空。

  随即数团紫色光华暴起,这片天地竟然下起了剑雨来——叶文将紫宵剑催到空中,然后所有的紫宵剑都自爆放出无边剑气。

  以叶文如今的修为,每一柄紫宵剑所蕴含的剑气都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量,此时骤然爆发开来,只见漫天都是紫色的剑气,几乎将这一方天地都变成了紫色一般。

  阿尔忒弥斯看着那数不清的怪物这紫色的剑雨下被绞杀的连灰都不剩,脸色变了数次。她虽然自信也可以将这群怪物都干掉,但是绝对不会有这么轻松!如果不是有那个叫做火神的奇特武器,可能她已经陷入了苦战当中——这么多的怪物,就算可以一招杀死一片,也足够她杀的脚酥手软。

  特里同明显就是打着这个算盘,将阿尔忒弥斯磨的没了力气后再一鼓作气将她擒下,只是没有料到叶文手里会有那神奇的武器,以及叶文这个东方人,竟然是擅长群攻的★★。

  紫色的剑雨持续了十分钟,等到那一片耀眼的紫色散去之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月光以及漫天的星光照耀下,海面上已然看不到半个怪物的身影,就连原本被阿尔忒弥斯用火神射杀而残留海面上的尸体,此时也全数不见了。

  “你刚才那……”叶文刚才那一招,比他前阵子使的闪电光速拳还要可怕,难道说这个男人的实力其实比自己见到的还要恐怖?

  叶文笑了笑,好像刚才使出那么恐怖的一招的不是他一样:“算不得什么,仅仅是对付喽啰比较好使的手段罢了!”

  阿尔忒弥斯听他这么说,稍微松了一口气,可是她总觉得,这个东方人没有说实话!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