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轮回


  腥红一片的天空,无处不的★★味,身上几乎永远无法摆脱的可怕火焰,灼烧的苦痛每时每刻的都折磨着塞壬的神经,可是当这种情况持续了不知道多久之后,这种痛苦似乎已经可以不再去当回事了。

  “以为这样可笑的招数就能让我屈服吗?”

  塞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丰富的阅历让她猜到了个大概!

  叶文的双眼骤然释放出七彩毫光以及漫天如吟唱般的声音响起之后,她就发现自己来到了这个可怕的地方。

  这个似乎与冥界有点相似的存有着无数强大而又可怕的怪物,他们不停的折磨着如塞壬这样的弱小生物——塞壬发现自己的力量半点也使不出来,这里她就和一个普通的小姑娘一样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只能咬着牙承受着数之不的恐怖折磨。

  油锅煎炸、被驱赶着攀登无数利刃形成的山壁、被强硬暴力的将自己的舌头往出扯、甚至会将她的四肢绑一条绳子上,然后由几个巨大的怪物拉着往不同的方向拉扯……

  而平时,身上那几乎永不熄灭的可怕火焰似乎是这一切折磨的调味品!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一开始还可以凭借强行维持着清醒的大脑来计算自己这里度过了多久的塞壬,渐渐的感到了麻木。

  无神的双眼已经失去了神采,本来痛苦不堪的折磨似乎也对她没有了任何的效果,只是默默的任凭那些怪物随意的摆布。

  直到有一天,一个怪物用手捏住了塞壬那已经脏污残破的脸颊骂了一句:“靠,玩坏了!”之后,随手将她丢进了一个血红的池子里。

  这个池子塞壬也见到过很多次,她也无数次看到那些强大见状的可怕怪物将一个个已经几乎麻木了的‘同类’丢进其中,这个水池塞壬的眼里就是一个巨大的乱葬岗,是处理那些对于怪物们来说已经没有乐趣的破玩具的所。

  “已经……结束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塞壬突然觉得这一刻心中竟然有一种解脱,早就已经麻木的脸上竟然又露出了笑容,那脏臭污浊的池水给她一种异常温暖的感觉,她似乎希望自己永远待这里。

  可是随即,积累了不知道多少个世纪的精神意志猛的一震,那种几乎灰心丧气希望永远就这么下去的感觉被她强行的驱逐出了自己的脑海,渐渐恢复了身材的双眸还是认真的打量起了自己的周围,好寻找一个可以逃掉这里的方法。

  “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死去吗?太天真了!”

  她承认,叶文这一招精神攻击所制造出来的幻想,差一点就让她彻底的死去,不过只是这样的话,她也不用再担心自己会有什么危险了:“哼……微末的伎俩……”

  只是四下一瞧,发现自己前前除了黑暗根本就什么也看不到,不过从身体上传来的感觉来看,自己的确是浸泡液体当中,唯一不同的是这里似乎没有了刚才那种让人恶心欲吐的恶臭。

  就她感觉到纳闷的时候,一股巨大的推力迫使她身不由己的移动,随后她感觉到周围压力骤然消失,同时一直包裹着自己的温***体也彻底消失,发现自己竟然有空气直接吹拂到自己身上的那种凉爽感。

  “难道我逃出来了?”

  一切都是问号,她的双眼依旧看不到任何的东西,而且她发现任凭自己如何努力,自己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

  正她感到一点焦急的时候,似乎是什么动物的舌头不停的舔着自己全身,上上下下非常仔细的将自己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都没有错过。

  按理说应该升起巨大羞耻感的塞壬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排斥这种感觉,她甚至很想亲近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家伙。

  本能使得她不停的向那个生物靠近,困难的地上爬动的塞壬很快就碰到了一个温暖的身体,而一张嘴,甜甜香香的液体就涌入到了自己的嘴中……

  “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天天的过去,塞壬渐渐发现自己可以发出声音了,但是却无法说话,而自己所发出的声音让塞壬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很快,恢复了视觉的塞壬终于看清楚了一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自己就那么趴地上,纤细的四肢和低头可见的前蹄都告诉着她这一生是个什么形态,而当她看到自己面前那只母鹿用一种让她感觉到特别温暖亲切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时候,塞壬一下明白了过来。

  “难道……我成为了动物?”

  这个可怕的事实让塞壬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她对进食也感到排斥——无休止的对地上的青草以及一些奇怪的果子有食欲,让她简直要发疯掉。

  可是身体的本能需求迫使她不得不低下自己的头颅去啃食这些她眼里和杂草没有区别的嫩绿植被。

  又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着,每天几乎没有事情可做,只需要和自己外型一般无二的‘同伴’们一起这一望无垠的草原上来回的乱转,然后饿了就低头去咬几口几乎永远也吃不光的青草,渴了就去寻找一处水源喝几口水。

  这样的生活轻松而又安逸,一段时间过去之后,她几乎忘了自己原本叫做塞壬,是一名凶名远播,让无数奥林匹斯主神都感到头疼的强大存,是被称为海魔女的恐怖凶徒!

  一直到有一天,依旧如平常一样寻找到水源去喝水的塞壬,水面的倒影中看到了自己目前的模样之后,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忘掉了什么,站原处不停思考的塞壬骤然警醒了过来,这种平凡安逸到了极致的生活几乎让她忘了自己的一切。

  “不,不能继续这样下去,我必须逃离这里!”

  虽然她现已经弄不清楚这一切究竟是幻觉还是什么?可是本能不停的告诉她,必须想办法逃离这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就她还没有想到应该怎么做的时候,一头凶猛的猎豹突然窜了出来,然后一口咬了怔原地的塞壬这一辈子所拥有的纤细脖颈上,温热的鲜血不停的喷洒而出,塞壬几乎能够感觉的到血液不停的从自己身体中流出,极具下降的体温是让她再一次的体验到了死神的到来。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我不甘心啊!怎么能够就这样结束了呢?”

  无声的呐喊似乎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塞壬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发现自己‘醒了’过来,叶文和阿尔忒弥斯脸色苍白的站自己面前,那个嚣张的东方人还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嘴角还挂着血迹:“你竟然能够破了我的六道轮回……”

  阿尔忒弥斯抬起手,似乎还想要施展出自己的神射技艺,可是早就已经有所提防的塞壬怎么可能会让她如愿?虽然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塞壬还是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

  凭借自己过人的速度,阿尔忒弥斯还没有发动攻击之前就用自己那坚硬无比的翅膀将阿尔忒弥斯的头颅斩了下来。

  带着惊诧、无法置信和不甘的美丽脸庞随着塞壬的翅膀挥动飞上了半空,喷洒而出的热血似乎成了这凄美画面的点缀,然后塞壬的目光注视下落进了海中。

  阿尔忒弥斯的身体站车架上立了片刻之后,随后直接栽了下来,就好像是跃进水中去寻找自己遗失的头颅一样,带着一丝美丽以及一丝诡异!

  叶文看着这一切,无法置信的怒喝了一声:“奥林匹斯众神不会放过你的!蜀山派也不会放过你的……”

  可是他的怒吼还没有完结,声音就骤然一停,低下头看着插自己心口的白嫩臂膀,叶文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慢慢的走到了终点。

  “来吧,我是海魔女塞壬,我是不会惧怕什么奥林匹斯众神还有什么蜀山派的!通通来吧?来多少,我杀多少!”

  用力一捏,握手中的那颗还跳动的温热之物立刻崩碎开来,无数鲜艳而又温暖的液体喷洒而出,将那白嫩的手掌染成了一片腥红。

  轻轻哼了一声,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为什么会迸发出这么恐怖杀念的塞壬不屑的看了眼已经失去了生气的叶文,随后一甩胳膊,直接让叶文的尸体步了阿尔忒弥斯的后尘。

  突然冒出来的一双洁白玉臂高高举起,塞壬狂妄了高喊了一声:“哪怕是神王来了,我也丝毫不会惧怕!”

  随后的事情似乎正如叶文所说,奥林匹斯众神对于月亮与狩猎女神的死亡感到震惊,几乎整座奥林匹斯山都动员了起来,无论是神王宙斯、冥王哈迪斯还是海皇波塞冬,这一次竟然惊人的短的时间里达成了共识——杀死塞壬,为阿尔忒弥斯报仇!

  奥林匹斯众神几乎是发疯一样的追杀塞壬,而无的逃亡之旅中,塞壬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再不断的提升,一个个追上门来的神明似乎成了她提升实力的垫脚石。

  “来吧!再来的多吧!”

  身上的翎羽退化了许多,除了已经渐渐移到背上的翅膀还保留着原本的模样以外,塞壬的外型越来越接近人形,那双可怕的利爪也都恢复成了双脚,这让爱美的塞壬异常高兴。

  同时,她感觉的到只要自己杀的多,那么她自己不但可以变得强,同时也会变得加美丽!

  这个时候,蜀山派的人也都集体杀到了西方,为了帮叶文报仇的他们几乎是不顾生死的向塞壬发动攻击,一次次濒临绝境,一次次突破极限,一次次将敌人杀掉。

  这样几乎永无止的杀伐当中,塞壬渐渐忘了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杀人,甚至她开始为了杀人而杀人,将所有看到的一切生命都毁灭成了她大的快乐。

  也因为她的这个举动,敌人渐渐的变多,天堂、佛界甚至连苟延残喘早就已经难觅踪迹的奥丁神族也都冒了出来,东方的天庭是派出多名神将追杀围捕,海魔女塞壬几乎成为了仙界所有势力的共同敌人。

  终于,这种杀伐的道路走到了头,几乎聚集了仙界所有势力中的精英战力后,‘无恶不作的恐怖恶魔’塞壬,终于走到了她生命之路的头。

  “结束了吗?”

  被一名骑着散发着五色光华的神牛的中年男人,一***砸烂了自己的脑袋之后,塞壬的心理又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好累啊……好想休息……”

  闭上双眼,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的往下沉去,就连意识也开始陷入到了黑暗当中,可是就一切就将陷入黑暗的时候,塞壬的心底突然又想到了一句:“为什么会这样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念头一起,原本陷入黑暗中的意识又开始活络了起来,但是还没等她继续去想,再次睁开了双眼的塞壬发现自己躺一个很奇怪的房间里。

  不大的空间摆放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尤其是挂房屋顶棚上那个可以发出光芒的东西,让她不停的打量。

  挥舞了下自己的小手,那和婴儿没什么区别的娇嫩小手让塞壬又是一阵恍惚:“我……是谁?”

  渐渐长大了之后,塞壬知道自己叫做塞壬,是一个很普通家庭中的很普通的女孩!唯一不普通的地方就是塞壬拥有一副好相貌,这让她成长的时候受到了不少的关注,她本人也为此感到骄傲。

  可是随着成长,她渐渐发现美貌是可以骄傲的资本,同时也是麻烦的源头,甚至她想要得到一份稳定的工作,都需要额外付出一些本不需要付出的东西。

  从一开始的迷茫不解到后的坦然,塞壬渐渐的明白这一切不过是这个世界的规则,没有改变他的能力,那么就只能遵照规则去进行游戏。

  她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尤其是她渐渐的适应了规则,并且利用自己的天赋一步步向上攀登的时候。

  可是她发现,无论自己爬的多高,她总会觉得不满足,结果她因为自己的贪婪失去了一切,同时也包括生命。

  “不要啊!我还没有得到一切啊!”

  重睁开眼的塞壬只觉得肚子很饿,不停的将一切可以塞进嘴里的她却始终无法让自己感到饱,当她看到周围有许多形容枯槁的可怕存不停的撕扯着一些同伴的时候,她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样做究竟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而是第一时间冲了上去,帮着其中的一个可怕的怪物将另一个怪物给杀死,然后充饥……

  无休止的吃,但是却总是吃不饱!

  塞壬陷入迷茫了,看着周围那一群已经失去了意识,只是本能的往嘴里塞一切可以塞的东西的塞壬,突然觉得一阵迷茫。

  当她停下了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时间的动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自己与这些可怕的怪物根本没有区别:“不……不应该这样的啊!”

  陷入了崩溃的塞壬注意到了旁边一个比其它怪物还要虚弱的怪物,这个怪物不但虚弱,而且体型也很小,就和一个孩子似地,不但无法争抢过其它怪物获得‘食物’,甚至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成为食物的危险。

  “吃了我吧……”

  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塞壬牺牲了自己,而随后,她看到了无数拥有美丽样貌,并且有着洁白羽翼的人向自己招着手:“来,现你也是我们的一员了!”

  塞壬愣了愣,随后看着自己那已经恢复过来的双手,以及已经恢复正常的身形,塞壬突然觉得巨大的幸福感填满了全身,而那些美丽的‘同类’们不停的向她发出召唤,兴高采烈的塞壬伸出了自己的手,与‘同类’们一起飞上了天空,然后过起了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

  阿尔忒弥斯看着眼前的塞壬双眼一片呆滞,瞳孔扩散就如失去了生命一样,可是依旧还变换的脸色似乎告诉她这个海魔女还没有真正的死去。

  但是当片刻之后,塞壬脸上露出一个纯洁快乐并且无比满足的幸福笑容之后,原本还能够凭借本能扇动翅膀,并且飞半空中的塞壬动作突然一停,随后整个人再也没有了半点生气——就好像突然被人将生命抽离出去了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她知道这是叶文做的,不过她却不明白叶文究竟怎么做到的?只是隐约猜到是一种精神攻击的招数,也许和幻塔斯的无边梦境有点相似——可是幻塔斯的梦境至多就是让人永远的沉睡,像是这样直接死亡……

  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闭上双眼的叶文突然睁开了眼睛,这一次他的双眼倒是没有任何奇特之处,和平日里一般无二:“真没想到,这个海魔女竟然能够一直到第六道……好坚韧的意志力!”

  不过,叶文也仅仅是赞上一句罢了,即便塞壬能够坚持过第六道,可是这六道轮回又不是让你走一遍就完的招数。叶文大可以让塞壬再体验一遍六道,然后无循环下去,一直到其彻底的放弃挣扎。

  “碰上我,算你倒霉!”看了看已经落进海中,漂浮海面上的塞壬,叶文臭屁的撇了撇嘴,说出了一句让阿尔忒弥斯很是鄙视的话。但是美丽的月亮女神却不得不承认,叶文说的是事实。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