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天秤


  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宇文拓本来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的长了这么一双眼睛,加上这副皮囊也的确帅气,那么山寨一下宇文拓这位牛人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何况,身为穿越者的他,要说心里头一点不觉得自己是主角,那也不可能!毕竟穿越这么离奇的事情都碰上了,换了谁都会开始幻想自己穿越之后一路顺顺当当,后走上巅峰。

  但是现他开始怀疑自己以后的路是否会那么好走了,重要的原因就是自己刚刚拜的这位师父。

  原本他冰天雪地中醒来,又看到一身铠甲,拥有一双洁白羽翼的美女,他还以为自己是到了类似中世纪西方那种环境,然后充斥着魔法与剑的世界。当然,一开始的时候他也以为自己是玩游戏玩迷糊了,竟然看到了某个游戏中专门负责帮玩家复活的np了。

  等到清醒过来之后,听到了瓦尔基里的一些话,他又以为自己是来到了奥丁神族的世界,却不想没多久,自己就碰到了一个东方的道士——他彻底的凌乱了,有点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来到了哪里。

  从道士口中并没有得知太多的消息,只是晓得这个世界是很广阔的,而遥远的东方有着和他一样的人,同时也有着那些可以让人修炼成为仙佛的神奇功法——这个时候,宇文拓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附身成了那位牛逼大人物,也就是说来到了那个游戏为背景的世界当中。

  心中转了千百转,认认真真的思考起了自己以后应该走的路,觉得目前着紧的还是先找个师父学艺,本来这位玉玄道人是合适的,但是这老道竟然坚决不肯收徒,这让他很是无奈。

  尤其他遭到了打击之后——身体恢复了健康后,他就被瓦尔基里从众神的墓园给赶了出来,认为他这名人类是不可以一直待那里的,哪怕他已经明确的表示了对瓦尔基里的好感,甚至发誓要一直守护她。

  可惜的是,瓦尔基里的一句话让他的心坠到了深渊:“你有什么能力来保护我?而且,凡人和神是不可能一起的!”

  那时候他还不明白其中的关键,一直遇到了玉玄,又意外当中帮了这老道一下之后,才得知了其中的关键:寿命的巨大差异是不可逾越的天堑,而且瓦尔基里现过的日子并不那么美好,身为奥丁神族唯一的幸存者,她要凭借一己之力守护众神的墓园,她随时有可能与其他神族的战斗中死去。

  从这一刻起,他就踏上了变强的道路,一直到碰上叶文之后,意外的听到了蜀山派这个名号:难道我来到的是仙剑世界?

  但是这个想法看到叶文取出的那个探测器之后就破碎了,从一开始觉得眼熟到就近观察后认出了这个东西的出处,宇文拓终于意识到这个世界上特别的人并不只自己一个,随后又得知原来这个世界与地球是有着满紧密的联系的。

  可以说穿越者对于这些仙人来说,实际上和飞升上来的修士没有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那些飞升上来的修士,因为那些修士凭借自身实力来到仙界,本身也是出色的人才,而穿越者……他们什么都没有。

  这么一想的话,宇文拓倒是比较幸运,起码他这副身体的资质很是不俗,碰到叶文之后立刻就被看中并且准备将其带身边好好教导——虽然依旧不晓得这个蜀山派是不是自己认识中的蜀山派,但自己好歹也是拜了一派掌门为师,他还是挺满足的。

  断断续续的谈了一夜,叶文渐渐的将宇文拓的情况弄了个清楚,而这时候外面的雨也已经停了下来,玉玄道士望了望洞口的方向,似乎是考虑要不要直接离去?

  就此时,通讯器再次响了起来,叶文宇文拓满是怪异的目光中,笑着将通讯器戴上,然后一接通,就听到了崔钧的声音。

  “那老杂毛还你那里没有?”

  老杂毛指的自然就是玉玄真人,叶文看了眼玉玄,发现他正转头冲自己尴尬的笑。通讯器的声音开的太大,玉玄坐的虽然不近,但还是听到了。

  “!”

  “那正好,你叫他立刻把黄天化的尸身带到蜀山来吧,现成的壮丁不用白不用!”

  虽然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但叶文没想到崔钧怎么这么着急:“这么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崔钧也很痛快,直接就将事情说了。

  原来崔钧的那传讯符箓一送过去,立刻就让黄飞虎大为失态,本来以为已经再不能见的儿子,竟然还能找到尸身,虽然已经逝去,但总比毫无消息来的好。

  所以黄飞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用手中好的符箓直接做了回讯——这符箓几乎是一发出去立刻就会到对方手上,速度极快,但是也特别难以制造,仙界中也不是人人都有的。即便是身为东岳大帝的黄飞虎,手中也没有多少,只是紧急的情况才会动用。

  今次得知爱子讯息,这才急切之下动用了此物,然后简单的传了些讯息给崔钧之后,连随从都不带,骑上五色神牛直接出发了。

  崔钧此时正是接到了黄飞虎的传讯,这才联系叶文,让玉玄顺路将黄天化的尸身带回来:“除此之外,那几件法宝叶掌门自己留着就是!”

  “哦?这些东西不用还给黄家?”

  崔钧嘿了一声:“东岳大帝明言只要见到爱子尸身便可,那些外物有或没有都没什么意义!”这一句话就说的够明白了,主要就是黄飞虎并不乎那些法宝,他想再看看自己儿子一眼,哪怕只是个尸身。

  “至于那头玉麒麟……叶掌门还是问问那麒麟自己的意思吧!”

  麒麟乃是通灵神兽,即便是才一出生便是拥有莫大未能的。黄天化这玉麒麟伴随其不知道多久,若真较真起来,怕是早就可以化成人型了!

  这样的瑞兽,估计也不会一直当人坐骑,如今黄天化一死,玉麒麟应该不会回到黄家的——玉麒麟只是认黄天化为主,可不是成了黄家家养的牲畜。

  叶文转头看了眼趴那里闭眼休息的麒麟,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不过他瞧这麒麟现这模样,就算想回去也走不得,还是得他这里修养好一阵。

  “就这些事情了,挂了啊!”

  崔钧将事情一交代完就切断了通话,自顾自的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反正黄飞虎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到,加上玉玄也不可能立刻就把黄天化的尸身带回来,这段时间他还是该干嘛干嘛就好,不用总盯着这点事情。

  叶文随手将探测器一收,然后起身冲那玉玄一抱拳,正要开口,那道人已经起了身来到面前,嘿嘿一笑:“老道我已经听到了,那老葫芦就喜欢抓壮丁。行了,这事就交给我好了!”

  随手一托,黄天化的尸身就这么凭空飘了起来,然后飘到了玉玄面前,老道士一挥袍袖,那本来并不多么宽大的袖子陡然变得极大,直接将黄天化的尸身给罩了进去,随后叶文就觉得眼前一花,眼前哪还有黄天化的尸身,而玉玄那袍袖也是原来那般大小,好似刚才的事情是他眼花了一样。

  “这袖里乾坤的法术,倒是真方便!”

  东方的修士一般都有几分手段用来装东西,一般修道的高人修为足够后,都会懂得这袖里乾坤,只不过这法术想要使得这般行云流水,挥洒自如,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而一般的修士,还是习惯使用宝囊之类的器物挟带东西。

  而叶文这边感叹着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学一学这招的事情,那头玉麒麟陡然睁开眼睛,瞪着眼睛看了看玉玄,吱牙咧嘴的发出一声低吼。

  叶文晓得这麒麟是担心自己的主人,便走过去将事情大致的与这瑞兽一说,然后问了句:“你可要一同回去?”

  麒麟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趴那里又不舍的看了眼玉玄的袍袖,后摇了摇自己硕大的头颅。

  它也晓得自己跟随着回去也没意义,毕竟黄天化已经死了,自己守护着其尸身这么多年也算是对的起自己这位前主了,根本没有必要巴巴的赶到黄家,上赶着去给黄家的其他人当坐骑——麒麟也是有傲气的。

  所以思考来去,这麒麟觉得就这样别过也算是了了一段主从缘分,便重趴回去,又瞧了一眼玉玄之后闭上眼自顾自的休息了。

  叶文拍了拍麒麟的头,然后发现这麒麟竟然瞪自己,就尴尬的收回了手:“既然如此,你就先随着我身旁,将这一身伤养好再说吧!”

  麒麟想了想,后点了点头,重又闭上了眼!这次叶文碰它的头它却没有睁开眼睛瞪他了。

  几句话的功夫,便将事情交代完毕,等到叶文回过头的时候,那玉玄道人已经没了影子。

  “道长见师父和那麒麟说话,就变成一道光转眼就没了影子!”宇文拓刚才就看到一道光华闪过,随后就不见了玉玄道人的身影,这才晓得这帮神仙的手段可要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夸张,这老道当初要真想甩掉自己,怕是自己根本就没有追上来的机会吧。

  这么来看,这老道人品还是不错的,该他的事情倒也不会推辞躲避。

  见叶文转回头,宇文拓不免就多问了句:“师父,我以后也能这样吗?”

  知道他是想问那驾光而去的法术,叶文倒是不用多想,直接就道:“本派自然有御剑飞行之法,只要你勤加修习本门功法,早晚都能够学到的!”

  “御剑飞行?”宇文拓一脸兴奋,那摆了个踩滑板的姿势:“应该很帅吧?”

  叶文一脸鄙视:“谁告诉你御剑飞行是踩着剑飞了?如果你想玩滑板的话,倒是可以让你郑师兄单独给你打造一件法宝!”

  宇文拓尴尬的抓了抓头发,不晓得这御剑飞行不是这样的话那应该是什么模样,后还是叶文道:“等天亮了你就晓得了,为师自会带着你飞!”

  他们此番出来是为了寻找星辰沙,如今破事碰到了一堆,正事却是一点都没有进展,这也让叶文有点头疼。

  半天没有出声的阿尔忒弥斯就坐原处没有插话,她倒不是听不懂,经常与东方仙界打仗,东方话她也是懂得的,只不过不想插口罢了。不过适才的一番对话她都听的一清二楚,虽然不是很了解所谓的入门派代表什么,但是拜师的大致意思还是了解的。

  上上下下又看了看那个少年,直看的宇文拓面红耳赤,这才转头对叶文道:“他身上带着的神力太过微弱了,真的能够变成强者吗?”

  虽然早就知道东方的修士都是由普通人修炼而成的,但是阿尔忒弥斯还是对这种事情不怎么相信,她一直认为那些东方修士本身就是拥有一些特别的天赋才会成为强者的,说白了就是她认为东方的强者也是和他们奥林匹斯众神一样是天生而来的。

  叶文笑了笑:“我当初可要比他弱多了!”

  这话倒是没有说谎,叶文当初一睁眼就被人打了个半死,床上躺了好几天才算能动,随后又将养了许久才恢复到正常。

  宇文拓虽然不曾修行过,但这一副肉身的强度,比叶文当初强了不知道多少。当时即便是叶文懂得了内功,怕是也无法保证能够打的过现只凭借肉身力量的宇文拓——前提是两人的技巧差不多。

  不过这番话阿尔忒弥斯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只当叶文是胡说,撇了撇嘴丢出一句:“这样的话我是不可能会相信的!”

  毕竟,现的叶文实力太强了,阿尔忒弥斯根本就不晓得叶文究竟强大到了什么程度,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叶文想要对她用强的,恐怕她没有多少反抗的余地。

  转过身,迈着高傲的步子回到了刚才她休息的地方,然后一脸可惜的看着被自己撕烂的礼服长裙,这件衣服她可是很喜欢的,不过如今却撕烂了一边,几乎成了高叉长裙。虽然可以缝补,但总归有了瑕疵。

  叶文见她这副样子轻笑了声:“到底是个女人!”然后招呼了一声:“不用可惜了,这样的衣服我还有很多,实不行我给你几张图画,你可以让奥林匹斯山上的裁缝帮你再做几件。”

  阿尔忒弥斯转头看了看叶文,没有说话,不过还是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了。

  见她这样,叶文也就没有继续和她攀谈,一转过头,就见到宇文拓这个收的弟子一脸惊奇的看着自己。

  “怎么?”

  “月亮女神是弟子师娘?”

  也怪不得宇文拓会这么想,叶文与阿尔忒弥斯的那几句谈话虽然平常,但却显示出了两人的熟稔。加上刚才他亲眼见到月亮女神对待男人是个什么态度,再与叶文这一比起来,差别可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额……不是!”

  宇文拓‘哦’了一声,却不放弃的又追问了一声:“是现不是?”现不是,不代表以后不是。

  结果被叶文一瞪:“乱问什么,这是你该打听的么?”

  宇文拓被叶文这一呵斥,才醒悟过来自己的师父虽然也来自地球,但终归不是那种可以随意打闹的朋友,师父是师父,终究不是师傅!当下恭敬的低头认错:“弟子晓得了!”

  “算了,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叶文见他这样,也算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他就是担心若自己和宇文拓说笑打闹,让他忘了自己是他师父,以及这里和地球不一样这个事实。毕竟宇文拓生活的那个时代,早就忘了这些规矩了,所以稍微敲打敲打,保持自己身为师父的威信。

  宇文拓偷眼瞧了瞧叶文,见师父的确不生气了这才松了一口气,便又问了下门派的事情:“师父,咱们门派都有哪些绝学?”

  叶文嘿嘿一笑,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看了看宇文拓:“咱们蜀山派的绝学还是不少的,至于你以后你能学到哪一个,却要看你自己的天分和究竟有多么努力了!”

  见到宇文拓一脸兴奋,叶文又道:“不过招数终究是死的,人才是活的!所以活学活用才是正经,切莫为了追求好强的招式而忽略了其间本质!”

  点了点头,一脸似懂非懂的宇文拓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究竟能否将这道理融会贯通还是未知之数。

  说了几句之后,宇文拓又问:“师父,咱们这里是要做什么?”

  “找一件东西!”

  “找东西?”

  “找一种特别的沙子……”叶文说到这里,便又将奥林匹斯的工匠之神正制造圣衣的事情说了一遍,结果惊的宇文拓什么似地。

  “黄金圣衣?”宇文拓眨巴眨巴了眼睛,看到叶文点头后迫不及待的问了句:“能不能给弟子一套啊?”

  “你?”叶文想了想,突然发现这事情也不是不行,正好这次圣战严重缺人,而宇文拓也需要锻炼,把这弟子丢进圣战里也可以历练历练。

  不过一想到自己弟子肯定会随自己学习功夫,到时候岂非会有一名使功夫的黄金圣斗士了?

  “应该会很有趣吧?”

  至于星座,叶文很霸道的就代替宇文拓决定了:“天秤座的黄金圣衣就交给你了!为师还会传授你相应的招数!”

  宇文拓一脸不爽,他并不怎么喜欢天秤座圣衣的造型:“庐山百龙霸?”

  “错!是降龙十八掌!”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