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海皇现身


  叶文蜀山的时候倒是见到过星辰沙,这种沙子与普通沙子外型上没什么区别,唯一的特别之处就是会散发出如星光般的微弱光芒。

  如果数量很少的话,那么一样很难会被注意到,可是若抓一把星辰沙手上,那么还是很难忽视的。

  宇文拓的脚上裤腿上都沾了不少,所以才叫叶文看到,惊诧的转过头与同样意外的阿尔忒弥斯对视了一眼,然后嗖的从躺椅上跳了起来。

  他们两人都没有再去管宇文拓,而是走到了水边,低着头看着随着海浪时隐时现的细沙,这时候叶文才发现,这不停被海浪冲刷的沙子里,竟然参杂了许许多多的星辰沙,只是因为被普通的沙子掩盖住了,所以一直没有注意到。

  往前走了几步,一直走到海水没过了小腿的地方,弯下腰抓了一把沙子后,叶文发现这一吧沙子中的星辰沙比刚才那里还要多了许多,再往深处走了一些,一把抓起来的却大半都是星辰沙了。

  “感情这星辰沙是海里面,难怪天上飞了这么久,始终没有找到!”

  回过头,阿尔忒弥斯就站海边遥遥打量着叶文,并没有下水,不过看到叶文每一次弯腰都会抓起一把泛着点点星光的沙子,月亮女神也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并且露出了一个笑容。

  找到了星辰沙,就意味着他们可以离开了,唯一希望的就是这个星辰沙的数量能够让他们满意。

  不过就目前来看,应该可以满足他们的要求了!

  此时的叶文一边用手水底抓沙子,一边用琉璃双瞳观察这一片海域,后惊讶的发现,这座海岛周围水面下的沙子,都是自己苦苦寻找的星辰沙,数量之庞大让他感到咂舌。

  站海水之中,叶文又四下打量了下,同时利用琉璃瞳的力量,将自己的视线往远处延伸了出去,结果发现离海岛超过一百米距离之后,水面下虽然依旧有沙子,但却一点星辰沙也没有了。

  同时,自己脚下这片范围到一百米距离之间,几乎所有的沙子都是自己要找的星辰沙,根本就不需要再去仔细的筛选。

  “难道这个海岛就是所谓的星辰岛?”

  实际上叶文刚才就有这种猜测,但是他却隐约觉得事情好像不是这么简单,转过头往海滩上去瞧,结果这一看让他是吃惊。

  一直被他忽视的那片白沙滩上的细沙竟然也都是星辰沙,只是其中蕴含的星辰之力并不如水面下的这些来的明显,所以他一直没有发现。

  “找了这么久,没想到就眼前!”

  尴尬的撇了撇嘴,叶文挥手间就用贝瑟芬妮之戒装了好多星辰沙,而这一片水域下面的星辰沙数量多到了恐怖,纵使叶文四处划拉,装了好多但是依旧有数之不的星辰沙静静的待原来所的地方。

  趟着冰凉的海水回到岸边,叶文冲阿尔忒弥斯点了点头:“应该足够了,我装了可以将奥林匹斯山都铺成沙滩的星辰沙!”

  实际上他说的有点夸张了,奥林匹斯山又高又大,就算他将这一片海岛周围全部的星辰沙都装走,恐怕也无法将山顶都铺成沙滩。

  不过他也的确装了许多,不但制造圣衣和阿尔忒弥斯那几件武器的材料有了,他还会富余下来很多,可以直接带回蜀山。

  阿尔忒弥斯笑了笑,没有说话,不过旁边却传来一个很好听的男声,非常的带有磁性:“如果想要将奥林匹斯山都铺成美丽的沙滩,那么只这点是不够的,你需要去找多的星辰沙……”

  叶文眼皮一跳,竟然不晓得什么时候多出一个人来,立刻一转身,就看到一个精壮的中年男子,赤着上身,然后就那么踏海面上看着他和阿尔忒弥斯,手上的三叉戟和头上带着的如王冠般的头饰直接就告诉了众人他的身份,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几乎将宇文拓浑身发寒,有一种膜拜的冲动。

  玉麒麟倒是表现的很正常,甚至还能够弓着身子吱牙咧嘴的表示自己的不爽,同时还用尾巴一划拉,将渐渐有点招架不住的宇文拓给甩到了自己的身后——宇文拓虽然天赋出众,身体是特异,**中还蕴含着雷神神力,但终究才刚刚开始踏上变强的道路,目前根本没有直面波塞冬的能力,能够支持这一阵,已经是很不错的表现了。

  躲玉麒麟身后的宇文拓终于可以看清楚周围的情况了,发现月亮女神虽然依旧站原地没有动作,但是手上却多了一柄泛着月白光华的猎弓,虽然没有拉弓搭箭,也没有露出★★什么的,但是那种戒备之感还是一望就可知晓。

  相比起来,自己的那个师父显得倒是轻松的多,非常自然的站那里,微微比阿尔忒弥斯站的靠前半步左右,然后很是淡定的看着站海面上的海皇,一开口就是:“晚上好啊!”

  那种非常自如淡定的语气,让宇文拓怀疑自己师父的下一句是不是:“吃饭了没?”,简直就和邻居谁谁家老谁谁打招呼一样,而不是和一位名震仙界的海皇大人说话。

  波塞冬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不过还是叶文身上多停留了几眼。别人瞧不出来,海皇还看不出来?别看叶文只是比阿尔忒弥斯只是多往前了小半步,可就这小半步,就几乎将自己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给接下去了大半,后压迫到阿尔忒弥斯身上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否则他全力散发气势,完全可以让这位月亮女神直接崩溃,进而成为自己的玩物。

  至于前些阵子所发生的事情,虽然不是全部都清楚,但心底多少还是有个底的,当时他就已经确定,自己那个没用的儿子肯定无法得逞,只不过没有想到自己那儿子倒是有几分小聪明,竟然找来了塞壬帮忙。

  唯一的意外就是,塞壬也没能够成功,甚至还丢掉了自己的性命——身为海皇,这一片地界所发生的一切都会被他知晓,加上大海特殊的情况,爱琴海上几乎到处都遍布他的耳目。因此塞壬一死,他很快就接到了消息,确定自己要是不出手,估计这美丽的猎物就会从眼前溜走了。

  只是……

  “东方人,你比我预料的要强!”叶文的实力的确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他是没怎么将这个东方人放眼里的,主要的原因就是东方的强者究竟有谁,他心里大概都有个谱,这么多年下来也大致的见过了,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叶文的名号。

  所以,叶文海皇眼里就是一个无名小卒,顶大天了就是一个近冒出头的人物,就算有几分实力,也是有限。

  没想到,就是这个没被他放眼里的家伙,如今却能够直面自己而依旧从容,并且将那个很是不好对付的塞壬也给轻易的干掉。

  而且这个男人的胆量也不差,面对自己这个海皇的时候,还敢站到前面来:“看来,你是准备靠自己的实力来保护自己的妻子了……”

  宙斯将月亮女神嫁给叶文的事情他自然知道,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他的眼里和一个男人为自己的女人出头没什么区别。

  叶文站这里,看着对面啰啰嗦嗦说个没完的波塞冬突然有一种荒缪的感觉,转过头问了一声:“这老家伙一直都是这么啰嗦的么?”

  他没有特意的大声,但是也没有收敛声音,因为就算再收敛,这么近的距离下,一样无法逃过波塞冬的耳朵,还不如干脆一点呢。

  这话一出,阿尔忒弥斯一阵错愕,随后竟然没忍住笑意,嘴角不停的往上勾起露出了一个很是灿烂的笑容。

  而对面的波塞冬却是一脸寒霜,看着叶文的时候恨不得一叉子将这小子刺个对穿,然后丢海上暴晒上几十上百年——反正这些东方修士的生命力也很顽强,晒个上百年也不见得会死。

  其实叶文会这么不客气,也是看清楚了这个局势,海皇波塞冬既然已经明目张胆的站出来了,那自然是有恃无恐,并且对身旁的这个女神志必得——这种情况下,怎么想他这个月亮女神的未婚夫都不会有好下场,也就是说两人之间根本就没有缓解的余地,这样的话他也没必要和这位海皇大人好好说话了,反正双方的立场已经确定了,是敌人无疑。

  双方又对峙了一阵,只见波塞冬突然挥舞起了自己手上的三叉戟,叶文脚下的海水突然像是有生命一般卷住了他的双腿,然后又有几道水箭化作一杆杆长矛,从四面八方刺向叶文。

  这攻击来的毫无征兆,而且速度极快,是从四面八方攻来,几乎没有躲避的可能,这种情况下要么硬接下来这一招,要么就这一次攻击下死无全尸,根本没有别的可能。

  叶文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几乎是察觉到脚下的海水有异样的同时,他就第一时间做出了应对。

  玫霞荡真气瞬间爆发开来,就海水长矛刺向叶文的同时,玫霞荡真气就如火焰般猛然爆发开来,那赤霞一般的劲气叶文身上不住的翻腾,散发出来的恐怖高温一瞬间就将周围的海水给蒸发的一干二净。

  随后叶文纵身往后一跃,避过了紧随后的第二波攻击,不过波塞冬这一招果然不好接,叶文虽然没有受伤,但身上这套长袍也被这密密麻麻的长矛给刺了个千疮百孔,长衫几乎变成了一套洞洞装,叶文穿身上,倒是显得有几分狼狈。

  一跃回到了沙滩上,叶文看着一边已经耷拉到了手肘,另一边只靠着还残存的一部分吊自己身上的长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后一件长衫,又毁了!”

  他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衣服不够强,若是弄一件法宝般的衣衫不但可以增加防护能力,同时也能保证自己与人搏杀的时候不用为自己的衣服担心了。

  随手一撕,勉强挂身上的长衫被叶文扯了下来顺手丢到一旁,只穿着一条长裤——还挽着裤腿(刚才长衫的下摆绑腰间),上身的里衣也被叶文这一下顺手撕掉,露出了那不算精壮,但却很是匀称的上身。

  “这个造型,似乎不怎么适合我!”

  低头打量了下自己,叶文也不唤出紫宵剑,直接一步跨出,跨步的同时将右拳往腰腹那里一收,紧接着借着前冲之力拧腰摆臂,直接就是一记冲拳对着波塞冬轰了出去。

  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人还沙滩之上,但是等到一步跨出的时候,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沙滩上就已经没了叶文的影子,而不远处的海面上,波塞冬立刻感觉到一股迫人的压力迎面袭来,几乎没有多想,立刻就一歪身子向旁一躲。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一个并不大但却带着恐怖力量的拳头出现了波塞冬的眼前,直取海皇的面门而来,若不是他动作够快侧身躲了一下,这一拳就能叫这位海皇大人明白什么叫做满脸桃花开。

  这一拳,叶文没有使用什么功夫,乃是当初蜀山上与杨戬比试时,从二郎真君那一拳中领悟出来而得。

  没有什么招数变化,也没有什么奇诡的特异劲气,就是凝聚了周身功力,然后用全部的力量,用快的速度一拳轰出去。

  当初杨戬一拳轰出,快的叶文连躲都来不及,只能凭借一身精妙功法强行硬接,勉勉强强接下了杨戬那一拳。

  今次换叶文来使,面对的却是威名赫赫的海皇,终的结果自然也是不同,叶文这一拳威力速度已经不俗,但海皇还是能够躲开,可见波塞冬的实力之强横了。

  而且,波塞冬不仅能够躲开,还能够做出正确的应对,手上三叉戟一转,周围的海水得到响应一般的凝聚出了无数道水箭攻向叶文的同时,三叉戟本身也借着这一转调整好了方向刺向了叶文的小腹。

  这一刺让叶文的脸色立刻就是一阵发绿,暗骂了一句:“歹毒!”,然后无视那无数道刺向自己后背的水箭,非常干脆的向后退去好躲过波塞冬这一刺?至于为什么?要知道三叉戟是有三个剑刃的,而中间长刃刺向叶文的小腹的同时,两旁的短刃恰好一上一下,上面的暂且不提,下面那根若是刺中了……

  至于身后那一片水箭,叶文运转星河气旋,背后就产生一条散发着紫色光华的星河,转动的时候直接将那一片水箭也给拽进了星河当中,再也无法对叶文构成威胁。

  海皇看到自己接连几招都被叶文接下来,也觉得有点丢人。想他堂堂海皇,竟然连这个没什么名气的家伙都打不过,以后传出去岂非被人笑话死?

  心中一怒,手上劲力又大了几分,三叉戟遥遥一指,也不见有什么其它的动作,竟然就从那三叉戟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能量径直轰向了叶文。

  这一下几乎没有给叶文什么反应的时间,从波塞冬抬起三叉戟到那股力量攻到面前,连一秒都没到,这速度比当初杨戬攻向他那一拳还要快上几分。

  可以说,到了此时叶文才算是领略到了海皇的真正实力,几乎与刚才是两个档次的攻击让叶文眼神一凝,瞳孔都不禁一缩,双掌齐齐往前一拍,而随着他双臂的这个动作,这一片寂静当中竟然陡然响起一阵清晰无比的龙吼,叫一旁观看着的宇文拓也是一阵错愕。

  叶文这一招履霜冰至与以前所用又有不同,当初他使用降龙十八掌的时候,劲气化形,掌上好似带着一条巨龙般,一掌拍出,巨龙狰狞咆哮着就飞了出去。

  这一次却只听闻龙吼,不见巨龙,双掌间也是平平无奇,几乎不见任何异状,但不代表这一掌威力就差了,只看叶文双掌向前一拍,随后就与波塞冬施放出的那团能量撞了一起,一团可怕的巨响几乎叫宇文拓失去听觉,那种感觉就好像一颗炮弹身旁爆炸了一样。

  紧跟着爆发而出的四散劲气将那片海水都给逼到了一旁,就连水面下的沙子也被这股可怕的劲力压迫出了一个深坑。

  这种异象竟然足足持续了半分钟,可见双方这一招中究竟使出了多少劲力,后劲气散去的时候,海面依旧没有恢复平静,一阵波涛汹涌好似暴风雨来临了一样。有不少被掀飞到了空中的海水落了下来,让这如暴风雨来临的景象加逼真了些。

  波塞冬寒着一张脸,看着傲立前方的叶文一阵默而不语,刚才那一招他可是没有半点隐藏,是真正的出了力了的,没想到还是被叶文凭借一双肉掌就给接了下来。

  这个东方人让他想起了一位天庭神将,那个家伙也是有着一副强悍无比的肉身,几乎怎么也打不坏,便是习惯了★★的奥林匹斯众多神明也对那人感到万分头疼。

  不怎么美妙的印象加上波塞冬也意识到,自己想要干掉叶文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算真的可以做到,那么他也没有余力再去抓阿尔忒弥斯了——再怎么样,阿尔忒弥斯也是奥林匹斯主神。

  也就是说,海皇波塞冬郁闷的发现,竟然无法达成自己此行的目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