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我怎么样?


  宇文拓可不知道自己就因为拜了叶文为师,间接的被雅典娜这位‘知名’人士当成了‘自己人’,若叫他知晓,恐怕他本人也会被吓一跳,然后说不准究竟是该高兴还是该慌张——雅典娜地球的名声也不全是正面的。

  一旁的叶文却没想那么多,只是微微闭上眼睛,感觉了一下这件刚刚制作完成的黄金圣衣,然后转过头对宇文拓招了招手,将他唤了过来。

  其实自从赫菲斯托斯将天秤座圣衣制作完毕之后,那耀目的光芒就将宇文拓的注意力完全吸引了过去,虽然他并不是特别喜欢天秤座圣衣的造型,可是能够获得一件黄金圣衣当自己的盔甲,这种事情也就是小的时候想过,谁能想到真的会有这一天?

  所以当叶文向他招手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很激动的,就连这几步路都走的好似飘起来了一样,然后带着激动的心情站了那里。

  随后也不见叶文摆手势念法咒什么的,只是随手那圣衣上一拍,天秤座圣衣就好像被叶文这一掌生生拍零碎了一样,啪的一声响后就化作了无数个零件,随后这些零件先后化作一道道的金光,直接扑向了一旁的宇文拓。

  宫殿中的众人都被这一阵光华给吸引去了目光,原本还准备和阿尔忒弥斯说什么的雅典娜也闭上了嘴,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说实话,黄金圣衣这个东西,哪怕是穿着的时候也是颇有华丽之感,而这一点是让雅典娜感到满意了,这种华丽到爆的装备合她的心意,哪怕实用性稍微差一点也无所谓,何况这黄金圣衣的实用性也还算不错。

  绚烂的金色光华一阵爆闪,紧跟着光芒一敛,再不如刚才那般刺目的让人什么也看不清楚,此时这殿中已经没了天秤座圣衣,而是多了一个身披金色铠甲的年轻人。

  宇文拓站原地,低着头看着自己身上盔甲以及双臂上的盾牌——叶文画这些圣衣图纸的时候,选择的造型是冥王十二宫时期的黄金圣衣造型,他认为那个版本的圣衣是完美华丽的,比早先老版的圣衣有棱角,并且也能凸显使用者的强壮;同时又比后来出的那个版的线条流畅。

  因为这个选择,天秤座圣衣的两面盾牌就都挂了小臂上,而不是左手小臂右面挂肩膀。

  当然,这两面盾牌除了如原本作用中那样可以拉出一条锁链当做武器丢出去以外,里面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可以存放兵器。

  宇文拓虽然将要和他学习拳脚功夫,但是谁晓得这个弟子会不会喜欢使用什么特别的兵器?加上叶文已经得出了结论,这小子肯定和那个雷神托尔有几分关系,而众所周知的就是,那个托尔是用锤子的……

  如果想用别的兵器倒是不用这么麻烦了,天秤座圣衣自带长枪(三叉戟)、三节棍、双节棍、拐、剑等兵刃,足够他使用了。

  叶文上下打量了一下宇文拓,看着这个弟子一身金甲,周身依旧散发着如太阳般的金色氤氲,他晓得这是圣衣本身所蕴含的小宇宙散发出来所形成的,并非是自己弟子的力量,也就是说宇文拓目前根本就控制不住这件圣衣,他眼下能够将圣衣穿身上,还是因为叶文的缘故。

  “向我挥一拳!”

  宇文拓一脸疑惑的看向叶文,他自从穿上这件圣衣后,就有一种奇特的感觉,有一种骤然拥有了强大力量的感觉,同时又有一种这种感觉不受控制的诡异别扭感,与此同时自己肉身里隐藏着的神力似乎也得到了一些宣泄,竟然又展现出来了一部分。

  诸般感觉参杂一起,让宇文拓有了一种错觉:自己变强了很多!

  此时听到叶文让他挥拳,心理面多少有点犹豫,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明白过来即便自己变强很多倍,恐怕也不会被自己这个师父放眼里,所以很是干脆的一拳挥出,直接攻向叶文的胸口——他还是不敢直接挥拳攻向叶文的面门。

  果然,他这一拳才挥到一半就再也无法前进了,一根并不粗壮甚至还显得有点纤细的手指点了自己拳头上,看起来一下就可以将其击溃的手指却好像世界上坚固的物体一样,任凭宇文拓如何用力,都无法让自己的拳头往前移动半分。

  而旁人眼中,却是宇文拓周身光芒大盛,随后踏步拧腰摆臂,一记带有莫大威势的直拳径直轰向了叶文,这一拳只看威势就知道威力不俗,恐怕就是一座巨石也会被这一拳轰成粉尘。

  可偏偏这一拳被叶文轻描淡写的接了下来,而且相比起宇文拓身上那惊天动地般的气势和各种炫目的光影效果,叶文只是平平淡淡的一抬手,伸出食指而已,就这样接住了宇文拓的一拳。

  两个人保持这个姿势约莫十秒来钟,宇文拓感觉到自己浑身的劲力都宣泄了一干二净,再想要挥拳的时候,却发现浑身上下的盔甲好似有千斤之中,自己连动弹都很是困难,不免一阵惊诧。

  只是他很快就想起,原著中对这圣衣的描述和自己眼下碰到的情况颇为相似,立刻就明白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看来你已经明白过来了!”叶文就站宇文拓面前,自己这个弟子脸上的表情变换他自然瞧的清楚:“别看你已经穿上了这件圣衣,但是想要真正发挥其威力,以你现的实力是不够的,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你要努力的修炼才行!”

  “是的,师父!”

  叶文点了点头,这个弟子虽然是个穿越者,但是目前来看倒不是个脑残,没有真的以为自己多么的高人一等,对他这个师父也算尊敬,总体来说还是让他比较满意的:“那么,接下来一段时间,你就不要脱掉这件圣衣了,平日里穿着它练功,也算是一种适应!”

  宇文拓想到自己以后连走路都要抗着这一套圣衣,不免露出几分苦涩,不过想到自己很有可能拥有超人一般的力量,他也就释然了:“不吃点苦,哪里来的好处?”

  至于此时的他究竟能不能穿着这一身圣衣正常移动,叶文倒是不担心,这个小子身体里蕴含的神力拥有让叶文惊叹的效果,似乎每时每刻都淬炼着这个弟子的肉身,而且从刚才那一拳的力道他就察觉出来,宇文拓的力量远超常人,即便是一些修行中人也不敢轻易硬接他这一拳。

  换句话来说,宇文拓虽然看起来是个凡人,而且也没有接受过任何锻炼,但实际上他与凡人有着很大的区别,用奥林匹斯这片地界的话来说就是,这丫是一个半神之体,是拥有一部分神明力量的人类。

  这样的存,穿一件黄金圣衣走动还是没有问题的,哪怕这件圣衣并没有承认这个家伙为自己的主人。

  就这么片刻的功夫,赫菲斯托斯又将阿尔忒弥斯的两件武器给淬炼完成,月亮女神正赫菲斯托斯的旁边把玩着两件崭的兵器,同时还拉起利达尔-群星之怒★★一道魔法箭矢。

  群星之怒所释放出来的魔法箭矢就如天上的流星一般,闪烁着璀璨的星光,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将这略微显得有点昏暗的大殿给映照出一瞬光明——命中目标后,这点光亮就消失了。

  有了这张弓,阿尔忒弥斯基本不需要再考虑箭矢的问题了,而且这张弓所凝聚出来的魔法箭矢也不需要消耗她半分神力。

  同时,那一对埃辛诺斯战刃也让阿尔忒弥斯很满意,只不过这对兵器她恐怕没有太多机会使用,多的还是使用群星之怒来与敌人搏杀——她可不怎么习惯将对手放到自己面前来,何况阿尔忒弥斯平时的穿着习惯,也不适合使用埃辛诺斯战刃这种兵器。

  把玩了一番,看着埃辛诺斯战刃上散发出来的柔和光芒,与原版的绿色光芒不同,阿尔忒弥斯的这对埃辛诺斯战刃经过了赫菲斯托斯的改良后,散发出来的是如月色般的淡黄光华,柔和不而且不刺眼。

  将这对兵刃提手上的时候,阿尔忒弥斯那洁白的肌肤上似乎笼罩上了一层光晕,旁人瞧去多少有点朦胧的感觉,让美丽的月亮女神又添了几分神秘。

  “不错!”

  阿尔忒弥斯顺手挥动了一下,发现这对战刃虽然看起来庞大而且有点钝,但是实际上使用起来却很适合挥动斩击,加上锋利的刀刃,几乎可以破开一切她想要破开的物体,这种威力让阿尔忒弥斯很是满意。

  虽然这对战刃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但只这点已经足以让阿尔忒弥斯满足了,毕竟这是一件近身战武器不是?

  伸手战刃上一抹,阿尔忒弥斯右臂上的那个如月亮般的臂环微微散发出了一丝光芒,随之其手上摸着的两套兵刃都消失不见——叶文这才知道,原来阿尔忒弥斯右臂上的那个臂环,就是她平时用来存放武器的东西,他还一直以为那个臂环只是单纯的装饰品呢。

  转过头看了看叶文,微笑着的阿尔忒弥斯难得的冲他点了点头:“你赔偿给我的东西让我很满意,那么事情就到此为止了!”

  然后转过身,留下一个美丽的背影慢慢的从众人眼前消失不见。

  雅典娜看到阿尔忒弥斯走了,这才转过头看向叶文,脸上还摆出一副惊讶的表情:“难道你还没有将这个女人摆平?”

  她是真的有点惊讶,本来看叶文和阿尔忒弥斯相安无事的回来,说话的时候也比前几日亲密了不少,她还以为叶文这个来自东方的强者已经征服了那个高傲的女人——毕竟一男一女跑到爱琴海上独处了半个月,说没发生点什么雅典娜还真不相信。

  但是直到此时,她才惊讶的发现,叶文还真的什么都没做,否则阿尔忒弥斯绝对不可能这么潇洒的留下那么一句话,然后昂着头一脸高傲的扭头离去。

  叶文一脸郁闷的看着雅典娜,实弄不明白这个智慧女神究竟是搞什么花样,难道她巴不得自己将那位月亮女神推倒?这样对这个家伙又有什么好处呢?

  想来想去也想不到答案,叶文决定还是不要继续折磨自己的脑袋了,继续看着赫菲斯托斯进行着自己的工作,慢慢的将剩余的黄金圣衣一一完成,这十一套黄金圣衣摆那里,散发着的光芒几乎让这昏暗的作坊变得如正午一般明亮,尤其是十一件圣衣摆一起的时候,就如正午的太阳一样,根本叫人不敢直视。

  就只有雅典娜站那里,眯着眼睛微笑着看着这十一套艺术品般的圣衣感叹了一句:“真是完美啊!”

  叶文没有说话,而是转身带着宇文拓准备离开,他陪着阿尔忒弥斯像是傻瓜一样海上飞了半个月,此时回到奥林匹斯山,想做的事情就是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休息。

  毕竟爱琴海那地方虽然美丽,但他又不去度假的,这半个月来着实不怎么好过,整天四处奔波的让他有点疲乏——不是身体上,而是精神上的。

  同时,接连与塞壬和波塞冬交手,即便没有什么损伤,但多少还是耗费了些力气,同时他也要好好思考一下,再碰到波塞冬这样的对手应该如何应付。

  奥林匹斯山上,虽然与波塞冬差不多的强者不多,但是也不是没有。加上阿波罗那个实力同样不弱的妹控,自己的日子其实并没有那么好过。

  宇文拓没有说什么,只是老老实实的跟叶文后面,倒是雅典娜也跟了过来,让叶文略微有点惊讶。

  一路上,没有人主动开口,玉麒麟则是闭着眼睛,任凭叶文用紫气天罗将它托空中带身后,那副模样真是要多惬意就有多惬意——加上叶文时不时回头喂它点灵丹妙药什么的,玉麒麟的伤势恢复了不少,加上又清洗干净,此时瞧着已经渐渐有了神兽的威风模样。

  只不过比起强壮的时期,瘦骨嶙峋的玉麒麟看起来还是有点可怜,不过宇文拓倒是很喜欢与这头麒麟黏糊一起,叶文瞧眼里,估摸着是自己这个徒弟还没放弃将这头麒麟收为坐骑的打算,不过他倒是也乐见其成便由得他去了。

  叶文猜的倒是没错,宇文拓现一脑袋寻思的都是自己穿着黄金圣衣,跨下威风凛凛的玉麒麟,然后手上再拿点什么比较霸气的兵刃,这威风凛凛的卖相只往那一立就能吓住不少人了吧?

  只是玉麒麟有自己的思想,想要收服为坐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宇文拓只能努力的和玉麒麟凑近乎,希望能够趁着它虚弱的时候加深一下感情,这样等它好了的时候,估计也不会一门心思的想走了。

  不走,那就代表着他有机会,所以他还为了自己的目标而努力着。

  行了没多久,叶文就回到了自己奥林匹斯山上所住的那处宫殿,进去之后他还以为能够碰到申公豹那个闲人,却没想到只看到那头黑虎懒洋洋的趴那里晒太阳,申公豹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唉?这头黑虎是师父的坐骑吗?”

  宇文拓此时也看到了那头黑虎,相比起比较落魄的麒麟,这头黑虎显得就要威风的多了,哪怕它此时一副懒洋洋的,连眼睛都半眯着的模样。

  只是当它注意到玉麒麟之后,那对惺忪的睡眼猛的睁开来,然后仔细打量了下后竟然露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紧跟着站了起来,嚎叫了一声就往那玉麒麟身上扑了过去——看那架势倒不像是要攻击,而是看到了好友后想要扑上去来个热情的拥抱。

  叶文倒是不觉得惊讶,申公豹和黄天化都参加了封神之战,两人自然是识得的,那么他们的坐骑相互认识也不意外。

  意外的是……当这头黑虎扑过去的时候,玉麒麟竟然一脸不爽,然后微微一缩脖子,紧跟着猛的一仰头,头上的角非常准确的命中了黑虎的下巴,直接将扑上来的白額黑虎给掀飞到了一旁——空中滴溜溜转了好几圈,然后啪的一声砸了一旁的墙壁上,后还贴着墙壁缓缓的滑到地面,砰的一下仰天栽倒。

  “……”

  叶文将玉麒麟放了阳台上,让这家伙晒晒太阳,然后就不去管,又重蹦起来,一副讨好模样凑到玉麒麟旁边的黑虎径直找了个地方坐了下去。

  宇文拓还一脸惊讶的看着两头威猛的神兽阳台那边打闹(实际上就是黑虎围着麒麟转,玉麒麟则是闭着眼假寐),直到叶文说了句:“那头老虎是申公豹的!”这才猛的明白过来其中关键。

  见到弟子明白,叶文也就不再废话,重将目光放到了雅典娜身上:“那么,女神殿下,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雅典娜看了看叶文,竟然问了一句让叶文很是意外的话:“看来你对月亮女神是真的没什么兴趣!既然如此的话,你觉得我怎么样?”

  正将水果往自己嘴里塞的叶文被这一句话惊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然后憋了半天后才憋出一个字:“哈?”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