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比试


  回到奥林匹斯山上之后,叶文没有急着询问太多的事情,而是让张玲先将申公豹要的东西给取出来——这位分水将军要的药材还真不少,若不是张玲用储物宝贝亲自给送来,估计崔钧那葫芦上面能堆出一个小山来。

  申公豹此时就宫殿中休息,见到张玲到来就晓得自己要的东西到了,赶忙起身一一查看,后确定要的东西都,这才笑着对张玲道了句:“有劳姑娘了!”

  张玲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别的表示,好申公豹也蜀山上住过些时日,晓得这女孩就这么个性子,也不意,径直取出几种药材,然后对依旧趴那里不动的玉麒麟招呼了一声:“随我来!”

  玉麒麟虽然高傲,但是也明白申公豹喊自己是要帮自己疗伤,所以也没拿架子直接站起了身。

  经过这月余的修养,玉麒麟早不复先时的狼狈模样,虽然依旧显得瘦弱,但身上渐渐也开始长起了肉,不再是一副瘦骨嶙峋的可怜相了。

  它这渐渐一恢复,身为麒麟本就用有的不凡气势也渐渐显露了出来,宫殿中一些来往行走的侍女侍从们本来还没将这个长相奇怪,而且颇为落魄的怪物放眼中,直到近才渐渐有所改观。

  此时玉麒麟昂着头,大踏步的跟申公豹后面进了那间大的浴室——虽然叶文和申公豹的房间中也有单独的浴室,不过这座宫殿中还另外有一个较大的浴室,里面那个池子用叶文的话来说‘整个就一游泳池!’,看来申公豹是准备用那池子帮麒麟泡制药液,然后让这神兽泡里面疗伤了。

  至于奇遇的药材,需要炼制成丹药少不得还需要点工具,不过叶文现与工匠之神赫菲斯托斯关系还算不错,麻烦他打造一些炼丹的器具应该不难——何况申公豹本身也是道士出身,随身也挟带了一些简单的炼丹器具,赫菲斯托斯再帮忙打造一些辅助品也就足够了,所以倒不用怕没有趁手的家伙使用。

  等到申公豹和玉麒麟从视线中消失,叶文才招呼张玲坐下来,不过宇文拓还是一副死样子,站一旁装雕塑,若是不细看,可能真以为这就是一个装饰品。

  尤其是扣上了头盔之后,引文头盔的特殊作用,只能够看到鼻子下面的部分,可实际上就是这部分也不过是个假象,永远都是微笑着的面容也是制造出来的,并非代表了这人原本的表情——现的宇文拓,估计也露不出这种淡然的微笑吧?可能一脸苦笑容易摆出来。

  加菲进来后倒是不客气的直接蹦到了桌子上,然后眼睛水果上来回的游弋,估计是寻摸着哪种水果比较好吃一些?

  叶文对张玲招呼了一声:“你来之前,你师娘有什么嘱咐么?”

  按照他对自己两个女人的了解,肯定会交代一些事情的!而张玲也不是那种会什么也不说的性子,只要自己问,就能够得知自己想要的事情。

  果然,张玲坐那里很淡然的说出了一句:“师娘让弟子看着点师父,免得师父招惹来一堆莫名其妙的女人!”

  叶文有点尴尬,不禁苦笑了一下。他来这里之前还真没想过招惹女人,不过莫名其妙的就和阿尔忒弥斯扯上了关系,然后雅典娜还嫌不够乱的跑进来参合一脚,现这番处境要是让那两位知道了,华衣可能不会说什么,不过师妹八成又得吃醋。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张玲继续道:“师娘听说了奥林匹斯众神的某些名声之后,就非常不放心,所以才会叫弟子前来!”

  “所以你才会说亲自将东西送来!”是肯定而不是疑问,叶文本就纳闷张玲怎么会这么积极,居然主动要将东西送来,原来根由这里!

  不过,若是派人来看着自己,张玲似乎并不是一个合适的选择?因为这丫头性子有点冷,而且好似对什么事情都不怎么上心,就算派来了看到自己和哪个女人走的近了估计也起不到什么作用,至多就是回去如实与自家两位夫人报告一下。

  与其派她来,还不如让李逍遥过来,起码这小子英俊潇洒而且颇有女人缘,还能帮他吸引一部分活力。

  不过仔细一想,叶文就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了。

  蜀山上那些弟子,要么是修炼的紧要关头,要么就是蜀山上面有事情忙着脱不开身,目前算来算去也就是张玲可以过来。

  也就是说,这丫头也是没有选择这个情况下的选择!

  “既然来了,也别闲着,你这个师弟正好缺个陪练,以后他每天修炼时候的对手就由你来担任了!”

  张玲依旧是一副淡然的表情,好像叶文说的事情和她没什么关系一样。不过总归是有了反应,慢慢的将手抬起,然后扶了下自己的眼镜,随后瞧了眼旁边显僵硬的宇文拓:“我知道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旁站着的宇文拓突然有一种光着身子立寒风之中的感觉,明明张玲的声音很平淡,而且声音也挺好听的。

  到了第二天来到斗技场之后,宇文拓依旧没有明白心中越发明显的奇怪感觉从何而来,等到看到张玲就这么站自己面前的时候,他还是一脑袋的问号。

  看了看自己,浑身披挂整齐,天秤座的黄金圣衣完整无缺的装备身上,而且连平时不戴的头盔也扣了头上,浑身上下挂了足足十二件武器(一共六种,每种两件),除此之外自己的护腕里还放着一对黄天化使用过的大锤,可谓是全副武装。

  再看看对面……

  张玲穿着一套黑底的水手服,那条短裙堪堪只能盖住大腿根部,过膝的黑色长袜与短裙之间还流下一截空白,而黑色的衬托下这一截大腿显白嫩,让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停此处。

  宇文拓咽了一口唾沫,暗道一声:“难怪被诸多狼友称为绝对领域,的确霸道……”

  脚上踩着一双棕色的平跟皮鞋,这都是标准配备了,而除此之外就是一副再平常不过的眼镜,以及那一头乌黑顺滑的直长发。

  “黑长直、水手服、眼镜娘……”

  宇文拓来来回回打量了一圈,有点纳闷自己师父是从哪里找来的这样的徒弟?难道仙界也流行这些东西不成?虽然他听叶文说过,蜀山派也是地球传承下来的门派,后来才举派飞升来到仙界,那么派中有地球来的弟子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可是这副装扮,实和他印象中的仙人扯不上半点关系,而让他意外的是张玲手中提着的那件武器——那也是张玲身上唯一一件看起来有杀伤力的东西了。

  竟然是一柄武士刀?

  “咱们门派这么国际化的吗?”昨天他就看到张玲手上提着这柄长刀了,可是那时候刚被加菲教训了一下,所以一直不敢正眼去瞅这个师姐,毕竟刚师姐面前丢了好大一个人。可是今天是要和师姐单练,自然要好好打量,这一次他才将目光放到了武器上面。

  正纳闷着,只见张玲用手扶了下眼镜之后,用那万年不变的声调说了一句:“出手吧!”然后就站那里静静的等着宇文拓出招。

  按照门派辈分以及修为实力,她这么做倒也无可厚非,只是宇文拓总觉得别扭,好像自己被人小瞧了一样。

  身为穿越者,后来也算是奇遇不断,心中多少有点傲气!叶文面前不敢造次忍了许久,后来又被一只小猫咪收拾了,心中多少有点憋闷,此时多少有点爆发的倾向,双手一翻,两柄大锤就被他握了手中。

  对于那对夸张的,明显就杀伤力十足的兵器,张玲倒是没怎么意,不过宇文拓竟然用一对大锤还是让她有点意外。

  竟然还转过头对一旁站着的叶文问了句:“不是用剑的吗?”

  叶文似乎是明白她问什么一样,笑了一声:“暂时没有合适的长剑,不过若是将那柄剑造了出来,估计还是会给他用的!”

  张玲叹了口气,好像就知道会这样似地,然后这才回过身面向宇文拓,此时宇文拓手持双锤已经冲到了近前,张玲随即不紧不慢的将长刀抽了出来,随手一挥,口中轻念了一声:“散落吧,千本樱……”

  “我去,不带这么凶残的!”

  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宇文拓还是能够清楚的听到张玲的声音,自然也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

  就他出声抱怨的同时,原本平平无奇的长刀陡然散成了片片粉色的花瓣,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将宇文拓给围拢了当中。

  “每一片花瓣都带有我一部分的绝对领域力量,你好竭所能不让这些花瓣打到你的身上,否则后果……”

  张玲的声音透过重重的花瓣传到了宇文拓的耳中,但是这还算清脆悦耳的声音所透露出来的内容却让宇文拓一阵心惊。

  “绝对领域?那是什么玩意儿?”

  他可不知道这东西是哪里的,虽然觉得有点耳熟,但一时半会肯定是想不起来了,何况那密密麻麻的花瓣看起来着实让他眼晕,眼下要紧的就是挥动双锤,将聚集起来轰向自己的花瓣给砸开。

  一锤砸上,聚拢一起的花瓣立刻就会被砸的散开,宇文拓见状立刻趁胜追击,紧跟着又是一锤,好砸开一条通路冲出这片花瓣形成的包围圈。

  可惜他忘了,这花瓣并不是说被他砸散了就不会再对他造成威胁,张玲的控制下,这些花瓣几乎都有了生命一样,即便一时之间被轰的散落开来,但却可以短的时间内重聚拢并且发动下一波攻击。

  宇文拓接连四锤,将花瓣形成的墙壁给硬生生凿了个洞出来,眼瞧着就要冲出来了,心中不免有点得意。

  而张玲也对这个入门的师弟竟然有这么恐怖的力量而感到惊讶,但是想要这么简单就冲出来,那也是不可能的。

  心念一动,同时一直垂两边的白嫩小手也接连做了几个手势,围拢着宇文拓的花瓣瞬间又变得快了几分,同时发动的攻势也加凌厉。

  就宇文拓高举双锤想要一鼓作气将通道打通的时候,花瓣分成了数股分别攻向了宇文拓周身数处要害。

  被逼无奈之下,宇文拓只好暂时变招,手中大锤一收然后顺势一抡,另一柄大锤也跟着补上一锤,这样可以保证连续两次攻击后这股攻来的花瓣会被彻底击溃。

  可是宇文拓到底还是小看了张玲,许是先前的那一阵攻击被他轻易接下之后,觉得这股师姐的能耐也就是如此了。

  却不料自己一锤抡出去的时候,早有另一股花瓣偷偷兜了一个圈子,就宇文拓第二锤还没来得及出手的时候,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轰了他手上握着的大锤上。

  张玲的这一击选择的位置很是巧妙,不但没有伤到宇文拓,而且还迫使宇文拓不得不撒手弃锤,因为锤子上传来的巨大力量让他根本就握不住,而如果继续强行握着的话,那么只有一个结果:手臂重创!

  没有经过多少锻炼的宇文拓还做不到死也不撒手这一点,身体上传来的痛苦感觉让他本能的就做出了选择。

  而就右手大锤离手之后,宇文拓左手那一锤也已经到了力竭之时,就他准备回锤自保,并且赶紧将那柄掉落的大锤取回的时候,就发现又是好多花瓣分别袭向自己,虽然堪堪躲过了前两击,但是后一下终归还是没有躲避过去,继右手大锤之后左手这一柄也被张玲的千本樱给击落。

  匆忙地上一滚,再抬头的时候发现两柄大锤已经没了影子,估计是被张玲用千本樱给移出了这个范围,看来自己信赖的双锤已经不能继续使用了。

  可武器没了,不代表今天的较量到此为止,张玲只是往叶文那里瞥了一眼,见自己师父不说话就继续发动进攻。

  身为一名动漫游戏通,张玲自然也对天秤座黄金圣衣有着详细的了解,知道这件圣衣本身就配备十二件武器,所以即便将宇文拓的双锤给缴获,也不代表这个师弟就没有了可用的兵刃。

  果然,凭借双臂上的盾牌又抗了几下之后,宇文拓立刻从后面抽出了一杆黄金长枪。说是长枪,实际上根本就是一根三叉戟,虽然不如海皇的那柄威武霸气,但也不是一般的武器能够比拟。

  看到花瓣又向自己袭来,宇文拓立刻挥起长枪,舞出片片枪影,双手是翻个不停好似盛开的花朵一样,那黄金枪简直就是变成了螺旋桨,即便是漫天的粉色花瓣也遮挡不住那片金光。

  宇文拓舞的正得意,只道这般严密的防守你没法了吧?却不料就这么一分神,双手间一阵巨震,整个手掌都是一片麻木,那黄金枪已经脱手飞出。

  仰起头一瞧,飞上半空的黄金枪才一到达顶点即将下落的时候,一个粉色花瓣凝聚而成的大手竟然随手一扇,那黄金长枪就嗖的一下飞出了老远——看来也被张玲给收缴了。

  仅仅是如此的话还不算什么,宇文拓随即就发现那粉色的大手竟然空中握成了拳头,然后竖起了拇指,紧跟着一转变成拇指向下的姿势,还冲自己摇了两摇……

  “可恶啊!”

  随手取出另一杆黄金枪……被打飞!

  取出三节棍……被打飞!

  用双节棍……继续被拍飞!

  把一对盾牌耍的和流星锤一样……依旧被拍飞!

  取出黄金剑刀法剑法齐齐抡出……无悬念,瞬间就被打飞!

  顺手一摸,气喘吁吁的宇文拓发现手边就只剩下一对拐,而此时周围的花瓣似乎也消散了许多,对面的张玲依旧站原地,不但位置没有变过,就连姿势都和刚开始比试的时候一模一样。

  这种无声的比试是让宇文拓脸红,不过他也敏锐的发现周围的花瓣不似初的时候那么严密,心下计议了一番之后,猛的往侧面一冲——那里是花瓣稀疏的地方。

  若只看此刻,只会认为宇文拓是想要选择硬闯,冲出这片花瓣阵然后再做图谋,可是叶文却发现这小子虽然往旁边冲去,但是眼神间却始终瞄着另一个方向。

  “唉?有意思,终于晓得动脑了?”

  正这么想着,就见宇文拓猛的一甩手臂,一对黄金拐竟然被他先后抛了出去,这对黄金拐本身也拥有极大的威力,此时被当做暗器扔出,自然也不容小窥,而那些花瓣也是本能的一聚集准备接下这一击。

  这样一来,花瓣不免就有些移动,本来不怎么起眼的空隙陡然变大了,宇文拓见到机会立刻一转身形,竟然用双臂护着脸部,硬生生从花瓣中冲了出来,然后抬起拳头一拳轰向了张玲。

  “可惜……对敌人缺乏足够的了解导致了终结果和预期有着天地般的差别!”

  宇文拓一脸无法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一条包裹着黑丝尼龙的腿,肚子传来的绞痛感告诉他这不是幻觉。

  随后眼前一黑,直接就晕了过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