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见不得人


  叶文现很想直接回头,然后将那个躲神像里面的女人一巴掌拍回奥林匹斯山去!

  “什么叫问我?我怎么可能知道?”

  雅典娜的声音叶文的脑海里响起,这也算是奥林匹斯山众神们所掌握的特别技能,传音入密有着类似的作用,就是不要让别人听到自己与某人之间的私密话:“不用怕,赫菲斯托斯锻造这几套黄金圣衣的时候,特意增加了与我之间的联系,只要你穿着这套黄金圣衣,那么想要找到我的转生体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什么意思?你就不能干脆点直接告诉我去哪找你的转生不就好了?”叶文很怕麻烦的,虽然雅典娜说黄金圣衣会指示他如何去做,但是他还是希望简单一点。

  何况就算有黄金圣衣指示,归根究底还是需要他四处寻找不是?他真没那个闲功夫到处乱晃——倒不是说他现有事情忙,而是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就要浪费他那么多时间,他不爽啊!

  “不,这样才有乐趣啊!”

  本来按照叶文给出的剧本,雅典娜的转生体并不会降生某个人家当中,而是直接以婴儿的形态出现他现站的地方,也就是雅典娜女神像的面前。

  得到神谕的教皇会提前来到这里守候,然后看到婴孩之后就会抱回去将其抚养长大,并且教导这个孩子一些相关的知识以及礼仪——其实这些事情几乎没有什么必要,因为孩子随着渐渐成长,身体渐渐成型,其体内属于雅典娜的意识就会渐渐苏醒,终彻底掌控这个身体。

  换句话说,就算这个女孩成长的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人格,也会雅典娜的记忆苏醒之后慢慢被取代,所以没有必要特意的进行专门的培养教导。

  不过考虑到这个身体本就是雅典娜降生下来的,所以会有这种情况也是无可厚非,不过眼下看雅典娜的意思,她是准备直接转生到普通人家了?

  “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你这样做对某些人很不公平?”如果雅典娜这么做,就等于剥夺某个人的灵魂然后霸占那人的躯体,虽然叶文的情况也差不多,不过叶文当时等于是捡了一个将死之人的尸身,所以心里也没那么多负罪感。

  可是雅典娜这是要生生的剥夺一个刚出生的灵魂的生存权利,虽然他知道奥林匹斯众神从来就没把普通人当回事过……

  虽然叶文也没有资格去批评这群奥林匹斯众神,毕竟这场将生命当做游戏来取乐的点子还是他出的,现的情况就好像是叶文一手将人砍成八块,另一边还抹着眼泪说:“你好可怜啊!”

  只不过相比起直接杀死一个生命,叶文还可以用:“这些人还是有活下去的希望的……”来告诉自己:“你并不是一个恶人!”

  “如果没有我,那么这家人一辈子也不可能得到一个孩子!”雅典娜好像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情一样:“不过,得到了孩子也不意味着这家人就会得到幸福……”

  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雅典娜的声音渐渐的微弱后消失不见,看来这个女神已经离开了圣域。

  结束了对话,叶文回头又看了一眼高达几十米的巨大雕像,暗中啐了一口:“就会给别人找麻烦!”

  转过头之后,大祭司那张布满了老人斑并满是皱褶的老脸让叶文的脸颊一阵***,这个老头子连走路的时候都需要侍从搀扶,真难为他一直能够恭恭敬敬,并且微微欠着身站自己面前。

  此时的叶文不但身穿全套的黄金圣衣,全身都包裹金色的铠甲之内,同时还戴着金牛座的头盔,开启了头盔中隐藏面容的效果——只能看到下半变脸,但实际上这半边脸也是类似幻想的存,永远都是挂着温和的微笑的表情。

  “先离开这里吧,然后和我说说目前圣域中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可以培养成圣斗士的人!”

  看了看周围,身旁的这几个人明显都是唯自己马首是瞻,那么他也没必要矫情,直接就接过了代表权就是。

  看到这老祭司将目光转到了自己身后的张玲身后,叶文随口就说了一句:“她是我的侍女!”

  话一出口,底下那群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依旧逃不过叶文目光的诸多祭司齐齐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恍悟表情,随即就不敢再将目光多停留张玲身上了,只是眼神间似乎还传递了什么暧昧的讯息。

  “这群家伙!”

  早就知道一些以祀奉神明为名的普通人,暗地里经常做一些比较龌龊的事情,但没想到就连雅典娜精心挑选出来,帮自己组建圣域的这群祭司当中也有这样的存,而且从刚才那一瞬间的事情就可以得知,这种家伙居然占据了圣域高层中的大部分席位。

  就这么一会功夫,叶文已经知晓了圣域目前的构成。

  原来雅典娜降下神谕之后,一直以雅典娜为主要祀奉神明的几个国家直接将本国中有威望的祭司给集合了起来,由他们负责圣域的建造,而这些国家则是出钱出劳力,因此才能够这么短的时间里搞出这么大的威势。

  而这些身居高位的祭司,其原本国家的地位比一国之主也差不了多少,而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俨然就是一土皇帝!

  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对于这圣域的建造他们倒也是很开心——原因无他,因为这里有利可图。

  除了能够为自己捞取声望之外,还能够抽抽油水,毕竟各国为了遵从雅典娜的神谕而建造圣域所出的资金,是一笔相当恐怖的数字,他们都不需要去大捞特捞,随便一点点油腥都是一个让所有人惊叹的可怕数字了。

  而且,大量的精壮奴隶也会聚集到这里,这又是一大笔客观的财产,无论是等圣域建造完成后由他们瓜分还是说直接将一些用不上的奴隶拿到市场上贩卖,还不都是随他们心意。

  可惜,雅典娜也不是白痴,她从一开始就表明教皇之位将会由她所派出的神使来选择,而不是由这群‘德高望重’的祭祀们自行推选,这一点让他们多少有点顾忌。

  所以现圣域的管理层,站巅峰的就是大祭司,手下有二十四名祭司组成的一个祭司团来负责圣域的诸多事务。

  原本定为圣域高统治者的教皇一位空置着,而且雅典娜还明确表示圣域中一些重要部门都将会由黄金圣斗士来担任——比如天秤座就担任了类似法官和武器部总管的职务。

  直到今天,还派了一个东方人来约束他们,要说这群神使心中没有点怨气,那也是不可能的,而如何处理这些情况,就要看叶文和申公豹的手段了。

  叶文是武力的保证,而申公豹……

  “不得不说,雅典娜那个女人选了一个非常合适的人!申公豹这家伙绝对是个合格的★★★!”

  由大祭司带路,叶文与其平行,身后则是宇文拓、张玲、申公豹几个人,再往后才是一众祭司们。

  从雅典娜的雕像所的平台来到女神殿,然后再往前走则是教皇殿,这里如今还只有地基,同时竖起了几根粗壮的巨柱,整座宫殿连雏形都没有,但依旧可以看出这座宫殿建造完成之后会是多么的雄伟壮观。

  大祭司那双浑浊的双眼不自觉的这宫殿上停留了瞬间,叶文虽然察觉到了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暗道一声:“雅典娜给我安排了个苦差事!”

  不过回过头一瞧,申公豹这个家伙居然已经和那群祭司凑到了一起胡侃乱侃了起来,稍微仔细一听,叶文就注意到申公豹的这些话虽然天马行空不着边际,但却这些人不知不觉间将这圣域的情况大致摸了个透彻——当然,也有可能是那群家伙故意泄露出来给申公豹知晓,或者是故意误导这位申大人的。

  究竟如何,叶文就没兴趣知道了,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就让申公豹去烦心吧,他没必要搀和进去。

  毕竟他本人并不擅长这些事情,何况他也不喜欢做这种事情!要让他来解决,那么就是一句话吩咐下去,要么照办,要么滚蛋!不听话?直接来个杀鸡儆猴!

  反正他有这个资本,又何必费那些力气?

  “不过看申公豹一副乐其中的模样,就随他折腾去吧,反正还有几十年的功夫,若他解决不了,大不了圣战开始前老子来个大清洗!”

  从教皇殿穿过,一眼几乎看不到头的阶梯就出现了叶文等人的面前,大祭司众人看到阶梯的时候纷纷露出一脸苦色,然后不少人望着另外一群站这片平台角落处的一群精壮年轻人犹犹豫豫。

  叶文本来很正常的向前走去,等他察觉到这群人的异样的时候,也注意到了另外一群人。

  那群精壮的年轻人个个都是一身壮硕的肌肉,身高也都一米九上下,全身上下只有下面包裹着一条并不是很大的布料,脚上踩着一双类似平底凉鞋一般的鞋子,除此之外身上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而大约每六到八个男子中间就会摆放着一个类似抬轿一般的东西,叶文转过头再看这群祭司不停的将目光那些轿子以及自己身上来回游弋,立刻就明白这群老鬼想什么了。

  以这群人孱弱的身体,想要爬过这漫长的阶梯,估计连金牛宫都没看到就累趴下了,想要来到女神殿那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帮忙——这群精壮的汉子,估计就是这群人的‘轿夫’了。

  “嘿!”

  叶文也不出声,只是抬轿往下走,他倒要看看这群祭司会怎么选择——他们看到叶文直接往下走,究竟是硬着头皮一起走呢?还是不管不顾直接上轿子?无论哪一个选择,都足以让他们纠结半天了。

  等到叶文踩几乎看不到头的阶梯上的时候,身旁依旧跟着那位老祭司——这老头倒是有几分决断,看到叶文半点迟疑都没有后居然一点都没有犹豫,直接就跟了上来。

  不过身后的那群祭司就没有他这种决心了,二十四个祭司中,有八名祭司唤过了轿子,然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派头上了轿子跟叶文等人的身后。

  与此同时,张玲大致的数了数之后,用传音入密的法门对叶文说了句:“师父,只有十九个轿子!”

  叶文没有吭声,只是自顾自的走着,不过心中也明白:“十九个轿子,身旁的老祭司肯定用一个,剩下十八个就是那二十四个祭司用的人用的!这么说除了这些人,还有六个人是比较强壮的?可以凭借自己的身体登上女神殿?”

  “不对,女神殿中肯定有祭司留守,也就是说会有几个身体还算健康的人,但不会是六个……”

  一路上盘算着,然后一副轻松的模样从还没建造完毕的十二宫走过,经过天秤宫的时候,叶文还对宇文拓说了句:“以后你就要住这里了……”

  看了眼连屋顶都没有的天秤宫,宇文拓苦笑了一声什么也没说,倒是身旁的老祭司插话:“两位大人的居处已经安排好了,这些宫殿建造完毕之前,就请暂居山下吧!”

  一个字一喘,看来他陪着叶文走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

  不过叶文可没有半点就这么完了的意思,继续大踏步的往前走,等到来到山下的时候,十九个轿子中有十八个都坐上了人,而唯一空着的那个应该就是身旁这位已经快要成烂泥的老祭司。

  “这老头子……倒也不是全然无用的废物!”

  顺手一拍,一道真气送进了老祭司的体内,这老头只觉得浑身一阵轻松,一股热乎乎的暖流自己体内转了几圈之后,他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虽然依旧没什么力气,但也不至于如刚才那般如死狗一样了。

  只这一手,就叫老祭司大为惊叹,心道了一声:“不愧是女神的使者,这般奇妙的能力恐怕只有神明才能掌握的吧?莫非这位大人是奥林匹斯山上的某位神明?”

  这么一想,就加庆幸自己一直坚持到了后,同时暗中鄙视了那十八个没有坚持下来的蠢蛋——神使大人都步行,他们却乘坐轿子,这简直就是大大的不敬,这等级森严的圣域当中,直接将他们全都杀了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好叶文还没有那么大杀性,只是淡淡的瞧了那脸如菜色的家伙(已经和快死了差不多的老祭司,被叶文轻轻一扶之后呼吸就变得正常,脸色也平复了过来,他们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白混了),然后给了大祭司一个:“你懂得怎么办的眼神!”之后就不管了。

  领着张玲等人踏进了早就为他们安排好的宫殿,叶文没再去管这群祭司的事情,不过等到晚上的时候,老祭司又专门过来了一趟,只说了句:“那些人已经回到他们应该回去的地方了!”

  叶文没说话,只是随手将一直扣脑袋上的头盔一摘,露出了那与西方***为不同的相貌轮廓,那老祭司眼底里闪过一丝惊讶之后,立刻低下了头,权当什么也没看到。

  “明天,就宣布圣域将要正式选拔圣斗士的事情吧,圣域的建造……保证现有质量的情况下,能加快速度就加快速度,如果不能就先这么地,等圣斗士的培训开始后,建造速度自然会提升……”

  老祭司有点奇怪,圣斗士的培训和圣域的建造有什么联系吗?

  叶文倒是给他解释了一下:“一名还培训中的圣斗士就可以独自将一根四人合抱的石柱抗到山顶上,等到圣斗士的培训走上了正轨,那么这些让许多人头疼的巨大石料,还会是麻烦的事情吗?”

  一句话,就让老祭司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同时也震惊于圣斗士所拥有的可怕力量——关键的一点是,圣斗士都是普通的人类,而不是以前出现的那些拥有神明血统的半神英雄。

  “圣斗士选拔出来后,训练的事情会交给天秤座,我会出发去寻找女神的转生,而这段时间里,圣域的大小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申大人会从旁协助你!”

  说话的时候,随手取出了一张画着什么东西的纸,老祭司虽然没有看清楚这位大人是从哪里取出来的这张纸,但是他依旧没有去询问。

  “照着这张纸上所画的式样制造一个带披风的肩甲以及面具,做好了就给申大人送去!”

  画面上,是一个可以遮住全部脸孔的金属面具,一顶造型华美的头盔以及一对带有可以遮住身体全部部位的披风的厚重肩甲。

  这一身,就是叶文给申公豹设计的装备了,一是可以保持神秘感,二就是隐藏住他那不同于此地众人的相貌。

  申公豹对此也没有意义,何况他身为天庭神将,跑来给奥林匹斯众神的下属机构打工的确有点丢人,所以遮住面貌倒也合他的意思。

  所以等到第二天,众多身体强壮的年轻人看到这一群所谓的女神的使者的时候,除了张玲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是露出自己的相貌的。

  为此,一些并不信仰雅典娜女神的年轻人不免嘀咕:“难道神使都是见不得人的?”

  ***

  一梦醒来成帮主?好事啊,但…却发现开的是青楼。

  有穿越者的福利,却发现…丫给的经常是《辟邪剑谱》《葵花宝典》。

  丁一带着憧憬带着野望,开始了他有点不同,有点淫/荡的仙侠之路。

  ---《参见帮主》书号2159742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