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被屠的小村


  叶文的离去没有惊动任何人,因为他是穿着杂兵的衣服离开的圣域,唯一知晓的就只有塞西莉亚……而告诉塞西莉亚的却是叶卡捷琳娜。

  对于这个特别黏糊自己的小家伙,叶文给出的理由是自己有一件很重要的任务要去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因此安抚住了这个吵闹着要和自己一起去的小东西。

  只是他没有料到,因为自己这个借口,让这个小东西他走后没多久,就成为了一名候补生——而等到宇文拓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小东西已经撅着嘴吧,以他的弟子的身份站他的面前了,连阻止也已经来不及。

  这些事情,叶文都不知道,虽然后来他通过留给宇文拓的通讯器得知了这些事情,也只能苦笑一声了事。

  “师父,您怀念圣域的生活吗?”

  出来已经两年了,这段时间,叶文几乎将圣域周围的地方都给转了一遍,然后一步步的往外围前进,如今他已经再次来到了极西的地方,从这里再往西面去,就是天堂神族的势力了……如果说东方人奥林匹斯的地界里没有地位,那么天堂神族的领地里,东方人就只有一个下场——被烧死。

  叶文没有兴趣跑到那里然后被一群疯子围观加围追堵截,所以他没有继续往西去的念头,来到这里之后,他开始调转了方向,向着北面前进。

  “圣域的生活……虽然无聊了点,但是足够清净,如今整天外面奔波,还真的有点怀念那种生活!”叶文将手中的烤肉撕下一个小条,然后递到旁边等着的加菲嘴边,看着这个小家伙将肉条吃下去,然后露出一副特别满足的表情。

  “师父可以回蜀山!”

  “做完这件事情,然后去奥丁神族那里查看一番,就差不多可以回蜀山了!”

  叶文的话反倒让张玲一愣,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的师父还真有回蜀山的想法,她还以为忙完这一圈之后,自己的师父会回到奥林匹斯山,然后一直等到一切麻烦都解决了才回去呢——麻烦当然是不可能全部解决的,叶文要做的就是天庭与西天佛界正式开战并且分出个结果之前,稳住奥林匹斯众神。

  或者就是蜀山派的弟子们实力大进,足以保护住门派了,叶文也没有必要继续和这群家伙纠缠下去了。

  “七年了……出来的也够久了!”

  七年的时间,对于他们这种已经与仙佛没什么区别的仙人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就如常人的七天差不多。可是叶文一直以来都保持着人类的习惯,加上他很少闭关,所以对时间还是很敏感的。

  “想一想,蜀山上现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吧?”

  “师父想知道,可以回去看看!”

  的确,以叶文的实力,一个来回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主要是叶文怕一回去,就舍不得再出来了!

  到处乱转,虽然没吃什么苦,但终究会想家的!蜀山,就是他现的家,也是他永远的家,何况这个家还是他一手创建起来的。

  “现短暂的分离,是为了以后长久安定的聚一起!这么想想就好了!”叶文说完这番话的时候,手上的烤肉已经一点不剩,全都进了那小东西的肚子里,看着这小家伙越来越圆,然后仰躺那里摸着自己如球一般的肚子,还一副很爽的模样叶文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该锻炼了,接下来的日子你就跟着我们走吧,不要再赖张玲的身上了!”

  小猫一听,立刻双手扶着头的两侧,张大着嘴一副:“不是吧?你一定是开玩笑是吧?”的样子,看来它根本无法接受叶文所说的话,可惜叶文随即拍了拍那圆滚滚的肚子:“如果你不想真的变成加菲的话!”

  吃完了东西,短暂的休息宣告终结,叶文和张玲继续着自己的旅程,不过才走了两步,叶文就冲身旁的小东西大骂:“不要学人用两条腿走路啊,混蛋!”

  “喵?”

  ……

  沿着边境线行走,一路上很少会看到什么人,因为叶文的前进路线基本上除了荒山野岭……就还是荒山野岭!

  但是人类的强大之处,就于任何的环境下,都有可能看到活的好好的人,叶文没有想到这人迹罕至的地方还能够看到人类的村落,只不过当他们出现村子里的时候,这个村子刚刚成为了过去式。

  满地的死尸,被绑缚临时搭建成的木头十字架上然后成为了靶子一样的存的凄惨尸体,被烧成了焦炭的尸体以及被砍的七零八落的碎块。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刚刚不久前所发生过的惨案。

  这如人间地狱一般的场景让叶文也有一点不舒服,尤其是那依旧还冒着烟气,散发着各种各样的味道的焦尸。

  张玲身为女孩子,对这些加敏感以及厌恶,用手捂着嘴的同时看了眼自己的师父,因为漆黑的斗篷将整个人都笼罩了其中,张玲没有看到自己师父的表情,但从身旁那一瞬间出现的真气波动就可以得知,自己的师父心情也不是很好。

  “看看还有没有幸存的吧!”

  叶文的眼力很好,一进村子他就看到了被立村子中央的一杆长矛,长矛非常稳的扎了地上,同时贯穿了一个婴孩的尸体,长矛上还挂着一块白布,上面用血书写了一句话:“异教徒的罪只能用生命来求取宽恕!”

  无论是叶文还是张玲,都认得上面的文字,而从这句话就可以看出做出这种事情的究竟是什么人了。

  “对于这个天堂神族,第一次产生这么强烈的厌恶感!”

  张玲走了过去,一直静静的握手中的长刀被她抽了出来,然后一刀斩断了那根普通材质锻造成的长矛。

  “天堂神族也许也很激进,但是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情……倒是那些毫无理智的信徒,才是灾难的源头!”

  看着张玲的动作,叶文也没有去阻止而是闭起双眼,然后用自己的神识去寻找!只是瞬间,他就死人堆里发现了一个幸存者,一个约莫十***岁,瘦弱非常的年轻人。

  走到那里,叶文没有做出任何动作,那堆得老高的尸体堆就自动的分开到了两旁,将掩盖底下的一个年轻人给露了出来。

  随后叶文转过身,往树林的方向走去,而那个已经没有任何知觉的年轻人就那么漂浮到了空中,跟叶文的身后一起进了树林:“这里就交给你了,暂时不要来打搅我!”

  “是的,师父!”

  张玲看了看四周,后发现以自己的力量虽然可以将这些尸体都处理干净,但是也要为此付出相当的时间,与其如此,还不如简单干脆一点。

  站村落的中央,张玲将长刀收了起来,然后连着刀鞘直接插了脚边,随后默默的运起了自己的力量。

  绝对领域——究极力量——大宇宙力量!

  重睁开双眼的张玲,眼瞳中似乎形成了一片璀璨的星云,随后一股奇异的力量充斥了她的全身上下,而随着她的手慢慢的抬起,这股力量渐渐的聚集到了张玲的手掌上,随后慢慢的扭曲并渐渐成型!

  “里百八式……大蛇薙!”娇喝声起的同时,火柱直冲云霄。

  已经深入到了树林中的叶文,只感觉到自己的后面突然袭来一阵夹杂着恐怖高温的热风,将身上的斗篷吹的一阵抖动。

  好他这斗篷也不是凡品,不但可以黑夜中有一定的隐蔽效果,就算是阳光充足的正午,别人也休想看到隐藏斗篷下的本来面目——这是奥林匹斯山上让那些裁缝制作的,同时让赫菲斯托斯帮忙增加的效果。

  “原来张玲的大宇宙力量是这么有趣的能力,还挺适合她的!”

  叶文虽然已经离开了村落,但是这周围的情况根本逃不过他的神识,村子里发生的一切他自然都知道,何况那冲天而起的火柱也不是可以忽视掉的存。

  将年轻人随手丢进了一条小溪当中,冰凉的溪水让这个年轻人直接清醒了过来,并且一瞬间就生龙活虎了起来,竟然恢复意识后的第一时间就拿起手边的一块鹅卵石,直接砸向叶文。

  可惜他的动作做到一半就被迫停止,整个人好像被定了半空中一样,不但无法继续前进,甚至连将双脚放回地面都做不到。

  “可……可恶……”

  诡异的情况竟然没有让这个年轻人感到恐惧,反而是一脸的不甘心以及可以让人疯狂掉的怒意。

  “你……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什么?”年轻人稍微愣了愣,随后就就明白过来并冷静了下来,不过当他勉强观察清楚了周围的环境之后,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些绝望:“我居住的村子……”

  “已经毁掉了,什么也没有剩下!你是唯一的幸存者!”叶文平静的陈述着一个事实:“你应该感到庆幸,如果不是我恰好路过的话,那么你也不可能活下来!”

  年轻人没有说话,只是咬着牙同时将手中的石块捏的嘎嘎作响:“那些混蛋!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叶文笑了,虽然谁也看不到:“年轻人,想要报仇的话,你必须拥有实力!常人所无法匹敌的实力。否则你所说的报仇,不过是一句笑话罢了!”

  年轻人已经冷静了下来,而叶文也非常适时的将他给放到了地上。

  禁锢自己的力量消失不见,年轻人整个人都虚脱了一样跪了地上,双手拄着地面,然后低着头看着自己瘦弱的身体:“我……我要去参军,我要战场上干掉那群混蛋!”

  “天真的想法……以你现的状况,就算是参军并且上了战场,那么除了被杀死之外,没有任何其它的可能!”叶文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年轻人,说实话,这个年轻人倒也不至于真的差到那种程度,不过终究还是瘦弱了一点。

  “那么……我应该怎么做?”

  年轻人迷茫了,他想要报仇,可是他没有力量!唯一想的到的办法,却被面前这个诡异的黑衣人给否定了:“难道你有办法吗?”

  “我……可以让你得到你想要的力量!”

  年轻人抬起了头,不过那带着喜悦的眼神中还带着一丝警惕。

  叶文出现的太诡异了,太突然了!而且,自己和这个人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谈不上有什么交情,对方救了自己可以说是恰好赶上,那么他又为什么想要帮助自己呢?

  “不用担心,我和那边的人也有一些过节,只要你获得强大的力量之后去找那群家伙的麻烦,那么就算是帮了我大的忙……”

  “那么你为什么不亲自出手?”这个年轻人看来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家伙,这个时候还能察觉到这一点。

  不过叶文也不可能因为这么两句话就被噎的无法对应,他早就准备好了说辞了:“我当然会出手,只不过现我还有别的事情,恰好遇到了你……也许我可以为自己训练一个帮手!”

  年轻人抬起了头,自下而上的看着叶文,也许是想要看清楚那隐藏斗篷下的容貌,可是他却惊讶的发现,哪怕自己这个角度,依旧无法看到斗篷遮挡下的事物,那种感觉非常诡异,就好像自己面前的根本不是一个人,仅仅就是一个斗篷一样。

  头套中除了漆黑依旧还是漆黑,这略显昏暗的树林当中,就如什么都不存一样,而叶文的声音就从这诡异的黑暗中发出来,让人浑身发寒。

  再联想到刚才那种诡异的能力,年轻人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碰到了来自冥界的使者,但对于他来说,无论是冥界的使者也好还是别的什么也好,既然这个人可以给予自己力量,那么就是他此时需要的。

  几乎没有犹豫太久,年轻人狠狠的一点头,答应了叶文的建议。

  “我答应你!”站起身之后,年轻人看了看面前的这个诡异的人:“我应该怎么做?我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代价?”叶文想了想:“其实你不必付出什么代价,只不过你接下来一段时间,要度过一段非常痛苦的岁月!”

  年轻人的话让叶文一阵无语,怎么搞的自己好像是什么地狱的使者,魔鬼的代言人之类的存?是不是下面一句话自己应该说:“只要交出你的灵魂,我就可以让你巴拉巴拉巴拉……”之类的话才靠谱?

  “不过,从今天开始,你就要舍弃掉你原本的名字了!”

  这句话没有让年轻人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甚至这名年轻人原本就有类似的想法:“当然,从今天开始,原本的那个我就已经死掉了,今后的我,只为了复仇而存!”

  叶文没有说什么,不过对于这番话他是绝对不信的,仇恨虽大,但是当这个年轻人获得了强大的力量并且完成了他心中认为的复仇行动之后,他还会继续仇恨下去吗?肯定会给自己找一个的生活的动力,那个时候他的心态又会有所变化了。

  不过这些事情他也不需要过多的考虑,只是拍了拍他瘦弱的肩膀:“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就叫做奎托斯!不过想要配的上这个名字,你先要做的就是,让你的身体强壮起来!”

  这时候叶文才注意到,挺直了腰板的年轻人身高比恢复了常态的自己还要高,起码达到一米九多。

  接近两米的身高站直了还是挺有威势的,只是太瘦了!

  年轻人……现该称呼为奎托斯了……点了点头,他也很期待自己变强壮,只是他现头疼的问题是,想要强壮起来,似乎大量的食物是必不可少的,生活这个世界上接近二十年的他,几乎就没有吃饱过的时候。

  当他将自己的这个担忧说出来之后,一直给他神秘、诡异、可怕、阴森等感觉的黑袍人竟然笑了出来,而这个笑声让他有一种:“这个人,也许不是坏人?”这样的感觉。

  而紧跟着,叶文抬起了手,一直隐藏斗篷下的手掌上握着一整条烤野猪腿,这是路上弄的,没吃光就被叶文收了起来,眼下恰好给这个年轻人垫肚子了。

  “跟我身边,我想你不必为食物的问题担心!”

  只要叶文想,什么猎物抓不到?如果这个年轻人希望的话,叶文甚至可以抓只飞龙来让他尝尝龙肉的味道,只不过完全没有那个必要就是了。

  知道自己想要强壮就一定要吃饱的奎托斯,此时只能将村子被屠的悲痛藏心底,接过野猪腿狠狠的上面咬了一大口。

  就这个时候,一个比较娇小的身影走了过来,虽然一样披着斗篷,但是从那虽然有点冷,但依旧动听的清脆声音就可以得知是个女孩:“那边已经处理好了!”

  叶文没有回头,甚至都没有回答,反而是抬手指了指正啃烤野猪腿的奎托斯:“接下来的旅行中,你不会无聊了,你要负责让这个家伙变得强壮!”

  娇小的身影微微转下了身,隐藏斗篷下的黑暗中似乎闪过了一道寒光,让奎托斯不由自主的后背一凉。

  而叶文接下来的一句话,让这诡异的气氛直接变得加诡异了起来:“另外,你上次带回来的仙女座圣衣……刚好可以用上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