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代表月亮教训你


  光芒散去,原本并不平坦的道路生生的出现一条宽阔大道,作为点缀之物的则是一些冥衣稍微有些破损的冥斗士们,许多冥斗士或者跪着或者躺着,捂着身上那并不要命的伤口。

  “如果不是米诺大人前面,也许我们已经被消灭了!”

  这是大部分冥斗士的想法,然后所有人都用尊敬以及含着些许恐惧的目光望向依旧站原地,几乎没有移动过半分的天贵星狮鹫的米诺大人。

  米诺随后拍了拍自己的护甲,就像是清理冥衣上的灰尘一样,可实际上她的冥衣上面除了一些龟裂,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尘土,这个动作仅仅只是为了展示自己根本就没有被对方的招数伤到罢了。

  “真可惜呢!很强力的绝招……让我想起了那位哥哥!但是你的手里用出来,威力却不怎么样呢!”

  饱含着讥讽和一丝诡异的憧憬,米诺的表情至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淡淡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甜美,只是所作所为却完全不符合她甜美的形象。

  “看来你已经没有力气了,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乖乖上路吧……等你的灵魂进入了冥界之后,我会好好疼你的哦!”

  右手微微抬起,五指上凝聚出了一团幽暗深邃又散发着点点星光的小宇宙:“毕竟……你看起来也很漂亮呢……这就加让我觉得不爽了!”

  猛的一挥手,一团似有似无,几乎让人无法察觉的丝线被甩了出来,直奔已经完全脱力几乎站不住了的叶卡捷琳娜而去。

  “变成我的玩偶吧!”

  “结束了吗?”

  几乎同一时间,两个处境截然相反的人说出了非常符合自身现状的话语,可仅仅是一秒之后,这句话就被生生的咽了回去。

  一团金色的光芒就好像从天上砸下来了一样,所有人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落了叶卡捷琳娜以及米诺之间,甚至还爆发出了一阵让人有些站不稳的冲击波,掀起的烟尘是几乎将金色的光芒给掩盖其中,周围的冥斗士身形一晃的同时,也无法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米诺站的比较近,加上实力强,却也只看到一团耀目的金光冲了下来,然后自己的星辰傀儡线就失去了掌控,就好像生生被人抓住然后狠狠的从自己手指上拽掉了一样。

  “什么人?”

  这样的变故,让米诺第一时间意识到对方来了强力的援手,而且只凭借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就可以得知,来人的实力很强大,甚至有可能比自己还强。

  “这怎么可能!”

  第一时间就否定了这种猜测,米诺对自己的实力可是非常的有自信的:“这样一个世界,除非是那些真正的神明,否则怎么可能比我还强,即便是修普诺斯和达拿都斯,只要给我一段时间我也是可以与其抗衡的,除非来的家伙是冥王级别的家伙……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存?”

  米诺想到这些,心中就安定了下来,收回双手抱胸前,然后依旧是那副从容淡定的笑容看着面前所发生的一切:“不管来的是谁,终也只能成为我的玩偶!”

  所有人惊诧以及带有疑惑的目光中,烟尘渐渐落下,被遮挡住的金光也显露了出来,相比起刚才那种刺眼的金光,此时那团金色的光焰要柔和了许多,所有人都能够直视这团金色的光焰,并且看清楚散发出这团光焰的究竟是什么家伙。

  带有如公牛的犄角一般的头盔,肩甲、手肘、膝盖等位置都有尖角的金色盔甲,两米多的身高以及那强壮的身型,只是往那里一站,所有人都有一种望着高山的错觉。

  “好……强壮……”

  米诺也同样看清楚了来人,而且因为离的较近,对面的这个人给自己带来的冲击要比身边带着的一群小喽啰来的强烈的多:“原本以为金牛座没什么稀奇,如今亲眼目的才晓得,原来肌肉男是这么的有冲击力……尤其是高大的肌肉男!”

  同时,她还注意到对面的那个黄金圣斗士,虽然头盔下面露出了鼻子以下的半张脸孔,但是鼻子往上的部分始终隐藏阴暗当中,除了一片阴影她竟然什么也看不到:“原来黄金圣衣的头盔,都有这样的效果吗?我还以为只有双子座的才有!”

  “不过……这个金牛座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实际上他本人并没有赶来,只是将圣衣丢了过来?”摇了摇头,似乎是否定自己的猜测:“怎么可能,这么高级的技术怎么会是金牛座这种只有肌肉的家伙懂得使用的,那是只有撒殿那样完美的男人才可以使用出来的技巧——嗯,加隆殿也是一样!”

  就她还这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对面的那个高大的男人似乎也打量完了周围的冥斗士,然后这位高大的金牛座圣斗士竟然连招呼也不打,直接将双手高举过头,米诺这一瞬间甚至以为这个家伙要投降。

  可是一秒之后,就看到这个男人狠狠的将手张开的手掌砸向了脚下的地面,而这个动作配上他身上燃烧的越发炽烈的金色氤氲,一下就让她想到即将会发生什么!

  “泰坦星!?”

  她的念头转过的同时,对面那个男人的双手已经狠狠的击了自己脚下的地面上,而让她感到惊诧的是,这一击之后,对面那个男人脚下的地面甚至不远处天马座倒下的地方身下的地面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反倒是一众冥斗士脚下的地面开始出现龟裂,同时裂缝中也射出金色的恐怖光线,紧跟着好似有东西底下爆炸了一样,脚下的地面骤然炸裂,脚下的石块也都变成了无数碎石,伴随着爆发出来的恐怖能量一齐对冥斗士们造成了致命的伤害。

  米诺也无法幸免,尤其是这一招爆发出来之后,几乎没有了任何闪躲的空间,只能被动的选择硬挡,好米诺也有自己的底牌,哪怕泰坦星的力量的确强横无比,但是想要伤到她的身体,还是难了一点……

  恐怖的大爆炸止歇了下来,昂首站立着的叶文看了看几乎已经满目疮痍,完全变了一个样子的地面并没有觉得多么得意,哪怕自己一招之下直接让这一片土地改变了地貌也是一样,至于那几十个冥斗士,权当顺手为止罢了。

  天马座的尼斯躺地上,看着周围那恐怖的犹如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张大着嘴竟然说不出话来了,一直过了半晌才嘟囔了一句:“这就是……黄金圣斗士真正的实力吗?”

  原本射手座刚才使出的圣辰闪耀脉冲已经足以给他极大的冲击了,那样凶悍的招式完全不像是一个人类能够使出来的,虽然圣斗士号称神的斗士,但本质上不依旧是人吗?

  可紧跟着那个高大的黄金圣斗士的出现,彻底颠覆了自己原本的想法:圣斗士……果然不是人!

  一边纠结着自己是不是还处人的这一面以及如何才能变成非人存的天马座依旧躺那里,而叶卡捷琳娜意识到面前的这个人不是自己临死前所看到的幻想之后,脚下猛的一软,直接坐了地上。

  “牛……叔叔……?”

  虽然眼前那恐怖的一幕都告诉她,面前的这个人绝对不会是什么幻想,但是依旧无法肯定这个人是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金牛座,叶卡捷琳娜的声音带着点期盼,又有一点害怕。

  这个时候,她哪里还像是一名英武不凡的黄金圣斗士?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没什么区别。

  她的注视下,面前那个高大的男人转过了身,依旧看不见的容貌但却给了她一阵熟悉的感觉,紧跟着无比熟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已经这么大了啊,真是好久没见了呢,琳娜!”

  叶卡捷琳娜突然觉得很开心,只不过她还没有回答,面前的‘叔叔’就已经将目光转到了一旁,来到了一直躺地上的天马座面前:“呦,少年!你躺这里是做什么呢?”

  “啊,哈哈!你好,我是天马座尼斯!”尴尬的笑了两声,尼斯尝试着重站起来,圣斗士因为经受过恐怖的训练,恢复能力也是非人的存,躺了这么一阵,尼斯已经恢复了行动能力了。

  “嗯!”尼斯的热情并没有换来多的回应,叶文对于这位天马座没有太大的兴趣,实际上如果不是刚才一眼看向叶卡捷琳娜的时候,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让自己出现了一阵的愣神,他也不会转过来和尼斯说话好缓解自己的尴尬。

  “可恶,明明才十三、四岁不是吗?怎么就有了这么好的身材?难道西方的妹子真就这么凶残?”脑袋一歪,同时想到了另一个可能:“还是说因为阿尔忒弥斯的良好基因?”

  回过身之后,叶文又看了眼叶卡捷琳娜,她现真的没有了小时候那种模样了,但让叶文意外的是,也很难她身上看到阿尔忒弥斯的印记,虽然叶卡捷琳娜一样长的美丽,但是她身上却透露着威武不凡的英气,这一点与阿尔忒弥斯大为不同。

  阿尔忒弥斯战斗的时候虽然也有那种英武的气息,但总体上依旧给人一种高贵优雅的感觉,偏偏这些感觉叶卡捷琳娜身上感觉不到。

  同时,那金棕色的短发也与阿尔忒弥斯本来的相貌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毕竟阿尔忒弥斯那头带着微微波浪的长发,还是让叶文有着很深的印象的——当初那么好的机会下却阻碍了他的视线。

  看着坐地上,昂着头带着笑容看着自己的叶卡捷琳娜,叶文伸出手她的脑袋上划拉了两下,这让他想到了以前的时候,自己几乎是看着这个小东西从只能咿呀呀的婴孩,慢慢长大成到处乱跑的淘气包的。

  哪怕是个宠物,眼瞅着长那么大都会有感情了,何况是个大活人?叶文想要离开圣域,未尝没有因为这一点的缘故,若是继续下去,自己可能就真的要来个光源氏计划了。

  就此时,一片片的碎石中突然暴起一阵罡风,并且从碎石中冲出之后直扑叶文而来,叶文惊讶的‘咦?’了一声,不过对这阵罡风却不怎么意,随手一扇,就将这阵罡风打的四下消散开来。

  “金牛座……有这么强吗?”

  一个悦耳的女孩声音传了过来,随后叶文就见到一团黑影从碎石中跃出,紧跟着一震,一对宽大的巨翼展开来,将身上的碎石都震了开去。

  巨翼展开,也将那纤细绝美的身材给展现了出来,叶文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的对手:“嗯?是个女的?”

  不过看了眼身旁的叶卡捷琳娜叶文也就不觉得奇怪了,自己能搞出女性黄金圣斗士,哈迪斯那里出现几个强悍的女性冥斗士也没什么稀奇的。

  “这么说来,这个女人就是刚才我感觉到的那股诡异的小宇宙?”

  他空中穿戴好了圣衣然后就直接落了下来,四下一瞧周围都是冥斗士,便连再询问的心情都没有了,直接爆发劲气,以土昆仑和金晨曦真气模拟出了泰坦星的效果,想要来个瞬秒。

  没想到这个冥斗士竟然可以自己这一招下活下来——这可是连拉达曼迪斯都做不到的事情。

  对面的那个女孩落了下来,踩了一堆堆的碎石上面,脚下的碎石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冥斗士,不过这些事情场的人没有一个会去意。

  “我……是天贵星狮鹫的米诺!你好,金牛座黄金圣斗士!”

  带着一副对你非常感兴趣的表情,米诺的目光不停的叶文身上来回的游弋,但是当她注意到叶文的手轻轻抚着射手座的头发的时候,米诺的表情突然一变。

  “怎么可以这样?”

  骤然爆发出来的尖叫让三个圣斗士都是一愣,叶文甚至纳闷自己刚才莫非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因为这声尖叫来的实是太不合时宜了。

  “这样是禁忌的,是不被准许的!黄金圣斗士的哥哥就应该和黄金圣斗士的哥哥一起才对啊!虽然我对金牛座没有多少爱,但是也不能允许有人背叛黄金圣斗士这个团体啊!”

  一张嘴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话,让对面的尼斯以及叶卡捷琳娜一脑袋的雾水,只有站前面的叶文愣了半晌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根本不可能出现表情的半边脸颊,竟然出现了一抽一抽的动作,嘴角上硬生生勾勒出了一个苦笑的表情。

  “金牛座哥哥明明是作为万年攻的超级兄贵,怎么可以对一个女人露出这么温柔的表情和做出那样让人恶心的动作?”

  米诺自说自话了半天,后左手掐腰,然后右手身后一捞,竟然掏出一根握柄来,紧接着随着她右手一甩,一条又长又黑的影子若隐若现,并且凭空响起一阵脆响。

  等到她的手一停下来,众人才看清楚这个人手中竟然捂着一条长鞭:“做错了事情,就要受到惩罚。便让我来将你那渐渐歪曲了的心理给校正过来吧!”

  说完又是一抖手中的长鞭,空中再次出现一声清脆的爆响。

  “……”

  叶文转头,抬手指了指面前的那个自称米诺的少女对着叶卡捷琳娜问了一句:“哪里来的疯婆子?”

  看到他这副样子,不但对面的米诺感觉非常的吩咐,就连同为圣斗士阵营的尼斯和叶卡捷琳娜都一阵无语,叶卡捷琳娜甚至还一阵纳闷:“原来牛叔叔……是这么不着调的人吗?”

  大敌当前,还有心情和别人调侃对手,这种神经可不是一般的粗大,叶卡捷琳娜自问自己平日里就够粗神经的了,但也没有到这种程度!

  当然,她心目中的牛叔叔完全有这么做的资格,毕竟她的心理,金牛座大人几乎是无敌的存——小时候的印象实太深刻了。

  米诺可不乎这么多,见到对面的那人竟然完全的无视了自己,心下一阵不爽,抬手就将鞭子一甩,那条黑色的长鞭霎时间就化作了一条灵蛇般的存,空中走出了一条异常诡异的路线,然后袭向了叶文的面额。

  但是速度再快,角度再诡异,叶文面前也不过是班门弄斧罢了,随手一抓,恰好将鞭子的前端抓了手中,看了眼近眼前,上面还有锋锐倒刺的长鞭,叶文也是一阵不快,不过他还是对身旁的叶卡捷琳娜说了句:“你身上的伤就是她弄的吧?看我帮你报仇!”

  随手一拽,米诺就感觉到一股几乎无法匹敌的恐怖巨力从鞭子上传了过来,无奈之下只得被迫松开了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鞭子被对方抢了去——如果不松手,飞过去的就不仅仅是鞭子了。

  叶文顺手一抛,长鞭就被丢到了远处,然后看了看身旁浑身伤痕的叶卡捷琳娜,后又看了眼对面那鼓着嘴做出一副生气模样的米诺。

  “学坏了的孩子,是要受到特别教育的!”叶文将双手按一起捏了几下,然后喀喇喀喇的声音不停的发出来:“就让我代表月亮,惩罚一下你这个脑袋里装着一堆乱七八糟玩意儿的小家伙吧!”

  ********

  p:继续一章的路过……烦躁~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