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翻脸


  “呵呵!”叶文站原地,看着一副‘我吃定你了’模样的雅典娜,突然露出了一阵笑声,这一阵声音竟然让对面的雅典娜产生通体发寒的感觉,一阵纳闷下,不由得昂起头往叶文那里多看了几眼,似乎要看穿叶文头盔上所附带的阴影,看清楚叶文的表情似地。

  “你似乎搞错了什么!”叶文看到雅典娜看着自己,干脆抬起双手将金牛座的头盔摘了下来,然后顺手往旁边一丢。

  黄金头盔落石板铺成的地面上,发出一声脆响!

  露出了本来面目的叶文,竟然露出了一副嘲讽的表情,让雅典娜略微有些吃惊,她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事情正渐渐脱离自己的掌控:“我似乎没有必要按照你的安排去做!”

  叶文随手往胸前的护甲上一敲,而随着他的这个动作之后,黄金圣衣的衔接处、例如手肘、肩甲下面,腰腹、大腿根部等位置都爆发出一阵金色的光芒,随后身上附着的黄金圣衣猛的从叶文身上脱离,乒乒乓乓的散落了一地。

  也不知道是哪个部位的护甲,地面上滚动了一阵,发出的声音这空旷的大殿中不停的回荡,叶文与雅典娜就这么互相注视着,一直到大殿重归于寂静之后,叶文才继续着自己的话。

  “也许如你所说,我们某些事情上站共同的立场,但不代表拥有共同目标的情况下,我就可以任凭你随意的摆布!”

  叶文身上就只剩下了一条背心和一条贴身的短裤,都是那种弹性极强的贴身衣物,而随着他的话,身体也开始慢慢的缩小,后恢复到了原本的模样,身上的背心和短裤依旧还很贴身,这是为了方便他使用葫芦诀而特意穿上的东西,避免变大的时候被撑烂或者恢复原状的时候又掉落下来。

  随手一翻,一套很普通的衣衫就出现了叶文的手上,然后他就雅典娜的注视下,非常从容淡定的将衣服穿好,并且还顺手取出发冠将头发也重给整理了一下。

  只是片刻,叶文就又恢复了蜀山掌门的模样,一身白色的儒衫,头发被发冠束着一部分,余下的则自然的垂脑后。

  此时的叶文再不复金牛座黄金圣斗士的威武霸气,倒是那许久不见的书卷气又重显露了出来。

  可惜这一丝书卷气此时也数被叶文那满脸的怒意给掩盖了下去:“那么……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了,尊贵的智慧与战争女神殿下,希望你能够这场游戏中玩的兴!”

  雅典娜这个时候已经明白过来叶文是要做什么了,这个东方人竟然非常干脆的撂挑子不干了!

  “为什么?明明是都可以获利的事情!”

  雅典娜的脸色一片铁青,对于叶文的这种选择她感到无★★解——虽然自己有算计叶文,但是他也不是没有得到好处?那他又何必非得和自己翻脸呢?

  “我不是你的棋子!”

  叶文冷着脸给出了一个答案:“另外,我有必要让你明白……我并不是一个可以随意被你摆布的人!”

  很自然的将双手一摊,就好似一个非常平常的动作一样,可是随着叶文的这个动作,周身真气骤然运转,几乎许久没有真正动用过的全身功力此时全部被催动了起来,已经小有所成的玄宇宙劲气爆发开来,叶文整个人都好似化身为宇宙一般,对面的雅典娜只感觉自己面前的男人就如那深邃的夜空一样。

  这个感觉仅仅是一瞬即逝,但是对于雅典娜来说,哪怕只是一瞬间也足以让她感到警惕,她几乎没有谁的身上有过这样的感觉,哪怕是神王宙斯,也不会产生让她瞧不出深浅的感觉。

  “这个东方人,究竟隐藏了多少的实力?”

  就雅典娜以为叶文仅仅是稍微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然后就会直接离去的这个时候,对面的叶文毫无征兆的动了。

  雅典娜几乎没有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自己的腹部一疼,紧跟着眼前一黑,整个人就往地上软了下去。

  “这个男人……竟然真的对我出拳了?”

  这是她脑袋里后闪过的念头,而腹部那股诡异的力量,几乎要将她体内的神力都给撕扯的七零八落似地,是有一部分力量离自己而去,她身体里的神力本能的意识到了危险并且第一时间做出了应对,只不过那都是她昏过去之后的事情了。

  看着软到地的雅典娜,叶文没有她身上再浪费时间,转过身径直就往外面走去!

  此时的他不再是黄金圣斗士的打扮,因此一离开女神殿来到教皇殿的时候,那位依旧还啰嗦个不停的教皇大人惊讶的看着叶文从后面走出来,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从女神殿里面出来?”

  教皇大人立刻摆开架势:“可恶的东方人,莫非你是冥界派来的刺客?你将女神殿下怎么样了?”

  叶文看着这个咋咋呼呼的教皇大人,连调戏他两句的兴致都没有了,直接一抬手,一道气剑指劲气应手而出。

  对面的教皇大人连怎么回事都没有看清楚,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紫光之后,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底下跪着的叶卡捷琳娜和已经被用特制的铁链绑起来坐那里的米诺张大着嘴,无法置信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教皇殿下直接软到地并且从那石阶上滚了几滚后头部还非常干脆的与石面进行了一次亲密接触。

  那一声异常清晰的撞击声,哪怕是听到的人都会觉得额头一痛,叶卡捷琳娜和米诺都声音响起的时候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脖子,好像撞到头的是她们自己一样。

  而直到这个时候,叶卡捷琳娜才回过神,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然后摆开架势面对着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东方人。

  但是她却意外的发现,自己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竟然升不起半点★★?

  “你是……什么人?”

  那个样貌与自己有着非常大的区别的‘瘦弱’男人竟然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了自己片刻,然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径直走向了自己。

  “可恶……”

  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觉得自己遭到了蔑视的叶卡捷琳娜也不准备继续再废话了,几乎只是一瞬间,她的右手上就已经握住了黄金弓,可当她将黄金箭矢搭上的时候,面前竟然已经没有了那个男人的身影。

  就她一脸惊愕的时候,后颈处猛的传来一阵疼痛,紧跟着脑袋就是一晕,直接倒了地上。

  她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是米诺却看的一清二楚,一旁瞪大了眼睛看着叶文,后问出了一句让叶文想要吐血的话。

  “哇,美男!你是来救我的吗?”

  说完还坐地上不停的扭着缠绕着锁链的身子:“虽然你的样子的确是我的菜,但是人家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被你救一次就会怎样怎样,如果你真的对人家有意思的话,那么你以后要……”

  叶文走到米诺的面前,直接一脚将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踹晕了事,然后伸手抓住锁链,直接将这丫头提手中,一步跨出,人已经来到了教皇殿外面。

  门口的卫兵只觉得眼前一花,身前就多出一个人来,可是还没等他们开口或者说做出什么合适的反应,眼前的那个人就再次消失不见。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那一瞬间两人都怀疑是自己眼花了,可是两个人几乎一模一样的表情和动作让两个卫兵明白,刚才的一切并不是眼花了。

  “出事了?”

  转过身冲进教皇殿之后,两个可怜的卫兵就看到伟大的教皇大人以及尊贵的射手座黄金圣斗士都昏倒了地上……

  不管变得一片鸡飞狗跳的圣域,飞出没多远之后(圣域虽然有无法瞬移无法飞行的结界,不过那种东西对叶文无效),叶文随便找了个地方就落了下来。

  接下来他准备去奥林匹斯山一趟,因为克里斯和申公豹都那里,还有自己的一些东西也放奥林匹斯山,所以即便自己准备离开,也得先去一趟那里将该带的东西都带上。

  至于这一次与雅典娜闹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倒也不是完全没有考虑过。

  其实他本次来奥林匹斯山的目的,如今已经大半完成了!

  宙斯现已经开始忙着玩圣战游戏,即便真要对蜀山动手,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动手的,他如今已经给蜀山争取了十年的时间,而就算宙斯打完这次圣战立刻就要攻打东方,起码也要缓个几十年。

  何况,天堂那边也并不安分,如果奥林匹斯山真的跑来攻打东方,那么他们就会感受到什么叫做腹背受敌。

  要知道,那种感觉并不好受!

  而且,为了把水搅浑,他还特意安排了奎托斯这个小钉子,也许到了时候这个家伙会给他带来点意外的惊喜也说不准。

  当然,为了保证这个钉子能够起到大的作用,叶文还准备给奎托斯增加一些筹码,看了看手上的米诺:“也许应该打听打听冥河什么地方!”

  不过做这些之前,眼下还需要处理一下手上的这个家伙。无论如何,他是不能把这丫头放回去的,如果让这个家伙出现冥王军的阵营,那么圣战会打成什么鸟样真说不准,如果宙斯玩的不爽了回头想要拿东方仙界出气,那他的百般谋划可就都做了无用功。

  所以这小丫头得好好看管起来……

  “直接杀掉好了!”

  好似随口一说,却没想到这一句话却引来了手上这个丫头的激烈★★——早就醒过来的米诺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落到了一个恐怖的家伙手上,不但自己毫无还手之力,而且一开口就是要杀掉自己,难道这个世界的人都是这么凶残的吗?

  “别杀我,我很有用的!”

  “哦?你有什么用?”叶文好笑的看着努力做出‘我很可爱’模样的米诺,倒是很好奇她会说出什么答案来。

  结果……果然不出叶文所料。

  “我……我……”我了半天,米诺也没我出个结论,看到叶文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米诺急了,一开口就是:“我会暖床……”

  “……”

  叶文很淡定的看了看被自己提手中的米诺:“不需要,我觉得还是杀掉你比较干脆利落!”

  “啊?不要这样嘛,你看我这么美丽漂亮,身材又这么好,★★一下你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的啊!而且带出去还能凸显出您的身份不是?”不停的眨巴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然后死死的盯着叶文:“再说,你看咱们都是黑发黄肤的东方人,多少也算是一家人,你忍心将我这朵娇嫩的花儿残忍的摧残掉吗?”

  还别说,要叶文随便杀了这丫头,他还真有点下不去手,因为这丫头从始至终都没有真正的与他敌对过,至于那场冲突,只能说角色分配的问题。

  叶文有的时候出手的确狠辣,但都是对真正的敌人才会那样,如果米诺真的要和自己敌对那么他也不会留手,不过眼下这种情况……

  将米诺往地上一丢,然后随手一挥,一道锋锐的剑气应手而出,米诺都没有察觉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眼前好像闪过一道紫光,随后身上的锁链就一瞬间被斩了开来——而且还碎成了一小段一小段的洒落的一地都是。

  而自己的身上竟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就连锁链下面的冥衣(虽然早就已经残破不堪)也依旧没有什么损害。

  “哇!这是仙法吗?”

  其实刚才天上醒过来之后,米诺就大概的察觉到了自己的处境,能够穿着一身东方古式长衫,然后天上飞来飞去的那不就是传说中的仙人吗?

  联系到先前金牛座和他说过的这个世界对于东方人来说也就是仙界,那么答案不就出来了?

  不过,这个仙人为什么要跑到圣域里去?而且还将自己救了出来?难道和那个金牛座有什么关系?

  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了之后,米诺的脑袋也开始正常运转了起来,寻思起这事情其中又有什么联系?想来想去之后,她突然发现,这个人的声音有点熟悉。

  “嗯……应该是近经常听到的声音……”

  只是想了片刻,一个穿着黄金圣衣,戴着拥有一对牛角的头盔的魁梧男子出现了她的脑海中。

  “啊!”米诺瞪大了眼睛,抬起手指着叶文:“啊!啊!啊!”

  也许是因为骤然想到事实来不及多想,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指着叶文然后张着嘴一副吃惊的模样。

  “嗯?”注意到米诺的反应后,叶文一副好笑的表情:“发现了吗?”

  这一句话,等于直接承认了这一点,而这时候的米诺反倒冷静了下来,坐那里竟然来来回回的打量起了叶文:“怎么身形会差那么多?”

  叶文笑了笑:“本长老已然收了神通,如今这副样子才是我的本来面貌!”

  听到他的解释,米诺竟然笑的很是灿烂:“这副样子……才有爱啊!”随后竟然露出一副陶醉的样子,双手握一起抵着胸口,然后一脸迷醉的看着叶文。

  “……”

  一个爆栗将再次陷入痴呆状态的米诺敲醒并直接丢给她一套衣服之后,叶文就不再去管她,顺手从戒指里取出了一个让米诺愣了半天都没回过神的东西——探测器。

  通过探测器与还圣域的宇文拓取得了联系,将大致的情况说给了这个弟子听,讲完之后宇文拓沉默了片刻,随后问道:“那么弟子也离开吧!”

  “不用……虽然为师与雅典娜翻了脸,但是也仅仅是一点小摩擦!她有句话说的没有错,立场方面,我们是一致的!你继续做你应该做的事情,扮演好你的角色就可以,顺便这场游戏中积累一些实战经验!”

  宇文拓留圣域,也算是下一道保险,保证圣域方面可以获得后的胜利——如果情况往对圣域不利的方向发展,宇文拓就要凭借他的个人实力将战局扭转,保证圣域取得圣战的胜利的同时还能让天马座能够哈皮,然后他就可以光荣的便当了。

  当然,除此之外,叶文还希望宇文拓能够照应一下叶卡捷琳娜。

  对此叶文倒是看的很开,放不下就是放不下,既然关心那么照应一下又能怎样!至于阿波罗?他还真不怕那个死妹控。

  至于阿尔忒弥斯……

  叶文抬起手,看了看自己手上捏着的一团光晕,这一团散发着月光般的东西是从雅典娜的身体里夺来的,而这团东西,明显不属于雅典娜。

  “原来是这样!”叶文啧了一声:“这个女人倒是真能折腾!”随手一翻,光团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不见,让一旁的米诺看的啧啧称奇。

  而等到叶文再次转过身来之后,米诺已经将那套衣服换好,叶文见状立刻暴起剑光将米诺裹进剑光当中,径直往奥林匹斯山而去。至于原本的那套破破烂烂的冥衣?被丢山头上没人再去理会。

  *********

  p:努力尝试着早点……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