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樱雪


  玉麒麟自从开了口之后,也不晓得是不是憋的太久,竟然那说了一路,让叶文很是头疼,万万没想到这玉麒麟整个一话唠!

  幸好不用自己陪着它闲扯,米诺似乎对于这个能说话的神兽颇为好奇,一路上就听这一人一兽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叫叶文有一种置身于菜市场当中的感觉。

  一直到飞到了雪原上空,漫天的风雪几乎阻碍了众人的视线,无奈下不得不放慢速度,同时聚一起,这时候米诺才闭上了嘴,看着周围的风雪一阵阵的发呆……

  “怎么?小丫头没见过雪吗?”

  玉麒麟兀自说了两句,发现竟然没有人接口,好奇下就转过脖子瞧了眼,注意到米诺望着漫天的风雪发呆,立刻嘲讽了起来。

  没想到这次米诺竟然没有反驳,反而‘嗯’了一声:“我以前生活过的地方几乎没有下过雪,就算难得下上一次,也是很小或者根本就是夹雨水当中,这么大的雪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感觉有点害怕!”

  这句话让叶文终于感觉到这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了,而不是一个神经大条,脑袋里一堆奇怪思想的外星生物。

  同时他也从这句话得知,米诺以前应该是生活南方,所以不曾见过这么大的风雪。不过害怕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些?

  叶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自己瞧的习惯了,加上艺高人胆大,将那恐怖的暴风雪视为无物,但一般人初次见到这般景象,怕是会以为世界末日来临了吧?哪有不感到惊慌的?

  好叶文周身劲气外放,周围形成了一个类似护罩一般的存,将风雪隔绝外,所以米诺即便觉得有点不安,但也不至于太过惊惧而做出什么不可理喻的行为来。

  飞了一阵,叶文运起神瞳看了看下面,只是一瞧,突然惊疑了一声,随即冷笑道:“不知死活的家伙!”

  克里斯一听自己师父这句话,就晓得定然是出了什么意外,不过如今师父旁,也轮不到他出头,只是暗自为那几个倒霉蛋祈祷了两句,然后就跟叶文身后往地上落去。

  米诺虽然听到了叶文的话,却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她的实力也是弱,加上风雪阻隔,根本就什么都看不见,所以有点好奇:“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玉麒麟再次鄙视了米诺一次,不过还是好心的将事情说给她听:“有个鸟人和张玲打起来了!”

  话虽然很简短,但是却直接将事情给说了个清清楚楚,唯一让米诺不解的是,那个叫张玲的是谁?看叶文的反应,莫非是他的女朋友?

  “张玲是叶文的一个弟子!”

  只可惜还没等米诺脑海里进一步的意淫一下,玉麒麟就直接把真相给公布了出来,让她好一阵无语:“哎呀,说的这么快做什么……”

  俩人说话间,已经落到了地上,这时候才发现,这一片空间里竟然不见风雪,这一方天地好似被一种力量给单独割裂了出来。

  米诺抬头一瞧,发现四周围覆盖着一层能量罩,虽然很脆弱几乎没有什么防护力,哪怕是米诺也有自信一拳将其击毁,但是却可以非常稳妥的将风雪阻隔外,即便有些漏过,但也不会对这一片空间造成什么影响。

  再看场中,一个有着两对翅膀的四翼天使,身上穿着一套银色的全身铠甲,手上握着一柄双手大剑,站那里一脸警惕的往他们几个人身上看着,等到米诺也落下之后,这名天使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没想到还有帮手……不过异教徒们来的再多也是没有用的!今天你们都将会以生命来洗刷掉你们的原罪!”

  自顾自的昂着头,说出了类似宣言一般的话语:“记住帮你们洗清罪孽的天使叫做凯恩,如果你们有机会得到主召唤前往天堂的话,报上我的名字,多少也可以给你们带来一些方便!”

  叶文看了看对面那高傲的像只公鸡一样的四翼天使,一阵阵的无语:“怎么天使都是这么傻逼的存吗?连对手的实力都没弄清楚就拽的二五八万似地!”

  何况……

  这个天使和张玲好像也打了好一阵了,身上那套华美的盔甲上也有不少刀痕,明显是被张玲所伤,而不远处站着的张玲虽然气喘吁吁,但是身上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看来这天使的实力并不怎么样啊……就这水平他究竟有什么资本狂妄?

  叶文百思不得其解,后得出了结论:不能将天使当成正常人来看待,把他们都当成白痴,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通了。

  片刻的功夫,张玲已经调整好了呼吸,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没有转过头,不过明显是询问叶文:“师父怎么来的这般快?”

  叶文耸了耸肩膀:“无甚阻碍,所以飞的快了一些!”然后又感觉了一下张玲身上的气劲波动,后说了句:“快点将这聒噪的鸟人解决掉!”

  “是,师父!”

  两人的对话没有特意的大声喊,但也不至于小到让人听不见的地步,何况就这么几个人,对面那位天使先生自然能够听的一清二楚。

  见到那个刚到来的年轻东方人全然没将自己这位伟大的四翼天使放眼里,心中也是一阵恼怒:“好狂妄的东方人!”

  只可惜他的话根本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叶文对于智商上有缺憾的家伙一向都是懒得理会的!

  倒是一旁的米诺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张玲。

  张玲身高不高,属于比较正常的东方女性身材,前面虽然有但是也不至于多夸张,不可能有那种完美的型曲线。

  长相也就是一个清秀,但是那长长几乎到达腰际的黑色直发,以及那一身黑色的水手服,还有那条略有破损,露出了下面本被掩盖的白嫩的过膝长袜。

  “哇……好萌哦!”

  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虽然这个号称是仙界的地方看到水手服这种装束让米诺有点觉得难以理解,但是很快她就发现,相比起来,水手服什么的也不是那么的不可接受……

  张玲依旧是自然的站那里,也没有摆出什么特别的架势,但是周身气劲却不停的波动,脚下的积雪是被气劲吹的形成了一个漩涡,围绕着张玲不停的旋转。

  手中的长刀自然垂着,双眼则渐渐的闭了起来,原本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此时也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可能是打斗的时候损坏了或者干脆就被张玲自己收了起来。

  而随着张玲身上的力量越发的凝聚,叶文感觉到了一种与自己玄宇宙有几分近似的力量从张玲身上散发了出来。

  “原来刚才连大宇宙力量都没用?”

  察觉到这一点后,叶文越发的看不上那个天使,如今是连正眼都懒得给一下——这样一个鸟人,真不晓得是哪里来的优越感。

  随着力量凝聚,张玲突然睁开双眼,随后张嘴轻声吐出了几个字:“觉醒,可直面死亡的双瞳!”

  随着话声一落,原本没什么奇特的双瞳陡然散发出一阵阵蓝紫色的光晕,瞧起来美丽而又透露着诡异。

  叶文对于这种情况倒是不意外,只是眨了眨眼,嘀咕了一句:“这个能力也能用的出来?”

  而一旁的克里斯则是见怪不怪……就只有米诺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双眼瞳,然后一脸好奇:“怎么这眼睛看着这么眼熟呢?”

  就她还思着那对眼瞳是哪里看过的时候,就见到张玲将手上的长刀竖面前,嘴里淡淡的说了一句:“卍解,千本樱景严!”

  “喔~特?”

  米诺的嘴几乎成了一个‘’型,然后用力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后发现面前的景象并没有什么变化,那周围如密林一般冒出来的长刀就她的注视下化作了漫天的粉色花瓣。

  “这算什么啊?”

  可惜无论她怎么觉得不可思议,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不会突然停下来或者猛的消失就如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漫天的粉色花瓣几乎将这一方空间给完全占据,本来被隔绝了光罩之外的风雪好似这一瞬间击垮了阻碍自己的光罩,然后占领了这一片‘乐土’。

  粉色的花瓣与白色的雪花好似融为了一体,将整片空间都给彻底占据,叶文看着这如画一般的美景,只是感叹了一句:“以后踏青的时候可以让张玲来这么一下,顺带着还可以当赏花了……”

  克里斯:“……”

  对于叶文来说,这仅仅是一副美丽的画卷,而对于作为敌人的凯恩来说,这一切简直就是噩梦。

  他完全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一开始他还抱着不以为然的态度,随手一挥长剑想要将那看起来轻飘飘,似乎毫无杀伤力的花瓣给斩开的时候,发现自己手中的双手大剑就和世上脆弱的东西一样,被那一片片花瓣给切割成了无数的碎片。

  如果不是自己见机的快,可能他就不是损失一根手指而是整个手臂了!

  而让他无★★解的是,为什么无论自己如何使用圣光法术,都不能治愈好自己手指的伤势,哪怕他将断掉的手指非常完美的接了断掉的位置上,可是任凭圣光如何照耀,本来期望中的断指重被接回原处,然后如没有受过伤害一样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无论他如何催动自己体内的圣光,那断指依旧没有接回原处,手掌和手指好似从来没有任何过联系的两样东西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凯恩这边还为这种无★★解的事情感到奇怪,丝毫没有注意到就他忙着接续断指的这会,无数粉色的花瓣已经将他团团围了当中。

  等到他发现到的时候,自己已经深陷其中,连躲避的空间都不存了。

  “这……”

  已经知道那看起来美丽的花瓣实际上是有着强大杀伤力的存,再看到自己如今的处境,凯恩本来高傲的脸变成了一片惨白,他还是没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

  凄厉的叫声还没来得及发出就被淹没了花的海洋当中,等到花瓣散开之后,众人几乎没有看到任何东西还被遗留下来,只是微微有一些红色从空中洒落而下,将本来洁白的雪地染上了一点艳丽之色。

  张玲伸出手,漫天的花瓣好似受到了吸引一样聚集了她的手中,后随着一道粉色的光华闪过,重变成一柄看起来没什么稀奇的长刀。

  “斩魄刀啊……那竟然是斩魄刀!”

  伴随着一阵阵凄厉以及饱含着不可思议的叫声,张玲将手中的长刀收回了刀鞘当中,随即一身劲气也慢慢消散,直到后,眼中那蓝紫色的光晕才消散不见。

  “呼!”

  一口气呼出之后,张玲突然跪倒了雪地上,紧跟着嫣红的液体就从她的眼角处流了下来,叶文见状立刻就明白是这种能力对张玲自身的伤害太大,估计她也是强撑着使用出来的,立刻跨出一步,瞬移般的来到张玲身旁,随即一抬手,紫色的莲花应手而出,落了张玲的肩头上。

  紫莲于张玲肩膀上旋转不停,一道道温润的劲气进入体内,将肆虐的力量数给消灭掉,并且温养被那股力量伤害的体内经脉,张玲只觉得浑身一阵阵暖流不停的体内窜来窜去,浑身上下一阵舒爽,那股难受的感觉也慢慢的消失。

  “谢谢师父!”

  “下次不要随便动用自己无法掌控的能力了!”叶文突然想到,估计张玲会用这种能力,也是为了速战速决,归根究底还是自己那句话使然。不过没想到张玲这个平时不声不响好似对什么都不怎么意的丫头,性子原来这么好强。

  不过,张玲的实际战力要比自己估计的还要高,这一点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仔细想想,现蜀山上估计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吧?自己离开了接近十年,大部分人的实力都应该有了飞跃式的提升,他现倒是颇为期待其他人的实力都到了什么地步。

  低头又看了眼还跪地上的张玲:“不能走吗?”

  张玲尝试着动了动,发现自己虽然觉得舒服了不少,但依旧不能动,只得‘嗯’了一声,虽然听起来依旧是那么平淡,好似没有什么感情,但叶文多少还是听出了声音中的那一点尴尬。

  叶文本想直接把张玲抱起来,不过想想自己做这种事情好像不大合适,正寻思干脆让玉麒麟过来帮个忙,就见克里斯非常适时的走了过来:“我来帮你!”

  弯下身子,将张玲打横抱怀中——克里斯的体格身材本就壮硕,张玲缩着身子被她抱怀中,就好像抱着个娃娃一样。

  一旁的米诺看到这个场景之后,又是感慨了起来:“哇~公主抱呢!倒是很衬这两人!”这时候她早就把什么斩魄刀之类的都扔到一旁去了,时不时用饱含着各种稀奇古怪讯息的目光去扫视克里斯以及张玲,看的两个人都觉得浑身难受。

  这种尴尬的感觉一直持续到见到瓦尔基里才消失,因为米诺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这位‘大名鼎鼎’的女武神身上去了。

  哪怕来的路上叶文就给她稍微补习了一下‘常识’,告诉她瓦尔基里实际上是指奥丁神族的一群神祗,而不是特定的某个人,只是因为奥丁神族陨落,如今只剩下了一个瓦尔基里,所以她才用这个称号做名字。

  可是米诺的脑袋里依旧没有转变过来,她依旧觉得瓦尔基里就是一个人,而且心中的印象始终都是帅气、英武、强悍、华丽等等词汇的聚集体。

  不过这些词中绝对没有慈爱、母亲等等的存,偏偏眼前的瓦尔基里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母亲。

  抱着孩子与叶文打了个招呼,瓦尔基里奇怪的看着那个坐麒麟背上,然后眼中含着泪水,好像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人抢走了一样的小姑娘。

  “她……怎么了?”

  “不用理会她,她一会自己就会恢复了!”

  克里斯则一旁将张玲轻轻的放置沙发上,随后还将摆放一旁的毛皮单子盖了张玲的身上,而玉麒麟则是直接一扬身子,把米诺甩了下来,自顾自找了个空地就趴了下去。

  叶文与瓦尔基里寒暄了两句之后,没有去搭理被摔的发出惨叫的米诺,而是询问起似乎恢复了许多的张玲:“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他虽然料到了天堂神族的天使会开始探这一片雪原,但没想到来的竟然这么快,结果张玲的解释才让他明白,原因竟然还是自己身上。

  “奎托斯现已经踏上了战场,他的那对双刃已经引起了天使们的注意了!”

  感情那个四翼天使,就是特意跑来查探这一点的,如果奎托斯的双刃真的是从奥丁神族陨落之地找到的,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这里还有多的宝藏?

  只不过那名叫做凯恩的天使没有料到,等待他的不是财宝,而是张玲的长刀!

  “这么说的话,天堂那边还会陆续派人来,不过这段时间我会待这里,倒是也不用太过担心这一点了!”

  话还没落,突然一怔:“咦?来的这么快?”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