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神王归属?


  找回了阿尔忒弥斯,弄死了阿波罗,此次异界之旅短暂而又顺利,短暂顺利到叶文几乎记不得自己这里究竟做了什么事情,好像仅仅就是杀死了阿波罗这件事留给他比较深刻的印象。

  不过现倒是又多了一样,这接近一百名月光精灵成为了又一部分能够让他记心中的事情,当他和阿尔忒弥斯以及这一百来名月光精灵出现了奥林匹斯山的时候,特意前来迎接的雅典娜也被吓了一跳。

  “这些是……?”

  “那个世界的子民!”阿尔忒弥斯的回答短暂而且语气并不怎么好,不过相比起一旁明目张胆对着一众月光精灵宣传着:“这个女人非常的可怕,你们以后千万不要招惹她,而且她和你们所信仰的女神殿下关系并不怎么好……”

  “……”

  雅典娜知道叶文这是故意的,两个人现虽然是合作阶段,不过这关系似乎是越来越恶劣了!

  阿尔忒弥斯没说什么,似乎是默认了!正是因为她的这个态度,已经知晓这位看起来高贵美丽,又满是傲气的女性实际是就是他们一直所信仰的女神……的本体,所以众多月光精灵虽然对雅典娜保持了应有的恭敬,但是眼神中多少带上了一些警惕。

  叶文转回身,看着依旧明显进行过打扮了的雅典娜:“我已经做到了你希望的,接下来的事情就和我没有关系了!至于和那个人的见面……”叶文随手扔出了一个玉片:“到时候会通知你!”

  雅典娜接过玉片后手里把玩了两下:“好安排的早一些,圣战如果结束了,那个人可就会醒了!”

  “我知道!”

  点了点头,这里的事情算是处理完了,叶文准备直接去雪原那里,找个时间安排下雅典娜与路西法的见面以及合作的事情——奥林匹斯山这里,已经没有值得他去关注的事情了。

  抬步就准备离开,不想还没走出几步就被阿尔忒弥斯给拉住了自己那宽大的衣袖:“我也去!”

  “唉?”

  虽然阿尔忒弥斯有了叶卡捷琳娜那一段经历,对于叶文的观感会有一些改变,但是她的性格主体来说依旧是原来的才对,所以叶文也没有说什么带阿尔忒弥斯一起走的话,他觉得就算阿尔忒弥斯对自己改观了,但是依旧会去做她的月亮与狩猎女神才对。

  也就是说,奥林匹斯山才是她的家,如今她已经回到了家,似乎没必要跟着自己跑出跑吧?

  不过阿尔忒弥斯也有自己的理由:“我要给他们安排一个的家园,奥林匹斯山明显不合适!”

  月光精灵们身体身上大约比普通人要强上一些,天赋也要好一些,寿命也长一些,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就可以与诸神一起住奥林匹斯山上。

  同时,奥林匹斯神族这些比较强大的主神基本都有自己的信徒,但也没有见谁把自己的信徒接到神山上来居住,所以月光精灵们虽然都算是阿尔忒弥斯的子民,但却需要另外寻找自己的居住之地。

  至多就是他们会得到阿尔忒弥斯以及奥林匹斯神族的庇佑,可以顺利的安稳的发展生存下去,并且延续自己的血脉。

  叶文看了看这接近一百号月光精灵,他们大部分都是那种瘦瘦弱弱,容貌俊美有一对尖尖耳朵的模样,不过也有少数几个模样比较特别,想来就是那些混血儿了,这副样子与这个世界的普通人族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所以不好好安置还真不行。

  “你准备怎么办?”

  “月光精灵们已经习惯了森林中的生活,只要找一个环境不错的森林就可以!”

  这个世界的生态环境还很原始,想要找一个密林并不是很难,麻烦之处也就是需要远离人烟这一点。

  两个人一边往前走着,一边随口谈论着这件事情。至于这一百来个精灵,则是老老实实的跟后面,只是一路上左看右看,似乎对于这个世界颇为好奇——恐怕换了谁都会这样吧?

  阿妮塔打量了一阵之后,发现这个世界似乎与自己原来自己所居住的世界没有什么区别,同样的空气,同样的植物,同样的天空……就连天上也同样有着太阳。如果不是女神说的,恐怕她会认为自己依旧原本的世界中,仅仅只是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罢了。

  可是走了一阵之后,阿妮塔就发现前面没有路了,陡峭的山壁几乎没有任何可以借力的地方,而且站上面往下看,竟然一眼看不到地面。这种高度以及这种陡峭的山壁,哪怕是身手矫捷的精灵猎手,也不可能顺利的下到山底。

  正想问应该怎么下山的时候,阿妮塔就看到叶文整个人竟然飘了起来,然后指着他们这一群人对女神说道:“这一群人你准备怎么带下山?”

  阿尔忒弥斯皱了皱眉,随后将手指伸进嘴里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几乎没用多久,一辆由两头强壮的雄鹿拉着的车驾就从远处飞来,阿尔忒弥斯不等车驾停下就轻轻一跃站了上去,紧跟着一拍车驾的边缘,这辆车驾后面竟然拖出了一条长长的犹如流星的尾巴一样的光华。

  “哇哦!真不错!”

  叶文自然瞧的出来,那一溜光尾乃是月神之力凝聚出来的物体,而且极为凝实,可以让人立足其上,看来阿尔忒弥斯是要精灵们站上去,然后用车驾带着他们离开奥林匹斯山。

  见到如此,他也就不再多言,暴起剑光直冲云霄,看的一众月光精灵大眼瞪小眼,呆立了那里不知道应该做何反应——他们的认知里,哪怕是月亮女神也没有这么夸张的能力,虽然眼前的这位月亮女神也施展了一些手段,不过他们眼中以及是觉得奇妙的是那辆车架。

  可是叶文一没用什么东西,二没乘坐什么能飞的坐骑,就那么腾空而起,周身还光华灿烂的飞出老远,这就有点超出他们的理解范围了。

  怔愣着踏上那条如流星尾巴的光流之上,众多精灵一边低头看着脚下踏着的光芒一边提心吊胆,此时他们全部都悬半空,这要是脚下突然一空掉下去……现还没什么,若是飞的高了再掉,绝对是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等到阿尔忒弥斯驾车飞到高空之后,众多精灵有不少抱一起,甚至还有站不稳脚下直打颤的,也有哇哇怪叫着闭上眼根本连看都不敢看的。

  唯一正常的也就是阿妮塔了,不过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双腿也是发软,同时只敢让自己的视线保持向上或者平行,而丝毫不敢将视线往下面瞥半分,就怕自己也坚持不住,自己软倒地。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好一阵,直到众多精灵们都确定自己是安全的之后,才开始渐渐胆大了起来,还有几个年纪不大的小精灵扯着旁边的人向下面比比划划。

  这时候阿尔忒弥斯的车驾已经追上了叶文,两人并肩而行,自然有不少精灵向叶文抱以好奇以及敬畏的目光。

  阿妮塔也是其中之一,她对于这个男性的身份好奇了。

  从开始的时候,她以为这个男人是与女神殿下一样的强大神明,而且肯定是非常熟悉的那种,后来阿波罗出现后,她又意识到这个男人好像与女神有比较亲密的关系。

  但是到了这个世界后,那个又出现的女神以及随后这个男人的应对,还有随即就准备离开的行为都让她陷入了迷惑当中:“难道我猜错了?那么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反正她就意识到了一点,那就是这个男子,和自己所信奉的女神应该不是一起的!

  阿尔忒弥斯站车驾上,熟悉的感觉再次回来,不过当她注意到视线角落中的叶文之后,却发现自己的注意力竟然又一次的转移到了那男人的身上。

  “真是……”

  真是什么,阿尔忒弥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一个合适的词汇,后只能无奈的放弃抱怨,继续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不过她眼角的余光中永远都会有那个身影。

  叶文可不晓得这一点,飞了一阵见阿尔忒弥斯似乎渐渐又恢复了以前的模样,心里略微有点失落,叶卡捷琳娜的记忆虽然对阿尔忒弥斯有影响,但终究不可能直接改变阿尔忒弥斯,这一点他早就明白的。

  “我要去遗忘雪原了!这一段时间里,我都会那里!”

  “……”阿尔忒弥斯不言,一直到叶文转变调转方向的时候,她却鬼使神差的也驾着车驾拐了个弯,又跟了上去。

  叶文初时还没注意,不过当他一回头的时候,发现阿尔忒弥斯依旧就自己的斜后方,一阵惊讶的放慢了速度,再次与阿尔忒弥斯保持平行:“你这是……”

  阿尔忒弥斯咬了咬嘴唇,后恨恨的道:“我也去那里看看!”

  说实话,这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阿尔忒弥斯直接将自己的子民给代入到一片冰天雪地之中,大部分的精灵再一来到这个环境中的时候,立刻就表现出了强烈的不适,许多人只能偎依一起来互相取暖。

  阿尔忒弥斯车驾后面拖拽的神光,随后可以让精灵们不受气流和强风的影响,但是寒冷却无法隔绝外,阿妮塔后无奈,只得主动开口:“女神殿下,这里太冷了,族人们都有些坚持不住!”

  回头看了看,阿尔忒弥斯也有点不忍,转头竟然一脸忿忿的瞧了下叶文,随即就准备再次改变方向。

  就这个时候,叶文随手一挥,一柄长剑凭空而现,然后叶文的操控下天空中画出一条橘红色的轨迹,终来到了众多精灵头顶的地方。

  紧跟着,橘红色的长剑散发出了太阳一般的温暖光芒,慢慢的将精灵们的寒意给驱除了开去!

  这神剑自然是日月神剑中的日剑,自从吸收了太阳神力之后,它已经没有了原本的局限性,必须太阳高挂空中的时候才能够发挥威力,此时这柄神剑才真正配的上神剑之名,本身就蕴含着强横的太阳神力,当个散发热量的暖气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阿妮塔自然认得出这柄长剑,这时候她才明白过来,原来那个男人当时随手拿出来的长剑都是这么神奇的武器,不但可以天上飞,而且还有这些奇妙的效果。

  如此一来,阿尔忒弥斯也就不再考虑调整方向的事情,抿着嘴又飞了一阵之后,后还是叶文率先开了口:“当初,你是怎么着了雅典娜的道?”

  这个话题,阿尔忒弥斯的这些子民们面前说,似乎不大妥当,不过叶文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话题,只好用这个做开场白。

  幸好阿尔忒弥斯根本就不乎那些——相比起雅典娜、阿瑞斯、阿波罗、波塞冬这些子民信徒千千万数都数不过来的主神,阿尔忒弥斯几乎很少去发展自己的信徒,她根本就不乎有多少人信仰自己,算是奥林匹斯神族中比较特立独行的一个。

  这样的存,自然不会乎那些事情,所以她非常坦然的就回答了叶文的问题:“我出去打猎解闷的时候,雅典娜装成猎物暗算了我!”

  说话的同时,阿尔忒弥斯脸色不善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脖颈,估计当时那个地方遭到了雅典娜的袭击。

  随后我被她控制住,眼睁睁的看着她将我的神识给分成了几个部分,随即又将我丢到了那个世界中,迫使我陷入了沉睡当中。

  实际上,事情远不只这么简单,雅典娜将阿尔忒弥斯丢到那个世界中的时候,轻声的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祈祷自己的魅力足够大吧!”

  当时阿尔忒弥斯还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不若现她已经明白了——自己不过是雅典娜那个女人设下的香饵,用来吸引叶文上钩,进而让叶文去消灭阿波罗的巨大的香饵。

  实际上,当她苏醒过来,并且恢复了自己的意识后心底里还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开心,而且这一丝开心的感觉与叶卡捷琳娜一点关系都没有:毕竟当有一个男人愿意来拯救陷入危险的自己的时候,哪怕这个女人再怎么骄傲再怎么看不起男人,心底的深处也会被触动。

  何况,阿尔忒弥斯并不是真的看不起男人,以前她的诸般作态,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自我保护。

  如今,她已经不用再那么做了,阿波罗一死,阿尔忒弥斯就感觉一块压心头的大石终于被搬开了一样,而作为将大石搬开的那个人,叶文已经不知不觉间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再加上叶卡捷琳娜的那段记忆……

  “这样……”叶文沉吟了片刻:“那么你想不想报仇?”

  “什么?”阿尔忒弥斯怔愣了一下,不大明白叶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雅典娜这么算计你,你不生气吗?”说着话的叶文竟然就这么骤然散去了周身剑光,然后阿尔忒弥斯惊讶的目光中踏上了车驾,站了她的身旁。

  伸出手将阿尔忒弥斯散乱的发丝捋到了耳后,叶文做这个动作的时候竟然觉得非常的自然,而阿尔忒弥斯也非常坦然的任凭叶文做出这么亲昵的动作,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我说过,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那句话他可不是只对阿波罗说说而已,他是真的准备这么做!何况,雅典娜那个死女人百般算计坑了自己好多次,这个仇不报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雅典娜小心眼,叶文的心胸也不见得多开阔,他从来就不是那种别人抽了他一巴掌还能笑嘻嘻的展现自己的大度的那种人——几个大巴掌抽回去才是他的性子。

  “你准备怎么做?”阿尔忒弥斯的身高并不矮,此时站叶文身旁,也不需要昂着头与他对话,只是因为离的太近,多少还需要将下巴抬起一点,而这个动作,就好像主动将那泛着诱人光泽的双唇送上来一样。

  叶文心中微微一跳,吸了口气才平复下来:“雅典娜做出这么多事情,不外呼是想当奥林匹斯神王……既然如此,就让她当不上神王好了!”

  雅典娜虽然算计于他,不过好歹知道分寸,没有把他往死里整,所以也算不上死仇,叶文也不会非得杀了那女人才能解气!不过,代价是一定要付出的,想来想去那女人着紧的就是这神王之位了,不若就这一点上做文章。

  甚至,叶文已经想好了大致怎么做:“毕竟,那奥林匹斯神王的位置足够诱人,想要坐到那里的神明不只雅典娜一个吧?”

  看了眼近咫尺的阿尔忒弥斯:“你有没有兴趣?”

  摇了摇头,阿尔忒弥斯对那所谓的神王之位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不喜欢被束缚住……”

  很符合阿尔忒弥斯的性格,叶文似乎早就料到她会这么回答一样,所以他很快就提出了自己真正合意的人选:“你觉得,让哈迪斯当神王怎么样?”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