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叶家大院


  叶文这一大群人落大门之前,就见眼前粉影一闪,一阵香风袭来,那年轻人就站了面前,一双大眼扑闪扑闪的望着众人,尤其是宇文拓和米诺身上转来转去。

  离得近了,叶文这才看清楚这年轻人竟然是灵竹,心下惊讶暗道了一声:“怎么给教成这样了?”

  心中也★★衣很是无语,口上则将宇文拓唤了出来与灵竹见礼,对灵竹介绍时只言:“这便是收的弟子,按入门早晚排行,你唤他师弟就是!”

  灵竹脸上带笑,热情的和宇文拓打了招呼,然后便见宇文拓恭恭敬敬冲灵竹行了一礼,目不斜视,口称:“见过师姐!”

  “……”

  一阵鸦雀无声,宇文拓纳闷的左右瞧了瞧,暗道自己难道说错了话?正想开口询问,就见面前这位漂亮的‘师姐’眼中已然满是泪水,然后‘哇’的一声大哭着‘飘’远直至不见……

  转头望向自己师父,宇文拓还是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了话,结果叶文拍了拍他的肩膀,很是淡定的告诉了他一句:“下次见到灵竹,记得要喊师兄……”

  宇文拓囧了!

  他现明白自己弄错了什么了,不过谁能想到那样一个漂亮的人竟然是自己师兄?估计那个样子丢人堆里,哪个也不会把他当男人吧?何况还穿着一身裙装,肩膀上是有缎带飘飘,好似九天之上的仙女一般——这个模样谁敢说丫是男人?

  不过,叶文既然已经这么说了,那就代表着事实真相就是如此,即便亲眼所见有的时候也是做不的准的!

  反倒是本来并不意的米诺陡然起了兴致,如狼一般绽放着绿光的双眼不停的望着灵竹消失的方向,若不是身旁站着这许多人,估计早已经冲了出去。

  “不是说你们师叔才貌美犹若女子吗?刚才那个又是谁?”还保持着一丝清醒的米诺转过头问起了张玲,她觉得有必要详细的将蜀山上上下下都问个一清二楚,若不是一来就遇见,她可真要错过如此极品了。

  “那是师娘的弟子,名唤灵竹,不过也有好久不曾见过了,竟然被师娘教导成这副样子……也不知道是该替他开心还是悲哀!”张玲也有一阵没见到灵竹了,上次回来的时候,灵竹虽然相貌与女子无异,但是声音上还略显低沉,举手抬足间倒是渐渐有了女孩子的习惯,但要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到一些男性习惯。

  今次再见,不但行动间与女人一般无二,就连声音也变得清脆悦耳了起来,看来那天魔功果然强大,生生将灵竹给淬炼成这副样子,也不知道这师弟以后还算不算个男人了。

  “当然是替他开心喽!”米诺可不会想那么多,她依旧站一旁流口水,估计心里头已经制定了‘灵竹攻略计划a、计划b以及计划了!’

  一边往里走,守卫的弟子恭敬的与叶文这位掌门师祖见礼然后继续大门旁履行自己的岗位。

  至于通报一事,那灵竹来这里就是来接叶文的,既然已经见了面,自然会把叶文已经回来的事情告诉众人……虽然是哭着进去的,但是事情应该还是会说的吧?

  好这个问题没有让两个弟子纠结的太久,不多时就见到数人从后面转了出来,而且当先那白花花一片的家伙明显就是整日待后山不出来的白熊。

  白熊一出来就停了叶文面前,然后咧着大嘴傻笑,肥大的前爪还自己的脑袋上抓来抓去,憋了半天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个木牌,上面写着:加菲回来了吗?

  张玲知道这白熊和加菲平日里就喜欢腻一起,感情颇好,所以走过去,将躲自己身后小包里呼呼大睡的加菲给抱了出来,双手抓着往前一递就送到了白熊面前。

  白熊见到小家伙后显得极为开心,随手将木牌一扔,然后伸出大爪子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紧跟着就伸出大舌头舔了了一下……直接将睡着的加菲给舔的醒了过来,被打扰了好梦的小东西看到近咫尺的熊脸,立刻就是一个巴掌。

  啪!

  清脆而又利落,大白熊的脸颊上多了一道清晰的猫爪印子,不过白熊却不意,依旧咧着大嘴笑呵呵的,还将加菲往自己脖颈上一放,低下身子轻手轻脚的走着。加菲挪动了两下,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后竟然很是满意的拍了拍白熊,然后闭上眼继续睡觉。

  看到这俩活宝,众人也是露出了笑容,然后就不再去管这两个家伙,叶文已经看到了特意迎出来的师妹以及华衣了。

  “我回来了!”

  来到近前,叶文也没有说什么话,只是轻轻的道了一声,却胜过了千言万语,师妹抿着嘴似乎忍着什么,后只是撅着嘴点了点头。

  华衣则显得正常了多,好似叶文只是出去工作了一天,晚上回到家里来一般,伸手叶文那不可能存灰尘的肩膀上拍了拍:“酒菜都准备好了,先吃饭吗?”

  点了点头,叶文对身后众人打了声招呼,此时迎出来的人并不多,也就是叶文的两个夫人和几名弟子,其中还有几名因为有事情身并没有出来——叶文当然不会介意,所以众人这前庭说了几句话之后,一群人便浩浩荡荡的往后院而去。

  一路上讲了些西方的见闻,不过说来说去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大致上依旧围绕叶文所做的诸多琐事上面。

  华衣自从刚见面的时候与叶文说了两句话之后,就一直稍微靠后点的地方不吭声,静静的听着叶文说话。

  站叶文身旁的,便只有宁茹雪一人,两个人并肩前面走,其他人都是跟后面,绕过正殿,穿过演武场,来到后院当中,一路上转转折折,跟随的人却渐渐稀少,等到回到居处之后,身旁就只有几名亲近之人了。

  一进得院来,叶文就发现这院子里满是馨香,四下一瞧,才发现院中种满了花草,此时明明已经到了秋日,但这院落中却犹如春暖花开之时节一般,心下惊讶了片刻,随即明白过来定然是使了什么术法,使得这院中终年花开。

  宁茹雪是不会寻思这些的,估摸着是华衣鼓捣出来的东西。

  果然,华衣偷偷凑上前来,低声与叶文说了句:“这些年里修炼之余便养些花草权当解闷,我还特意种了一些夫君爱的雏菊哦!”一边说着话一边做了个鬼脸,惹得叶文哭笑不得,却让一旁的宁茹雪脸色大窘。

  拉着两女石桌上坐下,叶文看了看上面早就摆好的茶水杯盏,晓得这是早有准备,便将宇文拓唤了出来:“这是你两位师娘,且先与你二位师娘见礼!”

  宇文拓身旁跟着张玲,早将叶文两位夫人的名讳告诉过他,也不需要再询问,此时只是按照师门长幼礼节见礼,也不繁琐,各敬一杯茶水便可。

  当然,这可不是入门大礼,那礼节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完成的,宇文拓此时虽然到了蜀山,但是究竟什么时候行那礼节,还需要好好计算一下,首先就是挑个黄道吉日——这仙界中倒是不好计算,所以只能看情况和天气挑个好日子。

  然后还要全派上上下下众人都场见证才可行那入门大典,除此之外瓦尔基里和阿尔托莉雅倒是不用行入门礼,不过见了叶文和两位夫人后这长辈礼却不能落下。

  考虑到瓦尔基里不是东方人,对礼节不是了解,所以只让她敬上几杯茶水也就罢了,至于那叩头什么的就全都免掉。

  这一下又是一阵忙活,随即张玲带着宇文拓四处转转,同时去认认几个师兄师姐,这些事情就不需要叶文跟着了。

  克里斯也跟着退去,同时去替关羽安排住处——关羽会这里留宿一夜,明日一早再走。

  顷刻间,这本来还略显拥挤的院落中就走了一空,除了叶文以及身旁的两女之外,就只剩下了阿尔忒弥斯。

  四个人围着石桌坐定,恰好一人一个方向,不过宁茹雪与华衣一左一右将叶文夹当中,隐藏石桌下面的手一直按叶文的大腿上——不要以为那是多么舒爽的事情,任凭谁自己大腿上的肉被揪起一块然后左右旋转都不会觉得多爽吧?

  当然,这种小动作自然瞒不过阿尔忒弥斯的双眼,不过她这个时候没有半点开口的意思。别看她答应与叶文一起回来,但是心中同样对于叶文的这一点不满:已经有老婆了,还要自己跟着来,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奥林匹斯神族虽然某些事情上很混乱,但是涉及到婚姻上还是很严肃的!无论是波塞冬还是宙斯,无论他怎么外面乱来,也始终只有一个妻子。

  哈迪斯是痴情的典范,虽然他的老婆是被他抢来的,但是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值得让人诟病的了。

  阿波罗倒是追求过别的女神,不过他始终就是个死妹控,甚至为此而一直没有娶妻。

  另外,火神赫菲斯托斯有了一个完全心不自己身上的妻子,可也没说再娶另一个女神为妻,由此可见奥林匹斯神族对于婚约非常的看重,一旦确定了婚姻关系,那么就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

  这一点与东方的传统婚配观念有不少冲突,比如东方的传统观念里就有着一夫多妻制度,这一点简直就是这位西方神族无法想象的情况。

  她心中未尝没有叶文抛弃掉以前的妻子然后一心与自己一起的念头升起,不过她也明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何况,如果叶文真的那么做了,阿尔忒弥斯估计反而会鄙视起这个男人了吧?

  因此,她的心里也很纠结,面对这两个女人的时候她反倒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原本心中想的:到了那里就和那两个女人摆开阵势说个明白,我的男人不容别的女人染指!这样的话是半句也说不出来了。

  看到叶文一张脸涨得通红——实际上叶文这身皮骨早就不会害怕这么点疼痛,只是总得给两女留点面子不是?

  这一家人过日子,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你给我点面子,我给你点面子!互相迁就迁就才过的下去,否则都抓住对方小辫子死也不撒手,那还过的什么日子?

  叶文与两女一起几十年,相互间的毛病也抓出不少,但是谁也不会意,若真的意了,那唯一的结果就是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老死不相往来这么一个结果了。

  所以,这一次也差不多!

  两女稍微表示了一下自己的不满,然后就撒了手,看起来似乎是放过叶文了,不过叶文却晓得,这事情哪里会这么简单?只看这两个女人齐齐将目光放了阿尔忒弥斯身上,就意识到这两女估计又转着什么念头。

  瞧了一阵,宁茹雪突然叶文耳边说了一声:“师兄好厉害呢,还拐了个洋妹子回来!”

  “呵呵!”叶文干笑中……

  华衣歪了歪头,眼睛阿尔忒弥斯的身上来回的扫视,后才靠着叶文道:“夫君怕是已经尝过了吧?”

  “什么?”

  “还能是什么?”华衣笑了笑:“我都瞧出来了,这女人上下简直都是夫君你喜欢的类型,难怪你会大老远的将人给带回蜀山!”

  叶文尴尬,对自己这方面的兴趣爱好了解之深的,恐怕谁也比不得华衣,毕竟那方面上师妹总有些放不开,反倒不如华衣聊的深入,就连自己的一些癖好这女人都是知之甚详,所以华衣这里,他真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不过这一次倒是愿望了他,他连阿尔忒弥斯的小手都没摸到过呢!

  实际上叶文并不晓得,华衣和宁茹雪这几十年相处下来,早就亲如姐妹一般,别看宁茹雪他面前有点放不开,不过与华衣私密里倒是早就将他那点事情问了个一清二楚。

  宁茹雪此时也叶文旁边,华衣的话自然也听的清楚,直起身子转而看向阿尔忒弥斯,从上到下详详细细的看了个遍,后惊讶的发现华衣果然说的没错,这女人从头发到脚趾,几乎都是叶文喜欢的类型,难怪会给带回来!

  要说自己那师兄那些爱好,宁茹雪知道后只觉得很是害羞,不过想想后也就释然了!只是她性子不是那么张扬,有什么想法也就是和华衣说说罢了。

  甚至私下里还问过华衣,要不要迁就一下师兄,将头发烫出点波浪来?因为叶文喜欢微微带点波浪的长发,私下里还介意华衣烫一下看看,结果被两女得知。

  看向阿尔忒弥斯,棕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臀际,微微带着点卷曲的波浪长发让阿尔忒弥斯显得是那么的成熟以及性感。

  宁茹雪撇撇嘴,又看向阿尔忒弥斯的面容——相貌上,东方女子较之西方女性会有些优势的,会显得精致,不过阿尔忒弥斯有一个好的基因,身为神族的她面貌上几乎集合了东西方女性的优点。

  再往下……这个宁茹雪没有和自己比,而是将视线华衣和阿尔忒弥斯身上过了一下来回,发现这一点上东方人毫无以外的处于劣势。

  腰条虽然略逊自己与华衣一筹,不过配合和上下两处丰腴就显得恰到好处了。至于那挺翘丰腴的臀部?宁茹雪已经不准备再这个问题上纠结了。

  同时,因为身高上的优势,阿尔忒弥斯拥有一双可以让任何人都觉得羡慕的修长★★,此时虽然有长裙遮掩,但那完美的线条还是可以看的清清楚楚的——加上穿衣习惯上的缘由,阿尔忒弥斯没有进行遮掩,这就加诱人了。

  比了一阵,宁茹雪只能郁闷的哼了一声,然后就把目光收了回来,随即又瞪了一下叶文,反而叫叶文一阵莫名其妙:“我又怎么了?”

  华衣自然看见了宁茹雪刚才的动作,捂着嘴一阵轻笑,惹得宁茹雪又是一阵尴尬,然后继续瞪叶文。

  叶文欲哭无泪……

  几个人坐这里半晌,结果话都没有说几句,可是等过了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宁茹雪后长叹一口气:“既然都带回来了,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这一句话倒是让叶文愣了愣:“咦?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华衣倒是好像知道什么,不过当叶文转过头以眼神询问的时候,这女人竟然装作没看见,至多给了一个:“你看着就是!”的眼神。

  只见宁茹雪站了起来,随即缓步行到那空旷处,素指一抬,一道青气指尖上环绕片刻,随即化作一柄绽放着青光的长剑。

  然后就见到宁茹雪那白皙的额头上猛的显出一朵栩栩如生的青莲来,恍惚间好似旋转着一样,甚至还有清脆乐声发出。

  “只是,这叶家的大门却不是那么好进的!”

  话一出,但见周身青气浮现,紧接着青气一闪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数柄泛着青光的长剑飘宁茹雪周围。

  见到她这副模样,阿尔忒弥斯反倒笑了,许是觉得这种解决方法合自己胃口?只见她站起身一抬手便取出了利达尔-群星之怒,随即弯弓搭箭,流星一般的湛蓝箭矢就出现了她的手上,遥遥与宁茹雪对峙。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