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本体


  无边无际的剑气虽然强悍,但对于天火龙君以及天火羽君来说却算不得什么,天火龙君本体的确乃是一天下间少见的凶兽,而且这凶兽皮糙肉厚一身鳞甲,寻常刀剑根本就伤不得他分毫。

  如今化成人型,虽然天火龙君这个身体没有鳞片护身,却也是一般强横无匹,只要小心不被那剑气攻击到特定的一些部位,他大可以完全无视这些剑气,任凭他们身上随便乱戳,只当是挠痒痒了。

  一旁的天火羽君是干脆,只是站那里,眯着眼冷笑不止,那一波接一波的剑气还真就被他当成了拂面的轻风,任凭身上被剑气轰的一阵脆响,却终究没能留下半分伤痕。

  好一阵热闹之后,两人见到剑气散去,这才狂笑出声:“只此而已……”

  只可惜这话才说了个开头就生生的咽了下去,适才两人被剑气围攻,见不得周围情况,那天火仙君也被骤然凶猛的琉璃火给影响了一下,所以也不曾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等这位仙君回过神来,那边剑气也已经数消散,天火龙君以及天火羽君同样看到了眼前的境况。

  “额……”

  抬头仰视,只见身前无边无际的全是长剑,每柄剑上都是一般无二的紫色光华,因为长剑挨的紧密,那紫色光华好似练成一体一般,此时看去就好似一个通天的紫色光柱,里面有数之不清的长剑。

  “这……这是什么玩意儿?”

  天火龙君和天火羽君见到这般景象无不大惊失色,虽然他自衬肉身强横无匹,可是这紫色长剑还是给了他啊比较深刻的印象,叶文一出手时所放出的紫色飞剑虽然没有伤到他,但是也让他晓得了这剑的厉害。

  他当时也没多想,只觉得这飞剑虽然恐怖,但是也并非没有对付之法,可眼前这般景象却让他额头虚汗不停的往外冒,任凭他怎么想也不会想到那般强横可怕的飞剑竟然有万柄之多。

  天火仙君离的稍微远点,看的清楚通透,眯着眼瞧了一阵,立刻瞧出了这飞剑的本质:“那飞剑并非实物,乃是这蜀山掌门一身功力凝聚而成!”

  这番话似乎是给另外两人打气,但透露出来的内容却让几个人加惊慌。

  都是功力凝聚?这蜀山掌门的功力究竟多么恐怖?竟然可以凝聚出这么多强横飞剑?

  “莫非这飞剑数量虽然多了,但是威力却大为削弱?”

  他可不认为叶文能够凝聚出一万柄,而每一柄都有那么恐怖威力的飞剑,因此越想越是这么回事,心下稍微震惊了下来。

  他却不晓得,对面的叶文也吃惊,心下暗道:“自从浑天宝鉴一成、成就天仙位业之后,这万剑诀还是第一次动用,不想竟然这么便捷?”

  自打修成天仙,叶文就没有什么机会使用万剑诀,寻常对手不需要动用这等大招,而给力的对手数来数去也就一个阿波罗,却因为当时所处的环境而施展不得这种招数。所以今天还是首次动用这一终极杀技。

  这不用不知道,一用起来才发现,自打浑天宝鉴练成,体内自成宇宙之后,这真气简直犹如无止境一般,自己明明已经动用了周身劲气凝聚紫宵剑,可是一个念头间,那体内的宇宙变换运转,几乎顷刻间这一身功力就恢复了过来。

  “看来这浑天宝鉴大成后,不但没有将我那先天紫气的恢复力给废掉,反而给强化的加★★了!”

  运转了几次下来,叶文已经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这样一来他就加不用客气了!往日里凝聚紫宵剑,都是秉持着十柄里一柄威力强的,余者接是威力稍弱一些的‘残次品’,真正玩命的所有飞剑都是‘正品紫宵剑’就只有面对孔宣那一次,可是大招一出自己就脱了力,哪怕是凭借先天紫气的恢复能力也无法短时间内恢复过来。

  可是如今有了这个充足底气,自然就不需要再顾虑那许多,一身真气可劲祸害,随便他如何浪费,体内真气始终不会枯竭。

  甚至他还发现,一直自己体内宇宙中的那一抹混沌反而随着自己周身真气急速运转,体内宇宙飞速变迁渐渐开始了一些异象,蕴含其中的那一抹紫色气息也好似与叶文周身真气形成了些许联系似地。

  恍惚间,叶文不知不觉的就与那一抹紫气建立了联系,霎时间已经凝聚而成的那万柄飞剑竟然齐齐一震,那冲天的紫色光柱猛的一抖,随即恢复平静!

  从外面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变化,但是对面那天火龙君并其分身脸色却是变得苍白如纸,天火龙君的那对金色双瞳是猛的一缩,竟然变得细长犹如蛇瞳!

  “这种感觉?不好!快闪!”

  紫宵剑虽然外貌没变,但气势的确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立这万柄飞剑当中的叶文也心有所感,但是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却说不上来,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万剑诀的威力似乎又有提升。

  “想的那许多作甚?先轰杀了这傻逼才是正经!”

  念头一动,万柄飞剑犹似得了号令的兵卒般,唰的一下调转剑刃瞄准住了不远处的那三人,叶文也不做什么动作,只是眼中厉芒一闪,这万柄紫宵剑瞬间就爆出一片紫光,几乎将这片天空都染成了紫色。

  打远处往蜀山望去,只见得天地间都被染上了一层炫丽的紫色,就蜀山之北的雪峰之上,一男子傲立于风雪之中,望着南面那片天空一阵出神:“这叶掌门的修为,又强了好多!这般威势,简直可媲美天地!”

  常言天地之威难以匹敌,即便神仙中人有时候也会感叹天地之威莫可抵御,如今叶文这一剑之威力能与天地相提并论,可见这一招究竟多么恐怖!

  再回到蜀山之上,叶文这一剑轰出,只见得那紫宵剑犹如雨点般落了下来,轰隆隆之声不绝于耳,就好似连串的九天神雷不间断的轰蜀山上面一样,好叶文顾虑到蜀山够呛能够招架的住这一招之威势,出招之时直接将那九州鼎给发动了起来,护住了蜀山整座山峰,所以叶文这一剑剑似乎是轰了蜀山上,实际上都被九州鼎给接了下去。

  这时候他也顾不得自己这一阵狂轰滥炸之下会否将九州鼎给弄坏了,反正蜀山是万万不能损伤的,那可是自家门派的象征,虽然作用不比九州鼎,但意义重大。

  就这么一阵乱轰之下,叶文只能看到漫天的剑光剑气四处宣泄乱窜,就算是他有一双琉璃神瞳,此时竟然也瞧不见那一阵爆炸当中究竟是个怎么样子了。

  而蜀山上的弟子是望着后山方向一阵阵发呆,有一些修为好的弟子纵上高处,已经看到了情况,但只能喊一声:“掌门师祖似乎用了万剑诀了,却不知道与谁厮杀!”

  那徐贤和宁茹雪几人是早就来到了近处,可是叶文这一次万剑诀威力实太过可怕,这些人莫说靠近,只是站远处观望也一阵阵心悸。

  阿尔忒弥斯看着那漫天的紫色飞剑和那恐怖的简直可以比拟宙斯神雷的攻击,脸色也是一阵惨白,心中暗道:“原来他一直都是让着我……”

  就连近些年闭关不出潜心冲关的徐贤此番都飞了出来,与自己妻子黄蓉蓉虚空悬立,望着远处的叶文以及那恐怖的万剑诀一阵思:“师兄这万剑诀威力似乎又有提升,这种感觉……好似有什么似乎触手可及,偏偏却又毫无头绪?”

  皱眉思了一阵,恰好一道剑气窜出往徐贤这里飞来,徐贤随手一拍将那宣泄而出的剑气余波拍散,可这一掌之后突然愣那里,心中猛的偶有所悟,伸手一拉黄蓉蓉,不管黄蓉蓉一阵惊叫口中忙道:“快随我去!为夫偶有所感,突破近眼前!”

  若叫叶文瞧见这一幕,少不得又得腹诽一阵,甚至还要埋汰这徐贤一阵,不过眼下他却没功夫去注意旁的事情,只是全神贯注的盯着那一片紫光绚烂以及漫天烟尘当中。

  好因为劲力余波未散,尘土很快就消散了开去,几乎是万柄飞剑一放完,那烟尘也就散了去,而没有了那剑气余劲阻碍,叶文这双眼瞳也终于可以发挥功效,所以那烟尘还没完全散的时候他就看清楚了场中情况。

  只是这一瞧,脸色猛的一变,对着远处往自己这边打望的人猛的一挥手,口中喝道:“速速退去!”

  众人见他这副样貌,立刻明白那对手还没有被解决,虽然惊诧于究竟是什么敌人竟然挨了这么一下还不死,可是他们也都知道这般级别的战斗不是他们能够参合的进去的,所以依言纵身飞起,暴起各种光华往远处遁去,是勒令弟子不要出来乱走动。

  就这么会儿功夫,那烟尘劲力已经散,众人再飞行的时候也都回过头瞧了一眼,可仅仅这一眼,众人脸色无不变得惨白难看。

  皆因那被万剑诀狂轰滥炸之处虽然不见了天火龙君并其分身的身影,却突然冒出一个可怕的怪物。

  这怪物看起来像是一条巨蛇,却有八个头,八个头各有长颈,后竟然连载了一个身体上,并且只有一条巨尾,同时这怪物后背上满是翠绿青苔,此时一现原形,头顶上竟然还飘起阵阵红色雨云。

  “嘎!”

  其中一个巨头猛的张开大口,发出一声让人挠心抓肺的难听声音,而正对着这怪物的叶文不但觉得头晕目眩,是觉得恶心欲呕,当真难受之极。

  “丫的,这家伙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说实话,这个造型的怪物他还真能想起一个,只是他始终想不明白那个怪物怎么会和太上老君扯到一起。

  可是当他目光上下又巡视了一遍,看到了那怪物好似溃烂的血红肚皮以及八个似乎还有点迷糊的大头,终确定了这玩意就是自己知晓的那个。

  “八歧大蛇?”

  他本是随口自言自语,没期望谁能回答,却不料对面那怪物其中的一个舌头晃了两晃后,竟然转头对着他吐了吐蛇芯,张开血盆大口竟然口吐人言:“倒是有几分见识,竟然能够认得出我的本体来!”

  这一番话,就等于承认了自家身份了,而且叶文注意到,这人说话声音语调与那天火龙君别无二致,看来这怪物的确就是天火龙君的本体了。

  想到此处,先前的一些情况倒是叫他捋顺了!

  先不提蛇性本淫,就这八歧大蛇想要抓那修炼了凤凰一族功法的东方葵回去双修也有了合理解释。

  八歧大蛇本身并非属火,乃是属水!估计他化成人形后精修诸多控火仙术也是想要走那阴阳合一之道。

  毕竟阴阳五行八卦中,火属阳、水属阴!八歧大蛇自身属阴,为了阴阳合一自然要精修阳火仙法。

  同时这怪物凶名甚著,以天火龙君之名行走,估计也能免去不少麻烦!只是叶文真没想到,这怪物竟然被太上老君收复甚至还纳门下——那老头子当真是艺高人胆大,反正自己也不怕这小长虫,也不怕他能捅破天去。

  只是如今却让叶文万分头疼了起来,这八歧大蛇能被老君收复,却不代表能被自己收复,如今自己面对着这东西……还真不好说有几分胜算。

  就这么会儿功夫,那八歧大蛇余下的几个蛇头好似刚刚睡醒了一样,晃了晃那硕大的头颅,然后看了看先前说话的那个脑袋,彼此间似乎进行着什么交流,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之后这几个大脑袋就齐齐一转,瞪着飘空中的叶文。

  此时八歧大蛇周身散发出恐怖威势,同时一阵诡异波动散发出来之后,本来趴地上的巨大蛇身竟然漂浮了起来,那好似腐烂掉了的腹部喷出一阵阵血红色的烟云,将其给托其上。

  等到完全飘了空中之后,发出天火龙君声音的那个巨大头颅才再次开口:“一千八百年来,你是第一个见到我本体的人,你应该感到荣幸!”

  叶文听到这句话险些一头栽下去:“哪和哪就蹦出一个一千八百年啊?再说我只有一个人,身边没有红头发音乐家也没有黑长直巫女组团刷你这个**!再说,老子也不是万年不良高中生啊!”

  暗中腹诽了句,心里面却十二分的小心,眯着眼盯着对面的这怪物,眼瞳中七彩变换不定,明显是寻找这个怪物的弱点,然后好将其一击击杀。

  对面那大蛇却全然没有意叶文,只是昂着头兀自说着自己的话:“好不容易能够显出本体来,这一次我要闹个痛快!”

  只是话没说完,就觉得额头一疼,这说话的蛇头是被劲力带的往后仰起老高,一瞬间,这画面好似出现了定格一样!

  将脑袋调整回原来位置,这个舌头瞪着那金色的双瞳怒喝了一声:“找死!”

  对面的叶文见自己一记天心莲环拍出,却只打的这巨蛇一仰头,就晓得这巨蛇之皮糙肉厚非是寻★★力能伤的,这般一来怕是只能依赖一些内家劲力或者是锋锐剑气才能伤的了他了。

  八歧大蛇有八个蛇头,而要命的是有八个完全**的思想存,天火龙君那个蛇头本来仅仅只是化成人形之后的一个‘代表’,其它的性格全部都陷入沉睡当中。

  本来按照八歧大蛇原本的算盘,练到后并非是天火龙君做主导,而是所有的思想以及性格都会融入进那天火仙君中去——甚至对八歧大蛇而言,那天火仙君就是正努力培养着的第九个蛇头,只不过此头一成,八头去!

  那时候将褪去这副蛇身,成就金仙伟业,成为真正的得道仙人,谁也不会想到堂堂的太上老君门下的天火仙君会是八歧大蛇修炼而成。

  但此时八个头数清醒过来,这思想就不统一了,叶文这边动了手,那边八个脑袋还要商量一番,然后才开始齐心协力,先将这‘小虫’灭了再说!

  就这么一耽误,却是又给了叶文动手的机会,这一次叶文也不玩什么虚的了,面对这种怪物,他就只有一招是实用,其中招数全都是给这怪物抓痒痒罢了,用了也是平白浪费气力。

  因此当八个蛇头达成共识,准备开始攻击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对面的那个小不点竟然浑身放出紫色毫光,随即身边一圈圈的出现了一堆堆泛着紫色光华的长剑。

  虽然八歧大蛇里的七个蛇头没有见到过叶文这一招,但是身上传来的痛楚和发自心底的危机感让他们明白,若果叫对面这小臭虫真的发出这一招,就算自己不死也好受不到哪里去。

  因此八个蛇头齐齐发动攻击,霎时间冰雪、毒水、沼气铺天盖地的往叶文身上笼罩了过去,这诸般可怕之物几乎将蜀山后山给完全笼罩了进去,叶文那紫色剑光是完全被掩盖了下去。

  可是仅仅几秒之后,一道紫色毫光爆发而出,犹如黑夜中闪出的一道光柱,生生劈出了一条路,同时传出叶文那淡定的声音:“让一切归于无吧!”

  但见紫色毫光当中,叶文黑发飘扬,双瞳中放出七彩神光,长袍无风自动,手上捏着剑诀,后开口念道:“万剑归一!”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