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寻访故人?


  玄都**师看了看崔钧,随后又瞧了眼叶文,空着的右手一抬,那放出毫光罩住叶文飞剑的太极图便即飞回手中,然后肃容道:“看崔道友面上,且先听你有何话讲!”

  叶文见这人竟然真的不出手了,心中也有些惊讶,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佩服这人明事理还是别的什么。

  恰好此时,那玄都法师继续道:“我知晓崔道友为人,既然崔道友肯为你出头,想来其中必有缘由,这位道友且将事情经过细细道来,若是我那同门师弟之过错,贫道定然不会因同门之谊而置公道于不顾!”

  叶文这时候才明白,这玄都法师与崔钧的交情还真的不一般,今日这事情还多亏了崔钧才会如此。

  若是没有崔钧,说不得两人此时已经拉开架势打成一团了。

  冲那玄都法师施了一礼,叶文随即就将此事详细说了一遍,他也没有添油加醋,只是将这事情简单的平铺直叙了出来,可既便如此,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听的出来这其中是谁的过错。

  此时那玄都法师已经一脸怒色,捏着长幡的那手是气的不停抖动,等到叶文将话说完,立刻施了一记大礼:“此事虽然是贫道那师弟引起,也也与本派管教无方有关,此事本派必然给叶掌门一个交代!”

  说完转身就要离去,寻那跑掉的天火龙君!

  崔钧一旁则是长出一口气,原来他今次出头之时也并不知晓其中缘由,只是觉得这位叶掌门并非是主动生事之人,可能内中另有隐情所以才让两人先说说清楚!内心里也摸不准究竟是什么情况,若真的叶文这边的过错,他难免夹中间不好做人。

  好这事情果然不是叶文引起,同时玄都法师也颇为知晓事理,并不因那天火龙君乃是其同门师弟就要袒护。

  他却不知道,玄都法师此番出来本就担心是自己那师弟闯了祸,因为老君虽然收了那八歧大蛇,并且还收做弟子,但是也知晓这等凶兽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将其导入仙道当中的,保不准什么时候就惹出些祸事来。

  尤其是八歧大蛇那真身原貌,一但现出来,仙界中也少有人能够制服得了,所以老君怕这弟子惹出事端,便其身上下了一道符咒!

  这符咒平日里无甚功效,可只要八歧大蛇真身一显,老君那边立时就有感应!这一次也是如此,八歧大蛇显露真身,正兜率宫打坐的太上老君立时得知,只是因为某些缘由,今次不好亲自出手去收复这巨兽,便将盘古幡和太极图交给了自己首徒玄都法师,让他走这一遭。

  出发前还特意叮嘱:“若只是小事,便用太极图困住那孽畜,将其带回来便可!若其闯下弥天大祸,便凭借盘古幡和太极图两宝击杀之!”

  出发前还怕玄都**师纵使有两大异宝相助依旧抵不过那八歧大蛇,便留下一道玉符,让他关键时刻捏碎求救,老君自会亲自前来收复那妖孽。

  不过玄都法师并没有太当一回事,只是以为自己那师弟指不定因为什么缘由露了真身,当不至于闯下什么大祸——何况天火龙君此番出行的目的,兜率宫上下大致知晓,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

  却不想到了之后才发现,果然是大事,若自己不是及时出手,自己那师弟已然丧命这蜀山掌门剑下了。

  当时他只是本能的想要出手救下自己师弟,却没有想到事情根由居然是这么回事!反而因为那太极图用来困住叶文飞剑,让那天火龙君趁机跑没了影子。

  如今清楚了情况,玄都法师也是大为惭愧,一边表示定然给蜀山派个交代,一边寻思着是回兜率宫向师父禀报此事然后请师父亲自出手,还是自己直接追上去,依仗两**宝之力将那恶习难改的师门败类击杀掉?

  正要离去,听得崔钧道:“玄都道友也不必动怒,此事乃是那天火龙君个人所为,与贵派无甚牵连!”

  已经知道了那天火龙君本体乃是一凶兽,那么这人身为老君门下却做出这等事情来崔钧也就不觉得奇怪了!而且他觉得老君收复凶兽,引导其走上仙道乃是莫大的功德,只可惜这孽畜自毁前程,怨不得旁人。

  叶文想了想,也是开口道:“不晓得法师准备如何处理那八歧大蛇?”

  这事情本就因他蜀山而起,那八歧大蛇冒犯的也是蜀山派,无论基于什么缘由他都有权利问上这一下,因此玄都**师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直接回道:“贫道寻思是依仗师尊所赐法宝直接前往收服这孽畜,还是回宫禀报师尊,请他老人家亲自出手?”

  叶文这才知道,这玄都**师虽然也是怒极,却没信心能够稳赢那八歧大蛇,估计等这兜率宫人出面还他蜀山一个公道,还不定要等多久,便干脆道:“既然如此,这事情就不劳法师出手,那八歧大蛇冒犯了本派,本派自会亲自解决!”

  一番话说出来,玄都**师只是思考了片刻就点了点头,他觉得这事情这么处理也是没有问题!

  眼下的情况就是蜀山是债主,他要如何收这笔债自然是他说了算!而唯一的牵扯就是天火龙君顶着个老君门下,就看这老君一脉是要亲自出手清洗败类还是怎么样?

  不过玄都**师门中地位颇为尊崇,既然他说没问题,那自然就没了问题!旁人也说不出什么闲话来,只是这一番变故之后,估计蜀山派大名立时就要名扬天下了。

  崔钧一旁看的通透,却没有说出半句话来,他不晓得自己这番推测是对是错,不过无论怎样,他都只是觉得这蜀山掌门果然是成大事之人,这般机会都能出手把握的住。

  试想一下,当有人传出消息!老君门下谁谁于蜀山派主动***,惹怒了蜀山掌门,不但当场就被打的狼狈逃窜,而且还被蜀山中人千里追杀,而其师门却不对此做出回应,那么听的这个消息后天下群仙都会怎么想?

  反正不管如何,蜀山派名扬天下是肯定的了,而且蜀山掌门叶文经此一事之后,其实力也将会叫天下群仙所知。

  实际上,叶文的确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他没想那么深远,只是觉得这八歧大蛇既然敢来蜀山***,他自然要给他来个彻底!

  外人他信不过,自然要亲自出手!

  同时也好将一些人知道,他蜀山派也并非毫无实力,今次之后看谁还敢小窥他蜀山派?以后来蜀山派拜山,后掂量掂量自己应该如何行事再说。

  几个人各怀心事,却见玄都法师手里捏着玉简,轻声嘟囔了什么之后随手将那东西一扔,片刻就消失不见。

  叶文知晓这是当今仙界常用的传讯手段,只是玄都法师出身老君门下,用的当然是高档的那个,几乎一甩手,那玉简就会到老君手上了,速度可不比短信啥的慢。

  而几乎只是一呼一吸间,就见到一片玉简凭空冒了出来,玄都法师接过后随手一捏就知晓了其中内容——这玩意是个消耗品,用一次废一个,天下群仙估计除了老君门下也没谁会这么用。

  玄都法师再睁开眼的时候,回身对叶文道:“那天火龙君已然不是本门中人,叶掌门想要如何处置都好,不过此事与本门终归有些渊源,若叶掌门有需要什么帮助的地方,开口便是!”

  “法师客气!”

  人家这么客气,叶文也不好继续一副冷脸,双方交谈了几声之后,便招呼玄都法师饮杯茶水!

  这玄都法师将事情禀报了自己师父,师父也给了他指示之后,一时间倒也不着急离去了,却是因为那天火龙君本是前来办事的,结果横生枝节闹出这么一出,那事情却还没办。如今天火龙君被逐出师门,事情就得交给旁人了,恰好玄都法师到此,也就别折腾别人。

  几个人落下身形,重站地面之上,同时远处观望的众人此时也都飞了过来,叶文将几人介绍了一番之后,一群人就浩浩荡荡的往那大殿而去。

  当然,路上还抽了时间与那九州鼎重建立了联系,大致感应了下,知晓九州鼎虽然遭受冲击,却没受到什么创伤,因此便又将那九州大阵重布上——适才与八歧大蛇大战,九州大阵被冲破,这才让崔钧和玄都法师两人随意的落后山上。

  这阵势一出,玄都法师立刻就有感应,抬起头来看了眼,发现天空依旧还是那片天空,似乎没什么不同,不过他多少还是瞧出了点异样,与身旁的老友崔钧说了一声:“这蜀山派果然有些门道!”

  说实话,他来这里之前还真没将这蜀山派当回事,甚至他都没有想过今次会和蜀山派扯上什么关系!

  那兜率宫修行的时候,虽然听到过蜀山派之名,也知晓这门派掌门叶文代替天庭出使西方,却依旧没有太过放心上。

  但是来的时候感觉到了那恐怖的威势以及后来见到自己都不见得能够赢下的八歧大蛇被叶文打的遍体鳞伤狼狈而逃,随后又看了这神妙大阵,对这蜀山派的观感登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起码他觉得这蜀山派是值得结交的门派,而不是连正眼都懒得给一眼的小门小户。

  崔钧听到玄都之言,心中立刻就有了几分明悟,嘿嘿一笑不做他言,只是过了片刻才道上一句:“日后叫你吃惊的东西多的很呢!”却是想起了自己与那郑英合伙鼓捣出来的一堆稀罕物事,那些东西要是真的彻底推广开来,这仙界怕是立时就要变个模样了。

  玄都看崔钧一脸古怪笑容,知晓这老友心底里又是有了什么鬼点子,却也不多问,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与叶文攀谈了起来。

  两人一路走,不多时就进了大殿,早有弟子先行一步摆好茶水瓜果,因此众人来到之后直接分宾主落座。

  崔钧和玄都都是坐客位上,而蜀山这边作陪的只有叶文的妻子——阿尔忒弥斯倒是也来了,不过她看了看没什么事情就直接离去,这种场面她却是不准备参合。

  蜀山上辈分高的就这几个,旁人都是弟子,蜀山派里地位再尊崇,此时也不适合落座,因此众弟子站陪了下就先后退去,留下几位‘首脑’级人物谈天。

  互相恭维了几句,叶文直接将话转进正题:“既然那八歧大蛇的事情交给我蜀山处置,那么可否告知这八歧若是逃走,会藏匿到何处去?”

  玄都也不隐瞒,直接就答:“此事倒是不难猜测,那八歧大蛇出身东方一海岛之上,唤作东瀛,叶掌门若要寻那孽畜,只往东去便可!”

  “哦?他不会跑到别的地方藏匿?”

  玄都道:“叶掌门不必担忧,那孽畜东瀛那里有处上好的巢穴,他此番被叶掌门重创,定然会去那里养伤,好早日恢复实力!”

  他这么一说,叶文就明白了,原来八歧大蛇那巢穴乃是一块风水宝地,那里他可以快的将伤养好……而这般地方并不那么容易寻找,情急之下他也不可能有闹心满天下的乱窜,自然是先奔熟悉之地恢复一番,然后再另作他谋!

  叶文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既然已经知晓了那八歧大蛇的去向,自己也就不着急了!眼下他准备先恢复一阵,起码他得等那终极大招能够再次动用了才好出发,以求将那大蛇一次击杀,免得闹个没完没了。

  却闻玄都法师又道:“叶掌门到了那处,若找不到具体方位可寻当地的神官相助!”

  “哦?那地方还有咱们天庭的神官?”叶文还真没想到,那东瀛竟然还天庭管辖之内?

  玄都笑道:“那东瀛一地虽然也有一些本土神灵,但早千年多前就已经向天庭臣服,表示愿意接受天庭册封和统治,所以也算是我们东方仙界的领地!”

  叶文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反正他早就看懂了,这神仙界的一个个实力将其当做一个个国家就可以了,小国必将被大国吞并,那东瀛自然也是如此。

  “同时,那东瀛本地神明与八歧大蛇也是有颇多仇怨,估计叶掌门此番前往,不须主动前去寻找,那些神官自会主动去寻叶掌门!”

  一番话说完,叶文已经对那个地方大致有了个了解,简单点就是,八歧大蛇自己老家那旮旯也不怎么招人待见,叶文这回杀上门去不用担心那条大蛇呼朋唤友,而且那些大蛇的邻居甚至还会站自己这边,主动来帮自己找出那条潜藏起来养伤的孽畜,甚至还会背后给那家伙捅刀子。

  “混到这份上,可当真够悲催的!”

  心中纳闷那大蛇莫非脑子不好使?好歹也是个开了灵智的,怎么混的这般凄惨?走哪都不招人待见。

  不过想想今日他的所作所为……这货也的确是自找的。

  又说了一阵关于那八歧大蛇的事情,叶文随即又与玄都法师谈起了旁的事情,恰好玄都法师有件任务身上,这事情倒是也有点小麻烦,恰好叶文也算是这里的地头蛇,便开口问道:“叶掌门对左近的同道可否了解?”

  “这……”叶文听闻这事情就一阵难心,他蜀山派成派日短,加上平日里不曾到处走动,所以对周围有什么同道还真不了解,熟悉的还是那翠烟门了,这还因为人家刚来拜访过。

  好一旁的崔钧帮叶文解了围:“玄都道友莫非是要寻人?”

  玄都见崔钧接话,便继续道:“师尊本来是着那逆徒前来寻访一个故人的,却不想惹出了祸事,而那事情却还没办成!适才与师尊传讯,这人便要由贫道来寻了!”

  “哦?”崔钧一愣,暗道了一声:“故人?”

  一般来说,能和玄都法师称的上故人的都是仙界中有名号的人物,可没听说其中的哪一个住这左近啊?崔钧没事就喜欢四处走动,这附近的情况大致还是被他摸了个差不多的:“不知道是哪一位?”

  不想玄都一脸苦笑:“乃是一故人的转世,所以甚是难寻!所以才想问问叶掌门这里有没有什么线!”

  一听是故人转世,崔钧一下就恍然了,这样的话就说的通了,估计是哪一位意外遭劫后轮回转世,恰好就左近,所以玄都法师才来寻访。

  “这样的话,可有什么线?”

  玄都法师点了点头:“师尊曾言,那位故人虽然突然遭逢变故不得不轮回转世,但是毕竟一身修为不俗,加上死之前故意使了几分手段,所以那人无论转世多少次,都只会用一个名字,只要寻到那同名之人,再以法门试探一番就可知晓是不是那位故人转世了!”

  叶文此时也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事情倒是好办了许多,毕竟有名字和什么都不知道差的可太多,便问了句:“不晓得那人叫做什么名字?”

  他本是随口一问,也没寻思过能问到自己认识之人,却不想那玄都法师随口说出了一个让他错愕不已的名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