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巢穴


  吕布突然这一句话让本来有点诡异的气氛一下就变的加诡异了起来,叶文瞧了瞧这位温侯,只能无语的摇了摇头:“这天照神诞生之时倒是与你吕布活蹦乱跳的时期差不多,不过这样的话加不可能和你扯上什么关系了,找也找个靠谱点的吧?”

  这番话却不好说出来,安抚住了这位想貂蝉快想疯掉了的温侯,继续与那天照谈论八歧大蛇之事。

  “还请告知下那妖物藏身何处?究竟如何叶某还要瞧了再说!”

  天照知道叶文这些话不过是推脱之言,要真有心放过那八歧大蛇,他又何必千里迢迢的从东方仙洲西面跑到这东面?这一路奔波虽然对这等仙人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若不是下了必杀之心,叶文这位仙人也没必要跑这么一趟吧?

  八歧大蛇被他痛揍了一顿,就算那畜生脑袋不好使也晓得不能再去寻这蜀山派的晦气,否则下次就不知道还能不能逃得性命了。

  原来那八歧大蛇一跑回来就和天照起了冲突,这位此地仅剩的强悍神明还以为可以趁着八歧大蛇重伤之时替自己弟弟妹妹报仇雪恨,却不料那八歧大蛇跟随老君时日颇久,学了许多高强手段,纵使如今被叶文打的遍体鳞伤,也一样不将这天照放眼中,直接与天照那高空之上拼了一阵,然后从容的遁入自己那巢穴当中去了。

  天照打不过八歧大蛇,大仇报不了,郁闷之下才想寻张桂芳求助——张桂芳虽然实力一般还不如天照,但是他是天庭神将,人脉颇广,也许能够求得哪位上仙前来相助。

  结果这么一去,就得知了八歧大蛇是被何人所伤,同时也知道了那蜀山掌门可不想就这么放过那妖兽,而是准备亲自前来将其诛杀。

  得了这个消息,天照自然想到了借人之力来替自己报仇,所以才会有张桂芳前往迎接叶文,然后领导天照这住处来招待谈话之事。

  至于猫腻什么的的确是叶文想多了,因为此地神明大多陨落,除了天照外剩下那些号称神明之辈,张桂芳眼里与鬼怪无异,他好歹也是天庭神将,自然瞧那些鬼怪不上眼,平日里能够说的上话的也就一个天照,所以二人关系还算不错,此番是朋友求助,才会这般热心。

  不曾想这一番热心叫叶文起了警惕,反而不肯将话说死了,也算是一场意外的误会!

  好叶文并不会因为心中有些疑虑就改变诛杀八歧大蛇的心思,总的来说双方的目的依旧是一致,因此这一阵谈话也算的上是宾主欢。

  等到酒宴结束,已然是午夜时分,好座的就没有一个是人,哪怕修为低的张桂芳也不需要准时睡觉休息来保持精力。

  只是酒菜瓜果撤了之后,众人竟然都不言声,天照瞧了瞧就知道是自己的原因,冲众人一鞠躬,道了声:“若有需要,管唤我便是!”就退了出去,恭恭敬敬的好似下人一般。

  她一离开,叶文转头问张桂芳:“张将军与天照颇为熟悉?”

  张桂芳笑道:“此地无甚可聊天之人,只天照神,所以还算熟稔!”

  叶文点了点头,沉思了下,随后又瞧了瞧旁边几人,见到薛仁贵的时候想起了那别有洞天,心下好奇,加上他自己的事情就那么个情况,寻到八歧大蛇的巢穴直接开打就是,所以也不必多费心思,便问起了薛仁贵的事情。

  “那别有洞天之地入口所?”

  张桂芳突然笑着道:“此事情还得等叶掌门将那八歧大蛇斩杀之后才好去办!”

  “哦?”

  叶文不明白这两件事怎么还有联系?结果一问才知道。原来那别有洞天的入口恰好就八歧大蛇霸占的巢穴深处,也就是说想要进到那里去,这八歧大蛇是绕不过去的一个坎,难怪九天玄女要薛仁贵随叶文一同前来,感情这里等着他呢。

  至于为什么那侮辱了石榴仙子的家伙怎么出的来又回的去,这问题倒是不难思考——这千多年来那八歧大蛇一直兜率宫随老君修行,那条通路自然畅通无阻。

  说了一阵,张桂芳突然道:“对了,前些日倒是有一位实力不错的修士来到了左近,如今却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若是能寻到倒也可为一助力!”

  他就是这么随口一说,叶文也没有当回事,又说了一阵子之后,张桂芳也就告辞而出了,这屋子中就只剩下了来时的几个人。

  吕布见没了人,直接转过身正面叶文:“仙长,不晓得何时才帮我寻到蝉儿?”

  叶文不言,暗道了一声:“你就算寻到天荒地老都寻不到!我觉得寻一个你喜欢的其他女人还靠谱一些!”只是话上依旧安抚道:“这事情急切不来,反正温侯如今有无寿元,倒也不必急于一时!”

  反倒是一旁的薛仁贵皱着眉头思着自己的任务应该如何去完成,可是眼下他知道的东西太少了,无奈之下继续向叶文请教这仙界之事。

  可是叶文虽然来了许久,但知道的也不多,只能大概的将仙界的势力分布粗略的说上一遍,同时将东方仙洲的情况也说一遍。

  再多的他也不知道了,不过只是这些也足够薛仁贵消化一阵了,尤其是那句:“今天庭以杨戬挂帅,统大军与佛界决战于西南!”一事,让薛仁贵颇感兴趣,若非接了玄女娘娘的差事,估计他愿意直接奔西南大军阵中。

  又说了几句,几个人也各自散去休息,早有人帮几人安排好了房室,叶文和阿尔忒弥斯自然被分到了较大的一间,而加不同的是这间房舍后院竟然是一个约莫三米见方的温泉。

  加上房舍里隐约有女子香气,叶文猜测这间可能是天照自己的卧房,今日让出来给叶文休息。

  至于被褥……铺了一床被褥,上面摆着两个枕头,看来这天照的眼力还是很强的,尤其是叶文打量她结果阿尔忒弥斯一旁狠踩了他一脚的事情并没有被这位本地神明漏过,一下就看出了两人的关系,所以干脆的做了这般安排。

  叶文瞧了瞧那温泉,回过头瞧了瞧阿尔忒弥斯:“我们一起泡个澡吧?”

  阿尔忒弥斯眯着眼看了看叶文,嘴角弯起一抹奇怪的笑容,瞧了叶文好一阵,后才说了句:“泡个澡也不错!”然后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毛巾等物走进那备有温泉的后院中,随即将那和门一拉,将叶文阻了这一面。

  “额……”

  叶文眨了眨眼,然后不确定的伸手想要拉开那阻碍住了他视线的和门,却不料才拉开一条缝隙,一道拖着长长尾巴的蓝★★法箭矢就从中穿过,吓了他一跳。

  “好吧……你先洗!”

  回到那被褥上一阵纳闷,阿尔忒弥斯原本并不忌讳他面前展现自己的**,怎么今天不让自己看了?

  歪着头百思不得其解,正寻思着,听到背后门拉开来的响声。

  回过头,见到阿尔忒弥斯那湿漉漉兀自还有水滴滴下的长发披散脑后,也不知道天照这给自己专门留下的温泉是不是有什么特异的效果,身为主神的阿尔忒弥斯泡了一会之后那稍微露出的白皙皮肤上竟然染上了一抹艳丽的粉红。

  不过……

  “唉?怎么穿这么严实?”

  阿尔忒弥斯穿上的是天照特异安排的浴衣,这衣服说严实也严实,说性感也性感,关键于怎么穿,而阿尔忒弥斯竟然少见的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手脚来,连胸口也给遮挡住,半点春光也没有露出,叶文一眼看过去竟然什么也瞧不见。

  见到他这副样子,阿尔忒弥斯心中暗道了一句:“华衣说的还真没错!”

  然后便脸带得意的钻进被窝中:“睡了!”留下叶文一旁坐那里大眼瞪小眼,想不明白这女人怎么好像变了个性子?

  第二日一早,那太阳才刚刚升起来,叶文就已经睁开了双眼。

  似他这般修为,那是想睡就睡,想醒就醒,哪怕是熟睡当中周围的环境变化也了然于胸,天一放亮,叶文就坐了起来,结果发现身旁的阿尔忒弥斯竟然穿上了一条有点发白的牛仔裤,上面则是一条纯白的长袖衬衫,长发依旧是自然披身后,不过只是一换这衣服,整个人的感觉竟然彻底的变了模样,不复平日里那般艳光四射,但是女强人的特质则越发明显了。

  “这个……”

  叶文从上看到下,从下又看到上,后只换来一句:“华衣帮我挑的,她说我很适合这么穿!”

  要说适合,的确适合,尤其是那几乎贴身包裹着修长双腿的牛仔裤,将阿尔忒弥斯的★★给完美的凸显了出来,不过这穿裤子和穿裙子当然不能比——包的忒严实。

  加上上身的衬衫也是包裹的严严实实,偏生又是纯白色,稍微有那么一点透明的意思,偏生又叫你什么也看不到,足以让一些人急死。

  瞧了一阵,叶文终于明白华衣为什么给阿尔忒弥斯提出这么个建议了:“丫这是欲擒故纵啊!”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如何应对又是一回事,结果就这么一个早上,叶文的眼睛始终阿尔忒弥斯身上打转,月亮女神见到华衣说的都中了,自然也就按照华衣的叮嘱做了下去了,心中只道这一次叶文能将注意力放自己身上,不再将目光乱瞥了吧?

  结果也真没再乱瞧,哪怕天照今次换了一身和服,而且艳丽犹胜昨日,叶文也没多瞧几眼,只是礼貌的问候了一声便罢,注意力始终留阿尔忒弥斯身上。

  一直等到张桂芳和天照领着几人来到了那八歧大蛇的巢穴处,叶文才收回注意力,低头瞧着脚下这片沼泽。

  “这里便是那八歧大蛇的巢穴?”

  这一片沼泽除了水就是泥,虽然也能看到许多绿色,但是那片片绿色代表的却不是生机,而是死亡。

  同时这片沼泽上还附着一层烟气,叶文等人不觉得什么,不过一眼就瞧出若是寻常人吸入半点这些烟气,立刻就是一个死,没有别的可能!

  “沼泽、毒瘴,倒是真符合那长虫的身份!”

  叶文冷笑了一声,随后问张桂芳:“那长虫莫非就藏这沼泽当中?”

  张桂芳对这点就不怎么了解了,只得回头去看天照,天照道:“还得往前一阵,那大蛇的藏身之处是这沼泽的中央,那里有一处山洞直通地下,大蛇平日就藏身那洞中。”

  叶文又想起那别有洞天的入口,估计也是那洞中,转头对薛仁贵瞧了瞧,只见这位银铠将军正低头整理自身装备,就连一旁的吕布虽然依旧一副毫不意的模样,那长戟也仅仅是倒提着,但是眼神却已经大变,就如要奔赴战场厮杀一般。

  这两人,终究不是常人,不过叶文也知道今日这一阵怕是轮不到他二人出手,就叮嘱道:“今次乃我蜀山派与那长虫私怨,就不劳二位相助了!”

  薛仁贵没说什么,吕布却道:“叶仙长不必客气,仙长助我寻找蝉儿,布无以能报,唯有这一身勇武还堪一用!”

  话里话外就是今天这事他还参合定了,也不晓得是听闻那大蛇强横想要挑战一下还是真的想要靠勇武回报叶文之恩情?不过若叫吕布知道真相,恐怕就不是帮叶文,而是要和叶文玩命了吧?

  耸了耸肩,叶文也不当回事,反倒是一旁的阿尔忒弥斯竟然连群星之怒都取了出来:“你又要做什么?”

  “上次你与那怪物决斗的时候我没能帮上忙,这一次可不会只一旁看着了!”竟然是也要出手。

  叶文甩了甩手,又见旁边天照左手腰间一抹,突然出现一柄长刀,刀上也隐隐透露出阵阵神力,看来也不是一般的长刀,而且这天照也不若初时那副柔弱模样,双目中透露出澎湃战意,脊背也是挺的笔直,若不看其装束相貌,这架势也是一名将上战阵的大将。

  看了看众人模样,叶文知道自己说也白说,便直接一挥手:“见机行事便好,走吧!”

  一句话毕,众人浩浩荡荡的往沼泽中心杀了过去,片刻功夫就见到了天照所言的那处山洞。

  落下身形,众人步行进入山洞,叶文才一进去,就感觉浑身劲气一震,这山洞里散发出的阵阵气息竟然让叶文一阵不适。

  瞧了瞧其他几人,发现除了天照之外别人都没什么异色。

  张桂芳见叶文四下打量,便开口道:“此地连通那‘别有洞天’,浊气之盛犹胜外面,叶掌门乃是秉清气修成的仙人,可能对这环境极为不适!”

  一听他这么说,叶文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就是九天玄女娘娘极为忌惮的‘地利之险’了,他们这些天界仙人基本都有点忌讳这些气息。

  而张桂芳、吕布、薛仁贵这些封神榜封出的神将却不受此点影响,阿尔忒弥斯是奥林匹斯神明,属于天生神力也不受这环境影响——除非是如那个空间一样压制一切力量的规则。

  让叶文意外的是天照竟然受到了一些影响,看来这天照神虽然是清浊相杂的地方诞生,但是依旧倾向于‘清气’一面。

  至于叶文他自己,他虽然也有所感应,但实际上他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似他这般一开始就强调修行自身劲力,出招对敌都以本为主的功法修行者并不怕这环境影响,那浊气虽然让他觉得不适,但是并不会影响他的战力发挥,这样说来的话即便去了那‘别有洞天’当中,他也不会如天庭的那些上仙一样束手缚脚。

  “这倒是一个好消息!”

  心中估摸了下,天庭中不怕这环境的应该还有一个杨戬,那杨戬也是以本为主,应该也不怕这浊气,只是九天玄女可调不动杨戬,加上杨戬又有大事要做,这才让薛仁贵来。

  走了一阵,前方渐渐传来一阵恶臭,这种臭并不是单纯的嗅觉上的难受,好似发自心底里的让众人觉得难受,叶文眉头一皱,就听天照说:“那大蛇就近前了,这正是那妖兽呼吸间吐出的毒气!”

  吕布皱了皱眉,薛仁贵却没事人一样,反而奇怪的打量旁人,叶文一瞧他,就见他身上那白袍泛起阵阵流光,明显是水火袍发挥了奇效,将那毒瘴给隔绝外。

  阿尔忒弥斯也有一些手段,额头上那月牙一阵闪亮,体内的月华神力就散发出来同样隔绝了毒瘴。

  再看天照,则是从怀里掏出一面镜子,随着她以手托镜,周身也出现一圈圈神光护住全身。

  这么一瞧,就只有张桂芳和吕布没有护身手段。

  果然,张桂芳道:“张某无能再往前行,诸位保重!”

  不过吕布一咬牙恨恨道:“区区毒瘴奈何不得我,继续走就是!”

  见他这般,叶文也没开口去劝,只是继续前进,又行了约莫十多分钟,叶文就见山洞豁然开阔,来到一处好大的空旷之处。

  而坐那空阔处中央的,不正是八歧大蛇所化的天火龙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