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买一送一


  叶文一心要取了这猴子的命,本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虽然他和这斗战胜佛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可是这是两个势力之间的国战,本就没有什么私怨可言,这种场合下竭全力杀伤掉对方的战力才是正确的选择。

  按理说叶文不是天庭神将,也不是天庭职的神仙,完全犯不上下这种狠手,甚至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一个门派之尊应该一些事情上保持中立,两边讨好,谁都不得罪!这样的话,即便佛界占领了这一片世界,他的门派也大可以继续传承下去。

  实际上,东方仙界不少门派都有这种思想,所以这种大战的时候,几乎瞧不见别派门下弟子,哪怕这些门派中有人天庭供职,也会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或者借口逃过这一战!

  同时,玉帝也信不过这群家伙,生怕他们战场上搞出些事端来,也不会将这些人往战场上派,双方这件事情上就像是达成了某种默契一样。

  对比一下这些人,叶文似乎也没必要下这种狠手……不过蜀山派的情况不一样,蜀山派现依旧是天庭供养着的门派,说蜀山派是天庭培养起来的也不算太过,可以说别的门派都可以站墙头上观望,就他蜀山派不行!

  同时还有一个缘由则是叶文自己的个人因素,他本就讨厌那种骑墙派,而且说句难听点,佛界这帮罗汉啊佛陀啊什么的压根就是另一种文明体系,先贤总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话用这群和尚身上也是应景的很,他可不觉得即便自己此时和那佛界卖了好,以后他们得势了还会善待自己。

  如今自己都已经出了手,还下了这么重手,然后还将其放走岂非等于放虎归山?他可做不来这种蠢事,与其回去担心这猴子以后会不会跑来寻自己麻烦,还不如一劳永逸的将其这里解决了!

  他这边杀心一起,自然逃不过那几个实力高强之人的双眼,不动明王见到这什么蜀山掌门竟然这么厉害,而且下手也毫不留情,当时就大惊,顾不得自己有伤身,提起智慧剑就冲了出去。

  同时孔雀明王也一旁运起五色神光,径直刷向叶文,即便收不了叶文也要迫使他动作一滞,若是能逼得叶文闪身退开那就好了。

  却不想叶文对那五色神光早就有所了解——华衣那虽然是山寨货,但是总归也是五色神光,拿来参考参考是毫无问题的。

  所以孔宣这一道神光刷来,叶文根本连躲都不躲,运起玄宇宙劲气,直接挥手劈出一道非常诡异的剑气,硬生生将身前这一片空间给劈出了一条缝隙,那五色神光刷到近前的时候,就突然消失不见了,叫远处的孔宣也是惊了一跳。

  “这是什么玩意儿?”

  他只知道这蜀山掌门有一手御使万剑的法门,却不晓得这人还有什么能耐,刚才他与斗战胜佛一战,也都是以飞剑迎敌为主,至多就是展露了一下自己的近身格斗能力——孔宣可不惧怕这一点,他的近战能力也是非常强横的,即便与杨戬★★也是不惧。

  何况离得近了,他那五色神光加的诡异莫测,难以招架,可是叶文刚才那一道剑气却让他心生警惕,这时候他才晓得叶文还有许多他根本就不知道的能力,这样冒冒失失的冲上去,估计吃亏的就会是自己。

  他这边算计的颇多,那边不动明王却没想这么些,他只知道如果斗战胜佛也被天庭的人马杀了,这么这一场仗也就不用打了,佛界将彻底进入劣势,究竟能不能守住还得看天庭人家灭掉自己的决心有多大?

  虽然佛界还有许多佛祖级别的高手没有出手,但是天庭那边还有老君以及玉帝都没动手,一般来说这种级别的人不会轻易出来,除非真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了!

  而要打到那种程度……就目前来看那就意味着佛界将要灭亡了!

  所以不管怎么说,不动明王都得把那猴子救回来,就算猴子重伤不能再战,但也比死了强。何况真损失了五大明王中的两个之后又损失一位斗战胜佛,对士气的打击也太严重了。

  手中智慧剑连挥,一道道火焰劲气率先攻向了叶文布孙悟空身旁的诸多飞剑,想要将那些剑阵击散然后打开一条通道,只要稍微有一条线路,那猴子就可以凭借着筋斗云逃出生天。

  可是叶文布下的剑阵哪是那么容易被破的?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剑阵不需要人来主持,也不需要由人来列阵,只有兵器占据各个方位发动各种攻势,好处就是这些兵器可不需要顾及自身安危!

  本来阵势中用来两败俱伤的招数,此时都是很平常的应对招数,所以不动明王这几剑根本就无法威胁到这些飞剑——就算让你轰又能如何?叫旁边的飞剑将空位堵住,豁出去这几柄飞剑不要了,让你随便轰!

  何况叶文已经杀奔过来,见到不动明王催起一道道火焰,手掌一翻,运起土昆仑和靛沧海两道劲气,直接一招‘排山倒海’就打了出去。

  这本来是当初用来恶搞的一招,可是自从叶文浑天宝鉴有所成就之后,各种各样的招数都是随手就可以施展,哪怕本来是不存的招数,他也可以凭借浑天宝鉴那几乎包含了世间一切的奇特劲气给模拟出来。

  就比如先前他用出的银河星爆,以及这时候施展而出的排山倒海!

  劲气爆发,土黄色如被推移的高山巨峰,靛蓝色翻滚咆哮的海水交杂了一起卷向了不动明王放出的火焰,硬生生将这位明王为骄傲的火劲给迫的消散不见。

  见状后不动明王咬牙大骂:“若非本明王身负重伤,岂容你这家伙如此嚣张!”

  叶文却不当回事,顺势讥讽了起来:“五个打一个不但没打过,还被人打成重伤之人也有脸这里叫嚣?”

  不动明王闻言大怒,立刻催使起不动明王火焰咒,周身火劲缭绕,加上面容狰狞,手中智慧剑也附着上了炽烈火焰,挥舞起来已然看不出是一柄长剑,就好像挥着一根燃烧着烈焰的长棍一样。

  这时候他也顾不得什么救孙悟空了,一心就要把叶文砍死!当然,若真砍死了叶文,那孙悟空的危局自然也就解除,倒也算得上是围魏救赵的良策。

  可他万万都没有想到,自己前来救援都是叶文算计当中,只是远远瞧了眼远处谨慎盯着自己,只肯使法诀助阵的孔雀明王一阵感慨:“可惜了这孔宣太过小心谨慎没有冲上前来,不过能赚了个不动明王,也是好事!”

  眼睛微闭,全然无视了已经砍到头顶的火焰巨剑,只是静心感觉到体内真气急速流动,同时那一直深藏体内深处的一缕紫气也被叶文调动了起来,已经成了叶文终必杀技的杀招万剑归一再一次的施展了出来。

  而这一次与前两次大为不同的就是,观众数量暴涨了几个等级,而且被困紫色当中之人也不是化名为天火龙君的八歧大蛇,而是仙界中鼎鼎大名的不动明王以及斗战胜佛。

  大片大片的紫色几乎是一瞬间就出现,然后将那一方天地给完全的占据,虽然谁也不清楚这紫色代表了什么,但是从心底里升起的那种恐惧感却阻止了他们想要一探究竟的念头。

  孔宣本来离的较近,而紫光出现之后是爆退数百米,远远的逼开了那片紫色这才稍微镇定下来:“这是什么?这种感觉……让我无比畏惧的同时,竟然又有点熟悉?”

  而那边的杨戬却一脸惊讶,仔细感觉了那片紫色之后是用眉心中的眼睛又观察了好一阵,后惊讶的喊出了让周围人无不惊诧的话来:“混沌剑气?诛仙剑阵?”

  二郎真君左近之人都是他亲密的下属,天庭中也算是比较有分量的人物,对于诛仙剑阵自然也略有知悉。

  可按照他们所知,那诛仙剑阵是由四柄仙剑组成的杀阵,号称无仙不杀,若是入了此阵,就是金仙也休想逃脱!

  可是那用来布阵的四柄仙剑应该是兜率宫中的老君手上,这叶文怎么又拿的到的?

  “莫非这叶掌门与兜率宫中那位有好大交情?”

  正这么想着,就见杨戬已经恢复了平静,定神又瞧了一阵后摇摇头:“不对,这不是诛仙剑阵!”

  杨戬额头上那神目终究不是个摆设,虽然他只见过一次诛仙剑阵,按理说应该是不清楚那剑阵是不是还有什么变化的,但还是能够瞧出叶文施展出来的这一招并非诛仙剑阵——有一个根本的差别,那就是叶文这一招虽然可怕,却还不及诛仙剑阵来的强横!

  但这不代表叶文这一招就好对付了,杨戬观察了这一阵,也大概摸清楚了叶文这一招的情况,莫说自己周围这群人了,就是自己若是一不小心被困那片片紫色当中,估计也是没个好下场。

  这时候,他心中对于叶文的评价又提升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不谈别的,就只凭借这一招,叶文基本就可以这仙界当中横着走了。因为仙界中能够接的下来他这一招的几乎没有几个人,无一不是仙界中顶尖的存,而那些人平日里几乎都不出来乱窜的,不可能没事去寻叶文麻烦。

  而蜀山派有了叶文这样一个强横的掌门坐镇,以后谁又敢找蜀山麻烦?不说那些人,即便是天庭,以后怕是也要对蜀山派恭敬几分了!

  施展出这般手段的叶文,已经确定了自己仙界中的地位——就凭借这一招,金仙之下估计就没有敢和叶文叫嚣的了。不是说叶文真的金仙之下就无敌,而是说即便和他实力相差无几,也不会冒着那种危险和叶文闹什么不愉快。

  这种评价,对于几十年前还是籍籍无名之辈的叶文来说,已经是高到了不知道哪里去了,可是被困大片大片紫色当中的不动明王以及斗战胜佛肯定不会这么想,他们惊讶的发现哪怕自己使出全部力量,也无法动弹分毫。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整个天地都与自己作对,或者说这片天地间就是不可能动一样,这种感觉很难受,而且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别扭感。

  而几秒之后,他们就不会意这些事情了,叶文施放出万剑归一将两人困住之后,并没有犹豫,而是第一时间就发动了攻击。

  一时间,被困紫色当中的两人立刻感觉到了什么叫做万剑穿心、什么叫做凌迟、什么叫做体无完肤……

  这种感觉当真难以对外人形容,就好似每一寸肌肤都被无数的剑刃割过一样,不动明王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化作了齑粉,而那个号称金刚不坏,肉身可抗刀剑的斗战胜佛就要痛苦多了,他所要承受的攻击几乎是不动明王的十倍还多,这是因为他没有受伤,加上肉身本就强悍。

  但再强悍也抗不住这种几乎永无止的攻击,半分钟之后,堂堂斗战胜佛也化作了齑粉这个世界彻底消失,留下的就只有那根泛着灿烂金光的金箍棒!

  紫色消散不见,众人抬眼再看,天地间已经不见了不动明王以及斗战胜佛的身影,这时候就算反应再迟钝的人也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有佛界中人认为斗战胜佛凭借筋斗云脱身了,可是这个想法才刚冒出来,就见叶文手掌一抬,猴子那根几乎从不离手的金箍棒就落了他的手掌中,非常平静的兀自散发着柔和的金光。

  同时,另外一手则握着不动明王的智慧剑,相比起金箍棒的完好无损,那智慧剑可就要凄惨的许多了,除了本就不如金箍棒坚固之外,还有就是叶文有意的没有对这根棍子进行攻击——反正那片紫色中,打谁不打谁都只是他一个念头,哪怕那东西就和要攻击的人紧密贴着也一样。

  只剩下了半截剑刃,那剑刃还破破烂烂早没了往昔的光鲜以及威武,手柄倒还算完整,但也只是让人能够握住罢了,握柄末端本来不知道有什么装饰物的,不过叶文此时是不可能知道了,那部分已经彻底不见。

  见到这柄剑这般凄惨,叶文也没了再瞧的心思,顺手将就那剑一扔,所有人的注视下滴溜溜的空中盘旋着然后落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去——那坠落的模样,似乎也预示着佛界的不动明王的陨落,佛界众人看着那剑从高空落下的时候,心情之复杂不足与外人道。

  偏偏没有一个人敢于冲出阵来去将那剑抢回来,连不动明王和斗战胜佛都无法那叶文手上走过一招,他们冲出去,估计人家连手指都不用动自己就身首异处了:叶文先前身形不动,两手垂立,飞剑却一柄接一柄的冒出来然后迫得斗战胜佛不断后退的场景可还历历目。

  而天庭这边也是鸦雀无声,本来觉得自己重审视了之后对叶文已经足够高看了,可当不动明王和斗战胜佛连渣滓都没剩下的事实呈现了眼前之后,杨戬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这蜀山掌门。

  “也许……那金仙之下无人能敌的评价,倒也不算高估……”

  叶文顺手用那金箍棒耍了两下,他本就是武者出身,肉身也经历数次淬炼,这金箍棒虽然沉重非凡,但也不至于让他舞不起来,至多就是觉得有点压手罢了——只是觉得不趁手,用不习惯,并不是说他力气不够。

  耍了两下,然后顺势将这棍子一收,叶文一步跨出,明明是面对着佛界大军,可众人眼前一花之后,叶文却站了杨戬面前。

  “终归是不负所托,将那斗战胜佛拿下了……顺便还附赠了一个……”

  杨戬这时候的笑容也说不上多好看,甚至他自己都能感觉的出来自己的笑容多牵强,应了一声之后,瞧见佛界大军已经缓缓后退,而孔雀明王的指挥下却不见慌乱,便也收兵。

  回军的时候,叶文总觉得气氛有点诡异,按理说打了胜仗应该开心才是,可是杨戬却不声不响,不知道究竟想什么?

  “难道我表现的太过了?”

  他今天这番表现,未尝没有众人面前显露手段的想法,他蜀山派这仙界中也生存了好一阵日子了,大名气没有小名气才刚积攒了点,偏偏如今又处这风口浪尖之地上,难免会惹来一些话语。

  先前他千里追杀天火龙君除了要灭了那后患,也是想要蜀山派扬名,今日这一战也有这么个想法内。

  不过现来看,好像自己……风头出的有点太大了。

  “管那么多,反正名气已经闯了出来,实力也展现了出来,谁想找本人麻烦,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再说!”

  不说旁的,这些人总得寻思下自己究竟能不能接下那万剑归一吧?

  实际上,这一晚思考这个问题的还真不少,甚至接到战报了之后,仙界中强的几人也开始分析起叶文这一招来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