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打起来了!


  回到蜀山的生活是那么的惬意,叶文要做的就是山前山后的晃荡,虽然他也想闭关好好修行一番,奈何他发现自己现的情况闭关也是无用。

  因为他前不久才突破成为天仙,虽然经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来消化提升的实力,但这不代表他已经全部消化完全了——何况,体内那股诡异的紫气他依旧没有折腾明白。

  虽然被自己称为鸿蒙紫气(山寨?),但究竟是不是那么回事,他也说不准,只是不确定的情况下暂且就这么认为罢了。

  光这一点,就不知道还要多久时间才能研究个通透,虽然叶文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若是自己真的将那紫气研究通透了,自己估计也就能够站这个世界的巅峰了,但是这种感觉也告诉他:你还早的很呢!

  再想想自己的进步速度已经颇为可观,不过百年的时间就从一介凡人成为天仙,还是天仙中实力颇强的一位,他也该感到满足了——这小子心底里那种劲头又上了来,以前拼命想要提升实力主要就是性命难保,如今生活惬意,寿命几乎无穷,而且这仙界之中有没了什么对他产生威胁的敌人,就开始满足于现状了。

  不过好叶文的性格中有一点:不将那东西研究明白他始终觉得别扭,何况那还是自己体内!这一点,所以他也不会彻底的放弃修炼,只是不会如当初那么勤奋就是。

  休息了一夜,从卧房中出来,一进院子入目的又是昨天回来时见到的那般阵仗,只不过这一次众女齐齐换了另一个姿势,从他这个方向看过去,好多桃子……

  抬眼往大门瞧了眼,发现大门紧闭,看来这几个女人也知道她们这个样子不好叫人看到,不但将大门紧闭,还嘱咐弟子们不要来打扰,昨日若不是察觉自己回来,估计也不会特意留个门。

  只是……

  “你们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阿尔忒弥斯离他近,依旧保持着这个看着挺养眼的姿势白了他一眼,然后就当叶文不存一般继续着自己的事情。

  还是华衣开了口替他解了惑:“练瑜伽可以提高身体的柔韧性、保持身材……”

  “你们现不是仙就是神,还用保持吗?”叶文一阵无语,想不明白这群女人为什么做这些事情,按理说这群都已经成了仙人,就算天天胡吃海喝那身材也不会半点走样。

  结果这番话又换来师妹的一记白眼,隐约间似乎还听到她嘟囔了一句:“还不是为了某个讨厌的家伙才这般的!”

  本来这般轻的几乎没有出声的嘟囔,就是随口的抱怨,按照她的了解叶文也听不到这么细微的声音,可是叶文如今修为又提升了许多,哪怕那段话中有几个词句根本就没有发出声音,可一联系前后还是叫他听了个清楚真切。

  “哦!”

  仔细一想,感情是自己出去一趟就带个女人回来,这一次虽然没有带回来,但是又碰到了一个天照,这几个女人这是有了危机感了,想着法子想要讨好自己!

  这么一想的话,练瑜伽估计也是这般理由才练的,否则除了华衣因为练习舞蹈有做瑜伽保持身体柔韧性的习惯,那两个可没这些兴趣。

  不过既然自己能够尝到好处,他也没有必要反对!

  “这样啊!那我先出去转转,你们继续练着!”

  嘿嘿一阵坏笑,然后走到前面,对哈丝娜招呼了一声:“对了,你那如来神掌和易筋经也练得差不多了,过些时日也该下山历练一番了,不好总待山上!”

  哈丝娜闻言脸现喜色,她早就开始寻思着下山了,只是叶文一直没回来,她也不好连和师父都不打招呼自己就离去,如今叶文回来,她还想寻个机会提下这事,没想到叶文主动提了起来。

  她来蜀山学艺就是为了变强,然后去找那佛界麻烦,如今不但凭借前世记忆恢复了一身澎湃佛力并且转化为佛门真气(佛力和佛门真气是不同的),然后还学习了如来神掌这般威力强大的招数,自信就算现的她打不过那些明王之类的,但自保也是绰绰有余了。

  而且现的她也陷入了一个瓶颈,总是待山上恐怕也很难继续进步,好的方法就是下山游历,增加见识,同时积累一些与人搏杀的经验——为此她甚至决定往西方游历,因为那边算是乱的,顺便也回老家那边看看。

  当然,一路上肯定不会平静,所以这一趟出行,很可能会碰到许多麻烦,这也是她要等叶文回来后再离开的缘由——也许弄不好她这趟下山就回不来了。

  实际上叶文是不可能让这种情况发生的,外面转了约莫一个多小时后,就看到已经教导完瑜伽的哈丝娜踩着轻快的脚步蹦蹦★★的跑了出来——这丫头那么大的人了,倒是和小女孩一样。

  可是当叶文一想起这丫头前世是一个稳重的得道高僧之后,心中那股子怪异感加的浓烈了几分。

  “师父!”

  不晓得是不是即将下山,心中一块大石也算落了底,虽然前途如何还不可知,但道路已经选好了,所以心情显得很好。

  “决定几时下山了吗?”

  哈丝娜点了点头:“今天就走了!”

  叶文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他蜀山派的弟子都有点随他的性子,雷厉风行,说走就走,绝不拖泥带水!

  对哈丝娜做了一个随我来的动作,叶文派中七转八转下很快就来到了本派中负责法宝锻造和储藏的法宝阁。

  随着蜀山派的法宝制造的越来越多,叶文也不可能将什么东西都带身上了,大多数都放这里,由专门的弟子看管——托米没事的时候就负责守卫,这也算是一个轻松差事,毕竟还没有谁会跑来蜀山派偷法宝来。

  加上托米以前就是开过类似古董店的商铺,处理这些事情也算是驾轻就熟,将那储存法宝的仓库整理的井井有条,此时托米虽然身处魔界中不这里,可叶文也能很轻松的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一趟出行,你也不一定会遇到什么事情,旁的就不说了,带上些法宝关键时刻也能起些作用!”

  先是从实验品仓库中取出一件神甲胄随手丢给了哈丝娜,虽然蜀山派还大批量制造了各式圣衣,而且论技术熟练度,圣衣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作品,神甲胄却还测试阶段。

  可是要论便捷,还得是神甲胄——首先,神甲胄有一个圣衣比不了的能力,就是可以当交通工具来使用,圣衣不但做不到,反而对于那些没有储物法宝的人来说携带起来还很麻烦。

  哈丝娜这次出行要走的路可不短,给她安排个交通工具也没什么不对,何况神甲胄的本来作用是一套铠甲,哈丝娜蜀山修炼之后也走上了近战★★的套路,有套铠甲护身对战力来说也是一大提升。

  叶文给哈丝娜的这神甲胄是修罗王甲胄,造型上是一头狮子,看了看哈丝娜那波浪长发,叶文突然觉得这神甲胄倒是挺配这个弟子的。

  除却铠甲,叶文还取了诸如一泻千里电火球、山寨翻天印(麻将牌版)、日月双轮等法宝,再配合上哈丝娜本身就带着的那佛轮,只要不是碰上诸如孔雀明王这般级别的强手,估计谁碰到她都要吃好大一个亏。

  将东西给哈丝娜整理完,叶文看了看这个几乎没怎么好好与自己聊过天的弟子,轻声嘱咐了一声:“什么都比不得性命,莫要逞强!”

  哈丝娜知道叶文这是叮嘱自己,只要能保住性命,什么事情都好说,若真碰到危局了也莫要蛮干,回来蜀山自有他这个当师父的替他做主!

  点了点头,哈丝娜冲叶文恭敬的施了一礼,然后转身径直就奔着山门去了!

  叶文没有去送,只是看着哈丝娜的身影消失不见了,这才叹了一口气,这时候崔钧不晓得从哪里转了出来,看了看叶文,将手中提着的葫芦递了过去:“弟子总归也是要离开师父的庇护的,你以前不是看的很透彻吗?”

  似乎是早就察觉到崔钧了,叶文并没有表现的多么吃惊,顺手接过葫芦,然后仰头猛灌了一大口——崔钧这老家伙,也不晓得哪里掏弄来的,这葫芦里总是有好酒。

  “许是我岁数大了?”

  开了句玩笑,叶文随便找了个箱子就当椅子坐了下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崔钧应该已经回自己天机门了才对,怎么又冒了出来。

  “就前日才回来,想找郑英那小子讨论些事情,没想到那小子被你给叫到别处去了!”

  原来崔钧回山后又开始鼓捣了起来,但是有几个小问题弄不明白,便来寻郑英,恰好郑英被叶文叫到了魔界,没有撞见,所以这几日他就蜀山自己折腾那几个问题——都是一些科技方面的问题,蜀山这里有详细的资料,方便他查阅,加上张玲也,多少也能给自己参谋一下,总比自己门派里那些对此道一窍不通的弟子来的强。

  “啥问题?”

  这崔钧也不是什么蠢人,拿到地球上的话起码也是个顶尖科学家级别的人物,竟然被几个小问题难住了?莫非真是隔行如隔山?

  结果崔钧一开口就把叶文雷翻了:“没什么,就是那马库罗斯的动力推进以及变形系统以及传动系统的解决或者替代方案!”

  “你这叫小问题?”叶文只觉得脑仁一阵疼痛,太阳穴是突突的猛跳个不停,这要叫小问题的话那么什么才叫大问题?马库罗斯的主炮动力来源吗?

  他将这话一说出来,没想到崔钧竟然笑着说了句:“主炮动力问题我和郑英都设计了几个方案,但是具体哪个比较好现还不好说,估计要进行一些试验才能判断出来……”

  说的兴起的崔钧全然不顾面前的叶文听的懂还是听不懂,若不是叶文挥手止住了他的长篇大论,也许他会这里就给叶文来一场:关于蜀山级马库罗斯的具体设计方案报告会!

  叶文觉得,这两个狂人凑一起,也许有一天会将整个仙界都变成他们俩人的超大试验基地,甚至于这么一个世界可能都无法让两人感到满足,然后开始谋划着扩展出加广阔的空间!

  脑袋里的东西越来越不着边际,叶文觉得再和崔钧聊下去他也得变成疯子,随便找了个由头就和崔钧道了别,没想到一出法宝阁,就看到张玲很没形象的坐一棵大树下,然后用手帕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叶文仰头看了看天,自从他来回折腾了一番之后,还真没注意此时的时节,这一瞧,才注意到如今乃是深秋,天气凉爽宜人,又不是盛夏时分,这张玲怎么弄的自己一头汗水的?何况,她那修为早就已经寒暑不侵,没必要跑到树荫下乘凉吧?

  他纳闷的时候,张玲也看到了他,立刻站起身与叶文打了招呼。

  “怎么弄的一头汗水?”

  张玲无奈的叹了口气:“那崔前辈真是个科学疯子,好不容易才将他要找的资料整理出来!”

  这才知道张玲是帮崔钧整理资料,点了点头他就没有继续问这个问题了,他知道这些事情自己可是一窍不通,问也是白问。

  顺口问了些旁的事情,比如法宝阁如今的状况,那些法宝阁长年帮工学习的弟子表现如何?是不是要奖励一番什么的问了一遍,得知法宝阁现基本已经有了比较完善的体系,郑英和张玲负责研发和制造,托米负责保存和管理,而本来被选进法宝阁的那些外门和一些寻常弟子,多次筛选之后也已经确定了谁有能力成为法宝阁的正式弟子,谁只能干些打杂的活,随时都可以被替代。

  叶文不的这段时间里,请示了徐贤和宁茹雪之后,那些已经证明了自己能力的弟子们已经得到了门派的大力栽培:不说别的,起码也要先保证这批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弟子们有足够的寿元继续为蜀山派服务。

  他们修炼的功法不以战力为强,而延年益寿上颇为不俗!再配合上丹药阁炼制出来的各种丹药,这些弟子们的进步速度还是很让人满意的!

  当然,这种催熟出来的弟子,就算有了天仙的修为,出了山估计也打不过一个擅长争斗的地仙。

  一路上胡乱逛着,同时和张玲说说话,自从随叶文跑了一趟西方后,回来又修养了一段时间的张玲将蜀山上现的情况又弄了个一清二楚,叶文这一路走,总算是将蜀山上目前的情况彻底的弄清楚了。

  旁的都没什么,整个门派依旧是稳稳的发展着,就只有一件事让他很惊讶。

  “你说,那朱雀神君还咱们山上?”

  “是!”张玲点了点头:“就那东方前辈选择的浮空小岛紧挨着的那小岛上,一直盯着东方前辈的修炼状况!”

  “哦?”叶文知道朱雀神君很关注东方葵,但没想到竟然关注到这种程度,自己这一去一回也花了至少半年多时间,那朱雀神君竟然一直守着?

  还有,那东方葵还没出关?他还以为自己回来后,那东方葵怎么也该破关而出了:“莫非是修炼上遇到了什么难题?出了什么状况?”

  想了想朱雀神君既然侧,并且没做表示,估计是没什么问题!毕竟那凤凰涅槃功是凤凰一族的功法,朱雀神君也是凤凰一族,为了解不过了,当不至于瞧不出来。

  决定抽个时间过去看看,顺便也见见那朱雀神君,人家都来作客这么久了,先前不山上还好说,如今回来了要再不见见,礼数上有亏。

  正准备直接去找朱雀神君,却见旁边的张玲突然身子一停,然后抬手自己的眼镜镜框上一点,然后叶文就听到那眼镜中传出了宇文拓的声音。

  原来张玲将那探测器和通讯设施直接连接到了自己的眼镜上,这倒是方便了许多,而让叶文惊讶的是,张玲随后又是一按,本来透明无色的镜片竟然唰的一下变成了纯黑色的墨镜。

  “唉?这个画面有点眼熟!”

  张玲站那里又鼓捣了一阵,然后和宇文拓说了什么之后,又将眼镜恢复成了原来的无色透明状,然后看着皱着眉头思的叶文说了一句:“男爵夫人!”

  “哦,对!”

  叶文恍然大悟,然后才追问:“拓儿说了什么?”

  张玲随即就将宇文拓传来的消息告诉了叶文,而这时候叶文才知道,自己西方神族种下的那些种子,终于开始结果了!

  “是吗?阿瑞斯终于死了!”估算了一下时间,已经比自己预料的晚了很多了:“话说,这么久才杀了阿瑞斯,宙斯那里……”

  张玲又将奥林匹斯那里的情况与叶文说了下:“雅典娜让自己的圣域参合进了与天堂神族的战争中去了,所以宙斯转生的天马座与冥王军的战斗结束后就直接去找那群天使的麻烦去了,估计那宙斯一时片刻是不可能苏醒过来了!”

  叶文听了后,知道雅典娜这是要对宙斯下手了,看来奥林匹斯山那里近要发生大乱了,加上他们已经与天堂神族陷入了战争中,可以说整个仙界现就没有一处是安静和平的!

  “仙界大战……果然打起来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