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涅盘重生


  奥林匹斯神族与天堂神族;天堂神族对阵路西法的堕落天使军团;佛界与东方天庭,而且据说佛界的西面也并不太平,那里是安拉和一些杂七杂八的势力的地盘。

  现安静的地方恐怕就是东方仙洲的东部,那地方唯一还存的势力也就是东瀛岛,早已经臣服了天庭之下。

  可要是将那魔界也视为东方的存,那么那地方也并不太平……谁也保不准嬴政那家伙会不会打仙界的主意,毕竟这位千古一帝可是一个有着几大野心的家伙。

  心中默默一盘算,叶文惊讶的发现蜀山派竟然不知不觉当中已经成为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势力以及征战的关键联系——路西法和天堂神族的战争他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但是奥林匹斯神族被牵扯进这场战争里可是有他的功劳。

  而且,自己还叫宇文拓以奥丁神族的名义旁窥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参合到这场大仗当中,那时候就算没真正的参与到战争进程中,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了。

  佛界与天庭的战争他本来不准备参合,不过前些日子那一战之后,就算他想脱身也是不可能了!他此时已经与佛界结了仇怨,还想抹平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虽然国与国之间来说,什么仇怨都可以放到一旁,但前提是对方可以得到大的利益。

  而哈丝娜这个徒弟的存……似乎也预示着他很难与佛界建立多么好的交情。虽然这弟子前世是专修佛门神通,可这一世的经历却让她与那孔雀明王有着血海深仇,而不动明王被杀,五大明王死了三个之后,孔雀明王已经是佛界不可或缺的战力了,佛界似乎没可能放弃这样一个强者与蜀山修好,因此后只会是你死我活的结果。

  瞧了瞧旁边跟着的张玲,这丫头今天穿了一套肥肥大大的运动装,长长的黑发也被挽了起来,加上那并不怎么美观的眼镜,简直就像是一个正为高考而努力冲刺的书呆子……

  “怎么弄了这么个样子?”

  “因为帮崔前辈打下手!”给崔钧打下手并不是什么轻松的活计,而且穿成平时那样子也不怎么方便,还不如这个模样来的舒服。

  叶文也只是随口一问,见她回答了也就点了点头,随即原地转了几转,又问了张玲一句:“拓儿这些日子就联系这一次吗?”

  “是的!”

  “这么说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宇文拓那边有着通讯器,如果西方神族那边发生了什么大的变故肯定会通知师门的,既然只有这么一次通讯,那代表着一切都按照着他所预计的方向发展。

  可他总觉得似乎有点太过顺利了,难道天堂那帮人就瞧不出不对劲吗?

  实际上,并非是天堂的光明神(也或者叫做上帝)那个存看不出问题来,关键于他根本就没法解决。

  手边信得过的就剩下了米迦勒和加百列两大天使长,拉斐尔自上次回来后似乎也有点奇怪,这让光明神有点不放心。

  奥林匹斯神族的突然参战是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但这一切的根本于堕落天使军团的叛变——路西法的时机选的的确很好,天堂军团正筹划着进攻奥林匹斯山的时候突然叛变,而且将天堂军团的谋划和布置都给透露了出去,使得奥林匹斯那里做出了提前的应对,甚至还抢先发动了攻击。

  他不知道,一切的缘由是因为叶文早就为雅典娜以及路西法牵了线,让两方达成了协议,这才会非常准确的卡住了天堂军的命门,让光明神陛下无比的难受。

  可这还不算什么,真正让光明神忌惮的是,那路西法竟然不再如当初那样战场上只知道凭借力量来压人,反而开始多的进行暗中的活动,这种变化也不知道是路西法因为环境的压力而做出的改变,还是说他本来就这样,以前仅仅是将这一面给隐藏了起来。

  路西法频繁的与加百列进行接触,这让光明神很不安——尤其是他想到了拉斐尔的一些反常表现,现的他几乎无法信任任何一名手下,左思右想了一阵之后,光明神终于下定决心,亲自出马将路西法那个祸害彻底诛杀!

  米迦勒继续驻守东线抵御奥林匹斯山的进攻,反正现奥林匹斯山的进攻似乎只是小打小闹,那些主神并没有谁真的跑出来骚扰他。

  可偏偏就光明神这么想着,并且开始启程出发去找路西法晦气的时候,立刻就有从东线派来的天使向他禀报:奥林匹斯派出了战神负责对米迦勒统领下的天使军团的攻击。

  “战神?是阿瑞斯那个蠢货吗?”

  “不……据说是的战神,叫做奎托斯!”

  的战神这个消息比奥林匹斯正式派出了主神参与到这次战争让光明神吃惊,因为他知道所谓的奥林匹斯神就是一个大家庭,山上的所有神族都是有血缘关系的,他们的神力几乎都是天生所得,这样的势力很难会有的主神冒出来,除非……某个主神突然陨落!

  “阿瑞斯死了?”

  “是……据说是被奎托斯杀死的!”

  “哼,这倒是符合那帮野蛮人的作风!”光明神撇了撇嘴,他真不大瞧的上奥林匹斯神族:“那么,这个奎托斯也是宙斯那个老鬼的子嗣?”

  一说到这一点,那个天使脸色突然变得很是古怪,但对于光明神陛下的问题,他丝毫不敢怠慢,恭敬的回答道:“据说,任战神奎托斯原本是一个凡人,奥林匹斯方面还故意将这个消息散发了出去,现奥林匹斯神族治下的人类士气极端高涨,人间的战局上我们已经处于了下风了!”

  “什么?”光明神连手上原本整理自己要带的武器的动作都停了下来,然后不可思议的看了那个天使一眼:“这不可能?那群非常骄傲的家伙会容许一个人类成为与他们同等的存?”

  可是不信归不信,他却知道这个天使是不可能对自己说谎的,那么这个消息应该没问题,就是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是真实的情况,有多少是奥林匹斯神族故意散布的谎言。

  想了想,光明神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那个奎托斯……有什么背景吗?”

  天使点了点头:“根据米迦勒大人亲自打探得来的消息,那个奎托斯,似乎得到了东方势力的某种传承,所以才得到奥林匹斯神族的认可!”

  “东方势力……”光明神已经冷静了下来,望着遥远的东方轻声念叨了起来:“是东方的仙人?”

  天使不言,只是继续单膝跪那里,而他的这个态度似乎已经回答了光明神的问题。

  “东方的仙道门派吗?知道是哪一家吗?”

  “据说,是叫做蜀山派的!”

  光明神点了点头:“蜀山派……”

  他不是笨蛋,不是蠢人,仔细一想,他发现这一场战争里很多地方都有些猫腻,联想起当初降临拉斐尔身上时所遇到的那个东方人……

  “看来,路西法也与那群东方人有所联系!”

  坐高高上的座椅上,光明神终于将脑中一些乱七八糟,看似毫无关联的碎片给联系到了一起,而将这些碎片串联到一起的那条线,就是‘蜀山派’。

  “蜀山派!”

  握了握拳头,光明神觉得现自己非常的不爽,如果不做点什么,恐怕那股憋闷的气息会直接让他崩溃。

  “将乌列叫来!”

  ……

  此时,蜀山这边,叶文还和张玲闲话家常,然后一路走走停停,后转到了后山,从这里,可以看到那十几个围绕蜀山周围的浮空小岛,这些岛上本来没什么稀奇,可自从李玄选择其中一个闭关,并且使得那座小岛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之后,这些小岛的用处就发生了变化。

  那个因为李玄练功而变化的小岛成为了那头白熊的老窝,没事的时候他就喜欢待上面,时不时的雪地中翻滚一番。

  而此时,又一座小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岛上所散发的恐怖高温甚至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炙热无比,站后山这里往那去瞧,那小岛似乎歪歪扭扭根本瞧不清楚——这是因为高温。

  本来上面还残存的植物也都消失不见,光秃秃的就如一块石头一样浮那里。

  从这里去瞧,叶文瞧不见东方葵,但是却能够感觉的到,东方葵就藏身那岛上的一处山洞之中,可他的琉璃瞳全力施为下,也瞧不见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入目就只有一个朱红巨大的椭圆状物体,就如一个巨大的蛋一样,这恐怖的高温就是从那个蛋中所散发出来的。

  视线稍微挪开一点,就相邻的一座浮空小岛上,叶文看到了朱雀神君。这位朱雀神君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袍,泛着红光的头发山风的吹拂下飘扬着,整个人除了头发以外,就如一尊雕塑一样站那岛的边缘,定定的望着东方葵所的方向动也不动。

  直到叶文纵身落到了他身旁,朱雀神君这才转过身,对叶文施了一礼:“叨扰许久,叶掌门勿怪!”

  “无妨!”叶文与这朱雀神君交情不深,本来也没什么话好讲,可此时身为主人不好怠慢贵客,便与他胡天海地的乱扯了一通。

  后这话题终究还是回到了眼前,叶文指了指对面那小岛:“这样算是正常吗?”

  朱雀点了点头:“自然正常,凤凰是这天地间相当高端的存,孕育之时自然会有一些异象!不过东方姑娘竟然可以将那凤凰涅槃功练到这般境界,也算史无前例了!”

  “哦?”

  朱雀见叶文不解,便解释了一番:“那凤凰涅槃功虽然可以让鸟类进化为凤凰,但是也仅此而已,要论力量修为,进化而来的凤凰并不算强大,终究比不得真正的凤凰。若不是当时凤凰一族面临灭族大患,也不会用这般法子!”

  凤凰也是极为高傲的生物,若叫他们选择配偶,当然也是要选择强大的,与自己实力差不多的存。

  而依仗凤凰涅槃功转化而来的鸟类,并不见得能够变得那么强,甚至有的转为凤凰后,实力终生不得寸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转化来的凤凰虽然怎么看都和真正的凤凰没有区别,但真正的凤凰一族眼中,她们也就是一群二等公民罢了。

  可眼下东方葵修炼了这凤凰涅槃功所制造出来的气势,几乎与真正的凤凰诞生时候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一般,并且还犹有过之!

  从这就可以瞧出,东方葵功成之后必然会非常强大。朱雀神君甚至可以推测出这东方葵一旦功成,实力就算比自己差点,那也是有限。而若是给东方葵一段时间好好修炼并且适应这股强大的力量,那么变得比自己还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说到这里,朱雀就一脸兴奋:“本神君果然没有瞧错,而也只有本神君才配的上东方姑娘这般强大的凤凰!”

  东方葵虽然还没有终功成,但是朱雀神君眼中,她已经是同族。或者说,已经不算是人,而是一真正的凤凰!

  叶文不言,总觉得这朱雀神君话中虽然没什么不妥,却让他有点不爽,不过仔细想想这里面似乎没自己什么事情,后只是问了一句:“神君真要向东方姑娘求亲?”

  “那是自然!”朱雀神君点了点头:“本神君这么多年一直不曾婚配,族中长辈早就已经多番催促,如今倒是正好一并解决了这麻烦了!”

  身为朱雀一族的族长,朱雀神君同样也肩负着延续种族的使命,何况身为族长的他实力极强,这样优秀的血脉若不能延续,对于本就数量稀少的凤凰一族也是巨大的损失,是相当大的罪过。

  只是朱雀神君始终瞧不上眼族中那些同族女性(雌性?),所以一直推诿不从,一直见到东方葵后,觉得此女眼下修为虽然一般般,但身为人类却可以修炼成凤凰涅槃功,当真是稀奇,好奇之下就多关注了一些,久而久之就越发觉得此女不错,恰巧家中又开始催促,便干脆的表示:本族长有了目标了,你们就莫要催促了!

  他守蜀山这里等东方葵出关,未尝没有躲避族中长辈催促的意思里。

  叶文不知道这些,只是觉得若东方葵愿意嫁给这朱雀,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不管怎么说,朱雀神君天庭中颇有地位,凤凰一族中也是身份尊崇,东方葵从了他的话,以后怕是生活上不会有什么忧愁了。

  只是不晓得这朱雀的心性究竟如何?可叶文又不是东方葵亲属,也不好过问的太多,只好等东方葵出关之后,让她自己来决定。

  正这般想着,只见朱雀神君脸色陡然变得无比严肃,转身盯着东方葵所的方向,口中是念叨了一声:“功成出关了?竟然比我预估的还要早上许久!”

  他却不知道,凤凰涅槃功终究不是给人练的,其中很多口诀根本就不适合人类修行,东方葵习练之时有很多部分怎么也练不下去,无奈之下只能选择跳过或者干脆用别法代替,这样下来需要修炼的口诀就要比寻常鸟类少上许多,耗时自然也要少了许多——那假死变化之时,也因为口诀少了一部分,时间也比正常来的短了一些。

  会有这种情况,倒是与叶文有几分牵扯,因为东方葵久住蜀山,叶文就身旁,闲来无事的时候也会找他请教一些修行上的问题。

  叶文对于修行上的事情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尤其是那些不通常不适合怎么练怎么难受的口诀,他的观念是:宁可弃之不练,也不能叫自己修炼根本不适合的口诀,否则终受害的终会是自己。

  东方葵一向将他的话记得清清楚楚,所以修炼的时候不自觉就会按照叶文所言的去做,否则若是旁人见到这种强悍的功法,哪里敢改动半分?怕不是硬憋着一口气也要强练下去,可对于东方葵来说,她要真那么做的话,这凤凰涅槃功这辈子也休想练成,甚至很有可能修炼的时候就一命呜呼了。

  这些事情,原本是没人能够想到的,但当东方葵功成圆满,双目睁开的时候,心中一片明悟,知道无意间自己又被叶文救了一命,嘴角微微勾起,心中竟然一片喜悦之情。

  与此同时,也不晓得是凤凰涅槃功本就如此,还是说受到了东方葵心情影响,她所处的小岛周围那一片片炙热气息猛的一缩,然后全部聚集了岛上一点。

  然后叶文和朱雀神君的注视下,那本来光秃秃全是石块的小岛上竟然一阵微微颤动,随后一处土地陡然分开,从中钻出一颗树来。

  这树初时不过巴掌大小,俨然就是一小小树苗,但不过瞬息之间,就从小树苗长成一参天大树,等到俩人齐齐眨眼之后,那树已经长到二十来米高,枝繁叶茂,就好似那小岛上撑开了一偌大的阳伞。

  可这还不算,叶文这时候才注意到,本来光秃秃的小岛上那树长出之后,青草野花一并冒出许多,片刻功夫那小岛就从光秃秃的变作生机勃勃之貌。

  叶文正惊讶间,又听到旁边张玲低声念叨了一声:“梧桐……”

  声还没落,突然一声清脆凤鸣凭空响起,紧接着那缩成一团的灼热之气爆发开来,那无边烈火就那参天大树之上,化作一巨大无比的凤凰昂★★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