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走错门了


  “不是玩笑?”

  叶文又定定的瞧了东方葵一眼,发现面前的人丝毫没有退避,迎着自己的目光与自己对视,终还是自己没有坚持下去,先躲了开。

  “何苦呢?”

  随口言了一声,也不晓得他究竟想表达什么,不过心中的确有几分与朱雀神君一般的想法:“似乎没必要如此……”

  东方葵不言,站那里看着他,抬手旁边的梧桐树的树干上轻轻抚了一下,那里面蕴含的勃勃生机以及那几乎与自己体内真气交相呼应的能量让她感到很舒服:“这梧桐树,我不准备挪走了!”

  凤凰和梧桐的故事,叶文大致还是知道的,何况眼前这梧桐树乃是东方葵功成圆满之时,以自身爆发而出的生机孕育而成的,可以说这梧桐树就代表了东方葵的家了。

  她此时说不准备将其挪走,自然是要蜀山定居。

  叶文当然不会赶她走,听到这么说,便也道了声:“那这座浮空小岛便作为你的居所吧,我叫些弟子来帮你修一座房舍!”

  东方葵虽然练成了凤凰神体,但终究还是一个人,住树上是不可能了,依旧还要建造一处房舍,反正这工作现对于蜀山派弟子来说也并不算多难,蜀山上也有足够的木材石料。

  同时,叶文觉得自己继续住那小院中也已经不是很妥当的事情了,尤其是他蜀山派中地位尊崇,这住所似乎也该弄个特别一点的。

  瞧了瞧刚才自己所站的浮空小岛:“我也准备将住处搬到这小岛上!”

  平日里住小岛上,或者修炼或者与自己的妻子嬉笑打闹,倒是不怕外人打扰了!同时,这的房子也可以建的大一点,免得几个女人住起来觉得憋闷。

  转头看了看东方葵,也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对待她——叶文不是傻瓜,自然感觉的出来,不过他是真不晓得应该如何应对。

  站那里与其对视了一番,心中问自己:“只当自己是什么人物,结果还不是俗人一个?”自嘲的笑了笑,后对东方葵道:“便山上住下,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至于那凤凰一族……哼,我还不惧那群扁毛牲畜!”

  骂完了才想起来,面前这东方葵似乎也已经成了那‘扁毛’之一,不过眼前这位也没有那份‘自觉’,听到叶文这番话反而挂起微笑,对叶文点了点头。

  “对了,你这凤凰涅槃功大成后,可有什么不对劲的感觉?”

  他这时候才想起那凤凰涅槃功终究不是给人练得,也不晓得东方葵练成了之后有没有什么不适?虽然此时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谁知道经脉当中呢?毕竟这凤凰功也是一门内功。

  东方葵闭上双眼感觉了一下,过了好一阵才睁开眼,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异状,只是体内经脉似乎有所变化,与以前不大相同了!”

  “嗯?”

  叶文闻言也没多想,伸手就将东方葵手腕捏住,然后将体内的真气送了过去一点,仔细查看了一番,倒是没注意到自己这动作叫东方葵那脸上好似染上了一层胭脂,红扑扑、粉嫩嫩,看着叶文也不挣扎,随他将自己手腕握手中,而那双眼中所透露出来的讯息,似乎是巴不得他多握一阵。

  查看了一番之后,叶文发现东方葵体内经脉虽然与人有些迥异,不过总体来依旧是个人,而且真气行进路线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应该对东方葵没什么伤害。

  确定了她没事情之后,这才注意到自己手上还捏着人家手腕,脸上也是一阵尴尬,道了一声:“唐突了!”

  “没要紧……”收回自己的手腕,东方葵又瞧了瞧叶文:“叶掌门……这次不准备出门了吗?”

  叶文正尴尬着,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见东方葵开口发问,便顺着话头答道:“这些年总是外面跑来跑去,都没能派中多住几日,这次好不容易将诸事都解决了个差不多,当然不会再四处乱跑了!”

  这时候两个人都坐了地上,那郁郁葱葱的青草嫩芽就好似一块天然的地毯,坐上面甚至还很是松软,也不晓得是错觉还是说下面的土壤也发生了变化?

  叶文低头按了按地面,然后靠梧桐树那粗壮的树干上,望着那碧蓝碧蓝的天空,时不时还瞧一眼不远处的云朵。

  蜀山派这座山峰,山巅的部位恰好是云朵之上,尤其是这几座浮空小岛,就好似是云海当中浮沉一样。

  本来这种环境不适合寻常人居住,不过蜀山派当初有九州大阵护着全山,弟子们不受影响,后来又都修炼有所成就,自然也就不惧怕这些了。

  寻常人看来,蜀山也是一极美的仙家洞天福地、山峰浮半空,是高耸入云,山峰之巅那云中若隐若现,就算再没眼力见的也知道这山不是一般的山。

  若是别的地方,估计不晓得跑来多少人想要想方设法的上到蜀山之上,然后求仙问道,也多亏叶文将蜀山放了这一处四面都是绝壁的绝谷之中,这才少了许多世俗中的叨扰。

  本来叶文还觉得选了这么个地方,自己能够轻轻松松的,抱抱老婆、教教徒弟,没事就找个清净之所喝点茶水发发呆,不曾想就这么一个很简单的愿望,竟然一直到这个时候才有实现的机会。

  随手想要取出些喝的,却发现自己戒指里存放的饮料酒水这些年的消耗中早就被他喝光了,尴尬的抓了抓头,叶文只得装作没有什么的指了指天上的一朵白云:“看,那朵云好像英雄啊!”

  远处……另一处浮空岛上呼呼大睡的白英雄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然后睡眼惺忪的抬起脑袋,左瞧瞧右瞧瞧后又趴了回去。

  东方葵顺着叶文手指,往天上一瞧,看到那云朵憨憨傻傻,就好像一头肥肥圆圆的小熊吃的饱了,腆着肚子动弹不得一样。

  她蜀山上也住了不少时日,虽然大部分时间都练功,不过那白英雄她还是见过的。想起那头白熊来,也觉得一阵有趣。

  “对了,这次闭关我好像修炼了很久,不知道山上情况如何了?”

  若是以前的东方葵,定然不会去问这些事情,因为她根本就不乎这些,哪怕蜀山上的人都死绝了,可只要叶文还,她就不会意。

  不过此番出关之后,心性什么的与往昔比起来都变了许多,尤其是知晓叶文重这一手拉起来的门派,便想投其所好,先问问山上情况。

  而且,她也想知道那些自己好歹也算熟悉的人,如今情况如何!毕竟就算她不怎么看重这些事情,但眼睛一闭一睁,发现世界已经完全变了模样,估计也不会觉得多么舒服。

  一个讲,一个听,远远瞧去,那一片青翠上,一橘红身影与一紫白相间身影就靠那树干上,好似一副画卷一般。一阵微风吹拂而过,树干晃动时也落下几片树叶,又添了几分意境!

  与东方葵聊了半日,傍晚的时候叶文就带着她一起去吃晚饭。

  蜀山上的规矩,这晚饭总是要一起吃的,加上东方葵出关,多少也算是一件高兴的事情,总得通知众人一番——虽然这根本就不需要特别通知,东方葵出关时候那好大声势,蜀山上下谁瞧不见?

  自己脑袋上突然冒出一只凤凰来,就算眼睛看不见,那温度的变化也足以引起众人的注意了。

  所以当众人见到东方葵的时候,也都纷纷上前恭喜,这一下主角好似成了东方葵,叶文很快就被众人挤到了外围去。

  站外面往里去瞧,华衣和宁茹雪还有黄蓉蓉都凑东方葵身旁,然后低声说着什么话,也不晓得是不是故意瞒着自己,叶文竟然一句都听不见。

  这时候,不晓得一直哪里躲着的徐贤突然冒了出来,然后拍了叶文一下:“师兄,这下可有你受的了!”

  “什么意思?”

  转过头就见徐贤偷偷用手指一比,叶文顺着徐贤所指往那边一瞧,就看到阿尔忒弥斯眯着眼睛,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笑容瞧着自己。

  额头上突然流下一滴冷汗,叶文这下明白徐贤说的是什么了,这位姑奶奶可不是那么容易好打发的,自己和东方葵那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牵扯可一直都没和阿尔忒弥斯提过,结果东方葵突然出关,自己把她领回来,难免不会引起这位月亮女神的不满。

  看她那表情,估计稍后少不得要盘问自己一番。

  转过头,又发现宁茹雪和华衣也用一种诡异的目光往自己瞧来,叶文一见暗叹一口气:“得,晚上也有的受了!”

  也不知道这几个女人是不是故意的,吃饭的时候竟然都没坐自己这边,反而是跑到东方葵旁边去了,叶文吃了几口,恰好旁边就是徐贤,便问了问他修炼的情况如何了?

  “还不错吧!”

  这算什么回答?

  叶文瞪了这师弟一眼,然后问了问黄蓉蓉:“蓉蓉呢?”

  “她啊?倒是比我预料的慢上一些!”徐贤对于这些事情总是显得不甚意,回答的时候似乎有点漫不经心,不过这话却说的清楚明白,没有半分遗漏:“蓉蓉现卡那个关卡那里了,过的去就是天仙,过不去就一直这个样子,这一点我现也帮不了多大的忙,就靠她自己能否突破成功了!”

  叶文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黄蓉蓉现的情况就是进境太快,她自己有点跟不上修炼的速度!

  这种情况的解决方法就是不要急于突破,而是安下心来慢慢的巩固过去所习,换句话说就是好好淬炼一下那暴涨的功力,只要她能够真正的掌控了自己那强大的功力,成就天仙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又瞧了瞧宁茹雪和华衣,她们二人的情况与黄蓉蓉又不同,她们俩现勤修苦练,对于自身的力量已经掌握的非常好了,差的反而是功力上的不足。

  不过这一点,自己倒是可以好好帮上一帮——谁让他修炼有成之后整个人就成了一人型鼎炉呢?

  当然,具体过程不足与外人道,另外还有一点,自己都把月亮女神拐回来这么久了,却始终没有机会行那‘禽兽’之事,这一点总让叶文有一种禽兽不如的感觉,可惜这事情也急不来,何况眼下还有不少事情等着他处理。

  这次外出再回,蜀山上的众多弟子恰好都完成了各自的修炼。

  当然不是说众人都修炼有成了,而是恰好完成了一个阶段,叶文借着晚饭的时候又问了问几个弟子的情况,发现如今的蜀山派,早不是当初才来仙界时候的蜀山派了,就算和一些老牌的仙家门派比起来,也不是差上许多。

  周芷若,如今地仙境界很是巩固,甚至开始奔着天仙的目标而努力。

  虽然叶文知晓这个弟子想要修成天仙,哪怕再过百年怕也不大可能,不过她的实力始终能够稳步提升,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情况了。说不准再过三五百年,蜀山派就又能多上一名天仙。

  再如李逍遥,他的实力始终进步极快,可能一个不留神,蜀山派下一位成天仙的就是他。不过,近对于李逍遥来说大的事情反而不是修炼……他和克莱尔的婚期已经定下了,这些日子蜀山弟子们基本都忙活这事情,好歹也算是一喜庆之事,就算不便请同道什么的,本派弟子是不会差的,到时候少不得要热闹上几天。

  不过……以叶文的双眼早就瞧出来,克莱尔那肚子可和以前大不相同,明明一个人身上却散发着两人的气息,这代表着什么,他又不是蠢蛋自然再明白不过了——宁茹雪吐槽:“肚子都鼓起来了,还用的着靠气极来判断?师兄你练功练傻了么?”

  瞪了一眼李逍遥这混小子,不过比自己早回来几个月,结果就闹出一条人命来……“好,不愧是我叶文的徒弟!”

  “……”

  虽然只是偷偷的说,但饭桌上众人的修为都不弱,真想听的话谁也不会听不到,只是这里都是亲近之人,倒也不会给自己师父(师伯)难看,纵使脸上黑色密布,也不会有谁开口说什么。

  另外,外的蜀山弟子可能不会全回来,但有一个人却不能缺席,那自然是李逍遥的大舅子克里斯了,婚期定一段时间之后,主要就是为了等克里斯回来,当然也顺便做一些必要的准备。

  郑英和宇文拓可能赶不回来了,不过李逍遥说婚礼完了就去宇文拓那里溜达溜达,全当度蜜月了,可惜被蜀山上的一群女人给臭骂了一顿:哪有带着孕妇到处乱跑的?当时克莱尔旁边见到李逍遥吃瘪,笑的那叫一个开心。

  另外,郭靖教徒弟不行,自己的修炼却始终没有落下,尤其是到了仙界之后,别的师兄弟时不时还能碰到个槛什么的,可郭靖却从来没碰到过这些问题,进步虽然缓慢,但却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结果现已经是稳稳的地仙修为,按照这个速度虽然短时间内无望天仙,但成就天仙的希望反而是派中弟子较大的一个。

  相比起来,卫弘的情况就不是很好了,他修成地仙之后,进步有限,似乎他的成就就止步于此了?但叶文却发现这个弟子并不意这一点,每日间读书写字过的好不潇洒,时不时登高望远,心态倒是比许多弟子都要开阔了许多。

  让叶文惊讶的是,本来都快被他丢到角落里遗忘的吕布,不晓得怎么和卫弘竟然特别投缘,一直凑一起不晓得说些什么,瞧那架势,叶文怀疑吕布会不会下一秒纳头拜倒口称:主公!

  “果然是当过皇帝的人!”

  对于这个徒弟的人格魅力,叶文也是赞叹,不过他还是仔细思考了一下卫弘以后的修炼方向——那紫霞神功快被卫弘玩出花来了,乾坤绵体也已经练成,金刚身却始终难有寸进,究竟是什么原因,叶文还得好好寻思一下。

  处却这几个弟子,郑英、克里斯、托米、张玲这几人反倒不需要他费神,同时关禄炎这位已经恢复了一头黑发,甚至时不时跑到自己老祖宗那里,战争上历练一番,似乎是想要借着战阵上的杀伐来继续进步。

  倒是关淑颖这些日子没有继续跟着父亲乱跑,反而留山上潜修,如今看来进步也是不错。

  再小辈却不用多言了,可就这些人,已经足够让蜀山派仙界中立足,若是再给个百来年的光景,这些弟子的修为稳定,同时小辈的弟子们也成长起来,那时候叶文即便当个甩手掌柜,也不会对蜀山派产生什么影响了。

  心中开心,这一顿饭上叶文还小喝了几杯,这可不是那凡俗间的寻常酒水,而是从崔钧那里要来的仙酒,叶文如今虽然修为强横,但喝了许多仙酿,也有了些许醉意。

  一顿饭吃罢,回了自家小院之后,借着这酒劲径直就推开了阿尔忒弥斯的房门,只是没想到一进门,宁茹雪和华衣坐那里睁大了眼瞧着他。

  “哎呦?走错门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