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双瞳(一)


  火车飞速前行着,窗外的景物很快的从眼帘划过,像一堵堵墙一样飞快的向后倒退着,冬日的萧索使得庄睿所看到的,到处都是光秃秃的一片。

  看了一会窗外风景,庄睿颇感无趣,倒头睡下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将庄睿惊醒了过来,抬头向窗外看去,原来已经车到南京,正在通过着长江大桥,而庄睿发现,天上开始飘起了雪花。

  一会儿的功夫,眼前开阔的大地上就变的白茫茫的一片,虽然包厢内并不冷,但是一口热气哈上去,玻璃窗上还是会显现出雾气蒙蒙,庄睿习惯『性』的缩了缩脖子。

  阳伟给庄睿订的是二人软卧,这种软卧的车票一般是不对外出售的,多是服务于一些有着特殊身份的旅客,不知道阳伟找的什么门路,硬是买到了2张,就连列车员来回走动时,对穿着普通的庄睿母子都多看上一眼,服务态度更是好的不得了,和庄睿以前寒暑假挤火车时所遇到的待遇,简直就是天渊之别。

  庄睿此刻心里对老大的照顾真是感激莫名,因为每到一个站台,看着如蚂蚁般的人群,庄睿都不由得头皮发麻,检票出来的人群,像是是放羊式般的冲刺——所有乘客全都一窝蜂地向着刚刚停稳列车涌来,“请让让”“我先过去”不绝于耳……

  春运返乡的人太多了,许多人甚至等不及从车门上车,直接就从开着的车窗爬了进去,可以想象,现在的普通车厢,肯定就像是沙丁鱼罐头一般,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那气味肯定不好受。

  收回注视着窗外的目光,庄睿看向熟睡的妈妈,自己受伤的这段时间让母亲受累了,火车在通过长江大桥时所发出的这么响亮的声音,居然没能让沉睡的母亲醒来。

  庄母的面容比上次庄睿回家时,又苍老憔悴了许多,已经是年近六十的老人了,庄睿不由在心中暗暗自责,上班也一年多了,平时很少给家里打电话,出了事情却要母亲担心『操』劳,自己还真是不孝啊。

  轻轻的帮妈妈拉了下被子,庄睿慢慢的伸直了因为坐的太久而有些发麻的双腿,半靠在床上,开始思考起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

  抢劫事件已经算是完结了,虽然吃了点苦头,但还是值得的,典当行是市投资公司的下属公司,如果在里面当上经理,待遇提高了不说,最重要的是可以入『★★』的人事编制,庄睿虽然无意从政,不过这个编制所带来的好处有很多,像贷款购房,或者是将户口迁至中海,以及日后的子女上等等,都会有很大的便利。

  想到这里,庄睿不由自嘲的笑了起来,自己想的也太远了,长这么大,就在大里面交过一个女朋友,那女孩可是班里的班花,『性』格又柔顺,不知道怎么就看上自己了,当时把老大他们可是羡慕坏了,只是刚发展到拉手的阶段,女孩的父亲由于投资矿产生意,全家都移民到奥地利去了,她也跟着转到国外去读书,这段恋情自然也是无疾而终了。

  庄睿虽然长相不算很英俊,但也是五官端正,一米的身高使其看起来显得很踏实稳重,习成绩更是在班里名列前茅,不过现在这社会,有才不如有财,相貌更是不能当饭吃,在庄睿大第二年的恋情终结后,就再也没有谈过恋爱,不过对于男女之事倒是不陌生,自然不是在初中的生理卫生课上的,而是在老大那台装满了各『色』人种皮肤语言,并被誉为生理习机的电脑上到的。

  大毕业之后,庄睿出人意料的返回了中海,而且在典当行工作年限满三年之后,就可以进入到『★★』事业编制,这一点倒是引起班上几个中海本地女同的青睐,不过庄睿对于这几个以往都是用眼睛余光看人的女同向来都是敬而远之,他可不伺候这些娇小姐。

  想到女人,庄睿脑海中又浮现出早上在医院发生的那一幕。

  “幻想?自己还没有饥渴到连眼睛的伤势都顾不上,就开始想女人吧。”

  庄睿想到自从受伤后眼中的那股清凉气息,早上那旖ni一幕发生之后,围绕在眼睛周围的气息似乎虚弱了很多,难道……

  翻出自己的背包,庄睿找出一个巴掌大的镜子来,对着镜子看去,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眼睛似乎比以前明亮了一些,庄睿将镜子拿近了一点,凝神看向镜子里自己的眼睛时,熟悉的一幕发生了。

  在庄睿全神看向镜子的时候,他感觉到一直在自己眼睛周围蛰伏不动的气息又开始流转了起来,与此同时眼前闪现出一片青绿『色』的光芒,继而眼中的那道气息随着自己的目光向镜子『射』去。

  就在那道气息从眼中『射』出的时候,庄睿非常清晰的看到,自己漆黑的眼瞳,居然在刹那间一分为二,虽然时间是一闪即逝极为短暂,但是庄睿相信自己没有看错,这绝对不是错觉,他的确在那一刻看到自己双眼中的两个眼瞳在零点几秒的时间内,变成了四个。

  这是怎么回事?庄睿一时间头皮有些发麻,慌忙将手中的镜子扔到了床上,如此诡异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不管是什么人估计都很难再保持镇定了。

  好在庄睿平时不信鬼神,不拜天地,发了几分钟呆,庄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平复了下来,刚才由于慌张,他没有感觉到气息流出眼睛之后有什么变化,是以从床上又拿起镜子,准备再观察一次。

  由于这一次有了准备,在那道气息在『射』出眼眶之后,庄睿很明显的可以感觉到,那股气息在离体之后似乎与自己还有着某种联系,自己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它的存在,还有就是,自己眼睛所看到的那片青绿『色』的光芒,在镜子里并没有显示出来,这也就是说,那种『色』彩是直接出现在自己眼睛之中的。

  “回来……”。

  庄睿这些天已经习惯了那道清凉气息在眼中的存在,心中着实有些害怕这股气息一去不返,不由在脑海中默默的喊道,让他惊喜的是,那道流逝出去的气息真的随着他的思维收缩了回来,又蛰伏在他的眼睛四周,不过这次眼睛并没有刺痛的感觉,那股气息好像也没有减少什么。

  “以前没有发现自己眼生双瞳啊,难道是这次受伤后才有的?不过看镜子的时候除了那道清凉气息逸体而出之外,也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莫非……”。

  庄睿心中似乎抓到了点什么,但是又不是很确定,他侧了下身体,把一直半靠床上受力,有些酸麻的右臂抬了起来,小臂平举到眼睛正前方,然后凝神看去。

  眼前依然是先闪现出一片青绿『色』,但是下面所出现的景象,却是让庄睿心头大震。

  庄睿身上穿的是一件厚厚的羽绒服,里面还有件保暖胸衣,但是就在青光闪过,眼中气息遁出的时候,他发现,在自己的眼中,小臂上的羽绒服和胸衣居然像雾化了一般,先是有些模糊,然后就消失不见了,而自己手臂上的皮肤清晰的显现在了眼前,像是在隔着放大镜在看一般,庄睿就连自己皮肤上的『毛』孔粗细都看的一清二楚。

  “早上在医院发生的那一幕,果然是真实的!!!”

  强行压下心中的震惊,庄睿正准备把目光再转移到身体别的部位的时候,眼中突然感到一阵酸涩,一股刺痛和灼热的感觉也随之而来,泪腺像是开闸一般,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和早上的感受一样,只是刺痛感轻微了许多,与此同时,那股气息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又缩回到庄睿的眼中,顿时,清凉的感觉将那股越来越强烈的刺痛和灼热驱散减缓了下来。

  “又少了许多,咦?”

  那道清凉气息回到眼中之后,庄睿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那道气息又虚弱了不少,不过由于是对着自己的身体,他知道逸去的凉气其实是钻进了手臂的皮肤里了,而且本来还有些酸麻的小手臂,在那道凉气入体的时候,先是感觉有些痒,然后立刻变的舒适了起来,仿佛充满了力量,庄睿连忙把小臂上的衣服卷了上去,却发现手臂表面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他可以清晰的感应到其中的变化。

  “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大雪纷飞的窗外,庄睿陷入到沉思之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