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聚会(一)


  第十章聚会(一)(本章免费)

  “妈,那『药』很珍贵的,德叔就给了我一点儿,都给您抹上了,干妈那边等我回到中海之后,再问德叔要点吧。”

  庄睿也不知道母亲有没有起疑心,自己都没听说过有这么灵验的『药』,只能顺口胡诌了几句。

  站起身来,走到洗手间去洗了把脸,等庄睿回到客厅的时候,庄母已经从房间出来了,看样子腰部的伤是完全没有问题了,这会正笑眯眯的抱着外孙女和雷蕾秦萱冰两人说话呢。

  让庄睿有些意外的是,刚才还冷若冰霜对自己爱理不理的秦萱冰,此刻却表现的很得体,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意,心下不由暗叹,女人真是难以捉『摸』的动物。

  “小睿啊,去给大川打电话,别找医生了,这大冷的天,马上又过年了,去哪里找医生啊,快去打,叫他回来吃饭。”看到庄睿,庄母立刻说道,不过话音未落,“咚咚咚”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庄睿刚打开门,刘川就急匆匆的闯了进来,一眼看到正和自己准女友谈笑风生的庄母,不由得愣了一下,他一时间没搞明白,刚才还痛的说不出话来的庄母,这会儿怎么像没事人似地,倒是庄睿看见在他身后还有个人,连忙将来人让到了屋里。

  刘川也清醒了过来,先给他带来的人让了个座,脸上带着疑『惑』问道:“干妈,您的腰不是扭到了吗,怎么就好了?呸……呸,看我这乌鸦嘴,好了是应该的,对了,干妈,这是王哥,我爸的同事,你腰上的伤让王哥再看看吧。”

  “没事了,大川,就是不小心扭了一下,小睿从上海带了点特效『药』过来,擦过就好了,大过年的,你麻烦小王干什么啊,小王,不好意思啊,还没吃饭吧,在这里吃顿便饭吧。”

  庄母放下怀里的外孙女,招呼庄敏上菜,不过刘川爸爸的同事说什么也不愿意留下来,说是家里还有事,也没让刘川开车送,庄睿连忙拿了两条刚从超市买来的烟塞给王哥,将他送下了楼。

  “你小子,王哥不会是法医吧?整天对着尸体的那种?”

  一上楼,庄睿就把正和雷蕾黏糊的刘川拉到自己房间,没好气的问道。

  “法医怎么了,王哥也是医院毕业的,手上的活不比大医院的医生差多少,我这还要改天专门去谢人家呢,你小子还不领情,对了,你那是什么『药』,效果这么好啊?我妈也老是念叨腰痛,你回头给我拿上点,我回家给我妈用去。”

  敢情刘川也惦记上庄母口中说的特效『药』了,这人虽然『性』格冲动,但是很有孝心,庄睿不在的时候,庄母有什么事情,如果他姐夫走不开,都是刘川来帮忙的。

  “『药』都用完了,那『药』是一个老中医熬制出来的,过程很复杂,我来的时候德叔就给了我一点,刚才都用了,不过没事,过俩月我回中海再去求点,到时候我给干妈送来。”

  庄睿无奈的说道,谎话还是要继续编下去,一来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太过于诡异了,二来刘川这小子心直嘴快,这事要是告诉他的话,恐怕过不了几天,地球人都知道了。

  至于帮刘母治腰病,庄睿也想好了,等自己眼中的灵气得到补充后,就给刘母去“送『药』”。

  只是带有灵气的那些古籍善本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庄睿也是运气好才得到了这幅对联和手稿,下次还不知道是否能有这么好的机会呢,是以庄睿才会说要等回到中海之后再去求『药』,按他心里的想法,,通过德叔去结识一些藏家玩友,应该有机会从那些人手中的藏品里吸取灵气的。

  “庄睿,大川,出来吃饭了,你们俩坏小子在屋里嘀咕什么呢,快点。”

  庄敏推开庄睿房间的门,喊这两个弟弟出去吃饭,以前这俩小子躲在房间里的时候,总归能憋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坏主意,庄敏自然是很了解自己这个看似老实的弟弟真实秉『性』的。

  平时家里就庄睿母子两人在,比较冷清,现在来了这么多人,倒是有些过年的气氛了,不过庄母今天的表现让庄睿和刘川有些不解,一向都很慈祥的庄母,在饭桌上表现出来的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一面,穿着打扮都和往常一样的庄母,在举手投足之间,居然显『露』出一种贵气,而雷蕾和秦萱冰两人,举止间也带有一丝矜持,有如豪门名媛一般,搞得刘川和庄睿这顿饭吃的很是别扭。

  庄睿头上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好,只是喝了点红酒,刘川喜欢白酒,不过还要开车,也没敢让他喝,在庄睿有意的询问下,眼睛妹这些年的去向终于是搞明白了,有些事情就连刘川都是第一次听说。

  原来雷蕾的外祖父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偷渡去了香港,经过二十多年的艰苦打拼,在香港也创下一份不算小的家业,也另外娶了一个妻子,不过在雷蕾外祖父的的内心深处,对于遗留在内地的老婆和女儿一直都很牵挂,在0年代末,90年代初期的时候,他在香港娶的妻子去世了,于是就兴起回内地寻亲的念头。

  而雷蕾的妈妈后来嫁给了一个警察,刚好是刘川老爸的同事,当然,在他们初中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些关系,后来雷蕾的外祖父找到了雷蕾的妈妈,知道自己在内地的妻子也已经去世之后,就想把女儿和外孙女接到香港去,雷蕾的妈妈拒绝了,不过为了让女儿得到更好的教育,就把雷蕾送到了香港,这也是当年眼睛妹转失踪的原因。

  这些年雷蕾每年都会回彭城一次,只不过来去匆匆,都是看了看爸妈就回香港了,去年雷蕾在香港大毕业之后,进入到外祖父的珠宝公司实习了一段时间,这次回来,却是为了考察大陆市场珠宝业的行情,会在内地停留的时间长一些,这才特意赶回彭城陪父母过年的。

  而秦萱冰是雷蕾到香港后在校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也是雷蕾最好的闺中姐妹,这次是得到雷蕾的邀请,来内地感受一下过年的气氛,好像在生意上与雷蕾还有一些合作,只是两人都没有多说,她们两个自然不会在外人面前说起秦萱冰是为了躲避麻烦才跟着雷蕾来到内地的。

  牵挂女儿终身大事的雷蕾母亲见缝『插』针,这回来还没几天,就给雷蕾安排了好几次相亲,不过雷蕾都没什么感觉。

  就在雷蕾快不耐烦的时候,老爸又介绍了个同事的儿子给她认识,两人一见面,雷蕾就认出了刘川,心中对这个初中时调皮捣蛋的同,印象还挺深刻的雷蕾就先答应了下来,没想到两人在一起处了几天,感觉还挺合拍,特别是刘川这个大男人偶尔透『露』出来的那么一丝温柔体贴,居然得到了雷大小姐的青睐,就连刘川心里都有些不大相信,自己居然这么容易就俘获了美女的芳心。

  “雷蕾,你回来准备考察什么项目?让大川陪你去跑跑,彭城这些年的发展很不错的,有什么业务也可以考虑在这里开展,你现在是港商了,也要拉动一下内地的经济发展啊。”庄睿给雷蕾和秦萱冰倒了一杯茶,开玩笑的说道。

  吃过了午饭,庄母和庄敏去哄囡囡睡午觉了,几个年轻人都坐在沙发上闲聊着,马上过年了,这段时间所有人都是一年中最忙,但也是最空闲的时候。

  “我外公经营的是金银首饰,在香港开了几家不算很大的店铺,这几年的生意不是很好,所以就想向珠宝翡翠类产品发展,不过在香港这类产品基本上都被几家比较大的珠宝行垄断了,而大陆这些年经济发展的很迅猛,所以外公就想调整公司策略,将经营重心慢慢的转回到内地来,我只是个小卒子,来探探路的。”

  雷蕾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用手将额前的发缕顺到耳后,看了一眼刘川,接着说道:“对了,庄睿,听大川你现在是在中海工作是吗,那里是我们考察的重心,到时候去中海,你可是要招待我们的啊。”

  雷蕾外公的公司现在的情况的确不太好,这几年国际黄金价格上涨,香港经济受挫,市民的购买力下降的很厉害,所以开发内地市场就成为了重中之重,雷蕾这次回来身上的担子很重。

  庄睿现在对珠宝首饰什么的并没有兴趣,闻言开玩笑的说道:“原来雷大小姐是香港资本家啊,去了中海一定要找我,不过陪在你身边的男士如果不是大川的话,我可是不接待的啊。”

  “不用麻烦庄先生的,我们在中海有分公司。”

  坐在雷蕾旁边一直听多说少的秦萱冰突然淡淡的说了一句,倒是让庄睿有些尴尬,你们在中海有分公司还找我这小人物干吗,他却不知道,秦萱冰所说的我们,和雷蕾却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刘川也看出秦萱冰似乎有些针对庄睿,连忙岔开了话题,道:“雷蕾,你难得回来一次,干脆明天我们组织一下初中同聚会怎么样?”

  “初中聚会???”雷蕾和庄睿一下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刘川居然提出这个建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