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聚会(二)


  初中毕业至今已经有七、年了,在初中的时候,庄睿和刘川的行事颇有点特立独行,那会在生当中流行什么好玩的,肯定是这俩小子带动全班甚至全年级玩起来,只不过庄睿的习成绩非常好,而刘川在初中三年一直都是老师和家长口中的反面教材。

  那时候的生,思想还是比较纯洁的,相互间的交往没有那么多的功利心,不像现在的校,从小开始选班干部,就要先对比一下,看谁的家长官大有钱地位高,生之间的攀比之风相当严重。

  相比习紧张的高中生活而言,初中还是给庄睿和刘川留下了不少美好的记忆,庄睿高中毕业之后在上海读大,和以前的初中同几乎都没了来往,此时听到刘川的提议,心中也很想见见当年的同们。

  雷蕾是初三转去的香港,大家都知道,在90年代初期,香港人几乎是不会说普通话的,很多香港人连听普通话都很吃力,而内地人去到香港,如果不会说白话(就是粤语),那肯定是寸步难行,雷蕾刚到香港的时候,在校里由于语言不通,也没有什么朋友,自然是无比怀念在彭城的生活了,此刻听到刘川一说,也是马上就心动了起来。

  “流……呃,大川,”,庄睿喊刘川的绰号习惯了,还真的有点难改过来。

  “初中那会的同,除了几个后来高中和咱们在一个校的,其他的基本上都没有来往了啊,怎么召集人聚会啊,你小子有办法?”。庄睿有点疑问,很多同都七年不见了,恐怕见了面都认不出来吧。

  “这不是废话吗,哥哥我可是地头蛇,三年前我们就聚过一次了,他们的联系方式我这都有,对了,上次你在中海回不来,我不是打电话告诉过你吗。”

  刘川倒不是说大话,他高中没考上大之后,就开始在社会上厮混,出了校的大门进入社会,讲究的就是个社会关系和人脉,刘川的宠物店开了才几年,就赚了一笔在彭城来说不算少的资金,这也和他为人义气,爱交朋友是分不开的,彭城就这么大,而且以前读初中的那些同也基本都在一个区,一来二去的又联系上了。

  同中有混的好的,也有不如意的,平时偶尔也能相互帮点小忙,所以刘川在几年前组织了一次聚会,要说论处世和人际关系,庄睿比刘川还真是差了许多。

  刘川这么一说,庄睿想起来了,几年前还真是有这么一档子事,只不过自己那会在中海读书,习比较紧张,也没多重视初中同的聚会,早就忘在脑后了。

  “大川,后天就是年三十了,年前聚会恐怕是来不及了吧……”。

  过年的时候从大年初一到初五,都要去亲戚朋友家里拜年的,如果安排在年后聚会,那最起码要到初五以后了,可是自己在彭城过完年后,还要和秦萱冰去另外几个城市考察市场,估计就赶不上这次聚会了,是以雷蕾脸上带了点遗憾的表情。

  刘川眼珠子转了转,这可是彰显自己能力的机会,暗自在心中盘算了一下,后天年三十,要是年前聚会只能安排在明天了,初中同班同有3个人,去外地上的有十几个,不过毕业之后大多都回来工作了,留在外地工作的,现在应该也是在彭城过年,和自己一直没断了联系的大概有十七个人,让他们再联系几个,估计能来二十多个人吧,关键就在于这些人明天有没有时间。

  “你们不用管了,我来安排吧,明天中午咱们聚会。”刘川盘算了一下,心理感觉差不多,于是开口说道。

  刘川这些年倒也不是白混的,做事情很有条理,先是打电话到酒店订了几桌位子,然后翻起不知道从身上哪里『摸』出来的通讯录,就开始打起电话来,没到半个小时,倒是找到十来个人,五个男同和七个女同,报了酒店的名字之后,电话里都答应了明天准时到,有几个人还能帮助联系到别的同,这样一算下来,就已经有十七个人了,还有几个家里没电话的,刘川准备等一下开车去一一通知。

  “刘川,没想到你人缘很好嘛,这么多年了和女同都有联系。”刘川刚放下电话,雷蕾就笑眯眯的问道,顿时让刘川大为后悔,干嘛给女同打电话啊,让那些哥们去通知不就完事了。

  “那啥……都是孩子他妈了,我都去喝过几个人的满月酒了,走吧,雷蕾,秦小姐,先送你们回家,我挨个的再去通知人。”刘川连忙岔开话题,义正言辞的说道。

  “雷蕾,香港追你的人不少吧,从来没见你和谁约会过,原来家里藏了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啊,刘川人虽然是挺不错的,可以也不是特别优秀的,你怎么就真的看上他了啊?”

  躺在雷蕾房间的大床上,秦萱冰先前的冷艳一扫而空,有些捉狭的说道,她心里是真的有些不解,按说以雷蕾外公家族的势力和她本身的条件,应该可以找到更加合适的男朋友的。

  “你知道我刚去香港时的样子吗?”雷蕾正在床头玩着电脑,闻言转过头去,看着秦萱冰问道。

  “呵呵,那时候你带着个厚厚的眼镜片,穿着也很老土,班里好多人都叫你大陆妹,是吧……”。

  雷蕾刚到香港的时候,就是『插』到秦萱冰所在的班级里,那时的雷蕾连粤语都听不懂,而班里的人也听不懂雷蕾的普通话,要不是秦萱冰从小跟着爷爷,会听讲普通话,她们也不会成为很好的朋友了。

  “是啊,我没到香港的时候也是那个样子的,班里的人那会都叫我四眼妹,刘川那会在班里挺横的,许多人都怕他,不过他从来不会欺负别人,有一次把喊我四眼的一个同打了一顿,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喊我四眼妹了……”。

  雷蕾回忆的说道,看得出那件事情对她日后的影响很大,或许刘川的形象在那会就印在雷蕾的脑中了。

  “我又不准备让刘川养我,对了,倒是萱萱你,是准备让王大少养,还是献身给霍大少啊?他们要是知道你来了内地,肯定也会追来的。”雷蕾的话顿时让秦萱冰恼羞成怒,两人在床上打闹起来。

  等到两人都累的娇喘不已才停了下来,雷蕾担心明天自己去聚会,秦萱冰在家里会无聊,于是问道:“萱萱,明天和我一起去参加同聚会吧,对了,庄睿很不错的,你也可以在内地多收一个裙下之臣啊……”

  “要死了你,说的那么难听,不去,我对那个男人才没什么兴趣呢,看人的时候都是『色』『迷』『迷』的,对了,雷蕾,你发现没有,那个庄睿的妈妈好有气质啊,她不像是这种小户人家里出身的呀。”

  秦萱冰的话让蕾蕾也有些奇怪,今天庄母在餐桌上所表现出的那种堪称优雅的举止,如果不是长期在一种良好的环境熏陶下,是绝对做不出来的,让她们这些平时就很注重礼节的人都感觉到有些意外,在庄母面前,她们甚至有种面对家族长辈的感觉。

  雷蕾没有再多说什么,或许庄母是个有故事的人,但是庄睿显然不是出生在什么大富之家,以秦萱冰的家族背景,他和秦萱冰明显是处于两个世界里的人,永远不可能交集在一起,是以也没有再要撮合二人的意思。

  第二天中午不到11点,庄睿就被刘川拉到了聚会的酒店,按刘川的话说,他也是召集人之一了,自然要过来帮忙了,把庄睿扔到酒店之后,刘川就去接雷蕾了。

  等刘川再回来的时候,车上下来的只有雷蕾一人,这让庄睿高兴之余又带了点失落,他虽然不想在这寒冬腊月里身边还有个冰块存在,不过如果距离她远点,倒是可以远远的欣赏下,俗话说秀『色』可餐嘛。

  不多时,参加聚会的同陆续到来,等到了12点开席的时候,居然来了31个人,除去几个现在都没有在彭城的同,基本上在彭城的同都到齐了,庄睿和雷蕾的出现,自然让大家惊喜了一番,也让久不在家乡的两人感觉到了浓厚的旧时同情谊。

  一顿饭吃的很是热闹,在这中间,庄睿和刘川成了同们声讨的对象,最让众人记忆深刻的是,这俩小子在刚上初一的时候就骗取大家钱财,两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那会从大伙手中骗取不少零花钱。

  那个时候很多家庭里都已经有了电视机,而家里没有电视的也经常去到别人家看,由于香港的电视剧大量进入到内地,也产生了最早的一批追星族,好像是庄睿出的点子,这俩小子把自己的过年攒的压岁钱都拿了出来,跑到彭城小商品批发市场去进了一批贴画,就是上面印着明星,可以黏贴在书本上的彩『色』小画片。

  批发一整版上面有几十个明星的贴画很便宜的,也就是2块钱左右,两人把整版的贴画剪开,分成单张在班里吆喝了起来,每张按照明星受欢迎的程度和画片大小卖到2『毛』或者5『毛』钱不等,并且没钱用拿粮票换也可以,要知道,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里,粮票几乎就可以当做钱用的,由于交易方式灵活多变,所以二人的贴画那是大受欢迎。

  几天下来贴画就卖完了,不只是他们班,整个年级都在疯传他们的贴画,并且出现了几个应该是全国生中年龄最小的二道贩子,卖完后一统计,结果让庄睿和刘川都是大吃一惊,才花了20多块钱的本钱,居然赚了足足有三百多块,比他们父母当时的工资都要高出很多。

  这个发现让两人是欣喜万分啊,要知道,那会平时兜里揣个几块钱都算是巨款了,平时校组织郊游的时候,父母也不过就给个五『毛』一块的,这才几天功夫就赚了三百多块,顿时让二人信心大增,可就在准备继续进货乘胜追击的时候,却被老师发现了,恩,应该说是被刘川他妈妈发现了,结果自然是两人屁股开花,执行者是刘川他老爸。

  被发现的过程也很偶然,是因为别的班的一个同买了二块钱的贴画,由于资金不足,是赊账的,说好了第二天给钱,可是没给,然后刘川就出面威慑了一下,让两人没想到的是,过了几天之后,那同的家长找到了校老师,正好找的还是刘川的妈妈,虽然其目的是来还钱的,可是也让两人的行为暴『露』了。

  刘川父亲的一顿好打,使得庄睿老老实实的考上了大,不过刘川还是在几年之后回到了改革开放的浪『潮』之中,至今刘川还在老爷子心情好的时候,抱怨他当年扼杀了自己的经商天赋呢。

  雷蕾自然也成了聚会的焦点,当年戴着厚厚眼镜片的黄『毛』小丫头,从现在众人面前这个靓女身上,可是一点都找不到当年的影子了,那一身时尚而不张扬的打扮,恰到好处的淡妆,使得女同们纷纷围了上去,叽叽喳喳的聊个不停,一些还没有结婚的男同更是眼睛不离雷蕾左右,看的刘川醋『性』大发。

  男人们当然是以酒论英雄了,初中时结交下的友谊,大家都非常珍惜,杯来盏去,不一会酒桌上的气氛就热闹了起来,庄睿和刘川的酒量差不多,那可是从小偷刘川老爸的白酒浇灌出来的,现在庄睿头上的伤势也好的差不多了,自然是杯到酒干,不时还讲些在座同的当年丑事,引来阵阵笑声。

  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结账的自然是大款刘川,本来刘川还打算请大家去卡拉k,只是临近过年,每家多少也都有些事情,聚会就在笑声与回忆中结束了,同之间也相互留下了联系方式。

  回到家中之后,看到母亲在厨房忙碌并且有些孤单的身影,再想到刚才聚会时的热烈场面,庄睿忽然觉得,自己留在中海工作的选择是否错了,一时心中若有所思,眼中灵气的存在似乎可以改变一些什么。

  “小睿,来帮妈给焦叶子过油。”母亲的声音从厨房传来,也打断了庄睿的思绪。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