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专治各种不服


  “王少,不怕你笑话,我前段时间,被这臭娘们给算计了,还被家中的长辈臭骂了一顿,我是搞不定她了,就看王少你的手段了……”

  许伟想了一下,还是据实相告了,他前段时间在彭城吃瘪的事情,早就传了出去,想瞒也瞒不住的,放出风声的人是宋军,许伟事后打听了一下宋军的来头,立即就把一些不该有的念头给掐死了。

  再说这位王大少看似鲁莽,其实做事情很有分寸,想蒙骗他可是不容易,而且事后肯定会找自己算账,倒不如我都说给你听,想必这个『色』狼不会放弃秦萱冰这块送到嘴边来的肉。

  “许伟,你现在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了,就白白吃了这个亏,你能咽下去这口气?是不是那两个女人有什么背景,让你不敢下手吧?”

  王绲斜着眼睛看着许伟,他对这人不是很感冒,要不是数次投其所好,送了几个姿『色』算是上乘的女人给自己,他都懒的搭理许伟,总觉得这名字和他的人一样,虚伪,咱王少玩的是女人,但是不玩朋友,是以和许伟交往,他始终存着一份小心。

  “哎,王少,我要是骗了你,那我还要不要在南京做生意了呀,那个最漂亮的是香港人,近年来才冒出来的珠宝设计师,另外一个女孩是她的合伙人,你看她们这样子,像是有背景的人嘛,手下都没有几个干活的,我说王少,你要是不敢上,这事就当我没说过。”

  许伟指着秦萱冰和雷蕾,把他这段时间打听出来的消息,全都告诉了王大少,他知道这些事情即使他不说,王绲也是能查出来的。

  这会秦萱冰正在和庄睿说着话,可能是被庄睿逗乐了,笑的是花枝『乱』颤,挺拔的双峰随着笑声波浪般的上下起伏,悦耳的声音传到王绲的耳中,再看着远处那妙人儿动人的身材,王绲狠狠的咽下一口口水。

  不过王大少还是没有尽信许伟的话,不置可否的和许伟闲扯了几句,找个由头就离开了,恨的许伟牙齿痒痒,却也不敢亲自上前去找麻烦,他可是知道刘川那人脾气暴躁,没来由的挨顿打,就不值得了。

  “赵主任,巧了,正想着找你呢,托你办点事,帮我查一个参展商的名单,把她们公司的详细资料,调出来给我看一下。”

  王绲要是肯轻易放过秦萱冰的话,那他金陵第一棍的外号也算是白叫了,离开许伟之后,王绲直接去到位于二楼组委会的办公室,刚巧,呆在办公室的这位,是他的熟人。

  “王少,名单好说,但是这资料都是保密的,传出去的话,我会很麻烦的……”

  王绲嘴里的赵主任有些为难的说道,他只不过是这次组委会负责日常闲杂事务的一个副主任,没有什么实权,虽然说这组委会只是临时机构,但他要是把参展商的详细资料外泄出去的话,被查出来以后,那也不用在这行当里面混了。

  “赵主任,我王绲虽然名声不怎么样,可是我对朋友没的说吧,你儿子结婚那会,去我店里选的钻,兄弟我可是一分钱没收,得了,这些都不说了,回头让嫂子再去南城那店里,自己挑件喜欢的去,够意思了吧……”

  王绲知道这赵主任是这次组委会借用调来的,他原本是南京玉石珠宝鉴定中心的一个副主任,平时没少和自己打交道,对于老赵的推脱,王绲自然是心知肚明,当下也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开出了价码。

  “嘿,王少,那怎么好意思啊,就这点小事还能让你破费了?回头我让你嫂子好好谢谢你。”

  赵主任原先一本正经绷着的脸,在听到王绲的话后,立即充满了笑意。

  赵主任平时在单位的时候,经常帮人出具一些珠宝玉石鉴定证书,灰『色』收入也不低,可是没人会嫌钱多啊,这王绲既然开口了,让老婆去选一款三五万的珠宝,想必他也不会说什么,至于资料外泄?王绲不说,自己不说,还能有谁知道啊,即使别人知道了,自己死不承认,谁也拿自己没办法,以后回单位照样给人出具证书捞外快,顶多日后不参与这些展销会的筹备工作而已了。

  想明白了这道理,老赵亲热的拍了拍王绲的肩膀,回头在桌子上翻起了资料,“恒冰珠宝有限公司,法人雷蕾,首席设计师秦萱冰,注册地点是广州?为什么不是南京呢,公司注册资金五百万元rb……”

  手里拿着一张资料表,王绲读到注册资金的时候,忍不住歪了歪嘴,五百万,这规模也太小了点,恐怕连块原石都不够赌的,就凭这样的资本,也敢趟珠宝行业这浑水。

  王绲这时相信了许伟所说的话,这公司应该就是这两个女孩自己成立的,想必是那个秦萱冰在珠宝设计行业里取得了一些成就,然后就想自立门户,王绲在心里冷笑了一下,没有雄厚的财力或者强硬的关系,想在珠宝行里捞饭吃,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过要是从了我王大少,这事也不是不可以。

  “老赵,谢谢你啊,回头我请你去桑拿,发两个靓妞给你。”

  随手将那张资料表放回到了老赵的办公桌上,王绲转身便走,他这话要是被刘川听到了,肯定会将其因为知己,不过刘川要知道王绲心里还打着将秦萱冰雷蕾双飞的心思,那恐怕会拿把剪刀将王某人的祸害根给剪掉了。

  “蕾蕾,你看是不是咱们的宣传策略不对呀,为什么别的公司都有珠宝成交或者是达成了一些意向,怎么咱们一单生意都没做出去?”

  秦萱冰在和雷蕾在展台『液』晶显示器旁边,为客户播放珠宝展示的短片,已经都快一上午的时间了,来的人倒是不少,但是都是向她索要联系方式,或者是邀请秦萱冰共进午餐的,搞的秦萱冰是烦不胜烦,这大小姐何时如此抛头『露』面的卖过东西啊。

  “可能是咱们出售的都是高档珠宝吧,品种过于单一了,向那些小城市的珠宝店,根本就销售不出去的,而大城市的珠宝公司,都有相应的供货商,萱冰,我看咱们日后,还是要多在中低档珠宝上下点功夫才行,另外咱们还要开终端店铺,只有这样才能掌握主动权。”

  雷蕾显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这次参展的时间比较紧,而她们又在★★耽搁了十几天的时间,当时就匆匆从香港公司里,调来了10几款高档珠宝首饰,都是价值在百万左右的,最贵的一款钻石项链,甚至高达三百多万。

  两人本来想藉此打开内地高端珠宝首饰的市场,没想到在这里展示了一上午,询问观看的人倒是不少,但是看到其昂贵的价格之后,连一个达成购买意向的人都没有。

  “算了,让保安把展品收一下,咱们出去吃饭吧。”

  秦萱冰看了一眼不远处,正手忙脚『乱』的给游客介绍产品的庄睿,心中感觉到一丝甜意。

  雷蕾答应了一声,就准备去喊保安,展会专门安排了人临时看护贵重物品,她们离开一会,倒是不虞有失。

  “两位美丽的小姐,能否给我展示一下你们公司的珠宝啊?”

  正在雷蕾要离去的时候,一个男声在二女身边响了起来。

  “当然可以,我们公司销售的珠宝产品,都是比较高档的,面对的客户,都是一些成功人士,先生你可以选择一款,由我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为你讲解她的设计理念。”

  雷蕾一听有人询问,顿时站住了脚步,不过在她说话的时候,总感觉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似乎在盯着自己身上比较敏感的部位,这种眼光雷蕾经常会碰到,但是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如此肆无忌惮的打量自己。

  雷蕾生怕是自己的错觉,稍稍移动了一下身体,却发现那人的目光也随之移动起来,始终盯着自己丰满的胸部,不由恼怒起来。

  “刘川,过来……”

  很明显这人不是来购买珠宝的,今天在这个展厅里的人,不管是旅游团带来的游客,还是那些来自各个城市的小珠宝商,都表现的很有素质,但是面前的这个男人的眼神,却让雷蕾感觉到很龌龊。

  王绲这时心里正在得意呢,他开始看到秦萱冰她们展台的几款珠宝价格时,心里还微微有些吃惊,不过随之就在心里冷笑了起来,出售高档珠宝的珠宝商,都是和一些信誉极佳的珠宝公司有些长期合作的关系,根本不可能在这样的展销会里来洽谈合作。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如果珠宝的款式质量还有价格都很合适的话,还是有一些珠宝商愿意与之接触的。

  “等自己承诺帮她们代销这些珠宝,还怕这两个女人不识相?两个女人都是极品啊,身材火辣的这个虽然应该不是处了,但胜在有经验呀,至于那个神情冷淡相貌绝美的女人,更是会让男人充满了征服的欲望……”

  王绲已经在心中想象和二女翻云覆雨的景象了,身体某个部位的海绵体也开始充血变硬了。

  “小子,找麻烦的?身上那块皮痒痒了?兄弟专治各种不服……”

  正在意『淫』中的王绲,突然感觉自己的后颈被人抓住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