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世交(二)


  “老爷子说笑了,我对玉石不是很了解,开出翡翠的这块原石,是我爷爷留下来的,我无意中切出来,才发现里面有这块翡翠的。”

  庄睿苦笑了起来,只能把去世的老爷子搬出来当借口了,这种感觉实在不怎么好,当下免不得又把爷爷所留日记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庄先生是小哥的爷爷啊,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听过老先生主讲的关于《地壳运动中强烈的热『液』活动与天然翡翠之间的关系》这门理论,对我后来研究翡翠的启发很大,论起来,我也算是庄先生的弟子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竟然都不知道老师已经过世了……”

  听到庄睿报出了爷爷的名字之后,古老爷子吃了一惊,连忙站起身来,以表示对老师的尊敬,从古老爷子口中,庄睿才得知自己的爷爷果然是大地质家李四光先生的生,原来那些信件里对李四光老师的称呼,并不仅仅是出于尊重,而是两者之间有着真正的师徒关系。

  “庄老师讲课幽默风趣,他对我国的云南以及缅甸老挝等地的地质地貌,都有很深的研究,我第一次知道美丽的翡翠玉石,是从石头里开采出来的,就是听过庄老师的课之后,才得知的,也可以说庄老师是我进入玉石这行当的领路人啊。

  庄小哥真是不得了,仅仅从老师的日记中,就可以看出原石纹路的走向,将这块翡翠切的是如此完美,果然是将门出虎子,老师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古老听闻到数十年前老师的消息,神情之间颇为激动,说话也有些词不达意了,不过秦萱冰等人从古老爷子的脸上,都能看出古老对庄睿爷爷的敬仰之情。

  “我哪里是看出原石的纹路了,古老,我就是随手一切,正好从这翡翠边缘切了过去,然后用砂轮一点点打磨出来的,您老就别笑话我了。”

  庄睿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敢情这切石也使得自己变成将门虎孙了,不过他可是不敢居功,要论起古玩知识,他对于玉石了解的最少,要是承认下来的话,随便聊上几句,恐怕就要泄底了。

  “从庄老师那里论,咱们也算是世交了,我该喊你一声世侄,你不要小看运气,不管是古玩还是玉石,这淘宝的过程中,眼力占了百分之二十,运气则要占到百分之十,你们想想,这千百年流传下来的物件,还能摆在那里等你去捡漏,没有好运气能行吗?

  尤其是在玉石上,你们应该也都知道赌石,这玩意儿讲经验是有一点,不过经验只能占到20%,剩余的0%则都是靠运气,满松花蟒纹的原石有可能开出狗屎地来,而外表不出彩的石头,也有可能出玻璃地的极品,再加上活佛赐予你的那串天珠,所以啊,庄世侄,千万不要小看了运道哦。”

  古老今天很高兴,谈兴大发,滔滔不绝的和几人聊了起来,他所说的都是经验之谈,对于玉石这物件,已经开采出来的玉石,当然可以凭借着经验或者仪器去分析定论,但是像翡翠原石,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仪器能在不伤其外表的情况下,探测出里面是否有翡翠的存在,这就要全凭运气了。

  “我靠,木头,你这块破玩意,居然值个几百万?你小子忒不讲究了,这样的事情都不和哥们说,我说你泡妞真舍得下功夫啊。”

  刘川听古老爷子说的邪乎,把雷蕾拉到了一边,这才知道那块翡翠的真正价值,这后知后觉的哥们不禁嚷嚷了起来,说的庄睿脸上是红一阵白一阵的,好不尴尬。

  “刘川你个没出息的东西,人家庄睿都能送出几百万的翡翠,你给老娘送过什么了?去超市买东西还都是我买单,你凭什么说庄睿?”

  庄睿还未答话,刘川那边已经是后院失火了,看到有如河东狮吼般的雷蕾,刘川连连赔着不是,这厮脸皮厚,拍着胸脯硬是要把自己给送出去,惹的众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要是知道这丁点儿大的破石头能值几百万,送不送给秦萱冰这还是两说呢。”

  庄睿这会正愤愤不平的在心中嘀咕着呢,只是看着秦萱冰一脸感动的模样,这话打死也不能说出去呀,庄睿现在算是心有体会了,估计以前那些英雄救美或者对某位美女一掷千金的故事,都有可能和自己差不多,纯粹是被赶鸭子上架的。

  看着脸上带着笑意,眼中满是情意的秦萱冰,庄睿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开口对古老说道:“老爷子,我这还想拜托您件事情……”

  “别喊我老爷子,这话我受不起,叫声师伯就好了,你父亲我也曾见过,是个有问的人,可惜了……嗯,有什么事情你就说,我能做到的,自然会帮你。”

  庄睿话未说完,就被古老挥手打断掉了,别人喊他句老爷子,他还受得起,这庄睿可是只和他隔着一辈,虽说老爷子这称谓也能用,但为了表示对老师的尊重,古老还是让庄睿改个称呼。

  “呃,古……古师伯,是这样的,我再过一会就要返回中海去了,看刚才那人的模样,应该是这里的地头蛇,我怕等我和大川都走了以后,萱冰她们两个女孩子会吃亏的,师伯您能不能帮着照看一下,有您在,想必那些宵小之辈不敢造次的。”

  庄睿的话让古老先是一愣,继而愤怒了起来,转回头对身后的那个中年人说道:“去查查刚才那小子的底细,要也是吃玉石这行饭的,断掉他们的货源,告诉那些玉石商人,就说是我说的,不要供货给这家珠宝公司。”

  此时的古老,上位者的威严显『露』无疑,看在庄睿等人眼里,忽然陌生了起来,像是突然间换了一个人一般。

  他们不知道,古老不仅仅在玉石鉴定上造诣很深,并且也是故宫博物院特聘的研究员之一,每年都要抽出一段时间,专门对一些国宝级的古玉和历代皇家的玉玺分类,而且在玉石的雕刻上也是一绝,包括许多达官显贵,对古老的作品都是一石难求,结交了不少大人物。

  中年人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可怜王绲家族的公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备受打击,还不知道究竟是得罪了谁,事后知道是王一棍干下的好事之后,王绲的老子差点没把王绲的第三条腿给打断掉。

  “行了,他们不敢再来惹麻烦的,不过,秦家的小女娃,你们的这些珠宝展品,档次上不上下不下的,很难在这个展会成交的,这样吧,老头子我帮人帮到底,给你介绍几个客户,将你这次的货全吃下去,至于以后,你们就要靠自己了,也不许打着我的名头啊。”

  古老虽然自信没人在会找这个展位的麻烦了,但是秦萱冰她们没有任何人脉,在这展会呆下去也没什么意思,看在庄睿的面子上,古老还是决定帮她们一把,想了一下,古老接着说道:“展会一共有十天,今天才是第一天,等你们这批珠宝都处理掉之后,再把展位转让出去,这让可以节省不少钱。”

  秦萱冰和蕾蕾闻言,自然是大喜过望,原本这二女都在心中思量着,此次展销会肯定会赔的血本无归,虽然两人对参展的这点钱并不在乎,不过第一次独立策划这样的方案就以失败告终,二女自然感觉有些沮丧,现在古老爷子的这句话,不亚于是雪中送炭啊。

  古老摆了摆手,示意几人不用感谢他,然后站起身来,对着几人说道:“把你们这几款珠宝带着,跟我走吧,介绍几个客户给你们认识,不过记住了,以后不准再打我的旗号。”

  古老说话时脸上一直带着笑意,他能将客户介绍给秦萱冰等人,自然也不会在意以后她们和这些客户接触,不用再打自己的名号,那些人也会给几分面子的。

  “师伯,我就不和您去了,还要开车回中海,等您什么时候有空去到中海,小侄一定好好招待您,萱冰,雷蕾,过几天咱们中海见。”

  庄睿抬手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他现在驱车赶往中海,估计能到了以后都会天黑了,看到事情圆满解决了,他就想告辞离开了。

  “不急,南京到中海,开车快点四五个小时就到了,你也一起来吧,这次展会有几个『潮』汕的客户,带来一些缅甸的翡翠原石,你小子的运气忒好,来看看,说不定能给我们个惊喜呢。”

  古老的话让庄睿心中大动,这机会可是很难得啊,数次听到赌石,今天终于有幸得见了,庄睿马上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秦萱冰她们此次参展的珠宝总价值也在一千万以上了,听到古老的话后,将其收到一个密码箱里,由刘川同拎着,跟着古老来到展厅东南的一个角落里。

  这次玉石珠宝展销会分为abd四个展厅,面积很大,秦萱冰公司的展位在a厅,庄睿和刘川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是忙的不可开交,也没工夫闲逛,直到跟着古老来到d展厅之后,才知道这里另有乾坤。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