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毛料的区别


  『毛』料的区别

  d展厅的面积,和秦萱冰展位所处的a展厅差不多大,只是这里所出售的展品,并不是已经加工完成的饰品,而绝大多数都是一些翡翠『毛』料,还有玉石原料。

  这个展厅里的人数就显得要少了一些,在各个展位游走的人,大多都是加工商或者投资客,要知道,从进入2000年后,翡翠的市场价格一直走高,这让许多手中有些闲散资金的人,也纷纷投入了进来,买一些好『毛』料囤积在手里,等行情再涨的时候,放出去马上就可以大赚一笔。

  进入到这个展厅之后,古老对庄睿和刘川说道:“这些都是广东『潮』汕等地的商人,他们带来的大多都是半赌的『毛』料,小睿你随处转转就可以了,不过不要随便出手,看中那块石头了,来告诉我一声,你们两个女娃跟我来。”

  交代了庄睿一声后,古老就带着雷蕾和秦萱冰离开了,只留下庄睿和刘川在这里,两人面面相觑,都有点不知所措,他们对于赌石完全是一窍不通,不过古老爷子刚才已经说了,这玩意全靠运气,当下两人走在一起,四处闲逛了起来。

  d展厅面积大,但是人比较少,在a展厅柜台里面憋了半天的小白狮和黑狮,撒开欢的跑了起来,这两只藏獒经过庄睿的灵气调理之后,虽然相貌凶猛,但是身上少了一种藏獒本身特有的暴虐之气,除了主人受到攻击以外,白狮和黑狮极少去主动攻击别人,这也是庄睿和刘川,能放心带它们来人多地方的原因。

  这里做翡翠原石的参展商并不多,只有三五家的样子,集中在展厅的一角,占地约几十个平方,他们参加这次展销会的成本就低了许多,根本没有搭建什么展台展位,只是用绳子在十多平方米大的地方围上一圈,然后摆上一张桌子,就算是个展位了,绳子里面的地面上,摆卖了大大小小的石头,有不少人在里面,有的拿着放大镜,有的人手持强力电筒,正仔细观察着。

  这些石头大的有一两个平方米重达数百斤的,小的只有拳头般大小,按照其个头分类排成几排,在靠近老板所坐的桌子前面,基本上都搭了一个很简单的木头架子,上面放的也是石头,数量不是很多,一个架子上也就是七块这样子,想必是表现比较好的『毛』料吧。

  在每个出售『毛』料的展位旁边,居然还摆了大大小小好几个切割打磨机,看着这专业的设备,庄睿想起自己前几天所干的事情,不由在心中暗自汗颜。

  庄睿和刘川什么也不懂,干脆凑了过去,看别人是如何辨别这些『毛』料的。

  庄睿和刘川凑到一个蹲在地上的中年男人身边,看了还没有三分钟的时间,坐在这个『毛』料展位唯一一个方桌前的老板,出言向二人喊道:“二位,是新入行的吧?来,你们来看看这几块石头的表现怎么样?”

  这两人看了几分钟,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听到老板的招呼之后,就走了过去,看到方桌边还有几张椅子,二人都站了一上午了,也有些累,就不客气的坐了下去。

  “老板,这些石头都是你的?对了,你怎么看出我们俩是刚如何的新人?”

  这位翡翠原石商人看上去比刘川和庄睿,也大不上几岁,闻言笑呵呵的说道:“就你问的这话,就是行外话,这不叫石头,这叫做『毛』料,还有就是,玩这行的,讲究个先来后到,别人正在看的『毛』料,其他人是不允许『插』一手的,只有别人看完了或者不要,另外的人才可以去查看,你们二位一来就挤到别人身边去了,你说我能看不出来吗。”

  “呵呵,我们不是刚入行的新人。”

  庄睿被这老板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出言解释道:“我们两个根本就没入行,听说这里有翡翠原石,特意过来见识一下的,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多包涵。”

  这年轻老板闻言也笑了起来,说道“没事,鄙人姓杨,单名一个浩字,你们能转悠到我这摊子上来,也算是有缘分,咱们交个朋友吧。”

  看到这杨浩如此豪爽,刘川和庄睿也报了自己的名字,杨浩摆弄着桌子上的功夫茶具,和二人闲聊了起来,对于那些正在辨别『毛』料的客人们,却是不管不问,这种做生意的态度,让庄睿和刘川心中都有些疑『惑』。

  “呵呵,他们都是行家,不是你说几句好话,就会出手买下来的,这倒省的浪费嘴皮子了,看中了就买,看不准就换块『毛』料看,做我们这行的,不需要多说什么,当然,对于二位这样的客人,要是能忽悠的你们掏钱购买,我也不介意多说几句的。”

  听到庄睿二人的疑问后,杨浩笑了起来,这人和庄睿一样,身上都有种让人感觉到很舒服的气质,即使大家刚认识,开起玩笑来,也不使人觉得突兀和反感。

  “杨兄弟,这些『毛』料之中还分好坏吗?我怎么看着这几个展位,都搭了这么一个架子,是不是架子上放的『毛』料,要比摆在地上的好,这是怎么分辨的呢?”

  庄睿不会不懂装懂,难得遇到一个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又比较善谈的老板,自然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二位,这翡翠原石大家也知道,目前这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仪器可以透视到石头的内部,所以一块『毛』料里面,是否有翡翠,翡翠的品级如何,这谁都不敢打包票,所以购买『毛』料,也就称之为赌石。

  这赌石又分为两种,有半赌和全赌之别,半赌就是我把这『毛』料切开一块,这叫做开窗,或者从边上打磨掉一点石头的外皮,这叫做擦石,不管是开天窗还是擦石,其目的都是为了让『毛』料里面『露』出绿来,只要出绿了,就证明这块石头里面有翡翠,购买『毛』料的人就可以根据显『露』出来的绿意来判断石头里翡翠的种『色』,这样的赌法,就就叫做半赌。”

  杨浩一边说,一边从桌子前面的架子上,抱过来一块篮球大小呈椭圆形的『毛』料来,指着一边的切口说道:“这就是半赌的『毛』料,你们看,这切口处已经出绿了,而且水种不错,一般翡翠『毛』料,越是靠近石心的地方,翡翠种『色』越好,当然,例外的情况也很多,这块『毛』料说不准里面就会出玻璃种,但也有可能是狗屎地,不过里面有翡翠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之所以说是半赌,就是赌里面翡翠的品级种『色』和形状大小。”

  “杨兄弟,那你块『毛』料,值多少钱呢?”

  庄睿在观察的时候,已经将这块篮球大小的『毛』料看了个通透,这块『毛』料除了擦边那里有大概一寸左右的绿意之外,里面全是白乎乎的一片,根本就没有翡翠的存在,别说玻璃种了,就连个狗屎地都没有。

  “呵呵,这块『毛』料的表现不错,看这松花的走向,里面要是出翡翠的话,最差应该也是冰种的,出十几个面或者三五个手镯没有问题,我给它定价三百万。”

  杨浩『摸』着手里的石头回答道,听的庄睿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果然是赌啊,自己和刘川并没有出言要购买,并且这老板也知道他们不懂,不可能出言欺骗二人的,也就是说,杨浩的确是这样认为的,连出售『毛』料的老板都看走眼了,要是谁出手购买了这块『毛』料,那不是要赔到姥姥家啊。

  杨浩把这块半赌的『毛』料放回到架子上之后,指着架子旁边地上一堆黑乎乎的石头,道:“这些就是全赌的『毛』料了,价格要比半赌的『毛』料低出很多,只是里面是否能出翡翠,这就全凭买家的眼力和运气了,当然,全赌『毛』料也是要看品相的,有些蟒纹松花表现的很好的全赌『毛』料,其价格也不比半赌的低多少,怎么样,二位,要不要试试手啊?”

  这杨浩看来是个健谈的人,或许坐在这里也颇感无聊,知道面前这两人对翡翠原石是一窍不通,干脆从最基本的地方给两人讲解了起来。

  “得了吧,我说杨老弟,你这一个破玩意就三百万,把兄弟这二百多斤给卖了,都买不起,有没有便宜点了?几十块钱一个的,哥们买几个切着玩玩……”

  刘川摆摆手,大大咧咧的说道,他和庄睿不同,庄睿见了年龄差不多大的人,都会谦逊一些,刘川是绝对会充当大哥的。

  不过看刘川的长相举止,杨浩看的出来这人是真不懂而不是来找茬的,所以听了这话也没有生气,只是有些哭笑不得,“几十块钱的『毛』料,你以为是市场买大白菜啊。”

  “刘大哥,你别开小弟的玩笑了,这些『毛』料不管是半赌还是全赌的,都是从缅甸翡翠矿坑里面运出来的,里面都有蕴藏翡翠的可能『性』,不说我购买这些翡翠的价格,也不说从缅甸运到国内的运费,就是我从广东租辆车拉到这里来,也开销不小呀,几十块一个卖掉,小弟我可是连汽油费都赚不回来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