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一刀天堂一刀地狱(三)


  “怎么着,许总,这个摊子风水好啊,开了两块『毛』料,都切涨了,你那块肯定也没跑,去切了算了,留着还是个心思。”

  庄睿也在旁边鼓动着,这时那几个本来正要去选『毛』料的玉石商人,也都围在了桌子旁边,观察起许伟所买的那块开了窗的半赌『毛』料来。

  “水头不错,看不见白雾,没有开裂,三百万买了,值!”

  被众人称为老霍的玉石商人,在征得许伟的同意之后,拿着强光电筒仔细的看了好几分钟,下了这个结论。

  许伟听了老霍的话之后,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庄睿和刘川,心中不禁有些飘飘然,你们两个土包子开出翡翠,那纯粹是撞大运的,咱玩的这半赌『毛』料,那才是真正考究眼力功夫的呢。

  “这位许老板,是否有意将这块『毛』料出让呢?我愿意出三百二十万买下来,您看怎么样?”

  或许是想沾染点庄刘二人的喜气,老霍看中了许伟的这块半赌『毛』料,向许伟开出了价格。

  “我是南方许氏珠宝公司的,负责华南事物,这次来也是为了收购『毛』料,霍老板,不好意思了,这块『毛』料我可是一眼就看中了,不比有些人全凭撞大运。”

  看到庄睿和刘川仅仅花了万儿千买的全赌『毛』料,居然开出了价值上千万的翡翠,许伟心里很是不舒服,要知道,就他手里的这块半赌『毛』料,即使赌涨了,价格也不过就在七百万左右,和刘川那块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远。

  “哎,我说许白脸啊,咱哥们选『毛』料,凭的是眼力经验,不然能开出值2000万的翡翠嘛,你要是觉得比我水平高,把你那块『毛』料解出来,让大家伙们也开开眼,见识一下许老板的赌石水平啊。”

  刘川的话引得众人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场中任谁也不会相信,他选『毛』料靠的是眼力,不过刘川那连嘲带讽的话语,激的许伟那张白皙的面孔,变得通红了起来,腾的站起了身子,道:“既然刘老板见识一下,我就满足你这个愿望。”

  “古老,您老人家能否帮我解下这块『毛』料呢?”

  许伟虽然答应现场解石了,不过他对于解石并不是很精通,相比庄睿的水平,也强不了多少,是以想请古老爷子出手,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的将『毛』料中的玉石,完整的剖解出来。

  按常理来说,玩玉石这行的人,都喜欢解石,亲手从石头里解出翡翠来,那种满足感是无法言喻的,只是古老听到许伟的话后,却是摇了摇头,道:“老头子今天解了两块石头,有些累了,许老板还是另请高明吧。”

  古老刚才也看过了许伟那块半赌『毛』料,说实话,他也很看好这块『毛』料,赌涨的可能『性』很大,只是今天意外太多了,连着两块被认为是废料的『毛』料,都解出了翡翠,而且品级还不错,这让古老爷子心中犯了嘀咕,事不过三,难道就应在了许伟这块『毛』料上?

  再者刚才解那两块『毛』料,的确也耗费了古老爷子不少的精力,虽然看来是庄睿已经开出翡翠了,但是后面擦石抛除表层这些活,都是很精细的,稍有不慎就会伤及了里面的玉石,是以老爷子看起来很轻松,其实所花费的精力,要远远超出众人的想象。

  不过古老爷子也想知道这块半赌『毛』料究竟怎么样,于是出言给许伟说道:“这样吧,我给你花几条线,你按着我所画的线,先切一刀,然后再看看这块『毛』料的表现如何。”

  本来有些失落的许伟闻言大喜,古老爷子解石的水平,刚才大家都看到了,现在他愿意在『毛』料上画出切石的线路,和自己去切也是区别不大,即使切垮了或伤及到里面的翡翠,在家族里自己也好交代,毕竟这是在古老指点下去切的啊,许伟念及至此,连忙递上了粉笔。

  “木头,你说这小子买的石头里面,到底有没有翡翠啊?看他刚才牛『逼』哄哄的样子,哥们就不爽。”刘川用胳膊肘碰了碰庄睿,小声的问道。

  “反正我感觉是不太好,你也知道,我买古董全凭感觉的,那块『毛』料估计够呛,话说回来了,你管那么多干嘛,你小子平白赚了2000万了,自己吃肉还不让别人喝口汤啊。”

  庄睿前面几句话的声音很小,不过后面这几句,就有意抬高了声音,让周围十多米处的人,都听了个真真切切。

  “那是,那是,就怕有些人连汤都喝不到。”刘川笑着说道。

  许伟没搭理这两人,抱着古老爷子画过线的『毛』料,走到了切石机旁,这会的d展馆,人是越聚越多了,不单是那些玉石商人和游客,就连参展的各个参展商,都跑来看热闹了,毕竟这一个摊位解出两块大涨的石头,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

  更何况现在许伟又准备解石了,如果再赌涨的话,别说是在这本就不算正规交易『毛』料的展销会,就是在各大翡翠公盘上,那也是极为少见的事情,日后肯定能成为场内这些人★★★★的谈资。

  偌大的展馆了挤满了人,不过却是寂静一片,没有任何人发出声音来,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准备切石的许伟。

  “哎呦……”

  许伟开动了切石机,对准了古老爷子所画的那条白线,正要切下去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本来心里就很紧张的许伟,吓得猛的一哆嗦,差点就切到开窗出绿的那一面了,许伟愤怒的抬起头来,却看到刘川正一脸愁容的看着自己。

  “我说许大总经理,你就不能麻溜的啊,我这会肚子痛的厉害,想去厕所吧,又怕错过好戏了,你抓紧时间,快点切,没看到外面这几百号人都等着嘛。”

  刘川的话让场内众人齐声在心里骂了出来,不是你出言打断别人,这石头早就解出来了,不过看看刘川那不讲理的脸,也没哪位出来主持正义的。

  站在切石机旁深深的吸了口气,许伟镇定了一下心神,开动机器向所画白线之处切了下去,这次刘川倒没有出言捣『乱』,在一阵刺耳的“咔嚓”声中,那块半赌的『毛』料被一分为二。

  “唉……”巨大的叹息声,从紧围在最前面的人群里传了出去,后面的人不用问,也知道这一刀肯定是切垮掉了,而此时的许伟,正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呆呆的看着地上那块『毛』料平整的切面。

  古老爷子站起身来,把那开窗的半面『毛』料拿了起来,看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之后,摇了摇头,道:“这块『毛』料最多能出三五个挂件,基本上算是废了,小伙子,就当是花钱买个教训吧。”

  古老爷子的话让许伟是欲哭无泪啊,这教训未免太贵了一些,自己这次采购玉石原料所能动用的资金,也不过就是五百万,现在就白白扔出了三百万,再加上前段时间那个英国珠宝设计师所引起的风波,恐怕在家族里面,向自己歪嘴使坏的人,又找到了一个攻击自己的借口。

  近乎粗鲁的从古老爷子手中抢过那半块『毛』料,许伟又将之切为两半,只是在切面上依然都是略带白丝雾状的石头,丝毫不见绿『色』的影踪,有点急红了眼的许伟又从出绿的开窗处擦起石来。

  半晌之后,许伟终于是神情颓废的停了下来,在其手上,只不过是一块只有掌心大小,呈扁状的明料,就如同古老爷子所说,只够做三五个观音之类挂件的,并且这不过是蛋青地的料子,三五个挂件,能卖个十来万,就算是很不错了。

  “木头啊,哥们今天一不小心赚了两千万,你说我买的那辆藏羚是不是档次低了点呀,哥们这身家,最少也要开辆奔驰吧,啧啧,有些人真可怜,连裤子都赌输了,老爷子说的天堂地狱啥的,是不是就讲的那位啊?”

  刘川此时的那心情,真是畅快无比,就像在三十多度的高温下暴晒了几个小时之后,痛快的灌了一杯扎啤下去,从头到脚都感觉到惬意舒爽。

  许伟闻言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不过还保持着理智,没把手中这价值十来万的明料给扔掉,向着刘川就冲了过去,像是要和刘川理论一番。

  只是还没走上两步,许伟就被一个刚从人群外面费力挤进来的人给拉住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道:“妈的,许伟你小子居然阴我,那俩小娘们身边有保镖你都不告诉老子,害的老子被人打了一巴掌,你小子给我说清楚,不然我明天就让你从南京滚出去。”

  来人正是刚在a展馆出丑的王绲,此时脸上五个手指印子还没有消除掉,拉住许伟就往人群外面拖,想必是要把怒火发泄到许总的身上。

  “滚你妈的蛋,自己想玩女人还怪老子。”

  一向给人感觉很斯的许伟,嘴里爆出了脏话,狠狠的甩开王绲的手,却也没有脸再呆在这里了,拿着那块翡翠,低着头从人群里挤了出去,而王绲回过神来,看到刘川等人,更是吓得拔腿就跑,生怕跑的慢了,另外半边脸也印上五个手指印。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