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成化斗彩(二)


  庄睿看了一眼那个女孩之后,就收回了眼光,虽然这女孩容貌长的很漂亮,但是比秦萱冰和身边的苗菲菲还是要逊『色』三分,并且庄睿可以确定,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倒是眼前的这个碗状的瓷器,让庄睿感觉到几分古怪。

  报纸上原先放着一大一小两个瓷器,大的是一个玉笔筒,应该是青玉材质的,中间镂空雕刻着牧童骑牛图,笔筒上的牧童一手执鞭,目眺远方,悠闲自得,水牛抬蹄蹬步缓缓前行,辅以翠柳绿树,一苍红日,图案布局优美,雕工极其精细,显然是出自名家之手。

  不过庄睿的眼光,此刻却没有停留在这个笔筒之上,而是完全被自己手中这个呈碗状的小瓷器给吸引出了,与其说是像碗,不如说是个杯子更合适,因为它的体积实在是小了点,庄睿仔细的衡量一下,估『摸』出这个瓷器杯口径大约在2厘米左右,底径约在35至4厘米之间,高约3厘米,大小和一个三五钱的酒盅差不多。

  这个杯子的造型为侈口,唇沿极薄,卧足,薄胎洁白精细,釉面柔润温和泛雅黄『色』,莹润致密无一丝棕眼,杯子里面光素平滑,但是外壁绘着一幅清秀妍雅的山石牡丹、和跃跃欲动的子母鸡,牡丹花叶疏密有致,排列美观,小鸡浑圆可爱,都作展翅欢腾愉悦之态,两只公鸡一只呈鸣啼状,一只回头张望母鸡觅食,整组画面生动活泼。

  翻过杯子,在其底有着“大明成化年制”青花双框六字楷书款,形体方正,笔画平直,极为清晰。

  要说这个杯子有不足之处,就是在杯沿的上方,有一处铜钱大小的地方很明显的有着修补的痕迹,并且修补的工艺并不是很好,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物件曾经残缺过,要知道,瓷器脆弱,很容易破碎,而修补瓷器和装裱书画一样,都是个技术活。

  有些名贵的瓷器在经历了数百甚至上千年后,难免会有些损坏,而经过高明的匠人修补之后,不是认真观察,根本就无法发觉其修补的痕迹,更有甚者,需要用仪器才能看得出来,而这个杯子修补的手法拙劣,一看就是行外人的手艺活。

  “庄睿,这个小酒盅有什么好看的?拿来给我玩玩。”

  一旁的苗菲菲见庄睿拿着那个小破瓷器,久久不肯放下,心中好奇,伸出手去就准备抢过来。

  “别……这东西金贵着呢,真要是打碎了,格格您最少十年年的零花钱就没了。”

  庄睿连忙让开苗菲菲的手,同时死死的抓住这个小杯子,生怕不小心掉落在地上了,看这大男孩的样子,也知道这杯子的贵重之处,恐怕今天这漏是捡不成了。

  “真的假的啊,你知道我一年零花钱有多少?小庄子,这瓷器不都是越大越好看嘛,这个小不点能值几个钱?小伙子,你这个笔筒卖多少钱啊?”苗菲菲对庄睿的话,很是不以为然,以她的眼光看来,那个笔筒倒是不错,镂空雕琢的极为精致,可以考虑买回去摆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不单卖,两样加起来一共三十万,二位要是想买,我就说说这物件的来历,不想买的话,请不要耽误我做生意……”

  大男孩看庄睿的神『色』,似乎认出了那个杯子,脸上也不是那么难看了,只是不知道这二人是否能买的起,毕竟三十万元rb,对于一般人而言,也算得上是一笔巨款了。

  “哦?你知道这杯子的来历?那你先说说吧。”庄睿闻言笑了起来,他到现在都没有动用眼中灵气查看,就是想试试自己的眼光如何。

  “我们家祖上在清朝曾经任过中海的道台,那也算是三品大员,这两样东西,都是祖上传下来的,要不是我父亲生病了,我们也不会拿出来卖。”大男孩一边说一边接过庄睿递过去的杯子,小心的放在了报纸上。

  “可是这杯子是个什么物件,你还没说呢,它怎么就值三十万块钱啊?”

  苗菲菲刚才听了庄睿的话后,对于古玩市场这些摆摊的说辞,也是有些不相信了,并且这大男孩的故事编的太为粗糙,比起她刚才在别的摊位所听到的故事而言,那简直没有可比『性』。

  “这是明朝的瓷器,你不懂就别买,反正它就值三十万,少一分我都不卖。”

  大男孩被苗菲菲的话激怒了,其实他对于瓷器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只是以前听父亲说过,这瓷器是传家之宝,卖出去的话,最少能值三十万,这才瞒着重病的父亲,将瓷器偷偷拿出了家,想变卖掉之后,给父亲看病的。

  “小欢,好好说话,发什么火呀,这位小姐,对不起啊,你别生气,我这弟弟是个急脾气……”

  男孩的姐姐拉了自己弟弟一把,带着歉意对苗菲菲说道,眼睛却是看向了庄睿。

  “姐,他们不买,就是来捣『乱』的,理他们干什么啊……”大男孩心里不怎么服气,嘴里嘟嘟哝哝的。

  庄睿听到男孩姐姐的声音后,楞了一下,这声音好耳熟呀,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庄睿的眼睛不由又打量了那个女孩一番,还是没有印象,他可以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这女孩。

  “喂,你要买就买,不买走人,盯着我姐看什么啊,小心我揍你。”

  大男孩的脾气还真的很火爆,看到庄睿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姐姐,马上站起身来,摆出一副凶狠的模样,那女孩的姐姐被他的话羞的满面通红,使劲的把自己的弟弟往后面拉。

  “小庄子,人家说的对呀,你盯着一女孩看算什么,她要是报警你『骚』扰,我现在就把你拎回局子里去。”苗菲菲也在一旁起哄,搞的庄睿哭笑不得,他总不能说是听着这女孩的声音比较熟悉,就多看上几眼吧,这话也太俗套了。

  “庄睿,你别生气,我弟弟就是个愣头青……”

  男孩的姐姐一口喊出了庄睿的名字,让几个人都愣住了。

  “姐,你认识他?”

  “你是宋护士?我怎么听着这声音耳熟呢。”

  庄睿也顾不上男女之防了,一把抓住了宋护士的手,连连摇着,庄睿这一生中最为黑暗的时光,就算是眼睛受伤那半个多月了,要知道,那会庄睿可是承受着失明的巨大压力,也许日后就再也无法看到光明了,而在那段时间里,他所听到最多的声音,除了母亲之外,就是这位宋护士了,所以在听到宋护士喊出他的名字之后,庄睿立即就认了出来。

  “庄睿,恭喜你,你眼睛全好了啊。”

  宋星君的手被庄睿抓住,感觉有些不适应,一边说话一边将手抽了出来。

  “是啊,宋护士,真要谢谢你那些天的照顾和开导,出院那天我去找你了,可是你的同事说你请假了,没想到咱们今天碰上了。”

  庄睿说话的时候,脑子里不禁想起了刚刚恢复视力时,所看到的那两团硕大白皙的软肉,不禁有些走神,没有留意宋星君已经把手缩了回去。

  “庄睿,怎么回事?你们还真的认识啊?那为什么刚才又不理别人?”

  苗菲菲在旁边一脸好奇的问道,这两人都打了好几个照面了,按理说两人要是认识的话,不至于表现的像个路人啊。

  “是这样的,我两个月前,在单位的时候……”

  庄睿看着面前的好奇宝宝,不得不把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给苗菲菲讲了一遍。

  “哦,我想起来了,怪不得我也觉得你的名字有点熟悉,我刚到中海的时候,在我们系统内部有一个通告,就是说的中海典当行抢劫事件,里面涌现出一位英雄人物,就是叫做庄睿,没想到是你呀,小庄子,那人不会是和你重名的把?”

  苗菲菲还真听过庄睿的名字,那会她刚来中海,又是刑侦专业出身的,对于一些重大恶『性』刑事案件比较留心,是以在件中看到过庄睿的名字,不过事情过去两个多月了,她哪里会把那个高大全的形象,和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结合起来。

  “差点挨一枪,我犯得着去冒这名吗……”

  庄睿没好气的瞪了苗菲菲一眼,他当时是不知道歹徒手里有枪,要是早知道的话,他那会也不会讲那么多废话,直接就趴下按警报器了。

  “宋护士,这摊别摆了,这是你弟弟吧,把东西收起来,咱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受伤那会你照顾我十多天,还没好好感谢你呢,你们要是信得过我的话,这物件我来帮你们处理。”

  庄睿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刚才他和苗菲菲只是吃了点点心,这会也感觉到饿了。

  “不,不用了,我们刚吃过……”

  宋星君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庄睿的时候,总是感觉有些不自然。

  “我是吃过了,姐你还没吃呢……”宋欢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庄睿看了一眼宋星君手里的饭盒,出言说道:“走吧,别客气了,你们这东西不是还想卖出去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