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辨玉


  庄睿话声一落,围在这里的众人,目光都看向了古老爷子。

  古老非常注重提携玉石行的晚辈,以前也经常去各地玉石协会讲课或者授徒,认识他的人很多,但是,近些年来古老年龄大了,就很少再外出讲课或者出席各种玉石展销会了,今天能有机会听到古老讲评玉石,对于众人来说,也都是莫大的机缘了。

  “你这臭小子,居然拿师伯来做挡箭牌了……”

  看到众人期盼的目光,古老笑着骂了庄睿一句,随之从腰间解下一块玉器来。

  “古玉的玩法,现在比较流行的就是急慢盘结合着使用,刚才小庄也说了,意盘几乎已经没有人去尝试了,不过老头子我在年轻的时候,得到过一块好玉,这几十年了,就是用的意盘之法,就和大家说说意盘的体会吧。”

  古老这一番话刚出口,立刻就是四座震惊啊,庄睿先前已经提到了意盘的难处,而且也说明意盘几乎就是传说中的玩法,没有想到古老居然将这种盘法传承下来了,能亲耳听闻古老讲授经验,众人均是感到此行不虚,低声纷纷议论起来,眼睛更是死死盯着古老手里的那件玉器。

  古老一边说话一边把手里的那块玉器递给了庄睿,道:“大家都知道“至诚所感,金石为开”这个字,其实这句话就是出自古玉的意盘之法里面,古人说过这么一段话:时时摩挲,意想玉之美德,足以化我之气质,善我之『性』情,使我一生纯正而无私欲之蒙蔽,至诚所感,金石为开。

  我这块玉盘了快有四十年了,现在只要拿在手里,就会感觉到自己和这玉,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这玉石就像是有了生命,会呼吸一般,老头子风风雨雨的经历过不少事情,不过只要是这块玉在手,心情就会平静下来,我个人觉得,这就是意盘所带来的功效。”

  古老爷子的话使得众人纷纷看向庄睿手里的那块玉器,眼中不乏羡慕的神『色』,以古老的眼光,玩的玉器想必品质不会差的,一块玉整整盘了四十年,加上玉石本身的价值,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无价之宝了。

  古老爷子拿出来的这是块玉佩,体积不大,只有小孩巴掌大小,玉佩的正面雕刻着一个异兽,脚踏风云,短翼、龙头上长着双脚、马身、麒麟脚,形状如狮子一般威猛,眼睛突起,嘴中有着长长的獠牙,其细微处雕刻的栩栩如生,『毛』发毕现。

  这造型庄睿倒是认识,应该就是辟邪兽貔貅了,不过让庄睿吃惊的是这块玉的沁『色』,拿在手里,庄睿仔细的分辨了一下,这个貔貅把玩件,居然有六种沁『色』,要知道,沁『色』都是后天形成了,两三种沁『色』的古玉比较常见,四种以上的就极为罕见了,五种沁『色』的古玉堪称是无价之宝,这块玉佩竟然有六种沁『色』,难怪古老爷子会用意盘法去养玉了。

  系在玉佩上是一个打着中国结的深红『色』绳子,庄睿有力拉扯了一下,感觉很是坚韧。

  “古师伯,这是块暖玉吗?”庄睿拿着这块玉,手中感觉到一阵的温暖湿滑,不由出言向古老爷子问道。

  “对,这就是蓝田产的暖玉,品质很高,我年轻的时候无意中得来的,跟了我足足四十多年了,这些年里虽然也玩过别的玉,不过这块一直没有换,呵呵,很多次都靠着它驱邪避难,逢凶化吉啊。”

  古老的话让几个年轻人颇感不以为然,这玉石能辟邪只是传说而已,没听说过谁身上带着块玉就无病无灾了。

  “师伯,听说五种沁『色』的玉都很少能见到,这六『色』沁的我都没听说过。”

  “呵呵,别说你没听说过,见过六『色』沁古玉的人都不多,故宫博物院里现在藏着三万多块古玉,六『色』沁的也找不出几块来。”古老谈到这里,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来。

  “这块是三代古玉,那会拿到手上的时候,才出土没多长时间,表面颜『色』就和石灰差不多,质地像是泥土一般,对着亮光都看不见玉『色』,现在勉强算是盘熟了,这红『色』沁多的地方,俗称孩儿脸……”

  古老从庄睿手里接过了玉貔貅,很爱惜的在手中摩擦着。

  “古老,您这块玉它能值多少钱啊?”老大这个俗人,一张口就问起价格来,不过这也是众人想知道的,均是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呵呵,这玉跟了我几十年了,你拿座金山来,我也不换……”

  老爷子笑呵呵的回答道,却是没有点明这个玉貔貅的真正价格,听得老大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老狐狸。

  “古老,这意盘咱们境界达不到,您老能不能说说这古玉的鉴定方法啊,我这玩了几年玉,钱花了不少,买到的古玉就没一个是真的,这玉器行当里的水也太深了吧。”

  一个声音从人群里冒了出来,听得众人纷纷点头,在场的人里面,也包括那些玉石商人,哪个都走眼买过假玉。

  “现在古玩市场的古玉,十有九就是假的,真正的古玉价格很高,我不太赞同初入行的人去玩古玉,很难淘到好东西的,白白花钱了不说,还搞的自己心情不好。

  就在前不久,市场上突然出现了一大批仿冒这个战国、汉代的玉器。像玉车马人,还有玉的编钟,玉的手杖,包括玉的角杯,有的人花几十万,也有的人花了几百万,买了这批玉器。”

  “老爷子,肯定是假的吧?”人群里有人笑了起来。

  “没错,更有甚者,一个人买了六套金缕玉衣,没过多长时间,这些东西,源源不断地出现在了古玩市场里面,而且越来越便宜,这不用拿去鉴定,也知道是假的了,所以大家不要刻意去找寻古玉,否则下一个买了假玉的人,就有可能是你了。”

  古老爷子的话,顿时引起围观者的一阵哄堂大笑。

  古老摆了摆手,等到旁边安静下来了,说道:“大家不要笑,别说是行外人了,就是行内人,也经常打眼的,刚才所说的那批假冒高古玉,就是发生在我一个老朋友生活中的事情。

  那是我一个老朋友带的博士生,的就是考古和博物馆专业,小伙子经常会到古玩店里去挑选一些小物件,去年的时候,他在一家古玩店里看到了一批高古玉器,有玉璋、玉刀、玉璧、玉璜、玉角杯等物件。

  据店主人讲,这些玉器的年代为汉代,有些甚至早到商周时期,特别是里面的部分器型,像玉角杯、玉璧、玉璜等属于汉代玉器里的典型器物。

  大家都知道,两千多年前的汉代玉器,被认为是中国玉器发展的最高峰。其中最能代表汉代玉器工艺水平的是生活用玉、陈设玉和佩饰玉等。

  玉角杯是生活用玉里十分重要的器皿,它是王侯贵族使用的一种饮酒器;而玉璧、玉璜既是礼玉,也可作为陈设玉。这些玉器一般采用圆雕和高浮雕技法,体现出精湛高贵的艺术风格。

  这古玩店吸引了圈内的不少同行来鉴赏,这里面有些人,那生也认识,当时那店老板发现他对这些玉器很感兴趣,就对那生说,要是想买的话,可以以优惠的价格转让。

  这位生年龄也在三十五六岁了,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经过几轮讨价还价,买下了这件玉角杯和其它一部分玉器,其中以玉角杯的价格最为昂贵。此后又多次到这家店买古玉,去年的一年时间里,就买了汉代玉器70多件,共花费了40多万元。

  我上个月正好去到那个城市,老朋友托我看了一下,呵呵,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全是现代玉石做旧的,这些假玉之所以外表看上去古『色』古香,沁『色』『逼』真,是一些专业贩子用特殊手段制作出来的。”

  “老爷子,这沁『色』怎么作假?又如何辨认呢?我去年就栽在这上面了,万块钱买了一个三『色』沁的汉代古玉,谁知道一鉴定是假的。”人群里传出一个声音。

  “呵呵,那是你贪心了,现在的古玩市场里面,汉玉几乎很少见了,你们要知道,汉朝的玉,它并不是作为商品流通的,它是帝王垄断制作,垄断使用的。

  老百姓用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是三国时期,因为三国时兵荒马『乱』,盗墓成风,有人盗掘出汉代的金缕玉衣,被三国的曹丕看到以后,金缕玉衣并不像传说那样能保存尸骨,所以废除了金缕玉衣制度,从那会起,玉器才走向民间的。

  大点的汉代玉器,市场上基本是见不到了,现在能流传下来的,只有一些小件,像玉剑饰,小的玉璧佩饰之类的,而且只有极少的几率会走向市场,别的东西,十有九都是假的。

  至于玉器造假,沁『色』形成的方法就多了,不下于十几种,我大概的说一下吧,一是用『药』『液』浸泡法:就是把玉器放入掺有颜『色』的化『药』『液』中,经过数天浸泡后,就会在表面出现这种沁『色』,通常显现为红褐、黄褐等『色』彩。

  这是最为常见的玉器“做旧”方法,也叫做“人工染『色』法”,大多一些不良商人,用的都是这种办法。

  还有一种是在玉器表面形成黑褐状沁『色』的造假方法,这叫做熏烤法;就是把器物放在烟火中进行熏烤,经过短时间熏烤后的玉器,表面会呈现出一种深埋地下的黑褐『色』之感,颇有黑漆古玉的味道。

  其实要鉴定沁『色』的真假也很简单,假的沁『色』通常是发艳发亮,大家如果对要买的玉器心存疑虑,不妨拿酒精棉,在玉器上面多多擦拭一会儿,看棉花上有没有沁『色』的颜『色』,如果有的话,那就值得怀疑了,多半是假的。

  还有就是在强光下,玉的颜『色』非常一致,并且带有雾状,缺乏过渡『色』,『色』彩比较单一,那么这种玉也是值得怀疑的,遇到这种情况,大家最好不要出手购买。

  唉,现在的人啊,越来越浮躁了,在解放以前的时候,那些玉石做旧的老人,还是讲点儿“诚信”的,就是“瞒年代不瞒材料”,就是在老的或新的正儿经的和田白玉上雕新工、做旧然后卖大价钱。

  这些玩意儿要是放到了今天,那它也算是“好东西”喽!只可惜呀,眼前市场上的所谓玉器,玻璃、塑胶、石英,什么都敢拿出来卖。”

  古老说到后面的时候,有些激动了起来,这些不良商人的出现,对于玉器行当的发展,是极为不利的,就是因为这些人,让许多对玉器收藏感兴趣的人望而止步,道理很简单,试问诸位,如果您购买玉器,连吃几次亏,下次还敢买吗。

  现在作假的这些人,虽然化水平不是很高,但是揣摩人的心理,个个都是好手,市场上什么玉石走俏,他们就能制作出什么样的,不管是做工、材料还是沁『色』,那都是能以假『乱』真,别说是刚入行的新人,就是打滚了几十年的老鸟们,“眼神儿”稍差一点都会打眼交费。

  “古老,您看这围了这么多人,酒店都有意见了,您是不是先上楼休息一下?晚上这边还要给您接风呢。”看到围观众人还在七嘴舌的提着问题,那位跟古老一起的中年人,实在是坐不住了,走到古老面前低声说道。

  古老闻言之后,想四周看了看,的确这边被围得水泄不通,遂无奈的说道:“好吧,咱们先上楼,小庄,晚上我没时间了,明天中午咱们一起吃饭。”

  庄睿早就被这些人看的不自在了,连忙答应道:“好的,师伯,您先去休息,明天我打您电话。”

  庄睿和伟哥几人废了老鼻子劲,护着古老爷子上了电梯,身上都是出了一身臭汗,老四笑着说道:“老幺,你们这古玩界也讲究追星啊。”

  “行了,上楼去洗个澡吧。”

  庄睿看到沙发区那边的人还没有散去,不禁打了个寒战,等下一趟电梯来到的时候,连忙钻了进去。

  “等一下……”

  就在电梯门将要关闭的时候,庄睿突然看到酒店大门处,走进来一个熟悉的人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