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干青种毛料


  干青种『毛』料

  “好,我先看看,三哥,你和嫂子也看看,有感觉不错的,只要是价钱便宜,买来切着玩也行,运气好说不定就赚了呢。”

  庄睿站起身来,对身旁的老三说道,至于周瑞,他对赌石没有丝毫兴趣,外面烈日高悬,倒不如在棚子里面坐着凉快。

  “白狮,去里面等我……”

  庄睿走出棚子的时候,见到白狮也跟了出来,连忙吩咐道,他这是怕白狮惊扰了杨浩摊位上的客人,因为这一路走过来,几乎路上所有人看到白狮这大块头之后,都急忙躲到一边给庄睿等人让出路来。

  老三和章蓉两口子,可是第一次见到有这么多的翡翠原石,虽然不一定每块原石里面都有翡翠,但是保不准那一块『毛』料里面,就会出现价值不菲的翡翠来,昨天和老三也恶补了一下翡翠『毛』料的相关知识,这会顾不上头顶的炎炎日光,钻到石头堆里翻弄去了。

  庄睿此时心中也有些兴奋,这次可是大场面啊,听着耳边的吆喝声,还价声,仿佛置身于菜市场一般热闹,这种古老而又原始的交易方式,所散发出来的独特魅力,使得庄睿心里感觉到无比的刺激和兴奋。

  白天看石头,手电筒自然是省了,不过放大镜还是需要的,因为有些『毛』料上的裂绺十分细小,有的甚至像头发丝一般,不借用放大镜是很难发现的,而且这次庄睿拿的放大镜也与之前不同,黑框铜把的放大镜,足有一个成人巴掌大小。

  “庄兄,我这次带来的翡翠,都是通过关系从缅甸白璧厂里搞出来的,可都是好货『色』啊。”杨浩自然知道谁是大主顾,也没去管先进入到『毛』料区的老三夫『妇』,而是紧跟在庄睿的身后。

  “白璧厂的老坑种?”

  庄睿闻言之后,仔细的看了一下地上的原石『毛』料,这些『毛』料的外皮大多都是呈灰黄『色』,比较粗糙,庄睿伸手拿起一块有十多斤的『毛』料来,在上面用手掌摩擦了一下,感觉『毛』『毛』的,很是扎手,并且这些『毛』料的块头很大,倒是与白璧厂出产的『毛』料有些相似。

  自从那天在于老板家里看货之后,庄睿很是虚心的向彭师傅请教了不少关于缅甸翡翠矿场的知识,他知道白璧厂是个有两三百年历史的老坑,以出产蓝花水闻名,并且时不时的会解出一些极为高档的亮水绿花翡翠来。

  “是白璧厂的老坑料不假,不过老板你这些明标的『毛』料,表现也忒差了一点吧?”庄睿正在看手里这块『毛』料的时候,身边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庄睿循声看去,却是一个戴着副眼镜的瘦高中年人,正蹲在地上看着一块个头很大的『毛』料,不住的摇着头。

  杨浩这摊位上也有七个人在看『毛』料,闻言之后纷纷凑了过去,他们这倒不是凑热闹,只是在这种全国『性』质的赌石大会上,听别人讲评『毛』料,可是到很多经验的。

  见到身边围满了人,那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有些得意,指着脚下那块足有一两百公斤重的『毛』料说道:“白璧厂出大料不假,但是大家看看这块『毛』料,中间就是大裂,老板你要是继续切下去,我们也能看出点东西来,可是切到裂就停了,还没有出绿,这风险可全都在我们身上了啊。”

  庄睿蹲下身子,察看起这块『毛』料来,这是块全赌的原石『毛』料,外皮呈灰黄『色』,只是在这块『毛』料的中间,大约有一条小指缝般大小的裂绺,将『毛』料裂开的地方面向阳光,也看不出里面有绿来。

  只是这块全赌『毛』料的表面,布满了稀松的点状松花,这就让人有些看不透了,一般松花下面都会出绿,如果这些绿能连起来的话,倒是不错,但是这裂绺看得实在是让人心惊,赌『性』有点忒大了,一刀下去不是废料就是大涨,想必杨浩给它定的价格也不会很低。

  “各位,咱是做『毛』料生意的,这石头天生就是这样,里面是否出翠,谁都说不清楚,这赌『性』大,利润也高啊。”杨浩见到众人议论纷纷,连忙出言解释道。

  “杨兄弟,你这块『毛』料卖多少钱?”庄睿站起身子,向杨浩问道,旁边的众人也纷纷支起了耳朵,看『毛』料的人不少,但是问价的,在杨浩这摊位上,到现在为止,就庄睿一人。

  “十万,这块『毛』料外皮表现不错,大家都知道,这松花就是玉肉在『毛』料表层的体现,要不是这裂绺,这块全赌料肯定是被定为暗标的。”

  杨浩的话说的不错,赌『性』大的『毛』料,在意味着高风险的同时,也意味着高额的收益,以这块『毛』料的外皮表现,如果从裂绺处能切出绿来的话,那可就是大涨了,一两百公斤的『毛』料,只要能掏出一块巴掌大小、种水不错的翡翠来,那就是稳赚不赔的,但是也有可能裂绺将这块『毛』料的内层结构破坏掉,使其变成废料一块。

  “十万?”

  庄睿沉『吟』不语,他刚才已经用灵气看过这块『毛』料的内部结构了,的确有翡翠,但是却不是从这裂绺处生成的,也不是在松花的背面,而是在这块『毛』料右上角处,有连成片的翡翠,颜『色』浓绿悦目,『色』纯正不邪,虽然透明度稍微差了一点,但是种水应该能达到干青种,并且块头不小,中间有些白棉将其隔成两块,合起来大约有足球般大小。

  在松花下面,也出了一点绿,不过没有连成片,价值不大。

  庄睿在心里合计了一下,干青种的翡翠,品质虽然不算是很高,但也是中档翡翠了,可以雕成玉佩、坠、镯还有一些把玩件,这是现在玉器店里众多饰品的主力,也比较受追捧,0万买下来的话,应该能卖到一百五十万至两百万左右的。

  “赌不赌?”

  庄睿心里有些犹豫,说老实话,他不怎么看得上这块『毛』料的,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将这块『毛』料切开之后,是否有人会出价买下来,要是没人买的话,那0万就在坐在手里了。

  “老幺,0万可不是小数目,就是有翡翠,能不能值十万还是两说呢。”

  老三凑了过来,他看到庄睿有点想买下来的意思,不由出言劝道,在老三的心里,和几个月之前的庄睿差不多,对翡翠的认识只是局限在普通商场里面卖的几十上百块钱一个的挂件上面。

  “三哥,富贵险中求,我就赌这松花下面能出绿,杨兄弟,这块『毛』料我要了,咱们去转账吧。”

  老三的话反而让庄睿下了决心,这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切开之后,就算只能卖出100万,那自己也是赚了。

  杨浩闻言脸上一喜,刚要答话的时候,旁边那中年男人不答应了,开口说道:“这位小兄弟,这块『毛』料可是我先看的啊,你这……”

  杨浩在一旁接口道:“这块全赌料子是明标,大家都可以出价的。”他话中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你要是想买的话,也可以出价,但肯定要比0万高才行,有人竞争,那自然是杨浩最愿意看到的。

  “等等……我再看看。”

  中年人刚才说这『毛』料表现不好,看样子是存了讲价的心思,此刻庄睿要买,他就有点犹豫了,蹲下身子在松花处又看了起来,过了有三四分钟之后,站起身来,对杨浩说道:“这块『毛』料的赌『性』太大,我最多出5万,那位小兄弟你要是想要,高出这个价格你拿走。”

  中年人此话一出,围观众人都目光纷纷集中到了庄睿的身上,老三在背后连连用手捅着庄睿,让他别买,庄睿也没想到居然出来了个抬价的,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位老哥说的不错,这块石头的赌『性』有点大,我本来就只想赌0万的,既然老哥开出5的价格来,那我就不要了。”

  这石头里面的翡翠要是玻璃种或者冰种的话,别说5万,翻个一倍170万庄睿也敢叫,但是干青种的料子,庄睿实在是不知道到底能值多少钱,心里没底,也就没在继续往下喊。

  “庄睿,你可吓坏我了,0万买块破石头,你现在真是财大气粗啊。”

  见到庄睿没有再出价,老三身旁的章蓉也是长出了一口气,庄睿不由感觉有些好笑,这两口子貌似比自己还要紧张的,不可是转念想想,不过就在几个月之前,自己何尝也不是有这种想法吗。

  杨浩这会心里却是有些失望,原本还指望庄睿再将价格抬高一点呢,却没想到庄睿居然不要了,不过对庄睿他还是很感激,要不是庄睿率先开价,那中年人还吧知道是否会买呢,就算是买,想必也会将价格压低的。

  这次平洲玉石交易会,也得到了各家银行的大力支持,在每隔几家店铺之间,就有银行设置的刷卡点,如果成交数额比较大,买卖双方都可以去到那里转账,这会就是杨俊看摊子,杨浩陪着中年人去进行转账了。

  没过多大会,两人就回到了摊位上,杨浩指着那块『毛』料,对中年人说道:“这位先生,请问你是要现场解石,还是找人帮你办理托运手续啊?要解石的话,我们有全套工具的。”

  “现场解开吧……”

  中年人不像是做玉器生意的,倒有点专业赌石的味道,这会刚才看热闹的人还没有散去,闻听有人要解石,纷纷围了过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