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疯狂的石头(一)


  不知道是谁喊的这边要解石了,居然呼啦啦的围上来数百人,把杨浩的摊位都给团团围住了,后面还有人死命的往里挤,要不是大会保安来的及时,恐怕杨浩那棚子,都会被挤垮掉。

  老三章蓉两口子,本来和庄睿都是在最里层的,刚才也险些被人给挤出去,这会可没有人尊老爱幼,要不是老三和庄睿都够强壮,恐怕早就不知道被挤到哪个边角里去了。

  “这位老板,不知道您是先擦一下,还是直接切呢?”

  见到局面★★★住了,杨浩抹了把额头的冷汗,转身问向那个中年人。

  “老板,你总归要帮我把石头搬过去啊……”中年人回答道。

  “那是,那是……”

  听到中年人的答复后,杨浩招呼自家老弟,还有中年人三个人一起,把那块近200余斤的『毛』料搬到切石机旁,看这中年人的举动,像是要直接切了,本来也是,赌裂就是赌裂下面会不会出绿,擦石没有多大意义的。

  “庄睿,翡翠真是从这些石头里面拿出来的?”

  见到周围狂热的人群,章蓉靠在老三的身上,向庄睿问道,她有点不大相信,精美剔透的翡翠,居然是从这些外表丑陋的石头里面取出来的。

  “当然,你等一下就知道了,这赌石很上瘾的,以后要看好你们家老公。”

  庄睿笑着回答道,他知道这块『毛』料里面会出翠,中年人用十五万的价格将其买下来,应该是赚了。

  切石机就在摊位旁边,庄睿和章蓉说话的时候,那三人已经基本上准备就绪了。

  杨浩把『毛』料架在切石机上后,擦了把汗,对中年人说道:“老板是准备自己切,还是要找个师傅啊?”

  在此次玉石投标交易会上,有许多切石的老师傅,专门代客切石或者擦石,这些老师傅经验都很丰富,下刀的力度掌握的很好,在出绿以后可以及时收住,避免破坏到里面的翡翠,请他们来切石,只要花费很少的钱就可以了。

  “不用了,我自己来,等会我切的时候,你帮我往上面浇点水……”

  中年人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来『操』作,看模样应该是个赌石老手,在指挥杨浩把石头的切面对准裂绺之后,中年人走到了切石机旁边。

  原本还很喧哗的摊位四周,骤然之间寂静了下来,只有远处的摊位还传出一些吵杂的声音,但是在这个摊位周围,观看切石的人们都屏住了呼吸,双眼死死盯着切石机下面的那块『毛』料。

  “老幺,我这心里怎么也感觉有点紧张啊?这石头也不是我的呀……”

  老三的声音引来好几道不满的眼神,好像中年人还没下手切石,都是老三的缘故,其实围观的众人都有这种心里,就像是赌扑克牌一样,在一把赌注比较大的牌局揭晓之前,不管是看客还是当事人,都会情不自禁的感觉到紧张。

  “三哥,这就是赌石的魅力了,一刀下去可能这块石头会价值数百万,也有可能变的一不值,这是富人玩的游戏啊。”庄睿淡淡的给老三解答道,只是庄睿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已经踏入到这个游戏圈子里了。

  几人说话的时候,中年人还在不停的观察着裂绺,脸上满是紧张的神『色』,看来这十五万块钱,对他而言也不是小数目,在过了大约有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中年人把手放到切石机上,终于准备解石了。

  随着锯齿轮和石头摩擦所发生的“嚓嚓”声,虽然这么远不可能看到里面的情况,但是围观的众人还是都把心吊了起来,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锯齿切下去的地方。

  “嗤嗤……”

  突然,中年人把切石机上的锯齿抬了起来,空转的锯齿发出了“嗤嗤”的声音,众人以为出绿了呢,人群里顿时『骚』动了起来。

  “浇点水……”

  中年人吩咐了一声,等在旁边的杨浩,连忙用手里的喷壶,把切口旁边的碎屑都给冲洗掉了,中年人拿着一把小排刷,很小心的把切口里面的碎石屑拨弄出来,然后蹲在那里仔细的观察了起来,只是面『色』显然不怎么好看。

  庄睿在旁边看的心中暗笑,从这裂绺处切下去,肯定是白费功夫,就算是将这块『毛』料一分为二,也出不了一丝的绿来。

  “好像是切垮掉了。”

  “是啊,赌裂的风险很大的。”

  “别『乱』说,石头没解开,神仙也不知道是涨是垮,说不定侧面出绿了呢。”

  一时间,围观的人群中议论纷纷,这些人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玉器商人,对于赌石可谓是经验丰富,七嘴舌的发表着意见,说什么的都有。

  “好了,别吵了,又开始解石了。”

  随着中年人站起了身子,面『色』十分凝重,庄睿敏锐的发觉到,中年人原本很稳健的双手,此刻握在了切石机上,也微微有些颤抖,显然中年人对刚才的切口很不看好,说不定心中这会已经在后悔了。

  似乎已经打定了注意,打开切石机之后,中年人没有再犹豫,手上用力,直接切了下去,随着“嚓嚓”的摩擦声,整块『毛』料从中间一分为二。

  “唉……”

  巨大的叹息声从四周人群里发出,很显然,在『毛』料两边的切面上,都没有出绿,一般赌裂的石头,赌的就是裂的深不深,如果裂下去的地方没有出翡翠的话,基本上就废掉了,现在这种表现,说明这块石头算是赌输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啊,带松花外皮的『毛』料,怎么可能一丝绿都没有?”

  中年人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幕,手中的切石机都忘记了关掉,嘴里一直都在喃喃自语着,镜片下看向地上『毛』料的眼睛里,透『露』出的全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十万就这样没了?”

  不仅仅是中年人,庄睿身边的老三两口子也惊呆了,这可是十万元rb啊,他们两口子不吃不喝,拿一辈子的工资,也不见得有这么多,这才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烟消云散了。

  “剩下的料子还可以赌的……”庄睿小声的说道。

  “还能赌?开裂处都没出绿,就是块废料了,谁还愿意花钱去赌。”

  庄睿身旁的一个人接口说道,旁边几人连连点头,这就是赌石的残酷『性』,出绿立刻身价百倍,但是赌垮了,马上就一不值。

  庄睿闻言心中动了一下,但是也没有说什么,继续看着场地内的那个中年人。

  中年人此刻也回过神来了,面如死灰,俯下身体,几乎将眼镜片贴到了切开的半边『毛』料的切面上,仔细观察着切面上的白『色』晶体物质,过了半晌之后,颓废的摇了摇头,就那样一屁股坐在的泥土地上。

  “松花那部分『毛』料,还可以擦一下的。”

  杨浩在旁边小声的提醒道,摊子上的第一块『毛』料就赌垮了,对杨浩后面的销售,影响会很大的。

  杨浩的这句话似乎提醒了中年人,那人连忙爬了起来,也没用杨浩帮忙,那有些瘦弱的身体,居然将那半边也有七十斤重的『毛』料,抱到了切石机上,眼中又重新燃起希望的火光来。

  只是这次擦石,也是以失败告终,从松花处擦下去足足有五六公分厚了,依然没有出绿,这时人群里再次发出了巨大的叹息声,有些人已经转身离开了。

  中年人还是有些不死心,在看了一会『毛』料的切面之后,将『毛』料翻转了个身,从切面的位置又切下去一刀,将原本分为两块的『毛』料切成了三段。

  “出绿了,出绿了……”

  一刀下去之后,中年人迫不及待的向『毛』料切面看去,口中大声喊了起来,不过声音在逐渐的变小,在场众人里,只有庄睿知道原因,这一刀将松花下面有些散的翡翠切出来了,但是连不成线,依然不值几个钱。

  “种倒是还可以,水头很一般,勉强能达到干青种了,不过没面不成线,挖不出多少翡翠来的。”

  听到中年人喊声之后,围在圈子里面的几个人也纷纷上前,观察起那个切面来,看了一会之后,都摇着头退了出去。

  这时,一个原本是看热闹的玉器商人开口说道:“这位朋友,你这出绿的半边『毛』料,我出五万块钱买了,怎么样,卖不卖啊?”这块『毛』料从切面的表现来看,能挖出点翡翠做些挂件。

  中年人闻言抬起头来,他实在是没有勇气再切下去了,就这切面的表现来看,里面也很难出抱团的翡翠来,这次赌石,他算是输的血本无归了。

  “三块,10万块钱全都归你了。”

  中年人也算拿得起放得下,平静了一会心情之后,从失败的阴影里走了出来,把三块切开的『毛』料归拢在一起,对那个开价的玉器商人说道,反正已经是赔了,能赚回来一点是一点儿。

  那个玉器商人闻言仔细的查看了一下三块『毛』料,把第二次切开后半边全是灰白『色』结晶的『毛』料放到一旁,然后指着剩下的两块『毛』料,对中年人说道:“我只要这两块,六万块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