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疯狂的石头(九)


  看到庄睿对自己的话有些不解,那个韩老板出言解释道:“小兄弟,你也知道,我们都是做玉器生意的,只赌一些赌『性』不大的『毛』料。

  但是你这块『毛』料从擦口上来看,种水和『色』头都很好,冰种加上阳绿,这属于高档翡翠料子了,而且这绿还在往里面渗,就凭这表现,这块料子最少能值五百万以上。

  不过对于我们而言,这窗口还是有点小,花五百万赌的话,赌『性』就点大了,你要是能切上一刀,让我们再看看表现,别说五百万,就是一千万,咱们也出得起这价钱。”

  这韩老板的话说的众人连连点头,庄睿也算是明白他的意思了,敢情这擦出来的天窗,表现好了也是罪过,居然使得这些人不敢赌了。

  庄睿在这行厮混的时间比较短,有句行话他不知道,那就叫做:“擦涨不算涨,切涨才算涨。”

  越是贵重的『毛』料,越是看重刀口处的表现,因为一刀下去,往往都切到『毛』料的纵深处,好坏自然是一目了然,这也是“一刀穷,一刀富”这句话的由来,像庄睿捡漏的那块『毛』料,就是因为切过了之后,才被别人判断成为废料的。

  “再切上一刀?”

  庄睿有些犹豫了,因为他知道,只要一刀下去,肯定会切垮掉的,这块『毛』料里面的翡翠,都集中在了表层下面,分布极其诡异,不管从哪个位置下刀,都会让这块『毛』料『露』馅的,对于韩老板的建议,庄睿缓缓的摇了摇头。

  在心里思量了一番之后,庄睿扬声说道:“这块『毛』料是全赌『毛』料,现在开了个天窗,已经是半赌料子了,要是诸位不感兴趣的话,那我就把它当做暗标来卖了。”

  在之前和杨浩聊天的时候,庄睿知道大会的暗标规矩,所有在大会登记注册的摊位,都可以随时添加暗标『毛』料的,只要拿着『毛』料的照片到大会管理处登记一下,领一个编号回来就可以了。

  庄睿和杨浩的关系不错,这点忙想必杨浩也会帮的,所以庄睿这话并不是无的放矢的。

  “小兄弟,再等等,我们再观察一下……”

  庄睿说出这话之后,有几个人沉不住气了,要知道,明标虽然竞争也很激烈,但是与暗标相比,那还是差了许多,尤其是表现好的『毛』料,投暗标的人必定很多,而且以一些投资商人居多,这些玉器商人自问以自己的实力,去和那些大鳄们争抢暗标,肯定是力有不逮。

  看着那位赵师傅也挤进到人群里,庄睿在心中想道:“是不是再擦一下啊?”毕竟五百万的价格,对于这块『毛』料现在的表现而言,并不是很高,庄睿自己也不怎么满意。

  “各位,请让一让,大家既然拿不定注意,那我接着往下擦吧,这要是变成明料了,你们可就一点风险都没有了啊。”

  众人听得庄睿这话,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他们刚才所提的建议,完全都是站在自己角度所想的,庄睿如果真是按照他们所说的,去切上一刀,那么风险就全部都承担在庄睿一个人的身上了。

  “小兄弟,不用解成明料,要不,你在这块『毛』料背面再开个天窗怎么样啊?”

  韩老板凑近庄睿,递上一根香烟,讪讪的说道,这块『毛』料要是全部解出来,那价格可就难说了,现场就有不下于几十个玉器商人,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韩某人可是不敢说自己一定就能将解出来的『毛』料收入囊中的。

  其余围观的人,和韩老板也是一个心理,想让这块『毛』料出绿的地方显『露』的多一些,他们赌的风险就会降低,但同时又不想让其变成明料,那样的话,即使拿下这块明料,对于他们而言,将其制成玉器之后,利润也会很低了。

  “你们倒是打的好主意,万一后面开的天窗出不了绿,这价格可就要打折了吧?”庄睿看了韩老板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小兄弟,就凭着这一面天窗的表现,卖出个五百万来,你也不甘心不是?”韩老板不以为意的说道,看见庄睿若有所思的样子,还以为被自己说中了呢。

  “行,今儿手气旺,我就再擦一面小门出来,杨浩,你可要准备好鞭炮啊。”

  庄睿丢下抽了一半的香烟,摆出一副豁出去赌一把的姿态。

  “老幺,有把握吗?”老三刚才可是亲眼看到别人一刀切垮了的情景,对于庄睿继续往下擦,心里充满了担心。

  “嘿嘿,三哥,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这要是再涨了,就凭这块『毛』料,也够我吃一辈子的了。”庄睿此时的表现,完全就像是一个赌徒。

  其实庄睿心中想说的是,他现在就指望着这块『毛』料买房子呢,这几个月来虽然零零散散的也赚了不少钱,但是和宋军与马胖子那样身家的人一比,庄睿感觉自己忒穷了点。

  把切石机上的『毛』料翻个身子固定住之后,庄睿又开始了擦石,对于别人而言,擦石是要谨小慎微的,擦多深,擦多厚,从哪里擦起,都是很讲究的事情,但是到了庄睿这里,根本就不看,直接拿起砂轮机在『毛』料上打磨了起来,看得众人纷纷摇头不已,这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这块『毛』料皮层下面的翡翠都很浅,这不过三五分钟的时候,庄睿就擦出了巴掌大的一个小门,晶莹剔透散发着绿『色』幽光的翡翠,顿时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涨了,大涨啊,鞭炮,鞭炮呢?”

  杨浩激动的喊了起来,连忙分开众人,跑回棚子里又拿出一串鞭炮来,挂到棚子一角上,对着庄睿说道:“庄兄,你这运气,啧啧,没的说,看这样子,回头我还要再准备几串鞭炮去。”

  赌涨放鞭炮,必须是『毛』料大涨,不是说擦出绿来就放鞭炮的,像庄睿的这块『毛』料,前后天窗都出绿了,并且种水颜『色』相差无几,很有可能是一块整料,如此一来,原本价值五百万的『毛』料,现在的价格就很难估算了。

  随着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赌石会场又变得喧闹了起来,在今天上午解石的人也不少,但是只听闻到五次鞭炮声,也就是说,一上午的时间里,只有五块『毛』料赌涨了,几百个摊位,杨浩这里就赌涨了两次,试问他能不高兴嘛。

  “杨兄弟,只能说是你这摊位风水好,连赌连涨,嘿嘿,我这是傻小子睡冷炕,全凭火气旺,这一块『毛』料,恐怕也够我下辈子吃的了。”

  庄睿说话的时候,眼睛不住的瞄向许振东站立的地方,声音也稍微放大了一些,相信这些话,许氏叔侄都听在了耳朵里了吧。

  许伟闻言之后,面『色』很是不忿,张嘴正要说话的时候,被许振东给拉住了,广东人很『迷』信气运的,在许振东看来,庄睿这会气运正旺,如果和他对着来的话,自己肯定会吃亏。

  现在庄睿这个『毛』料的主人,反而被众多玉器商人给挤到一边去了,他也乐的休息一会,今天这场面,的确有点过于刺激了,庄睿此时也感觉到有些疲惫了。

  “喂,庄睿,你是不是在十三号摊位解石呢?我在外面看着那人像你。”

  正喝着水擦着汗的时候,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庄睿接起来一听,原来是宋军打过来的,他刚才一直在和彭师傅看暗标的『毛』料,赶过来的有点晚,这会根本就挤不进来了。

  “是啊,宋哥,我把咱们那天掏宅子买的『毛』料解开了,大涨啊,你快点进来看看。”庄睿装出一副很兴奋的口吻说道。

  “靠,我今天是猪油蒙了心了,怎么就不拉着你小子一起转悠啊。”

  宋军此时是心中大悔啊,明知道庄睿带着活佛天珠手链,手气好的几乎发烫,自己还把甩开了去选『毛』料,挂上电话之后,宋军和彭师傅两人,拼了命的往人群里挤去。

  “庄睿,你小子回头要去帮我挑块『毛』料啊,『奶』『奶』的,真要去搞副老天珠了。”宋军刚挤进来,说的第一句话,就和马胖子是一样的。

  “那位小兄弟呢?这块『毛』料我出一千二百万,你看怎么样?”

  还没等庄睿回话,那个韩老板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正四周找着庄睿的身影。

  “一千两百万?”

  宋军的眼睛都瞪圆了,原本以为庄睿说赌套别墅出来,是开玩笑的话,没想到居然就成真了。

  “一千三百万,我出一千三百万。”

  “一千三百五十万,小兄弟考虑下啊。”

  虽然没看到庄睿的人,不过并不妨碍这些玉器老板们竞相喊价,只是让庄睿失望的是,许振东这会还在和赵师傅耳语着,并没有参与进来。

  “表现不错,两边开窗的地方,都是阳绿冰种的翡翠,颜『色』很均匀,并且透明度也很高,很有可能是一整块翡翠料子,可以赌。”彭师傅看完『毛』料之后,走到宋军身旁说道,同时伸出了两根手指,给宋军比划了一下。

  “老弟,我来帮你抬抬价。”

  宋军对着庄睿笑了一下,马上高声喊道:“我出一千百万!”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