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疯狂的石头(十)


  “宋哥,你别开小弟的玩笑啊……”

  这回轮到庄睿的眼睛瞪得溜圆了,他在心里给这块『毛』料股价是一千五百万,现在宋军居然直接开出了一千百万的价格来,这『毛』料里面的翡翠,要是如窗口所看到的倒也罢了,关键这块『毛』料,它整个就是一水货啊。

  宋军可是一直都与自己交好的,大忙小忙的也麻烦过他好几次,如果这块『毛』料真被宋军拍下来了,庄睿可是不好意思拿拿他的钱,当然了,宋军拍下来也不会解石的,他肯定是囤货放个几年之后再出手,未免就会赔钱。

  宋军开出的这个价格,让原本有些喧闹的场地,瞬间沉寂了下来,一千百万的价格算是不低了,就是在暗标里面,除去很少的几块标王级的『毛』料,这价格肯定也能排进三甲之列的。

  “呵呵,庄老弟,别人能买,哥哥我就不能买啦,唉,我当时怎么就没看中这块『毛』料啊,眼皮子底下的东西,都忽略过去了,彭师傅,不是说你,咱们那会看的都是半赌的料子嘛。”

  宋军抱怨了几句之后,见到彭师傅的面『色』不怎么好看,连忙出言安慰了几句,他刚才那话,可是连彭师傅一起说进去了。

  “宋总,咱们就是看全赌的料子,我也选不上这块。”听到宋军的话后,彭师傅倒是释然了,苦笑着说道。

  宋军点了点头,说道:“也是,这块『毛』料的皮层表现,的确是不怎么样,老弟,你怎么就看中这样的『毛』料了啊?居然还能被你赌成了大涨……得了,你也别说了,肯定是那串老天珠带给你的好运气。”

  “宋哥,你也知道,我不是没钱嘛,专捡着便宜的『毛』料买,赌涨了就赚,赔了拉倒,不过这运气还不错,呵呵。”

  庄睿对宋军的话很是不以为然,要是老天珠真的能给人带来这样的运气的话,那花个千儿百万的搞到那么一串,还不要天天走运?

  话再说回来,这老天珠要真是有这么灵验,自己在机场也不会挨那一拳头了,想到这里,庄睿就有些牙根痒痒,眼睛不禁向许伟等人站立的地方看去。

  这一看庄睿发现,那里就许伟一人呆站着,而许振东和赵师傅两人,又跑到庄睿那块翡翠面前观察去了,不仅仅是许振东二人,还有七位玉器商人,此刻都围在『毛』料前面,对于刚才宋军所开出的价格,他们似乎并不怎么在意。

  要知道,庄睿这块『毛』料所开出的两个天窗,表现实在是太好了点,同时擦出了绿来,而都是阳绿的冰种料子,这样的翡翠制成的手镯,『色』泽纯正,晶莹剔透,除了玻璃种满绿的料子之外,可是说是镯子中的极品了,一副就可以卖出上百万的高价来。

  而这块『毛』料整体有五十二斤重,两边都是擦下去二三公分左右就出绿了,也就是说,『毛』料里面极有可能是一整块翡翠,并且从两边的窗口可以观察到,这整块翡翠的『色』泽以及种水的分别非常的匀称,如果众人没有看走眼的话,从块『毛』料里面取出二三十斤的冰种阳绿料子来,问题不是很大。

  上面说到了,一副镯子就能卖出上百万的价格来,而二三十斤的『毛』料,又是抱成团的,能出多少副镯子?在场的这些人心中自然早已估量清楚了,但是从这一点计算,这块『毛』料的实际价值就不低于两千万。

  再加上镯子掏空的地方也能雕出不少挂件之类的饰品,并且这些小玩意儿价格也不低,起码都要九千上万左右,如此一来,这块『毛』料的价格更是直线上升,刚才宋军只是加价猛了一点,却不足以震慑这些行家们。

  “小兄弟,这块『毛』料,我出两千万……”

  “两千零五十万,韩老板,你今儿手风不怎么顺啊,就别参合了。”

  “放屁,老子到现在也没赌垮啊,倒是你刚才切垮了一块吧?两千零十万。”

  “两千一百万,我说二位都别争了,小弟现在公司正缺少点好料子,让给我得了。”

  过了有七分钟之后,围在『毛』料旁边的人纷纷散开了,而新一轮的喊价也从那位韩老板开始,又掀起了高『潮』。

  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狂热的表情,那就是要对这块『毛』料势在必得,就连许振东此刻看向庄睿的眼神之中,似乎都带有那么一丝讨好的神『色』,不过他现在还是没有出言喊价。

  这也怪不得许振东,许氏珠宝成立于解放前,算是国内的老牌珠宝公司了,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得到了迅猛的发展,但是自从九十年代中期,许振东接受掌舵家族产业之后,由于数次判断失误,导致公司业务萎缩,现在的光景,已经是大不如前了。

  而今年许氏珠宝更是雪上加霜,缅甸公盘赌石的失败,不仅使公司损失巨大,更是让公司高档产品这一块,面临着原料无以为继的局面,加上普通原料的供应商要与其接触供料合同,现在的许氏珠宝,已经是四面楚歌了,要不是凭借着以前剩下的老底子在支撑,恐怕全国各地的分店都会面临断货的窘境。

  做玉器行当的人都知道,低档次的玉器虽然最好销售,但是利润并不是很高,有可能一个月卖出数百个低档玉器,还没有三五件高档翡翠制品的利润高,并且店里是否有好货,也是别人衡量你公司整体实力的一种方式。

  古老爷子釜底抽薪的那一招,其实并不能动摇许氏珠宝的根本,老爷子虽然交友广泛,但是自古都是商人逐利,只要许氏珠宝开出高价,低档翡翠原料的供货,应该是问题不大,但是高档翡翠的原料,就不是那些『毛』料商人所能提供的,这必须在各大赌石场所自行解决。

  许振东也没有想到,刚才被自己奚落的小子,转眼之间居然就解出了一块高档的『毛』料,这让他心中也是后悔不已,生怕庄睿拒绝他的报价,这也是他一直都没有出口喊价的原因。

  要是庄睿知道许振东心里所想,恐怕更加郁闷,哥们就是在等你喊价呢,是以看到许振东的眼神之后,也回以一个微笑。

  庄睿的态度让许振东心中大振,此刻庄睿在他眼里,已经从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一跃成为一个识大体、懂进退的有为青年了,当下许振东没有再犹豫,高声喊道:“许氏珠宝出价两千三百万!”

  许振东之所以喊出公司的名称,一来是告诉众人,这块『毛』料我势在必得,不服气的自己去对比一下,实力比我弱的,就别来参合了,二来他也有些交好的玉器商人,这也是在向对方讨个人情,有情后补嘛,谁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

  “韩氏珠宝出价两千五百万元!”

  有实力的珠宝公司,也不止许振东一家,这长得白白胖胖的韩老板,正是近年来风头很盛的韩氏珠宝的老板韩皓维,高档翡翠原料的匮乏,是现今众多珠宝公司都面临的难题,是以对这块『毛』料韩老板也不会轻言放弃的。

  倒是宋军这边偃旗息鼓了,他又不解石,只是为了囤货,如果价格过高的话,他是不会出手的,因为他虽然看好翡翠市场的未来行情,但要是把资金都压在几块『毛』料上,那绝对是不明智的选择。

  这次宋军筹集了千万的资金,准备在此次赌石大会上好好运作一番,刚才他看了几块『毛』料,估价就在三千万以上了,现在自然不肯在庄睿这块『毛』料上投入这么多,毕竟还有许多家摊位的暗标都没有看呢。

  “小韩,你们上次在缅甸公盘上可是收获不菲啊,还来和我老头子抢这块『毛』料?”现在出言喊价的,就剩下许振东与这位韩老板了。

  “许老板,您是前辈,这行情您也知道,谁家都没有余粮啊……”

  韩皓维也是一步不让,这赌石本来就是十赌九垮,纵观这次赌石大会,也不见得就能再出现一块比这个好的『毛』料,韩老板自然是不肯相让。

  “好,年轻人有冲劲,老头子我出两千七百万!”许振东哈哈笑了起来,一下又将价格提高了两百万,他这也是在向对方表示,对于这块『毛』料,许氏珠宝是势在必得的。

  韩老板有些犹豫了,毕竟这块『毛』料不是明料,虽然赌『性』不大,但是还存在着风险,两千七百万的价格已经不算低了,当然,要是这块『毛』料里面的表现和外面一样,两千七百万还是物超所值的。

  “两千百万!”

  韩老板咬了咬牙,又加了一百万,不过在气势上,已经是弱于许振东了。

  “三千万!!!”

  许振东毫不相让,紧接着又将价格抬高了两百万。

  “天啊,这块『毛』料肯定是今天的标王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这许氏珠宝还是有实力的。”

  一时间,围观的众人议论纷纷,在这种场合里竞相抬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为自己的公司做了免费宣传。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