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天价标王(二)


  “先吃点东西吧,今儿辛苦你们两个了……”

  趁着那些玉器商人们去查看『毛』料,宋军招呼庄睿和杨浩到边上,在一块石头上面铺了张报纸,上面放着几份快餐,还有几瓶啤酒。

  “伟哥,你们吃了没有?”

  看到忙着往石头上摆放饭菜的老大,庄睿有些不好意思,为了自己的事情,伟哥和老四也在这里陪了他一天了。

  “行了,你就快吃吧,这外卖都是我出去叫的。”

  伟哥翻了个白眼,他刚才正四处转悠的时候,被宋军给拉了壮丁。

  “嗝……爽啊,杨兄弟,你多喝点……”

  庄睿中午喝的是白酒,嘴正干的难受,一瓶冰啤下肚,顿时浑身舒泰,看到杨浩也是一瓶干光,连忙又启开一瓶递了过去,今天要不是杨浩帮手,恐怕到半夜这『毛』料都解不好。

  吃饱喝足之后,庄睿重新来到那块翡翠旁边,心中也是颇感自豪,这么一大块翡翠居然是从自己手里诞生的,这让庄睿心里都有些舍不得将它卖掉了。

  在这块飘花翡翠明料上,不规则的散布着成丝状与点状绿『色』和蓝『色』,在强光白炽灯的照『射』下,犹如头顶上的夜空一般,明亮而又深邃,使人不自禁的就会『迷』醉进去。

  “种水不错,几乎都能达到高冰种了,只要掏镯子料的时候注意点飘花的分布情况,能出不少精品。”

  “老韩说的对,不过这料子肯定也不会便宜的。”

  “是啊,韩老板你财大气粗,我们几个可是比不了,到时候你们吃肉,可是要留点汤给咱们几个呀。”

  听着身旁几个人的议论,庄睿向还在看着彭师傅切石的宋军走了过去。

  “宋哥,这么晚了,咱们这两块翡翠怎么放置啊?”

  彭师傅他们这块『毛』料马上也就全部解开了,两块翡翠品质相差不多,也就是边缘处的大概有那么十几公斤的料子差一点,对整体而言,影响不大。

  宋军指着不远处停着的一辆银行押款车,对庄睿说道:“今儿怕是拍卖不成了,我找了家银行,晚上拉回到银行金库去保管,刚才我和大会组委会商量了一下,明天借用他们的仪器,把这些『毛』料切割开来,到时候会给我们安排一个小型的拍卖会。”

  庄睿听完之后点了点头,这也是最好的办法了,虽然现在还有十多个玉器老板没有离开,不过经过大会的宣传之后,招揽来的人只会更多,这样组委会既能提高影响力,他们也得到了实惠,大家都有好处。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彭师傅他们才算是将『毛』料中的翡翠全部都解出来了,经过一下午的解石,两人也是都累得的苦不堪言,由马胖子带队,老四当导游,几个人开车去广州桑拿去了。

  留下宋军和庄睿,很小心的将翡翠搬上了押款车,跟随银行的人将两块硕大的翡翠送到了银行。

  到了银行之后,出面接待的人,居然是这个银行的一把手,而且对宋军的态度是恭维有加,几人呆在行长室里喝着茶。

  要不是这银行行长表现出了对宋军近乎巴结的样子,庄睿都几乎忘记了宋军的身份了,这年头,有些事情未必就是有钱能办得了的,要是换做马胖子来,估计这行长都不带搭理他的。

  没多大会,下面的人就将手续办理好了,谢绝了那位行长要做东出去潇洒一下的邀请,庄睿经过这一天的折腾,也是精疲力竭了。

  回到酒店之后,庄睿连一天未见的白狮都顾不上安抚了,冲洗了一下就上床沉沉睡去,对于他而言,明天的拍卖,将会是更加刺激神经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庄睿就被宋军叫了起来,两人去到银行,把两块翡翠料子提了出来,依然是银行的车送到会场的,不过不是在会场解石处了,而是安放在开标的那个地方。

  现在这里没有什么人,除了几个保安之外,就是庄睿宋军还有马胖子和彭师傅等人了,虽然有些玉器商人一早就来了,但是并没有被允许进入到这里。

  原先的几十排椅子被拿掉了一大半,空出来的地上,摆放了一个激光切割仪器,对于翡翠明料而言,是不能用普通的切石机来分解的,那样会使其损耗过大,用激光来切割的话,不仅速度极快,而且基本上不会造成翡翠的损耗。

  “老板,这两块明料,可以分割成二十块左右,其中靠着边上的这些,都是油清种的,质地较差,大概有两块,其余的都是冰种的飘花绿,你看这样成吗?”

  彭师傅他们是先到这里等着的,翡翠一运来,就忙活上了,在两块料子上划线丈量,过来大概有20多分钟,才过来向宋军请示。

  “行,你和小于看着切吧,每块的分量最好都差不多。”

  宋军对此没有什么意见,让彭师傅去分割了,现在外面可是还等着上百个玉器商人呢。

  组委会的这套激光切割仪器是由当地的玉石协会提供的,专门用来分解贵重玉石的,价格非常昂贵,估计要在200万美元左右,如果不是要借助这块明料加大影响力,恐怕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借出来。

  彭师傅本来就有一手玉器雕刻的活,对翡翠料子琢磨的很透,在他的『操』作下,一块块晶莹剔透的翡翠被分解开来,并且切边都成弧形,这样也可以使那些玉器商人们买走之后,可以最大限量的掏出镯子,并减少翡翠料子的损耗。

  大概九点半左右,两块硕大的翡翠明料,被分成了二十份,每一块都在三十至四十斤左右,庄睿等人又忙着将其过磅,称过重量之后,在上面贴上了标签,注明了编号、质地、花『色』以及重量等等。

  组委会算是对这次拍卖上了心了,提供了场地和仪器不说,又拿来二十个大盘子,上面铺了红绸,将这二十块翡翠摆在上面,呈一排放在了『★★』台最前面的桌子上,供那些玉器商人们选择。

  不仅如此,在会场里还摆放了几台摄像机,庄睿看了一下,其中居然还有广州电视台的,那漂亮女主持人正拉着马胖子做采访呢,吓得庄睿连忙躲到角落里去坐着了,伟哥和老四倒是跃跃欲试,站在马胖子旁边准备混个镜头。

  到了上午十点的时候,会场门口的保安放那些等候已久的玉器商人们进来了,不过这场面要比昨天开标小多了,有资格参与进来的玉器商人们,只有一百多人,算上他们所带的人,也不过只有两百多人。

  开始的半个小时,是让这些玉器老板们近距离的去鉴定摆在桌子上的翡翠,从一到二十,上面都有编号,排在最后面的两块,是那两个油清种的料子,上面也都标注了,这些老板们看的很仔细,拿着笔记本在记录着什么,想必应该都是在衡量这些翡翠料子的价值吧。

  除了那两块种水差一点的料子外,其余的都是冰种的飘花绿,每块料子的重量几乎是相同的,有些上面是飘花蓝,这两种花『色』制成的饰品价格相差不多,都有着自己的消费群体。

  按照宋军和庄睿等人刚才的估算,这一块明料,有经验的雕工师傅,最少能掏出十多对镯子,价值在百万左右了,这还不算剩下的料子制作的饰品,粗略的算一下,这二十块翡翠,应该能拍出一个天价来。

  看着那些眼睛里散发着狂热神『色』的玉器老板们,庄睿拉住宋军小声的问道:“宋哥,这翡翠镯子值钱我知道,不过咱们这些料子,足足能做出来几百个手镯,这价格还能卖上去吗?”

  “这算什么,老弟,你也太小看咱们国内的消费水平了,别说这些人是分散在国内的各个城市里,咱们就拿彭城来说,五六十万一个的翡翠镯子,百十个都能消化出去,你信不信,这年头,隐形富豪多了去了。”

  宋军听到庄睿的问题,很是有些不以为然,接着又说道:“这些料子算不上是最好的翡翠,那些玻璃种制成的首饰,就算『色』彩淡一些,都能卖到上百万,如果是顶级红翡或者紫眼睛之类的料子,那恐怕都能卖到上千万一只,老哥那圈子里面,就有人喜欢玩这个。”

  宋军的话让庄睿心中动了一下,等自己闲下来,倒是可以把那块红翡料子给解开,到时候做成几对镯子,让宋军先去试试水。

  等面前的这些飘花翡翠都卖掉之后,想必以庄睿的身家,也不需要再出卖那块红翡料子来赚钱了,留下来雕出来自己把玩也是不错的。

  “庄睿,你的电话,萱冰找你。”

  正在庄睿和宋军闲聊的时候,雷蕾也走进了会场,一眼看到庄睿,连忙举起手里的电话,向他示意着。

  “萱冰怎么不直接打到我手机上啊?”

  庄睿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有电啊,嘴里嘟囔着,有些奇怪的从雷蕾手里接过了电话。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