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油耗子(一)


  儿子从中海辞职之后,却比以前更忙了,这才刚回家几天,又要出门,庄母虽然有些不舍,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嘱咐庄睿路上开车要小心一点。

  其实要不是参加完老三的婚礼,紧接着又要去山西参加国际藏獒交流会,必须带着雪獒同行的话,庄睿都打算做飞机前往陕西了,这开车的热乎劲早就过去了。

  虽然庄睿买车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架不住跑的都是长途啊,一趟下来,人也几乎累的要散架了,灵气?拜托,那只能消除身体上的疲劳,对高度紧张的神经又没有什么帮助的。

  由于周瑞和刘川要准备参加藏獒交流会的事宜,这次庄睿只能一个人开车上路了,从彭城至陕西渭市,一共百多公里,对他而言,也是个不小的挑战,因为有一段路并没有高速,并且还是环山道,需要注意力绝对集中的,稍有不慎,那就是车翻人亡的后果。

  从安徽萧县转上高速,然后直『插』商丘进入到河南,经兰考、开封、郑州、洛阳到陕西灵宝,一路都是高速,庄睿车速很快,早上6点多出发的,现在不过下午一点,已经算是进入到陕西境内了。

  在小心翼翼的开了一段不是那么好走的路之后,过了潼关和华县这两个大大有名气的地方,庄睿才算是到了老三的家乡,陕西渭市。

  这一路经过的历史名城可是不少,尤其是河南诸地,在历史上见证了不少朝代的兴亡,庄睿也有些遗憾,如果时间充足的话,倒是可以慢慢行来,想必在那些城市里,能淘到不少好物件。

  渭市地处陕西省东部,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自周、秦到汉、唐两千多年间,一直是十二个朝代的京畿之地,农牧业、手工业、商业、交通都比较发达,形成许多名城古镇,也是进入西安的门户,素有“三秦要道,省通衢”之称。

  渭市素以农业著称,土地广阔,气候温和,光照充足,降水适中,可耕地占总面积的96%,为全面发展农林牧副渔,实现农业的区域化、商品化、现代化提供了有利条件,其中粮食、棉花、油料总产量居中全省前列,号称是“陕西粮仓”。

  老三和章蓉都是渭市下属一个县城里的,从中海毕业之后,经过公务员考试,进入到家乡小县城里面工作,老三是在粮食局,章蓉进了财政局,算是都很不错,这两个部门在当地都属于大局。

  庄睿直接将车开到了章蓉所在单位的门口,看到章蓉正站在门口一棵树下张望着,将车停靠了过去,放下车窗,问道:“嫂子,三哥呢?他就舍得让你这个新娘子抛头『露』面?”

  “你就贫吧,长发单位临时出了点事情,被喊回去加班了,今天晚上应该能回来了,我先带你去他家里住下吧,在县城是租的房子,不怎么方便。”

  章蓉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她也不知道自己老公单位搞什么名堂,从昨天就把刘长发喊去了单位,这都两天了没见人影,要不是刘长发打了个电话回来,她都以为自己老公被人绑架了呢,当然,这也是有了那100万之后,才产生的想法,换做以前,谁会绑架她那穷光蛋老公。

  “你们干嘛不在城里买个房子啊?这房价应该不是很贵吧?”庄睿发动了车子,随口问道。

  “你说的倒是容易,我们之前哪有钱买房子啊,长发的父母在家里建了一套房子,欠了一屁股债,这几天我倒是在看房,不过赶不上结婚用了,买下来再装修好,也要好几个月了。”

  章蓉家里是县城的,本来是打算两家都凑点钱,在县城里买套房子的,可是刘长发父母说什么都不答应,非要在家里建房,钱没少花,可是以后他们未必就有时间在那里住的。

  章蓉也是脾气好的,能体谅老三父母的想法,要是换个人,恐怕早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闹腾起来了,这也就是对着庄睿,才发几句牢『骚』。

  老三家是在农村,快要靠近临潼地界了,到了地方之后,天『色』已经快黑下来了,一个四处升着炊烟,鸡鸣狗吠不绝于耳的小村庄,出现在了庄睿眼前。

  庄睿将车开进村子里的时候,一群光着屁股的小孩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追在车后嬉闹着,几只土狗也凑着热闹,在村子那并不宽敞的小路两旁,还有端着饭碗蹲在家门口的大人,大声呵斥着那些孩子,不过一双眼睛也是紧盯着庄睿的汽车,充满了好奇。

  在章蓉的指点下,将车停在老三家的门口之后,追在车后的孩子们才轰然散去,只是并不离开,站得远远的向这边看来。

  乡下人结婚,最注重的就是房子,如果做父母的不能给儿子建造一套房子的话,那会被人看不起的,虽然刘长发上大花了不少钱,不过家里还是借债在老宅子旁边,给他建了一栋平房,一室五间,外面还有个院子,在整个村子里来说,都是最好的了。

  其实老三和章蓉未必就能住在这里,这边距离他们上班的县城,还有二三十公里路呢,来回也太不方便了。

  老三当时就不想让建这个房子的,不过整个村子才出了这么一个大生,并且儿媳『妇』也是大生,倍有面子的事情啊,所以刘父砸锅卖铁借了不少钱,还是建了起来,如果不是有庄睿给的那一百万,恐怕老三和章蓉结婚之后四五年之内,那工资都是属于别人的了。

  庄睿和章蓉下车之后,刘长发的父母也从屋里迎了出来,两人都是五十出头的年纪,可能是常年做农活的原因,面相有些显老,知道庄睿是儿子的同,很是热情,加上老三的几个弟弟妹妹,拥簇着把庄睿迎到了屋里。

  “娃,你这只大狗,可是不得了啊,额(我)们村子里的,没有一个能比得上,来,快来吃饭,饿了吧?”

  看着庄睿身后跟着的白狮,刘父一脸警惕的表情,把几个小孩都赶到了里屋,生怕白狮暴起伤人。

  早就知道儿子有同要来,老三父母早早的做好了饭菜,一直在等着。

  “没事,叔,这狗不咬人。”

  庄睿也有些无奈,现在白狮体型太大了,走到哪里都不是很方便,在这土狗满地跑的农村,居然都能将别人吓到。

  想到这里,庄睿就有些头疼,日后自己去北京上,这白狮也是个大问题,几乎是从刚出生就跟着自己,要是把它放在山庄里,恐怕没人能管得了它的。

  刘父准备的酒菜,都是陕西的特产,菜是牛羊肉,酒是西凤酒,这在陕西可是名酒,一般的客人都不会拿出来的,主食是热腾腾的臊子面,上面还洒了些葱花,扑鼻的香味使得庄睿胃口大开,当下也不客气了,坐上桌后,给刘父倒上酒,爷儿俩喝了起来。

  章蓉则是给白狮去准备食物了,她可是知道这是庄睿的宝贝,搞了满满的一盘带着碎肉屑的骨头,端了出来,不过还是要庄睿接过来放在地上,白狮才肯去吃,即使在家里,白狮也只吃庄母问的食物,别人的连闻都不去闻。

  刘父话不多,挺朴实的一个农村汉子,只是不停的劝庄睿酒,西凤酒后劲挺大,一顿饭吃下来,庄睿倒是喝的七七了,就去老三的新房睡下了。

  乡下人结婚所用的新房,最怕女孩子去睡,不过要是大小伙子的话,就没有那忌讳,老三这新房自己一天没住,倒是让庄睿拨了个头筹。

  开了一天车,庄睿也是累的不轻,加上酒气上涌,晕沉沉的就睡了过去,一觉到第二天早上,才被院子里的喧闹声吵醒了过来。

  在农村,结婚办酒还是遵循着以前的老规矩,流水席,一桌吃完再换人,菜是不停地上,采买的东西很多,所以要提前几天做准备,这闹哄哄的人,就是来送碗盘的。

  “三哥,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庄睿起身走到院子里,一眼看到老三正四处给人敬烟呢。

  “昨天夜里回来的,有点晚,看你睡下了就没喊你,老幺,实在是对不住,单位出了点紧急的事情,昨天才算是处理完。”

  老三回头看见庄睿,连忙跑了过来,那边的事情自然有本家的兄弟招呼着。

  庄睿知道老三的工作『性』质,不禁有些奇怪,问道:“你不是在财务科吗?再紧急的事情关你什么事,这马上就准备结婚了,还折腾你啊?”

  “别提了,我们这马上就要在全国出大名了……”老三的表情有些古怪。

  “什么事情啊?说说……”庄睿来了兴致。

  “哎,一帮子盗墓贼不务正业,放着那么多的古墓不去挖,改成老鼠偷油了,把我们县里的一个储油罐快给偷空了,昨天喊我去,就是统计损失的。”

  “盗墓贼偷油?食用油啊?”

  听到老三的话,庄睿也是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