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风水格局,乡间野趣


  第二百三十章风水格局,乡间野趣

  没有城市中上班人群的喧闹,没有车水马龙的嘶鸣声,没有那钢铁牢笼在烈日蒸烤下所散发出来的炙热,乡间的清晨,微风徐徐,远处的村庄炊烟升起,偶尔传出几声鸡鸣狗吠,让人有一种进入到泼墨山水画卷中的感觉。

  白狮此刻也兴奋了起来,围着庄睿前后飞快的跑着,它的姿态非常的优雅,就算是在跑动中,硕大的头颅也是高高昂起的,像是尊贵的国王在俯视自己的领地一般,不时碰见几只土狗,在看到白狮之后,纷纷夹起了尾巴,躲在路边瑟瑟发抖。

  陕西少水多旱,不过渭河的一个分支正好经过这个小村庄,远处山脉彼起此伏,象舞龙般一直延伸到村庄的边缘处,生动非常,弯弯曲曲的渭河水,象玉带那样从庄睿眼前轻轻飘过,然后缓缓东流。

  庄睿这段时间所看的书,主要是以古汉语和中国地理为主,也掺杂了一些有关于风水的论著,在他眼中,这个地方的风水似乎正符合书中的一些言论。

  远处的大山呈现环抱形状,又被渭水河兜裹,成为“水抱格”,而它的西北方有连绵不绝的山脉,挡住了由甘肃方向吹来的西北风,这又形成了“环山格”。

  庄睿虽然对风水研习不深,但是也能看出,这里真正是一块“山环水抱”的风水地理宝地。是富贵双全的风水地理格局,按照书中所说,这样的地方,肯定会有帝王将相的陵墓,难怪刚才老三会说有科考队在此了。

  “庄大哥,你坐,额(我)去给你挑个西瓜去,额们家的西瓜,都是沙瓤的,又大又甜……”

  不经意间,庄睿和带路的二『毛』,已经来到了老三家的瓜地,放眼处,满地都是瓜藤,在粗大繁盛的叶子下面,能看到一个个滚圆的西瓜。

  在瓜地靠近土路的边上,搭着一个茅草棚子,里面有张竹床,应该是守夜人住的,二『毛』就是让庄睿先在床上坐着,他跑到地里去挑西瓜了。

  “嗯?白狮呢?”

  庄睿没有呆在棚子里,而是跟在二『毛』后面,小心的走进到瓜地里,一回头,却发现白狮不见了踪影。

  庄睿正要喊上一嗓子的时候,白狮从远处跑了过来,像一道白『色』闪电般,刚进入视线没几秒钟,就窜到了庄睿的身前。

  让庄睿惊诧的是,白狮嘴里居然叼了一只肥大的兔子,像邀功似地,白狮将兔子放到了庄睿面前,大头使劲的在庄睿身上蹭了蹭,差点没把嘴边的血迹抹到庄睿的衣服上去。

  “庄大哥,你的这只大狗好厉害啊,额们这里的兔子一般都在窝边,很难抓的,恐怕山里的野猪,都斗不过你这只大狗……”

  二『毛』看到那只足有五六斤重的兔子,惊叫了起来,一脸羡慕的看着庄睿,对于长年在农村的孩子们来说,能养上一只厉害的猎狗,那是件很威风的事情。

  庄睿弯下腰,把已经死去的兔子拎起来看了一眼,兔子的身体完全被白狮咬穿了,前后『露』出几个血洞,随手就递给了二『毛』,说道:“二『毛』兄弟,回头把这兔子带回去,也是道好菜啊。”

  之所以是庄睿先把兔子拿起来,那是因为庄睿知道,白狮绝对不会允许二『毛』伸手拿它的猎物的,如果二『毛』之前有这个动作,恐怕白狮早就将他扑倒了,当然,没有庄睿的命令,他是不会咬人的。

  二『毛』接过兔子,乐呵呵的向棚子跑去。

  庄睿宠溺的拍了拍白狮的大头,从兜里『摸』到个苹果,掏出来后,使劲的向远处扔去,白狮不待吩咐,闪电般窜了出去,在苹果还没落地的时候,就凌空用嘴接住了,一颠一颠的跑了回来,只是送到庄睿手心里的,只剩下一个苹果核了。

  看着身边的白狮,庄睿心中泛起一种很古怪的感觉,这要是放在以前,自己肯定会被别人当做那种驱狗熬鹰的纨绔子弟。

  “庄大哥,来吃西瓜啦……”

  二『毛』在瓜地里东拍拍,西敲敲之后,挑了一个有十多公斤的大西瓜,费力吧唧的抱到棚子里,招呼了庄睿一声。

  “这瓜要是拿回村子,放在村头的井里泡上几个小时,那吃起来才爽快呢。”

  二『毛』边说话,边用棚子里的西瓜刀,将瓜给破开了,这瓜是熟透了的,一刀下去还没往下切,整个西瓜就裂开了,汁水流淌了一地。

  “嗯,好吃,二『毛』,你怎么知道这瓜就是熟的呢?”

  庄睿边吃边夸了起来,这瓜是沙瓤的,咬在嘴里面面的,一股甘甜直入心扉,庄睿以前看别人买西瓜,都要敲上几下,自己买的时候也着别人敲敲,不过有什么讲究就完全不知道了,只是应景而已。

  转脸看到白狮眼巴巴的正望着自己,庄睿连忙把切开的另外一半西瓜,放在了地上,十多公斤的西瓜,就算是一半,他和二『毛』也吃不了。

  二『毛』啃着西瓜,用袖子擦着嘴,含糊不清的说道:“庄大哥,这西瓜用手弹一下,要是发出“噗噗”的声音,就是熟透了的,再不吃就要坏了,“嘭嘭”声的,是熟瓜,不过还能放几天,要是“当当”声的,那就是还没有熟的,你以后这样买西瓜,保准没错。”

  来到这恬静的乡间,庄睿似乎又回到了童年,吃完一块西瓜之后,钻到瓜地里,按照二『毛』所说的,挨个的敲了起来,玩的是不亦乐乎,心里想着,到这一手,咱以后再也不会买到生瓜蛋子了。

  “吼!”

  正玩的高兴的时候,庄睿耳边突然传来了白狮的怒吼声,顿时将庄睿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来,他知道白狮从来不叫的,现在这声音,已经代表白狮极端的愤怒了。

  循声望去,庄睿不禁哑然失笑,白狮就在距离他四五米远的地方,用爪子在扒挠着瓜地里的一只刺猬。

  这应该是只成年刺猬,通体灰『色』,身上的『毛』刺已经完全炸开了,缩成一团,蜷在地上一动不动,白狮好像吃了点亏,不时的用爪子拨弄一下,被刺扎到之后,连忙又后退几步。

  见到庄睿过来,白狮不再上前了,而是对着刺猬不住的发出低吼声,它估计也是很无奈,对于这浑身都是刺的家伙而言,根本就是狗咬刺猬,无从下嘴,刚才没注意,一口咬上去的时候,嘴巴可是被扎的不轻。

  “庄大哥,让你的大狗退后一点,额来抓它,这东西可坏了,经常偷额们的瓜吃,而且还专门挑个大的……”

  二『毛』也循声跑了过来,看到是只刺猬,顿时两眼放光,出言让庄睿管住白狮,自己却掉头往棚子跑。

  庄睿也想看看他是怎么抓刺猬的,于是就把白狮唤了回来,那刺猬能感觉到白狮的威胁,依然是蜷缩着身体,一动不动。

  二『毛』从棚子里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破麻袋和棍子,走到刺猬身前,张开麻袋,用棍子把不敢动弹的刺猬拨了进去,看的庄睿是目瞪口呆,他还以为有多难抓呢,却是如此简单。

  “庄大哥,这刺猬肉可好吃了,比兔子肉还香,晚上我让长发嫂做给你吃。”

  抓到了刺猬,二『毛』很是兴奋,将麻袋口扎住之后,拎在手上不住的甩着。

  庄睿听的连连摆手,他虽然是无肉不欢,不过对于这满身炸刺的动物,还是避而远之的。

  庄睿在瓜地玩了一会,想起了老三说的科考队,心中有些好奇,在这野外科考,十有九就是物考古或者是发掘古墓的,于是对二『毛』说道:“二『毛』兄弟,那个科考队在什么地方啊?咱们去看看吧。”

  “离这里不远,喏,翻过那个小山梁就是了,额带你去。”

  二『毛』是刘长发的小堂弟,今天的任务就是陪好庄睿,他跟着庄睿也是很开心的,先得到只兔子,转眼又抓了个刺猬,这下回到村子里,可以向小伙伴们吹嘘了。

  “二『毛』,你又摘西瓜干嘛?实在是吃不下了啊。”

  刚才那小半块西瓜,都吃的庄睿肚子撑得难受,现在看到二『毛』又蹲在那里挑起了西瓜,连忙走过去制止,虽然这不值几个钱,也不能浪费不是。

  “庄大哥,那边干活的有我嫂子,我带个西瓜过去给她们吃。”

  二『毛』没抬头,熟练的摘下一个西瓜来,抱在了怀里,手中还死死的抓着那个装着刺猬的口袋。

  “干活?干什么活?不是科考队吗,怎么要你们干活?”

  庄睿听得有些莫名其妙,干活也要找男人啊,听二『毛』话中的意思,似乎还是女人在干活。

  “帮他们挖坑,五十块钱一天呢,我也去干了一天,不过第二天就不要男人干了,都是村子里的老娘们在那里。”

  二『毛』似乎有些不满,对他们小孩子来说,一年到头也没机会见到五十块钱啊,他自问可是要比那帮子老娘们有力气。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