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余老大


  老三刘长发所住的村庄,就叫做刘家庄,据说是从唐代的时候,就开始在此居住了,虽然历经上千年的时代变迁,不过庄子里的大部分人,还都是姓刘,只有两个外姓。

  一个姓张,听老辈人说,是明末清初的时候,李自成手下的兵将,败退之后,隐姓埋名来到村子里的,是庄子里的第二大姓,差不多有五分之一的张姓人家。

  还有一个余姓,这个姓氏在庄子里只有一家,也是外来的,并且年岁大点的人都还记得,那是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一对年轻的夫妻逃荒来到了刘家庄。

  在那个狂热的年代里,刘家庄由于地理位置偏僻,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冲击,那对夫妻就在这里定居了下来,由于夫妻两个都有化,闲暇下来的时候,就教庄子里的小娃们读书识字,乡下人都很实诚,对于化人也很尊敬,时间长了,也就把这一家人,都当成了自己人。

  夫妻二人似乎也认命了,在这里先后生下了两个儿子,除了在十年代的时候,丈夫带着老大出去寻过一次亲之后,就一直留在庄子里面教书,一直教到了九十年代,老三刘长发的启蒙老师,就是这夫妻二人。

  不过在夫妻二人以民办教师的身份退休之后,在九十年代中期,却得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暴病,夫妻二人同时去世了,这让村子里的人都唏嘘不已,当时全村子的人出力,很是风光的给他们夫妻办了身后事。

  他们的两个儿子,老大叫做余喾,老二叫做余浩,兄弟二人早在十年代那会,就娶了庄子里的姑娘,也算是刘家庄的女婿了,加上他们父母的关系,刘家庄谁都没把他们当成是外人,并且和好几户人家都还沾亲带故的。

  这余家老大在结婚之后没几个月的时候,就去外面打了有七年的工,听说是没赚到什么钱,回来之后,就在家老老实实的务农了,人挺好,就是可惜后来生了个傻儿子,现在都有九岁多了,见人只会傻笑。

  老大余喾『性』格沉稳,平时表现的也很本分,打工没赚到钱,回来之后就老老实实的干活养家,不过每隔上一段时间,他就会出去一趟,时间不算短,有时候都要走上个三五个月,给庄里人说是找到了父母在河南的亲戚,去走动一下。

  余老大家的日子,虽然过的说不上好,但是吃饭是没问题的,而老二的『性』格就有些轻佻,虽然也是结过婚的人,但整天就想着不劳而获,经常往县城里面跑,结交了一帮子不三不四的朋友。

  这次县城粮油站食用油被偷的案子,就牵扯到了余老二,现在正被关在县城的看守所里,余老二的媳『妇』,和二『毛』家有些亲戚,是以昨天晚上找到了刘长发,本来以为刘长发在县城里面上班,能帮上点忙,谁知道老三只是个小公务员,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合到这件事情里面去。

  “他大哥,你可要想想办法,救救老二啊,这要是被判了,我们娘儿俩怎么活啊……”

  和刘长发家喜气洋洋不同,现在的余喾家里,却是哀声一片,余老二的老婆更是拉长了腔调,哭唱了起来。

  “弟妹啊,你先回去,我再想想办法,这哭,也不能顶事呀,媳『妇』,你陪着弟妹回家,把儿子也带走,晚上就在那里住了,不要回来了。”

  余老大脸上带着笑,把哭天抹地的余老二媳『妇』送了出去。

  “那今天谁给你们做饭?”自家媳『妇』出门前问了句。

  “饿不死,你就别问了。”

  余老大眼中冒出一股寒光,看的他媳『妇』心头一颤,连忙拉着傻儿子低着头走了出去,过门槛的时候不小心还摔了一跤。

  别人不知道,她可是比谁都清楚,自己这个丈夫看着像是个实诚人,其实是心狠手辣,自己的儿子之所以是个傻子,就是怀孕的时候,被余老大给打的,那真是往死里打啊,差点就没流产,只是儿子生出来之后,却也变傻了。

  余老大媳『妇』不是没想过离婚,不过余老大说了,只要她敢动这心思,就去把她全家杀光掉,吓得她从此不敢再提这件事情,不过只要不惹到他,余老大平时对她娘儿俩也算不错,时不时的拿出几百块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钱,让她花销。

  “余家兄弟,老二都进去了,你不想点办法,还买肉吃啊?”

  送走傻儿子和媳『妇』之后,余老大转悠到了庄子里的小卖部,掏出五十块钱,买了几样熟菜。

  “刘二哥,老二的事情都快把我愁死了,可是河南那边的亲戚来了,这也不能不招待啊,要不然人家不是说咱们刘家庄没规矩吗?您说是这个理不?”

  余老大一脸的苦笑,让人一看之下,都会产生几分同情心。

  “是,是这理,你也别太急了,老二这是自己作孽啊,来,你拿好。”

  那小卖部的老板找了几张报纸,将切好的熟菜包好之后,递给了余老大。

  “那行,二哥,我先回了,要不你也过来喝两杯?”

  余老大招呼了刘二哥一声,见到他连连摆手之后,才转身向家中走去。

  余老大回到家中,四处看了下,把院子门给锁上了,然后将拴着的狼狗链子解开,这才进到房间里。

  “大哥,老二的事情,咱们不能不管啊,要不我找人花点钱,把他给捞出来吧?”

  看似没人的房间里,一个声音很突兀的响了起来,原来在屋角的一处椅子上,端坐着一个人,只是这人个子有些瘦小,大概刚有一米五的样子,不注意看的话,还以为是个小孩子呢。

  余老大没有接话,而是将屋里唯一一扇窗户的窗帘给拉上了,然后才把手里的熟食放在桌子上,说道:“管?怎么管?把咱们也坐进去?我说过老二很多次,稳稳当当的在这里再呆上三年,我保证他下半辈子吃喝不愁,他不听我这做大哥的话,我拿什么去管他?”

  小个子犹豫了一下,站起身把那几包熟菜打开,说道:“可是咱们的事情……”

  话刚开口,就被余老大一挥手打断掉了。

  “没什么可是,他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也好,可以帮助咱们转移下视线,前段时间我有种感觉,咱们好像被盯上了,不过这事一出,注意力肯定都放在他们身上了。

  只要咱们能快点得手,谁都追查不到我的头上,到时候是走是留,都能进退自如了,兄弟们干完这一炮活,就是想出国,也没有问题。”

  此时的余老大,眼中满是狠厉之『色』,要是被庄子里的人看到,肯定会以为他换了个人,这还是以前那个见人就笑眯眯的,做事情优柔寡断的余家老大吗?

  “大哥,那这事要提前安排了,我那侄子要不要先送出去?”小个子不知道从哪里掏出瓶西凤酒来,拿出两个碗,都给倒满了。

  “小,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咱们干的事情,都是把脑袋别到裤腰带上的,顾得了那么多吗?”

  余老大听到自己那傻儿子,眉头顿时一皱,眼睛竖了起来,不满的瞪了那个小个子一眼。

  “大哥,我就是说说,怎么做,还不都听您的啊。”

  看到余老大瞪眼,小个子顿时吓得浑身一哆嗦,端着的酒都洒出去不少,连忙出言解释着。

  “嗯,你等一会就离开,通知下面的人,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家里窝着,谁都不许惹事,要不然我扒了他们的皮,等这考古队的人走了之后,咱们抓紧把东西都掏出来,到时候这里不待也罢。”

  余老大端起酒碗,和小个子碰了一下,一扬脖子全灌下了肚,也不用筷子,抓起桌子上的熟菜,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之后,那个叫小的小个子男人就离开了,这人似乎有个『毛』病,走路的时候喜欢贴墙根,而且下脚很轻,加上个子小,从余老大家里出去之后,即使是大白天的,也没几个人注意到他。

  “老婆儿子?”

  小走后,余老大一个人还在接着喝,脸上不时『露』出阴狠的笑容,要是现在有人看到他的神态,保证会感觉到『毛』骨悚然。

  自从十年代离开这刘家庄之后,余老大被父亲带到了河南洛阳,从那会起,他才算是知道了自己的出身,敢情自己那平时与人为善的老子,也不是什么善茬子。

  就是在那七年中,余喾接触到了一个连做梦都未曾想到过的世界,而他也凭借着过人的忍耐力,机敏的头脑,狠辣的手段和人畜无害的伪装,从半路杀了出来,接手了家族里的祖传营生。

  女人?余喾在各地养了好几个,都是年轻漂亮有历的黄花闺女,儿子也生了有两个,怎么会把家里这摆不上台面的老婆还有那傻儿子放在心上?

  要说女人,那个来了快一个星期了的考古队里面,倒是有个不错的小妞,余老大灌下一碗酒,眼睛有些『迷』离了起来。

  而那个在余老大眼中不错的小妞,此刻正双手叉着小蛮腰,刁难着祸从口出的庄睿同呢。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