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关中十八陵


  关中十陵

  “我说几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就那么随口一说,不用这么当真吧?算我不对,给几位道歉了……”

  庄睿本来想来见识一下这野外考古发掘的,却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如此难缠,心中就打了退堂鼓,咱惹不起总归能躲得起吧。

  “道歉?道歉是要有诚意的……”

  那个叫秋千的女孩,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然后死死盯住二『毛』怀里的那个大西瓜。

  “秋千,不许这样,老师知道了会批评我们的。”

  倒是旁边那个叫英宁的小伙子看不过去了,对着庄睿说道:“没事了,你们走吧,这里的确是不允许闲杂人等进入的。”

  “额们怎么就是闲杂人等啦?你们挖的这块地,就是额大伯家的,你们才是闲杂人等呢。”

  二『毛』有些不服气了,这边原先是一片菜地,不过现在都被清理干净了,虽然考古队赔偿了二『毛』大伯家的损失,不过这地确实是他们家的。

  “行了,二『毛』,别说了,把你嫂子喊过来,咱们一块吃西瓜,这么大一个,人人都有份。”

  庄睿怕二『毛』再说下去,两边又要吵起来,连忙制止了二『毛』,从他怀里将西瓜抱了过来,这个西瓜也有十多斤重,在场的人一人分上那么一块,还是没有问题的。

  二『毛』看到庄睿坚持,也不说什么了,庄睿是长发哥的同,又是城里人,他心中还是很尊重的。

  “嘻嘻,早这样不就行啦,我去叫爷爷来吃西瓜。”

  女孩看到庄睿服软了,得意的笑了起来,向那坑底走去,不过没走两步就回头道:“是你自己送西瓜给我们吃的啊,不是我们问你要的哦。”

  “是,是,是我自己给你们的,行了吧?”

  庄睿被这女孩搞的哭笑不得,不过他也没有生气,这女孩虽然有些不讲理,但并不讨人厌。

  “大家都休息一下吧,再干上一会,然后晚上接着干。”

  一个声音在坑里响了起来,顿时大姑娘小媳『妇』们,一窝蜂的从坑底跑了上来,将庄睿和二『毛』围住了,有和二『毛』熟悉的小媳『妇』,还捏着他的脸蛋,在开着玩笑。

  庄睿也被这阵仗吓了一条,连忙用手中的西瓜刀,将西瓜分成了十几份,一块块的递了出去。

  有几个人接过西瓜,都对庄睿说了声谢谢,庄睿简单的和他们聊了几句才知道,原来这些人都是本地物部门的工作人员。

  “小伙子,谢谢你啊。”

  递出最后一块西瓜,庄睿才发现,面前站了一位老人,年纪应该不小了,须发全白,不过精神很好,站在这大太阳底下,脸上居然没有出多少汗。

  庄睿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没关系,我这也是慷他人之慨,呵呵,这是我同家里种的西瓜,老人家别在意,要是不够的话,我回头再送两个过来。”

  “那不合适,我们还是买吧。”

  老人看了看下面的那个大坑,想了一下说道:“估『摸』着还要在这里呆上半个月,让同每天送两个西瓜过来吧,一个西瓜二十块钱,你看行吗?”

  “不用,不用那么贵的,五六块钱就够了。”

  没等庄睿说话,二『毛』就接上口了,这倒是让庄睿对这半大孩子有些刮目相看了,刚才还表现的像个小财『迷』,现在居然会少要钱。

  “那就十块钱一个吧,二『毛』,你每天给这边送两个西瓜,回头我给你长发哥说一声就行了。”

  “嗯!”

  二『毛』重重的点了点头,刚才的怨气早就不翼而飞了,这西瓜在农村不值钱,平日里谁路过瓜地,摘两个吃都没关系的,只有不毁坏瓜秧就行了。

  “爷爷,快吃西瓜啊。”

  庄睿和老人说话这会,那女孩的西瓜已经吃完了,有些意犹未尽的『舔』着嘴唇。

  “喏,你吃吧,小馋猫。”老人宽容的笑了笑,把手里的西瓜递给了女孩。

  “老师,您自己吃,我这块还没吃呢。”那个叫英宁的生,连忙把老人的孙女拉开了,将分给自己的那块西瓜,让给了女孩。

  “小伙子,我这孙女的父母都在国外,我平时也没时间管教她,让你见笑了。”老人刚才其实听到了几人的对话,知道是自己孙女不讲理。

  “老人家言重了,没什么事,我就是对考古比较感兴趣,听说这里有考古队在发掘现场,想过来见识一下,刚才却是说错话了。”

  庄睿对面前这个老人的身份还是有些好奇的,看到那些本地物部门工作人员对老人的态度,庄睿知道,这里的考古发掘工作,应该就是这老人主持的,不过这么严肃的事情,又是带着孙女,又是带着生,未免有些太儿戏了。

  “呵呵,小伙子,你能说出官盗两个字,想必平时也很关注考古或者物这方面的知识吧?”

  老人对于“官盗”二字并没有什么忌讳,他的想法与众人颇为不同,挖墓即盗墓,就算是以国家的名义来挖,也脱不出这个盗字,只是国家挖出来的墓葬中的物,多是用于展览或者是研究当时社会形态所用,而不是像私盗那样,完全是为了私利。

  “老爷子,我只是业余喜欢收藏而已,对于考古所知不多,正想着读个考古专业的研究生,给自己充下电呢。”

  庄睿虽然这段时间恶补了一些关于考古方面的知识,不过在面前这个老人面前,自然是不敢卖弄了。

  “哦?现在报考考古专业的人,可是不多呀,这项工作比较枯燥,又经常在野外田间转悠,有时候一年到头都回不了家,小伙子你怎么有这个想法呢?”

  老人听到庄睿的话后,楞了一下,显然对庄睿的回答有些意外。

  “呵呵,老爷子,我刚才说了,只是想从考古专业中,系统的习一下中国历代的风俗化,这对于收藏也是大有益处的,并不是说以后就会从事考古的相关工作。”

  庄睿没有隐藏自己的想法,以他的身家,是没有必要来从事这项工作的,每天呆在野外,估计白狮会喜欢,但是庄睿绝对是受不了的。

  “报的是哪个大的考古专业啊?”老人随意的问道。

  “京大的,听说那里的师资力量最为雄厚……”

  老人闻言眼睛亮了一下,道:“京大可是不好考啊,考古专业虽然很冷门,不过那个系主任孟老头,可是个老顽固哦。”

  “呵呵,我在大化成绩还不错,对中国历史已经古汉语,都略有涉猎,相信应该是问题不大,老人家也认识京大的孟教授?”

  庄睿很自信的说道,他大毕业那会,本来庄母是让他继续读研究生的,不过庄睿考虑到家里的情况,还是出来工作了,现在只是毕业才两年,很多只是并没有丢掉,再复习一下就可以了。

  “当然认识啦,认识他一辈子了,那老头,啧啧,很难缠的,这样吧,小伙子,我来考你几个问题,你要是能回答出来,我去给那孟老头说说情……”

  庄睿没有发现,老人在说话的时候,那双看透了世情的眼睛,不经意的『露』出一丝孩童般的纯真。

  “老人家,说情就不必要了,不过我对考研的面试还真的没什么经验,您老有什么问题就问吧,我当是提前历练一下了。”

  庄睿笑呵呵的说道,德叔已经给那位孟教授打过招呼了,自己和眼前的这位老人素昧平生,怎么好意思去麻烦对方啊,再说了,听这老人的意思,那位孟教授为人有点古怪,要是有多人去说情,指不定就会适得其反呢。

  “好,那我就问你,我们现在发掘的这个墓葬,你知道是谁的吗?”

  老人的问题让庄睿皱起了眉头,这陕西的大墓,实在是太多了啊,别的不说,从秦汉以来,到唐灭亡,陕西都是作为国都存在的,这名人雅士,帝王将相数不胜数,老人这个问题,实在是有些难回答。

  庄睿的眼睛向那坑底看去,灵气随之溢出,不过从土壤里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只有一些破碎的陶瓷器皿,里面的灵气很淡薄,庄睿也看不出是什么年代的。

  收回灵气的时候,庄睿看到了那几个执勤的武警,心中动了一下,由国家物部门出面牵头,地方全力协助,还有武警保护现场,想必这个陵墓不简单,应该是个帝王墓吧。

  只是这帝王墓,范围也忒大了一点,从秦朝到唐朝,也有几十个皇帝,谁知道是哪一个呀?

  “关中十陵!”

  庄睿脑中忽然冒出这个名词,他想起了前不久所看过的一篇献,说的就是唐朝十位皇帝的陵墓,似乎其中的唐睿宗桥陵、唐玄宗泰陵、唐宪宗景陵、唐宗光陵等几个皇帝的陵墓,就在这个小县城里啊。

  那篇献里说这几座陵墓都是依山而建,和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也是比较相似的,只是献中说桥陵气势雄伟,石刻精美异常,为关中十陵之最,应该不是它了,至于是剩下的哪位皇帝的陵墓,庄睿再也无法猜出来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