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抓捕


  今儿的风很大,虽然天上挂着一轮半圆的月亮,但是时不时就会被一阵压得很低的乌云遮挡住,不说是伸手不见五指,能见度也是很低。

  一阵大风吹过果园,树枝发出了“沙沙”的声音,三条人影快速的翻过果林外围的栏杆,进入到果园之中,树影倒垂,有如鬼影婆娑。

  “住口!”

  一声低喝制止住了冲上来的两条狼狗,原本凶恶的狼狗看见余老大后,围上来摇起了尾巴,被余老大挥手赶开了。

  “大哥……”

  余三省一身酒气的迎了上来,他那张半黑半百的阴阳脸在夜幕的衬托下,更像是鬼魅一般,绝对有止小儿夜啼的功效。

  他们干的就是夜猫子的勾当,余老三向来都是白天睡觉,睡醒了就喝酒,毕竟这荒山野岭的就留了他一个人,再加上不远处还埋着几个昔日的伙伴,余老三胆子再大,也是需要用酒来麻醉下自己的。

  余老大没有搭腔,眼睛扫了一眼余老三手里的酒瓶子,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余老三的脸上,人高马大的余老三居然被这一巴掌抽的原地打了个转,等身形站稳了的时候,半边脸颊已经是高高的肿了起来。

  “妈的,没出息的东西,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敢喝酒?坏了事我让你去地下陪崔家几兄弟去。”

  余老大恶狠狠的话让余三省的酒劲马上就醒转了过来,屁都没敢放一个,像是正在听老师教导的小生一样,站在余老大面前低头不语。

  “老规矩,三省你在上面放风,老四你去果林边上,有事摇铃,都放警醒一点……”

  余喾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两个核桃大小的铜铃来,递给了二人,不过这铃铛里面的金属铜舌,却是用一根细线将之牵扯住,并围着铃铛外面绕了很多圈,老四和余三省接过铃铛之后,熟练的将包裹撞舌的线解开,用手攥住铃铛,使之无法发出清脆的声音来。

  虽然现在有对讲机可用,但是铃铛在寂静的夜里可以将声音传出很远,余老大他们早就习惯了使用这个,毕竟万一出现什么情况,可能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用对讲机说话的,铃铛就不一样,随手扔在地上,就能发出响声了。

  余老大交代完之后,放下手里的背包,把身上穿的那破旧衣服给脱掉了,里面『露』出一件黑『色』紧贴着皮肤的潜水服,又从包里拿出一个面罩套在了头上,仅『露』出一对眼睛在外面。

  老也是同样的装束,他们所穿的衣服都是特制的,不会使身上沾染到泥土,并且还可以保护皮肤不被碎石等物划伤。

  不仅如此,在余老大的背包里,还有千斤顶和防毒面罩等物,很多主坑墓室由于长时间封闭,里面的气体都是有毒素存在的,余老大对于这个宗墓已经窥视了十多年,准备的相当充分。

  “走吧……”

  余老大淡淡的向黑漆漆的树林外面看了一眼,率先进入到在果园中间搭建的那个木屋里。

  这木屋大约有十几平方米大小,为了不沾染地气受『潮』,木屋里的地面上,铺了一层青砖,最里面摆了一张竹床,中间有张桌子,靠门边处,还扔了一堆酒瓶子,酒瓶子旁边,有个烧火的灶台,只是里面的火早就熄灭掉了,也不知道多久没用过了。

  余老大蹲下身体,将灶台右边的青砖一块块的给撬了起来,大约撬出十多块青砖之后,在地上居然『露』出两道凹槽,老和余老三走到灶台的左面,用力将灶台向右推去。

  随着一阵“咔咔”的响声,那看似固定在地上的灶台,缓缓的向右滑出一米多远,而原先的位置上,『露』出一个一米多宽的洞口来。

  老没等余喾吩咐,拿出一个矿工灯套在头上,身子一矮,就从洞口钻进去了,身形很快消失在地面,而原本黑漆漆的洞里,也向往散出光亮。

  “老三,等我们进去把灶台推回去。”

  余老大身体已经下到一半了,不知道想起什么,又钻了出来,对余老三吩咐了一声。

  “知道了,大哥,你把这铃铛带下去。”

  余三省将手里的铃铛交给余喾,看到余老大下去之后,余老三把线头从灶台一个空心的地方穿了过去,并贴着地面把线头系在了桌子腿上,然后才将灶台推回到原位,并把地上撬起来的青砖一一铺了回去。

  搞好这一切之后,余老三又从床底下拿出一瓶酒来,就着桌子上的卤肉喝了起来,不是他心大,而是这活干的实在是太多了,基本上都没出过什么问题,按照余老三的经验,没有两个小时,他们是不会上来的,傻坐着不如整点小酒喝了。

  在园子外围放风的余老四就没有这么舒服了,果园子那蚊子都是成窝的,他根本就在一个地方呆不住,不时用手拍打着附在身上吸血的蚊子。

  ……

  刘家庄的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庄子西面就是大山,平时除了一些嫁出去的姑娘回娘家之外,很少有人来这里。

  不过今天就是个例外了,不仅周围十里村的人,就连县城都有人开小轿车前来,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刘长发结婚,这同同事的来了一大群,流水席已经摆了一天了,偶尔还会有车开进刘家庄。

  在距离刘家庄二里多远的路边,有个土楼子,就是那种用泥和草用水搅拌在一起搭建起来的,晒干了之后,就会变的很坚固,在以前的时候,甚至很多人家的屋子,都是这样的。

  在土楼子后面的一个干草场上,从下午五点多种的时候,就停放着一辆桑塔纳轿车,正好隐藏在土楼子和草垛的阴影之下,等到天『色』全黑的时候,更是隐蔽在了黑暗之中。

  桑塔纳的前车窗是打开的,一个亮点在夜『色』中忽明忽暗的闪着。

  余老七是昨天才从武汉赶回来的,当他亲哥哥在广东被击毙之后,余氏盗墓团伙马上就分散到了全国各地,他们手上有钱,在不同的城市里都有住处,除了余老大之外,别人谁都不知道。

  不过这半年多的时间,余老七总是感觉到心神不宁,数次在梦中梦到自己的哥哥,如果不是护照与钱款都在余老大的手上,他早就跑到国外去了。

  拉开车门,余老七走了下来,将手中的烟头踩在脚下捻灭后,对着草垛撒起『尿』来,就在他浑身打了个哆嗦,准备拉上裤子的时候,耳后忽然传来一阵风声,没等余老七反应过来,一双有如铁钳般的大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直接将他按到在刚才撒『尿』的草垛上。

  顾不上嘴边传来的腥臭味,余老七拼命的挣扎了起来,口中还大声喊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们是干什么的啊?!”

  “拉过来。”

  余老七的挣扎是徒劳的,一双手铐迅速的将他双手从背后拷了起来,随之身体被拉到车前面,把头死死的压在了桑塔纳的车头处,一束强光亮起,照在余老七脸上,半眯着眼睛的余老七,惊愕的脸上带有一丝绝望的神『色』。

  “余震江?”

  一个男声在余老七耳边响起,听到了自己的本名,余老七不再做徒劳的挣扎了,他这时也已经看清楚了,在他周围,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公安武警,一辆★★随之开了过来。

  “押上去,突审,有情况向我汇报……”

  陈炙摆了摆手,余老七被押到了★★上,自然有老预审去对付他。

  “刑大队,主犯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陈炙向身边一个穿着便服的中年人问道。

  “陈处长,我们已经安排人跟着了,他们刚刚出村,往后山的方向去了,和我们判断的情况差不多,应该就是今晚动手。”

  刑大队是陕西警方派来支援兄弟单位抓捕的,在村子里监视余老大的行动,都是刑大队手下的人,陈炙因为的口音不同,为了怕打草惊蛇,除了和孟教授面谈过一次之外,陈炙一直都是在村子外面遥控指挥的。

  ……

  老打的这个盗洞是呈斜坡状的,从地面进入到墓道中,足足有十多米的高度,和一个三层楼房差不多,下到墓道中之后,余老大马上将手心里的铃铛松开,让它悬空垂直挂在了盗洞的入口处。

  墓道高约一米六,宽倒是有两米多,这是为了当时放置棺木所需要的,余老大在这里必须躬着身体前行,在墓道的边侧,居然还有排水槽,按照老的分析,这极有可能连接到地下河里。

  借着矿工灯的光亮,老和余老大一前一后的向墓道纵深处走去。

  虽然进入墓道的盗洞上面,被余老三封死掉了,不过墓道里的空气并不沉闷,在这里经营了数年之久,余老大可不仅仅是开凿巨石了,光是通风口,他就让老打了三个,整个宗陵的外围,早就被余老大『摸』透彻了。

  这个墓道长有二十米,两旁和上面都是用石砖契合起来的,严密合缝,光滑平整,由此可见,这个宗墓不会输于那些已经出土了的王侯大墓。

  其实宗皇帝在位的时候,一直都被太监囚禁,并不受重视,原本墓葬不会有如此规模的,只是不管在哪个朝代,按照惯例,新皇一登基就会修建自己陵墓,宗自然也不例外。

  而且在宗皇帝被太监幽禁致死之后,这些宦官为了逃避天下悠悠之口,以示自己等人的清白,也给宗皇帝进行了风光大葬,是以宗的陵墓并不比前面几位皇帝的差。

  在盗洞向前五米处的地面上,平铺着一个合金做得梯子,老和余喾小心的从梯子上爬了过去,在他们的身体下方,可就是连环翻板,第一次进入到这里的时候,崔家兄弟就在栽在这里的。

  越过这个连环翻板之后,余老大回身将梯子拉了过来,因为在前面还有一处这样的地方,稍有不慎就会掉下去。

  二十多米的距离,两人走了将近十分钟,才来到墓室外面的大门处,这是一个汉白玉的石门,门是对开的,分别用整块汉白玉制成,吻合的相当好,门缝隙处只能勉强『插』进几毫米厚的刀刃。

  两道门上,左右各镶有一个青铜的麒麟兽头,兽头怪目圆睁,口中各衔一枚铜制的圆环,上千年时间的侵蚀,已经使得圆环上锈迹斑斑了。

  这道门,就是挡在余老大和墓坑之间的最后一道障碍了,如果不是考古队进驻刘家庄,余老大早就将这个门给打开了,虽然有自来石挡门,但这并不能阻止盗墓贼的脚步的。

  自来石是一种原理简单,但是构思巧妙的防盗设置,说的再直白一点,自来石就是从里面锁住墓门的门闩。

  但是要让石门从自己身后自动锁上,古人还是动了一番脑筋的。

  他们先将石门门轴的上下端制作成球状,又在两扇石门中间齐门缝的相同部位,雕凿出一个表面突起的槽,然后再在门内中轴线不远的石铺地面上,凿出一个前浅后深的槽来。

  关闭石门前,人们先将那根有相当宽度的石条,放在地面的凹槽内,并慢慢让其前倾,使之与石门接触。当人们从墓葬中撤出后,石条借助其本身倾斜的压力和门轴轴端的“滚珠”作用,自动地推着石门关闭,直到它的顶端落在两肩石门的那个凸槽内。

  这时,谁若要想从外面将石门推开,也只能是痴心妄想了。

  很多朋友都去过北京的明定陵,那座皇陵地宫的大门,也是有自来石封门的,当时为了进入地宫,考古人员花了很大的力气,最后还是借鉴了古代盗墓者所用的拐钉,才打开了这道大门。

  所谓的拐钉,是一种一端有长柄,另一端为半圆形的金属器,开启墓门时,将拐钉从门缝伸入,再将半圆形部分套在自来石上,将自来石慢慢的抬起,与此同时推动墓门,直到自来石竖立在地面上,墓门就可以完全打开了。

  不过,并不是所有想打开墓门的人,都会这样绞尽脑汁的想办法去破解自来石的机关,192年孙殿英在盗掘慈禧定东陵和乾隆帝的裕陵时,也碰到了拦路的自来石,当时匪兵们用尽一切办法都打不开墓门,最后只能用炸『药』炸开,当时石门轰然倒坍,正好砸在因地下水上涨而漂移到墓门处装有乾隆遗体的石棺上。

  后来在发掘慈禧墓的时候,孙殿英怕再损坏墓室里的宝贝,动用了四十多个人,用粗壮的大圆木,将墓门硬生生的给撞开,墓门打开之后,里面的自来石竟然被撞断为好几节。

  余老大在见到这个墓门的时候,本来也想用开启定陵的办法将之打开的,只是计划不如变化,老六在广东的失手和考古队的到来,让他没有时间再去专门定制那种工具了,所以炸『药』也就成了他的第一选择。

  在石门距离地面一米高的地方,也正是门口自来石挡门处,已经被余老大凿出一个拳头大,约有二十公分深的圆孔,这是他准备放置炸『药』的地方。

  余老大可不敢像孙殿英盗墓那般的肆无忌惮,在距离这里几百米远的地方,可是还有一个班的武警在守护着那块发掘现场,如果动静太大的话,肯定会惊动他们。

  自来石一般并不是很大,余老大是想用炸『药』爆炸时所产生的冲击力,将门口的自来石给撞断,他以前盗墓明清大墓的时候用过这种手段,在距离地面十几米深的地方,动静并不是很大。

  石门前的光线有些暗,余老大从背包里掏出两个荧光棒,折弯之后丢到石门两旁,顿时明亮了许多,老站在门前,从背包里掏出了雷管和炸『药』还有封胶带,准备将其固定在石门的正中处。

  “老,慢点,咱们的导火索不够长,还是用这个吧……”

  余老大突然出言制止了老,走过去之后,把那些雷管炸『药』收入到自己的背包里,将手中拿着的像一块橡皮泥似地东西,贴在了石门上,并用力的往里积压,使其有很大一部分都渗入到门缝之中。

  老看到余喾手里东西,也不由向后退了几步,他可是认得这玩意的,全称为4塑胶炸『药』,简称4或塑胶★★,其主要成分是聚异丁烯,用火『药』混合塑料制成,威力极大。

  塑胶★★是由tnt、sete和白磷等高『性』能爆炸物质混合而成,可以被碾成粉末状,能随意装在橡皮材料中,然后挤压成任何形状,如果外边附上黏着『性』材料,就可以安置在非常隐蔽的部位,像口香糖那样牢牢地黏附在上面,因此被称为残酷“口香糖”。

  这种塑胶★★耐强压、『揉』挤甚至防水,除依特定引信引爆外,纯粹高温或遇火不会让它自动爆炸,并不会像火『药』★★那样,稍微遇到撞击,就很容易伤到自己。

  余老大手中的这块塑胶★★,是他当年从香港黑市上买到的,可以轻易的躲过光安全检查,他当年带了三块,现在只剩下这一个了。

  将★★黏贴在门上之后,余老大拿出了一个只有小指甲大小,像手表内电池一般的金属片,将之仅仅的塞进门缝里的塑胶★★里面,然后招呼了老一声,二人飞快的向后退去。

  一直退到盗墓的下方,余老大才停了下来,戴上了防毒面具之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个汽车遥控器,和老对视了一眼,狠狠的按了下去。

  “轰!”的一声闷响传出,余老大脚下的地面微不可查的晃动了几下,动静并不是很大,相信如果不是站在爆点的上方,都不会感觉到地面的震动,就连余老大旁边挂着的铜铃,都没有惊响。

  “成了!”

  余喾兴奋的挥舞了下拳头,眼中『露』出贪婪的神『色』,不过他并没有急着上前,而是安静的站在原地,等待墓室里的气体挥发一阵之后,才能进入。

  ……

  地下的余老大不会想到,就在他头顶上方的木屋里外,已经是站满了人,而被他寄予厚望的余老三,这会正像个死狗似地,被压在了地上。

  此时余老三才记起自家老大的话,喝酒误事啊,其实刚才余老四被擒获的时候,已经晃动了铜铃,余老三也听到了那清脆的铃响声和狗吠声,只是酒后的脑子有些迟钝,余老三没有第一时间拉响铜铃,而是走到门前去观望,被已经潜伏到门口的警察们一拥而上,直接给按到在地了。

  脚下传来的震动,让木屋中的人都楞了一下,而被按到在地的余老三趁机用力挣脱开来,连身体都没站起,爬到桌子旁边,狠命的拉动了连接地下铜铃的绳子。

  虽然余老三马上就被制服了,但是信号已经传了出去。

  “叮铃铃,叮铃铃……”

  清脆的响声在墓道里回『荡』个不停,已经走到翻板处的余老大和老二人,顿时面『色』大变,连忙向后退了回去。

  “快,把盗洞的入口找出来……”

  陈炙顾不得去审问余老三,连声下着命令,虽然已经形成了瓮中捉鳖的态势,陈炙依然不敢大意,要是犯罪分子感到五路可走,丧心病狂的将陵墓破坏掉,那他可是没办法向孟教授交代了。

  顺着那条连接铜铃的线,灶台下面的盗洞很快就显『露』了出来,黑黝黝的洞口没有一丝光亮,陈炙等人也不敢贸然下去,因为根据他们所掌握的情况,这个盗墓团伙是持有枪械的。

  陈炙从身边一个警察手里抢过扩音器,对着盗洞大声喊道:“下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手中的武……”

  话没说完,盗洞下方传出一声枪响,不过这盗洞是呈斜坡形,却也无法打到上面的人。

  “催泪弹!”

  陈炙脸上『露』出一丝忿『色』,顿时几个武警站在了盗洞上方,向下面连续发『射』了几枚催泪弹,然后拉过余老三睡觉用的凉席,将盗洞出口给盖住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