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四哥的困惑


  四哥的困『惑』

  “小时候熟,家里的长辈相互都认识,上小的时候和他在一个校里,他比我大了三四届,和我姐是同,那会我小不懂事,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找人干架,后面来往就少了,不过我混的可是没有他好。”

  老二边说话边招了个女孩过来,这俩大男人坐在那里,反而特别招人眼。

  女孩很乖巧,坐下后也不说话,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酒,剥了个开心果喂到了岳经嘴里,她们这些人的眼睛都毒的很,虽然不会以貌取人对庄睿看不起,但是主客还是分得很清楚的。

  喝了一口酒,老二接着说道:“他家老头子现在化部,几个叔伯也算得上是封疆大吏,换届之后恐怕有一个人能进中枢,到了他这一辈,家里男丁也多,从政的不少,那势力不是一般的大,再加上老爷子还没死,就是一号,也要给他们几分面子的。

  嘿,他们家里那两位是真能活,今年听说要办九十岁大寿,这开国到现在,两口子都健在的人可是不多了……”

  其实岳经家里原先和那位四哥相比,也是差不了多少的,只是到了他这一辈人丁单薄,再加上岳经的爷爷前年去世了,影响力大减,家中长辈再进一步的可能『性』也断掉了。

  不要小看那些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老家伙,虽然全部都退下去了,但是对于这个国家却是影响深远,无论是地方还是军队,都有他在位时培养的势力所在,只要一天没死,这些人就敢拄着拐杖去堵一号的办公室,那边还要陪着笑脸给送回来。

  “岳哥,您说的是四哥吧?”

  那个长得有点清纯的小明星,一脸崇拜的看着岳经,只是不知道是崇拜岳经,还是他嘴里的四哥。

  “哎呦,连你都惦记上啦?喏,对面那位和四哥长得有些像,你要是不介意,也可以当成四哥用用啊。”

  岳经的手用力的在小明星的屁股上扭了一把,开起了庄睿的玩笑。

  “我哪儿敢啊,有人家徐姐呢,岳哥,您真坏……”小明星不依不饶的打了老二几下,却顺势偎依在了他的身上。

  “以前还没觉得,今儿你和欧阳老四站在一起,倒还真是有点儿像啊,要不是你第一次来北京,我还真以为你们有点什么关系呢,对了,这会所就是他搞的……”

  老二又打量了庄睿一番,却没发现庄睿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

  “姓欧阳?”

  这个复姓虽然不算特别少,但也不是很多,庄睿的母亲就是姓欧阳,只是这两地相隔千里,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关系,庄睿也只是想到了母亲的姓,稍微走了下神,随之就忘在脑后了。

  “老幺,又在想什么呢,既然来了就开开心心的玩吧,我给你叫一个……”

  老二看到庄睿不说话了,以为他一个人无聊,伸手叫了个女孩过来,坐到了庄睿身边。

  坐过来的这个女孩,庄睿好像在哪个广告里面见过,但是叫不出名字来,想必不是很红吧,庄睿不太习惯这种场合,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女孩说着话。

  那女孩火候有点浅,看到庄睿的衣着,也是有点敷衍庄睿的意思,老二在一旁看了出来,张口说道:“哎,说你呢,好好伺候庄老板,说不定他一高兴,拿出几千万来给你投资拍个片子,那你可就火了啊。”

  能进二号楼的人,或许没有三号楼的人有钱,但是他们有时候闲聊之中说出来的话,拿到三号楼可就是能卖钱的,那些有钱人钻尖了脑袋往这里挤,还不就是想从这些衙内们嘴里听到些有用的信息啊。

  而且一般他们也不会在这种场合说大话,那样很容易会被揭穿,他们丢不起这人,坐在庄睿旁边的小明星听到老二的话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这些明星们平时接触的人面很广,知道有些人不喜欢『露』富,平时穿着也都很朴素,这里来往的人身份都很特殊,他们也不需要用什么名牌服饰来彰显自己的身份,所以像庄睿这种打扮的人,也不是没有,只是她哪知道庄睿是刚下火车,又懒得去买衣服啊。

  对于突然变得热情起来的小明星,庄睿自然对原因心知肚明,这会变得他有些敷衍了,“哥们脑袋又没被驴踢了,拿几千万去给你们拍电影?”

  老二看到庄睿有些心不在焉,在这又坐了一会之后,就带着小明星招呼庄睿离开了,庄睿旁边的那位?自然是一脸怨念的留在那里了,谁让自己刚才态度不端正,没把握住机会啊。

  到了停车场庄睿又大开眼界,这女明星的车子,居然比老二借来的还要好,三个人两辆车,老二把庄睿送回北京,安排了一家酒店让他住下之后,带着小明星就告辞了,他自然不会在这里开房间,怎么着都是国家干部,要注意影响不是?

  ……

  “早知道今天不回来了。”

  欧阳军哼着小曲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一点多了,路过老头子书房的时候,欧阳军放轻缓了脚步,因为那房间的灯还亮着,门也是虚掩着的。

  “过来,有事给你说……”从书房传出的声音不大,但是充满了威严,欧阳军叹了口气,转身推开门走了进去。

  “爸,有什么事非要现在说啊?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对身体不好。”

  站在书房里的欧阳军,此刻可不是在会所里的那个志得意满的四哥了,老实乖巧的像个女孩子。

  “行了,你少给我装,整天不干正事,你爷爷12月份九十大寿,也是和你『奶』『奶』结婚七十周年,这段时间少往那地方跑,免得影响不好。”

  欧阳振武『揉』了『揉』太阳『穴』,把一直盯着件的眼睛,从桌子上挪开了,家里这些晚辈,就自己的儿子不争气,放着安排好的仕途不走,非要去做生意搞什么俱乐部会所的,要是像他几个堂哥,在地方上熬个几年,也都能主政一方了。

  “爸,您不能这样说啊,我可是在正当做生意赚钱,我那几位哥哥能如此清正廉明,不全靠儿子经济支持,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嘛。”

  欧阳军在这家里除了那个爷爷,其实并不怕老爸,先前恭顺只是不想招惹老爸生气而已,这会却是争辩了起来。

  “你……你小子搞的那些明星什么的,以为我不知道?”

  “爸,那都是她们自愿的啊,我又没强迫别人,正常的交际而已,谁去查都不怕……”

  欧阳军见到老爸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连忙岔开了话题,道:“今儿在会所倒是碰见一个有趣的人,长的和我特别像,还有人开玩笑说是我兄弟呢。”

  “长得像有什么奇怪的,那人姓什么啊?你小子少给我打岔,最近别惹事,还有几个月就是四中全会了,你大伯很有可能会上个台阶,要是在你身上出了问题,我可是在老爷子面前保不住你。”

  欧阳振武妻子去世的早,自己也疏于管教这个儿子,感觉对他有些愧疚,是以平时只要他不是很出格,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嘿嘿,我知道,我一向都是奉公守法的,没事我去睡觉啦,对了,长得像我的那人姓庄,看模样要比我小几岁。”欧阳军随口敷衍着老爸,身体向门外溜去。

  “哦,姓庄,你去睡觉吧……”

  欧阳振武把注意力又放到了件上,不过陡然心中划过一个念头,头猛的抬了起来,喝道:“你给我回来,你说那人姓什么?”

  欧阳军从来没见过一向都是温尔雅的老爸这种神态,顿时被吓了一跳,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姓庄,应该是广土庄,怎么写的我没问。”

  “那人是什么地方的?”欧阳振武继续问道。

  “不知道,不过听口音不像是北京人,是岳家小六的朋友,看样子应该是刚来北京。”

  “不会这么巧吧?”

  欧阳振武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外间都知道他们是兄弟四人,但是老辈人都知道,他们还有个妹妹,只是出于某些原因,那个生『性』倔强的妹妹和这个家断了往来。

  “爸,有什么不对吗?您认识那人?”

  欧阳军见到老爸的脸『色』有些难看,小心翼翼的问道,心里却在猜度,不会真是老爸在外面欠下的风流债吧?

  “不认识……”

  欧阳振武摇了摇头,不过随即说道:“或许会认识,小军,这样,你约一下这个人,等等……”

  欧阳振武看了一下自己的时间安排,接着说道:“后天吧,后天中午,你带他来见我,记住,对人要客气些。”

  欧阳军被老爸的态度搞『迷』糊了,答应下来回到房间之后,躺在床上却是怎么都睡不着觉了,拨打岳经的电话,正颠龙倒凤★★★的岳经兄,自然是早早就关机了。

  ……

  第二天庄睿起床后,给老二打了个电话,知道他已经上班去了,也就没麻烦他,自己去到酒店旁边的商场买了些礼物,按着古老给的地址,打了个车找了过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